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53 打了白莲花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53 打了白莲花第(1/2)页

    天:

    萧英脸色发僵,这一瞬间竟似说不尽的可怖。

    他恼恨,恨透了贞敏公主。

    为什么贞敏公主一次又一次的打自己的脸,为什么总是不肯乖顺听话。为什么这个女人要一次又一次的,让自个儿对她万般失望,无能为力。他已然是给过贞敏公主机会了,对她软语哀求,又折辱羞辱,步步紧逼,也不过是盼望贞敏公主能知晓错了,迷途知返,对自己乖顺听话。

    然而饶是如此,这个女子,却也是始终不肯听话。

    这让萧英想起了六岁时候贞敏公主。

    那一天,自己撞见了那个在御花园里面玩耍的小女孩儿,粉琢玉雕,十分欢喜。

    萧英又被生母鞭打,郁郁不乐。可是那一天,那个漂亮的小公主,宛如一缕清润的阳光,就那样子出现在了萧英的人生之中。贞敏公主和他分享萧英其实并不爱吃的糕点,又顽皮又活泼,甜甜脆脆的说些小女孩儿幼稚的话儿。萧英听了,也并不觉得如何的腻味。

    他死死的盯着贞敏公主那萝卜般雪白水润的细胳膊细腿儿,一股子火热的躁动如涌动的潮水一般,一下一下的涌上了萧英的身躯。这也是让萧英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方才生生的将自己克制住。只因为他那个时候,还只是个岁数不大的少年。他胆子还不够大,心也还不够狠。

    而且,那时候自己也还没这份能拿捏住皇族公主的本事。

    然后那一天,那个小公主约了下一次再见面。萧英上了心,记在了心里头。然后回了家,萧英也是睡不着。赴约那一天,他手中死死的捏着一瓶子迷药,捏得很紧很紧。

    他也是不知晓自己为什么自个儿要带那么一瓶子的迷药,也许觉得要是贞敏公主被迷晕了,自个儿就能亲一亲,摸一摸这个小姑娘。

    小女孩的身子,是这样子的雪白水润,娇嫩无比。

    温柔的好似一朵娇柔的小花,和凶悍的萧夫人截然不同。

    越小的女孩子,也越是可爱。

    可是到了约定那一日,贞敏公主并没有来。

    十九皇子百里锦死了,贞敏公主早就忘记了和萧英的约定。

    而这档子事儿,就好似一根尖锐的刺,就这样子的扎入了萧英的心里面了。

    这么些年来,萧英也是念念不忘,怎么都是无法忘怀那一日贞敏公主的誓约了。

    如今贞敏公主如此姿容,那一日失约带给萧英的屈辱,又涌上了贞敏公主的心头。

    他那阴沉如水的脸蛋之上,肌肉一根根的轻轻的抖动,眼睛之中却也是更加不觉充满了怒火。

    倘若这儿是北静侯府,萧英也早就不知晓用多少手腕,弄得人见血。

    可是在这儿,是大街上,许多双眼睛瞧着,这是绝对不可能。

    这些京城百姓固然是极为善忘的,可若自己当众打了贞敏公主,他们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忘记。

    他要将百里敏用铁链子锁起来,他要将百里敏用笼子关起来。

    这娇美多情,风姿绰约的公主,从此以后,便是自个儿温香软玉的禁脔。

    然而如今,萧英却要将这一场好戏给演下去。

    萧英容色流转了几许黯然:“敏儿,虽家丑不可外扬,可是如今你居然当众说这个。那么为夫,却也是不得不开口。你瞧着娇美可人,可是实则,却有那疯癫之极。你一来到了我北静侯府,那便是犯病了。”

    贞敏公主大声叫道:“我没有。”

    她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凉意顿时涌过来,只觉得冷得紧。是了,萧英这个男人,委实也是太过于可怕,太令人心悸了。

    他的无耻,让人想都想不到。

    萧英瞧出了贞敏公主的急躁,他反而是气定神闲。

    “我是爱你如珠如宝,想不到你自己却给自个儿弄了那么些个伤痕,瞧着也是我见犹怜。公主,你这样子娇柔之躯,千金贵重的身子,又何苦这般作践自个儿?”

    萧英不觉假惺惺。

    贞敏公主不觉急欲反驳:“我没有,没有!”

    那样子,却分明是有些焦躁。

    她急了,只觉得全世界的人都相信萧英的话儿,却不肯听自己说一说。那样子的滋味,也是未免太过于难受。

    贞敏公主死死的咬住了唇瓣,却也是不自禁的品尝到了唇舌间的一缕淡淡的酸楚之意。

    萧英轻轻叹了口气,一脸怜悯之色。

    他毕竟自个儿岁数大了贞敏公主那么多了,既然是如此,贞敏公主自然不会是萧英的对手。

    “你瞧你,如今又是犯病了,所以才从马车里面跑出来。衣衫凌乱,衣服都已然破了,头发如此缭乱,平白让人看笑话。敏儿,你实实在在,也是不当如此糊涂的。我千方百计为你隐瞒,可是你却这般模样。”

    萧英恶毒无比的言语。

    那嗓音,却也是越发温沉:“倘若我当真是打了你,今天又见过你的父皇母后了,怎么他们就不理会?你是公主,我是臣子,虽然是你夫君,我怎么能如此放肆?其实,这都是你自己有病,这些伤都是你自己弄的。”

    贞敏公主厉声说道:“不是,不是,是你打的。”

    她只觉得萧英怎么可以这样子的无耻,将这些话儿,说得这般的理直气壮,令人可恨。

    贞敏公主头脑一晕,也是不觉撩起了衣袖。

    她面上虽有淤伤,可萧英到底也还是对贞敏公主那么一张漂亮的脸蛋手下留情,并未舍得伤得十分严重。可是贞敏公主这身子上伤痕,却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她不觉撩开了衣衫,露出了白玉般手臂上累累伤痕,令人触目惊心。

    贞敏公主凄然说道:“这难道是我自己弄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自己下这般狠手。侯爷,这都是你下的手,对我这样子的狠辣。”

    周围哗然之声四起,毕竟贞敏公主这手臂上的伤,伤得极重。

    这样子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这样子如白雪一般的手臂,居然有人狠得下这个心,这般相待。

    这可是当真没一点怜香惜玉之心,呵护爱惜之情了。

    当然,那些目光之中,也是有些质疑之意,怀疑之色。

    毕竟萧英的那么一番表演,也不能说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就好似如今,在场这些人多多少少的,未免有些怀疑,贞敏公主神智可还正常。

    眼前的女郎美虽极美,然而衣衫破了,发丝凌乱,言语激动,而且甚至毫无贵女风范,撩开了袖子,让寻常百姓瞧见她那高贵公主的手臂。

    别说贞敏公主是皇族公主了,就算是个京城寻常百姓的妻子,那一条手臂也是只能夫君才能看,外人是不能看。

    一个外人,盯着贞敏公主露出来的雪白如葱根的手指头,都已经算是格外的冒犯了。

    贞敏公主身为皇族的公主,怎么都一点儿也是不避讳这个?

    这也是未免令人是极为狐疑的。

    再来,就是萧英这么多年来,却也是一直都是风度翩翩,沉稳有加。这个男人虽然是沉闷寡言了些,名声却也是不错。京城里面不纳妾的男子很少,萧英位高权重,算是难得的一个。元家也是对萧英赞许有加,甚至还想挑个女儿再嫁过去。

    这一直以来,也是没听说萧英有什么。

    反而他撞见了贞敏公主,名声毁了一些,拒了元家婚事,如今又被贞敏公主说打老婆。

    贞敏公主传闻之中容色殊丽,十分美貌,可是她既是公主,又是女子,认识贞敏公主的人必定也是不是很多。养在深宫,谁又知晓贞敏公主是什么性子?

    说来说去,萧英虐妻之事,必定是也是疑点重重。

    就好似贞敏公主一个高贵的公主,为什么能跑在这儿来,哭诉萧英虐待?

    这些龙胤贵族但凡有了什么丑闻,那不是应该打折手臂含泪吞?

    哪里能容得他们这些小老百姓瞧着看着。

    然而饶是如此,毕竟贞敏公主那伤势委实也是太过于触目惊心,她自己也兼绝色美貌,殊丽之色。容貌好的人,总是有优势一些。就好似如今,别人也是愿意对贞敏公主有更多的同情。

    这样子一个如花美眷,倘若当真被人欺辱成这个样儿,也是未免太令人觉得好生可惜了。

    如此花样美眷,如此艳色殊丽,如此春光楚楚,含泪的贞敏公主好似翅膀受伤的蝴蝶,轻轻的颤抖,流转了那一缕异样的凄美。

    萧英一股子恼恨之意,却也是不觉在心口翻腾,顿时也是显得说不出的难受,道不尽的愤怒。

    他恨贞敏公主不够听话,而如今萧英更恨则是,贞敏公主不应当露出那么一条雪白粉润的手臂。

    这条手臂,是属于萧英的,只有萧英能摸,也只有萧英能看。

    贞敏公主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把原本属于萧英的东西,如今不知廉耻的露在了那些个泥腿子的跟前,让人恣意观赏。

    这个贱妇,贱妇!

    简直是不知羞耻。

    没出嫁时候,就抛头露面,挑挑拣拣的去选男人。

    等出嫁了,还居然将肌肤露出来给这些男男女女的瞧,简直是下贱到了极点。

    萧英的手死死的捏成了拳头,轻轻的藏在了袖子里面。

    他想要这样子生生的将贞敏公主作践死了好了。

    萧英言语之间却也是不觉泛起了冷怒之意,呵斥:“好了公主,你还要丢脸到什么时候。如今你的举止,轻浮狂浪,居然在这么多男人面前露出手臂。你不要脸,也不在意我萧英的脸面,难道连你父皇脸面,龙胤皇族的脸面都是不要了?你这样子的举止,和流莺娼妓有什么差别?你还说自己没有染病?哪个好人家的姑娘,会做出如你这般举动。”

    他的骂声,也是让贞敏公主的脸颊一阵子的苍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一道清越的嗓音却也是响起:“北静侯此言差了,我瞧不是贞敏公主有病,是你出手打了她吧。人家娇滴滴的少女,你为什么这般心狠,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辣手摧花的事情。我在元家时候,已经听到了议论,我听到元家的人说,你的原配妻子,元家秋娘,可是被你生生打死的死的。元家不敢将你得罪,也不好往外说,可是元家许多人都知道的。正因为如此,月砂知晓了此事,可是怎么都不敢嫁入萧家了。如今贞敏公主受伤,难道这一切种种,都是巧合不成?”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轻轻的叹了口气:“侯爷素行良好,若不是因为这样子,陛下也是绝不会将女儿这样子的嫁给你。贞敏公主有些任性,所以当公主哭诉时候,也会像在场各位一样,心生疑窦。只怕,会觉得是贞敏公主的错。唯独我这个听到了元家种种流言的元家女,却也是清清楚楚知晓——”

    她指着萧英,清清脆脆的说道:“北静侯萧英,那就是个变态!”

    元月砂说得这样子直白,指证得也是铿锵有力,言语更是清清脆脆的。

    听得人心里面也是不觉脆生生的,竟似流转了几许冰玉碰撞之意。

    就是如此的坦然,如此的理直气壮,指着萧英鼻子骂他是个变态。

    萧英瞠目结舌,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一片空白,想要在街上挥动拳头,打死元月砂。

    好在萧英也是有些自制力的,绝不至于如此出丑。

    他听到了一层又一层的议论之声,此起彼伏,热闹得紧。

    只因为元月砂说的言语,实在是骇人听闻,她口口声声,只说萧英第一任妻子,是被萧英虐杀而死的!

    就好似萧英清楚知晓那样,越骇人听闻的流言,别人才不会理会真假,却越乐意去传。

    好似他虐杀了第一任妻子,又欺辱公主,这可比公主疯癫更加令人觉得刺激。

    当然,这并非那些他故意栽赃给贞敏公主的流言蜚语,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

    萧英粗暴打断:“昭华县主在胡说什么,你在污蔑什么?这些你可有证据?无非是些个毫无根据的俗浮流言!污蔑之词!”

    元月砂嗓如清冰,对萧英那骇人的戾色不闻不问,犹自淡然而清脆:“这些都是事实!你打死了病弱的原配,元秋娘死时候一身衣衫满是血。你让她流产多次,亏了身子,最后又被你虐打而死。你将元秋娘的陪嫁丫鬟一个个弄死,打死了春燕,折磨死了淑妮,最后连个没长大的小丫头都没放过。否则我元月砂为何不肯嫁给你?只因为你是个双手染满了鲜血的恶魔,你可怕无耻,狠辣得紧。我便算出身寒微,想要攀个高枝,也绝不敢攀你这样子的男人。”

    她甚至向前了一步,对着萧英,指责起来:“那些被你害死的女孩子,冤魂森森,都是瞧着你,都在侯爷周围,等着将侯爷一块块的肉生生的咬碎,吃到了肚子里面去。北静侯萧英,你不得好死!”

    她说得有板有眼,骇然听闻。

    不错,日子久了,这些事情已然是全无凭据。

    可这口舌相争,要的就是气势凌人,要显得自己理直气壮,十二万分的有道理,有底气!

    最好是刺激了萧英的疯病,让萧英动手,让满京城的百姓瞧见了萧英的丑态。

    她也是瞧出了萧英呼吸急促,分明也是极恼怒。

    而且,必定还有一些心绪。

    他曾经做过的孽,那些被萧英弄死的女孩子,名字一个个的从元月砂的朱唇之中这样子的说了楚来。

    然而萧英到底没有动手,他却也是伸手,铁掌一般的手,死死的扣住了贞敏公主的手腕。

    “公主,你跟我走,不要胡闹。你就是听了这个弃妇的胡言乱语,所以脑子都被说得不清不楚。走,你跟我走!”

    他已然是不想人前和谁争辩对质,如今只要将贞敏公主这样子抓了回去,好生炮制。

    今日之事,就算是惹得一些议论。

    可是整个京城的流言蜚语,难道还会少了?

    市井百姓总是兴致勃勃又容易善忘的,他们今天议论这个,明天议论那个。日子一久,那也是什么都会忘记了。

    元月砂眼底掠动了一缕怒火!

    萧英此举,那是想要逃?

    这可简直是岂有此理!

    她蓦然向前,可那没有受伤的手臂忽而被人轻轻一扯。

    一回头,自然瞧见了周世澜那张英俊而多情的面容,那双眼睛里面流转的狐疑和担切。

    元月砂不能够再插手了,只因为元月砂再无插手的理由。

    萧英是贞敏公主的妻子,宣德帝是贞敏公主的父皇,元月砂没有理由再留下贞敏公主。

    倘若元月砂当真引诱萧英暴怒,人前失态,可能这一切,还会有些许不同。

    可偏生萧英善于隐忍,并未如此。

    元月砂再不依不饶,也没有什么用,何必再勉强呢?

    可周世澜却瞧见了元月砂眸子里面透出了清润而璀璨的光辉,那一双眸子涟涟生光,却仿若有浓浓灼热之意,炽火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