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49 年龄之嫉(二更)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49 年龄之嫉(二更)第(1/2)页

    天:

    周世澜扫了周幼璧一眼,却也是顿时不由得冷笑了两三岁:“阿壁,我往常叫你要懂得些个道理,可不要随意欺辱人。你倒是挺好,却也是素来都不如何放在心上。你可知道,你欺辱别人,可是也有能欺辱你的。你瞧瞧你,被人欺辱了,可是多可怜的样儿。以你这张狂的性子,也有被人欺辱的一点。”

    训完了周幼璧,周世澜再训斥周玉淳:“阿淳,如今你可知晓错了。你瞧别人不讲道理,你又无可奈何,那是什么滋味。你看看,要没我这个哥哥护着你,也就一小会儿,你就被人欺辱了去。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是心口疼。”

    周世澜可不似周家两个晚辈,周世澜可是要难缠得多,一张口,就是诉苦。

    就是说,他们周家的人被欺负了,就将那帽子扣在了萧英身上。

    是萧英欺辱了周家的晚辈。

    萧卢在一旁,可也是听得呆住了。

    还以为周家长辈来了,就至少来一个懂事的。

    想不到啊,周世澜居然张口就护短,明着是说周家的晚辈不懂事,可是却也是讽刺萧家随意欺辱人。

    只不过萧英没张口说话,萧家的下人也不敢开口。

    至少,在萧家是有这个规矩的。

    周玉淳是个迂的,不过打小是在亲哥哥的呵护下养大的,却也是明白周世澜的意思。

    她赶紧扯会了贞敏公主,甚至还哭起来:“哥哥,淳儿被欺辱了,淳儿好命苦。如今这京城里面,谁都可以来欺辱淳儿。”

    周玉淳顿时泪水盈盈,叫了几声,还真是觉得有些委屈了,忍不住悲从中来,万分难受。

    听得倒是让周世澜一挑眉头,周玉淳这分明就是假戏真做了。

    这丫头!

    萧英目光流转,落在了周世澜那风流英俊的脸蛋之上,瞧着周世澜长长的挑起了眉头,流转了那么一缕缕风流入骨的韵味。

    萧英的眼底,却也是顿时不觉流转了一缕浓浓的恶意。

    萧英甚至不觉冷笑:“周侯爷那风流名声在外,无论是妙龄少女,还是已婚妇人,甚至是青楼里面的粉头,都是来者不拒。可是我却是想不到,想不到周世澜居然是这样子一个轻狂的人,连我的妻子,龙胤的公主百里敏都胆敢勾引。”

    这一言既出,周家几个人脸色都是变了。

    周幼璧更是厉声说道:“萧英,你在胡说什么?”

    周幼璧可是不傻,这样子的传言要是传出去,周世澜必定是会名声尽毁。

    贞敏公主更是气得瑟瑟发抖:“萧英,你,你简直是无药可救。明明是你将我虐打,周家的人瞧不过去,那方才插几句嘴,说几句话儿。可是落在了你口中,居然就成了这样子极不堪的事情了。你,你简直是颠倒是非黑白。”

    她以前深爱萧英,却也是并不会爱第二个男人。等到萧英让自己失望了,贞敏公主却也是心如死灰,只恐怕从今以后,对男女之事也是会有异样厌憎。

    贞敏公主也没想到,萧英一张口,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了。

    这可是气煞了贞敏公主,让贞敏公主气得瑟瑟发抖,恼恨不休。

    她怎么会是如此水性的人。

    然而贞敏公主越生气,萧英却也是越发要这样子说。

    他面颊之上流转了浓郁的哀伤:“怎么,敏儿你才嫁进来没有多久,就,就勾搭上了周侯爷了。如今,你真要留在周世澜的身边,不肯随我这个丈夫回去。”

    贞敏公主当然是不想要回去,可是这和什么男女之间的私情并无任何关系。

    就连那萧卢,也是流露出了恍若之色,难怪贞敏公主要跑。

    周玉淳更是气炸了:“明明是你虐打公主,你如此可恨!”

    萧英冷笑:“她外面勾搭男人,打了又怎么样。我宽容大度,未曾想过休妻,仍然是待她极好,她还想要怎么样儿?难道,还要将我心肝儿挖出来吃了不成。”

    今日周家阻止之事,原本是在萧英意料之外。

    可是一转眼,萧英就将这件事情变成了对自己有利地方。

    他这么一张嘴,顿时有了一个顺顺当当的,欺辱贞敏公主的理由。

    那就是,公主不忠,所以他才动的手!

    萧英可是理直气壮了。

    以后他萧英,便是个受尽委屈,被妻子羞辱的丈夫。

    周世澜胆敢插手这件事情,那就让周世澜成为满京城的人鄙夷的对象。

    周世澜心里却冷笑不已,萧英以为自己会在乎?

    他的名声,早就在了烂泥之中,也是脏污不堪,而周世澜也是已经懒得解释。毕竟但凡京城有个妻子偷情,少女有孕,必定是会算到他周世澜的身上了。

    周世澜一张口,就想要嘲讽萧英,他能气坏萧英。

    只不过一瞧见贞敏公主娇弱怯美,泪水盈盈,又气又恼的样儿。

    那些话儿到了周世澜的唇边,周世澜也是说不出口。

    毕竟他不要脸,贞敏公主还要脸不是。

    贞敏公主已经是被夫君虐打,想来更加不想让人说是她偷情在先。

    想到了这儿,周世澜却也是忍不住冷哼了两三声:“想不到,北静侯居然是有这样子特别的癖好。我听说有些男子,寻常夫妻之情难以满足,非得要妻子出去偷人,给他戴戴绿帽子,他就兴奋得不得了。萧侯爷有此等奇妙的癖好,也不要找个正正经经的公主来成婚。”

    周世澜的话儿,让萧英的脸上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冷怒。

    旋即萧英一张脸,又是恢复了淡淡的漠然。

    “正因为你周世澜轻浮孟浪,口齿轻薄,故而方才是招惹了这些个不中听的言语。既然周侯爷是个心若朗月,正直守礼的君子。那就将我的妻子还给我。这可是,陛下赐婚,好大的恩赐。”

    萧英一挑眉头,咄咄逼人。

    正在这时候,一道妙龄少女嗓音插口:“北静侯怎可污蔑阿澜的清白,实则阿澜是何等风光霁月之人,胸怀朗朗,令人敬佩。倘若传出这些个流言蜚语,让月砂又如何自处。月砂更可证明,阿澜并不会对贞敏公主有什么心思。”

    少女的言语,分明也是添了几分说不出的暧昧,带着些个说不出的味道,听得这京城有风流公子名声的周世澜也是一阵子的目瞪口呆,闹得周世澜说不出话儿来。

    那嗓音对周世澜而言还真是有些耳熟,只不过平时元月砂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打死周世澜也是绝对想不到元月砂却也是会说出这样子话儿来。

    那清脆的嗓音摒弃了平素的故作柔弱,却竟似硬生生添了几许冰雪之意。

    周世澜原本也想说什么话儿,可被元月砂一打岔,他可也是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口了,只目瞪口呆的听着。

    伴随这样子的轻柔细语,只见一道身影,轻盈掠来。

    元月砂一路带伤而来,如今已经努力平复了呼吸,让自个儿呼吸平顺。

    她更整顿仪容,让自己瞧不出半点匆匆之色。

    只不过一路之上,走得急了,原本轻雪一般的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添了一层淡淡的红潮,竟平添了几缕风致。

    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却也是光彩灼灼,幽润而生辉。

    周世澜瞧得怔了怔,随即唇角浮起了一缕轻佻的笑容。

    他就喜欢元月砂这样子不要脸的姑娘,让周世澜少了几分顾忌。

    周世澜轻轻的垂下头,柔声言语,一派关切:“月砂,我不是不让你现身吗?毕竟,见到了萧英,我也是怕你尴尬得紧。”

    周幼璧也略略糊涂,毕竟方才,可没什么元月砂在一道。

    不过周幼璧也不蠢,他所有的智慧仿佛都用在跟人掐尖要强,争强好胜上头了。

    周幼璧顿时也是清声言语:“不错,叔父最近的相好可是这个。”

    周世澜冷哼:“什么相好,说得这般粗鄙,阿壁,你就不能时候得好听些。”

    周玉淳可也是听得蒙住了。

    她忽而有些委屈,怎么大哥还是喜欢元月砂了,她对元月砂还是有些疙瘩的。

    不过,周玉淳倒是没有怀疑。她总觉得大哥对元月砂有那么点意思,还酸溜溜的闹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