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52 白莲花委屈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52 白莲花委屈第(1/2)页

    天:

    萧英的礼数无可挑剔,弯身之际,眼底却也是顿时流转了那等说不出的嘲讽。

    龙轻梅那一双眸子深处,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寒芒,口中却不觉轻柔言语:“萧侯爷成婚之事,是好大的喜事。可惜我这个睿王妃晚来了几日,居然是没来得及喝这杯喜酒。”

    却一派和乐融融,仿若十分亲好的模样。

    萧英也一副可惜的样子:“那也是我没福气。”

    龙轻梅一双明亮得骇人的眸子扫过了贞敏公主无比美貌的脸庞,她早就瞧见了贞敏公主脸颊之上的淤伤,却故意视若不见,恍若未闻。

    她可不似李惠雪那样子浑浑噩噩,刻意摆布自个儿的善良。

    龙轻梅是极聪慧的,她一眼都能瞧出来,贞敏公主脸颊之上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

    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内心也是不觉对萧英浮起了几许的鄙夷之情。

    可是这和她这个东海睿王妃没关系不是?

    龙轻梅言语柔柔:“萧侯爷哪里没福气了,这样子一个美丽的公主,娇艳无双,天姿国色,我见犹怜,看着便是令人怜惜。能得到这样子的如花美眷,可也是侯爷的福气。”

    石煊也是瞧出了端倪了,他瞧在了眼里,却也是不由得觉得可惜。

    毕竟贞敏公主,这样儿还是这样子的美丽娇艳,令人不觉为之而心动。好似石煊这样子的少年郎,见到如此殊色,自是不觉生出了几分朦胧心思。

    可那又怎么样,王妃是对的。

    他们这些个东海之人,来到了龙胤京城,本来就是处境微妙,更是要处处小心,如履薄冰。别的人的闲事,他们也实实在在的,并不想如何的理会。

    贞敏公主心也凉了凉,她虽会苦苦哀求周玉淳,可终究不会对每个人都如此。她也是不好如何哀求,只抽出了手帕,轻轻的擦去了泪水珠子。

    绝美姿容,我见犹怜。

    萧英见着了,那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油然而生一缕浓浓的怒意,

    李惠雪却不觉轻轻的扯住了贞敏公主的手臂,柔言细语,楚楚可怜:“义母,你瞧敏儿好似受了什么委屈。不若,咱们帮帮她。毕竟,我也是打小看着她长大的。”

    说是看着打小长大的,其实李惠雪也是没当真见过贞敏公主几次。

    小时候,贞敏公主便已然是白玉羊脂般的可爱娃娃了。

    那时候,李惠雪还很羡慕贞敏公主,觉得贞敏公主打小就备受宠爱,父母又安在。可不似她李惠雪自己,年纪轻轻的,父亲母亲都没有了,孤女一个,好可怜的。

    哪里好似贞敏公主这般,被人千宠万宠长大的。

    李惠雪有些可怜的想,想不到贞敏公主日子也不好过。她还以为贞敏公主会一辈子幸福呢!

    既然是如此,那也应当可怜她,能帮,则帮。

    龙轻梅眼光灼灼,流转了几许寒意。她盯着李惠雪,分明也是有些不满。

    李惠雪可当真瞧不透如今处境。

    龙轻梅就看不上李惠雪那德性,实则李惠雪就算不帮,原本也无甚交情,也数落不到李惠雪身上来。

    可偏偏,李惠雪却非得求自己。

    那么就算是没有帮上贞敏公主,李惠雪是好心的,想要帮的,却是她这个睿王妃心狠。

    当然,龙轻梅也是不太介意别人议论自个儿心狠,她向来都是不在乎这个名声。

    而在平时,她这个长辈,一向也是不会跟李惠雪计较这些个微妙之处。

    可是如今,龙轻梅却忍不住冷笑。

    龙轻梅淡淡的说道:“我是不想理,阿雪想要管,那就去管。”

    李惠雪要真的肯对上萧英,龙轻梅还高看这个女儿一眼。

    总不能琢磨着,李惠雪靠着自个儿娇怯怯一句话,那份善心就能让龙轻梅对上萧英吧。

    李惠雪不觉啊了一声,一双眸子更是不自禁的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汽,煞是可怜。

    毕竟,李惠雪可是受不得重话的。

    李惠雪更忍不住含酸想,自个儿也不是故意的。

    怎么龙轻梅就这样子说自己呢?

    自己这么说,可是一片善心啊,龙轻梅是怪自己给东海招祸?

    是了,谁让自己是迂的,哪里能想得到那么多的门门道道的。她也就只知道,能帮就帮。

    蠢了些,龙轻梅就拿话来压自己。

    什么自己去帮,她一个孤女,哪里来这么大本事。萧英可是侯爷,义母让自己去得罪侯爷,这不是为难自个儿这样子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吗?

    李惠雪这样子想着,心中一片委屈,说不出的难受。

    龙轻梅不肯帮忙也就罢了,偏生还这样子说,非得要别人记恨自己,大约唯独这样子,龙轻梅内心之中才会舒坦。

    石煊也觉得李惠雪不该开这个口,贞敏公主的事情,原本也是和他们无甚关系。

    不过,李惠雪也是心肠软,见不得别的人受苦,所以才开了这个口。

    李惠雪心是好的,就是说话有些不够熨帖,不免有些招龙轻梅生气。

    看着李惠雪这黯然神伤,轻轻含泪的样儿,石煊也是不由得心口一疼,更是忍不住升起了缕缕的怜惜之意。

    哎,雪姐姐单单纯纯的,所以才会这一个样子。

    换成了别的什么人,只怕根本不会开这个口。

    石煊也是忍不住开口为李惠雪解围:“雪姐姐,你这就多心了。这北静侯和贞敏公主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要好得很。如今人家夫妻两个闹个别扭,你凑上去,还要王妃为公主做主,这是挑拨人家夫妻两个的感情,这就是多事了。”

    李惠雪本有些下不了台,如今听到了石煊这么一说,不觉微微一怔,也是忍不住想,原来是这样子啊。

    倒也是难怪,居然是闹腾出了这档子的事情。不过这夫妻两个闹花枪,却也是闹得贞敏公主脸颊之上满是些个伤痕,这也是未免伤得有些厉害了些了吧。

    萧英却也是轻轻的握住了贞敏公主的手掌,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这个女人,最后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手中,任由自己拿捏。

    他也是不觉流露出温柔神色:“是呀,公主这样子折腾,倒也是让别人瞧了笑话,还当真以为我们夫妻不和气。我这个丈夫,不够疼你呢。”

    说到了这儿,萧英一双眸子却也是顿时不觉涟涟生光,竟似流转了几许的锋锐之意。

    贞敏公主娇弱的身躯一颤,一颗心慢慢的黑了,任由萧英将自个儿拥入了怀中,好似一番轻怜密爱,好生爱惜。

    不错,自己还能逃到哪里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父皇都还是已经那样子说了,自己便是不肯顺从,也是只能死在萧家。

    饶是如此,贞敏公主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觉升起了一缕缕的不甘之意。

    李惠雪瞧了瞧萧英,只觉得萧英容貌英俊,样子也是十分英挺。

    如今萧英容色柔和,更显得极会疼人,温柔极了。

    瞧着,倒也是贞敏公主的福气。

    唉,这样子的男子,倒也是本就十分难得。

    李惠雪心里也是感慨几分。

    她内心深处,未必没有什么疑惑,可到底还是信了。李惠雪甚至忍不住想,就算贞敏公主真的挨打了,可是煊儿说得对,这到底是人家的家事,自己理会什么呢。

    有些夫妻本来就是这样子,床头打架床尾和。外人要是管了,这就是里外不是人。

    自己虽为了贞敏公主这样子着急,可是这一切都是贞敏公主自己甘愿的,那就不好说些什么了。

    石煊更没心没肺的说道:“这有些女人,外面哭诉的厉害,说自己在家里受了委屈。可你要是真的对她夫君下手了,她指不定还怎么恨你。人家男人还没动手,这女人就能扑过来要你的命。”

    李惠雪急忙呵斥:“煊儿,可是不要这样子说。”

    她心善,见不得别人面子上过不去,煊儿这样子说,不就是落了贞敏公主的脸面吗?

    只怕贞敏公主会不好意思。

    贞敏公主忽而十分恼恨的盯了李惠雪一眼,她已经十分可怜了,可是李惠雪还字字句句的戳她的伤口。

    不帮就不帮,李惠雪用得住如此?

    非得说自己是天生不知好歹,所以才闹腾了这么些个事儿。

    萧英却冷笑,伸手轻轻的抚摸贞敏公主的秀发:“是呀公主,你瞧你都让别的人看笑话了。”

    就在这时候,却也是有着一道脆生生的嗓音顿时响起:“睿王妃许是不知道,贞敏公主这样子逃出来,绝不是因为和萧侯爷闹别扭,而是因为,因为她被北静侯萧英虐待!”

    那嗓音脆生生的,轻轻掠来的少女,正是元月砂!

    她一道纤弱的身影,在阳光之下十分明润,嗓音也是清脆悦耳,让着许多的人都是听到了。不但听到了,还听得可谓是目瞪口呆。

    刚才贞敏公主虽然是冲撞了龙轻梅,可是毕竟没有闹腾出多大的动静,偶尔也是有人围观,也没闹腾出什么风浪。

    毕竟,也不是每一个京城街上的路人都是认识萧英的,至于龙轻梅和贞敏公主,京城百姓更是不可能认识了。

    然而如今,元月砂这样子一闹,真可谓是震人发聩,该听到的人都是听到了。

    那可是贞敏公主!

    朱雀大街原本是京城最热闹的街道,如今更是迅速招惹了若干关注。

    那可是贞敏公主!

    这些京城百姓,还是清清楚楚记得,也就在前几日,贞敏公主大婚。

    那些个嫁妆,是十里红妆,抬得整个街道都是,可是热闹得紧。

    瞧得他们目瞪口呆,羡慕不已。

    可是如今,这少女居然说这个衣衫不整,匆匆跑出来的少女居然是贞敏公主?

    他们心中狐疑,却也是委实不好怀疑元月砂说谎。毕竟这儿可是京城,谁敢编排龙胤皇族的闲话,那可是要遭罪的。

    巡城的兵士一来,更会将京中作妖的人捉了去杀头。

    谁也是没胆子在朱雀大街说谎。

    更何况,眼前少女虽然是狼狈了些,衣衫破了一片,发丝有些凌乱,面颊之上有些伤痕破损。可对方原本衣服料子不错,又气度高华,兼有那么一张绝美的面孔,好似落难的仙子。说她是传闻之中最美丽的公主百里敏,也不是不可能。

    更有认得萧英的人,悄悄言语,也就是指明了萧英的身份。

    萧英容色一冷,却也是十分不悦。

    元月砂,居然又是元月砂!

    这个女人死缠烂打,竟然好似没完没了。

    萧英当真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对这个死女人下手,她反而来撩拨自己的虎须。

    这女人,委实是太过于大胆了!

    萧英眼底,顿时也是恨意浓浓,恨中又夹杂了几许不解。元月砂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这样子的大胆?

    当萧英目光落在了那道淡蓝色身影时候,一股子屈辱的嫉意却也是涌来。

    看来,这就是元月砂的依仗了,难怪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的大胆,格外放肆。

    宣平侯周世澜!

    这京城有名的多情种。

    李惠雪看到了周世澜,先是一怔,旋即慢慢的涨红了脸蛋,有些尴尬。

    这一刻,李惠雪别的什么事儿,都是忘却了,却忍不住格外的不自在。

    自己来京城没几日吧,她还以为周世澜会忍一忍,不会立刻来寻自己。

    毕竟当年的那些事情,自己已经跟周世澜说清楚了,当初的情分也是早就已经没有了。

    如今李惠雪的丈夫虽然是已经死了,可是心里面还是记挂着死去的夫君的。周世澜若是继续来纠缠自己,李惠雪也是会觉得十分为难的。

    李惠雪心里面感慨,哎,为什么周世澜就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然而周世澜瞧见了她,却轻轻移开,然后将手掌轻轻的放在了元月砂的肩头。

    李惠雪如遭雷击,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居然是一片空白,仿佛有些个不可置信的事情,就这样子的发生在了李惠雪的眼前。一时之间,却也是让李惠雪有些反应不过来。

    元月砂本来是要对付萧英的,蓦然周世澜就将这个爪子给搭上来,却也是顿时让元月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于陌生人的碰触,元月砂原本就是十分厌恶的,更不必提周世澜这个男人。

    周世澜方才也还算规规矩矩的,就算是在一匹马儿上,那也是规规矩矩的。

    可是如今,这算什么?算周世澜忽而就暴露了色狼的本性了?

    恍惚间,却发觉周世澜的手掌,似乎是再轻轻的颤抖,其中蕴含了一缕说不出的激动。

    这也不觉使得元月砂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心里面冷冷哼了一声。

    周世澜果真是个多情种子。

    不过就算周世澜有什么情伤,元月砂也不是什么具有慈悲心肠,会拯救苍生的好女人。

    她也是毫不客气,一把甩开了周世澜的手掌。

    毕竟龙胤的民风还没有这样子的开放,男男女女的,大庭广众这么做,其实却也是并不如何的合适。

    可元月砂都是如此的贞洁守礼,本本分分了,却也是仍然是没有挽回了别人眼中印象。

    至少在萧英和李惠雪眼里,这两个人无疑是一对儿勾搭上的奸夫淫妇,当众打情骂俏而已。

    萧英最初的惊愕过去了后,他到底也是心计深沉,又格外狡诈的性儿。

    如今萧英却也是很快都是沉稳下来了,他不动声色,落落大方:“昭华县主,这是北静侯府的家事,容不得你插手,更容不得你砌词污蔑!”

    说到底,这些和元月砂又有什么关系,毕竟连宣德帝都已然是默许了这件事情,并且也是已经不准备理会了。

    这漂亮的贞敏公主,是龙胤皇族送给了自个儿的祭品,既然是如此,萧英自然也是要好生享受。

    而萧英的想法,元月砂也是知晓一点。

    这也是让元月砂冷笑,元月砂非但没有退缩,反而是咄咄逼人:“你欺辱公主,我为什么不能说,如今贞敏公主面颊之上满是伤痕,分明是被你狠心虐打,才会被弄成了这种样子。但凡有眼珠子的,都是能瞧出来。萧英啊萧英,你好歹也是个堂堂男子汉,为什么你不做别的事情,专门做这等下作恶毒的勾当?别说你是堂堂侯爷,就算你是寻常百姓家的男儿,又怎么能做出这档子极为无耻的勾当?连脸皮都是不肯要了,我也是好生佩服得紧。”

    萧英目光灼灼,一阵子恼恨,这不是元月砂第一次落自己面子了。

    如今周围围观的,虽然只是些个寻常百姓,可是也让萧英很狼狈。

    萧英大声:“昭华县主,我对你诸多容忍,想不到你居然是咄咄逼人。今日我与公主,已然是入宫见过陛下与皇后,就算是公主生母静贵妃也是再。倘若公主的凄惨当真与我有些个关系,为什么他们却也是不理不睬,并不如何理会?你道听途说,什么都是不知道,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