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65 逆局求胜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65 逆局求胜第(1/2)页

    天:

    元月砂听到了咚的一声,是贞敏公主手中发钗落在了地上了。

    贞敏公主那雪白素手原本死死的捏住了发钗,如今听闻宣德帝顺了这般意思,终于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贞敏公主也是不自禁的垂下了手臂,只觉得自个儿的手臂软绵绵的,也似没什么力道了。

    那鲜血顺着发钗,染红了贞敏公主的掌心,让贞敏公主手掌心也是染上了一层鲜血红痕。

    那湿润的血气,就这般染红了贞敏公主的手掌心。静贵妃这样子扑过去,叫着嚷着,让人来处理贞敏公主脖子上伤口。

    静贵妃也不通医术,想要抚摸贞敏公主的伤口,却也是忽而就缩了手,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关切之色。饶是如此,贞敏公主容色却也是淡淡的,好似并没有什么感觉,面颊更是一派漠然。

    正在此刻,那明凤也是被领了过来。

    她一介民女,滋养不足,面皮稍稍蜡黄,倒也生得眉清目秀。

    此刻明凤到了这儿,却也是不自禁一阵子的生怯,竟似被吓坏了。

    元月砂却不以为意,吓坏了才好。

    在场的达官贵人,瞧见了明凤,也都不自禁在想,眼前这个老实的寻常百姓家妇人,大约也不会说谎模样。

    明凤咚的一下跪在了地上,周皇后瞧见了,眉宇忽而不觉浮起了一阵子厌憎之色。

    周皇后手指一拂,却也是不自禁的拂过了华贵的裙摆,脸上厌恶却也是生生压下去。

    身为龙胤皇后,她自是应该温良敦厚,体恤百姓的。

    想到了此处,周皇后言语也是不自禁沉了沉:“你便是明凤,有个姐姐在萧家服侍萧英?”

    明凤只觉得眼前一片锦绣明润,那些贵妇人个个锦缎衣衫,好似戏台之上的仙子,哪里敢多看。

    她一阵子头晕目眩,缓了缓,牙齿轻轻的打颤,方才颤声说道:“民女,民女是有个姐姐,是,是服侍侯,侯爷的。那时候,家里面穷,姐姐,她被卖去了侯府。”

    “后来,她,她回来了,可是却是个残废,活儿也是干不了,动一动浑身就疼。大夫来瞧过了,说她伤了五脏六腑,要用好药来养。可是我们家,哪里来的好药呢?她脸色一天天的难看,时不时的吐血,熬了两年,便,便是死了。死的时候,不成人样儿。”

    元月砂盯住了明凤:“阿凤,你说说,你姐姐究竟是被谁打的,为什么五脏六腑都是会出血?”

    明凤垂泪:“我姐姐生病时候,神志不清,就会念叨,说是侯爷打的她,对她动的这个手。她昏迷时候,也会叫嚷,求侯爷不要再打她了。她死时候,手掌死死的抓住了被子,很害怕,眼睛都瞧不见了,仍不觉苦苦哀求侯爷,只盼能活命。那时候她食水不进,瘦脱了形了,只瘦得跟皮毛骨头一样。”

    那时候姐姐的样儿,明凤还是记得的,那宛如一场梦魇,让明凤不由得觉得深深的难忘。

    她的亲姐姐,送去萧家时候,还是个脸蛋红扑扑的,身子鼓鼓的小姑娘。她既鲜润,又活泼,虽然并不算十分美丽,却也是健康又单纯。

    可是送回来的时候,明鸾被折磨得很厉害,就好似受惊的小羊羔。她不但身子被折腾得命若游丝,而且好似面对饿狼的绵羊,时时刻刻都处于了恐惧之中。

    一旦昏迷不醒,明鸾就好似回到了野兽跟前,吓得尖叫连连,苦苦哀求。

    都已然过去多年,明鸾死时候的场景,仍然是死死的烙印在了明凤的脑海之中。她记得自己姐姐死的时候,头发好似一蓬枯草。那骨瘦如柴的样儿,令明凤竟不觉十分恐惧。

    眼见这个妇人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人群之中不自禁的传来了一阵子的喧哗之声。

    便是贞敏公主也不自禁的按住了脖子上的伤口。

    萧英这个畜生,简直不是人。

    萧夫人更忍不住浑身颤抖,入坠冰窖。她不自禁的想,萧家难道就这样子的完了?多年名声,还有军中显赫的地位,难道就这样子的荡然无存?

    耳边却也是听着元月砂清脆而愤然的嗓音:“萧英,你豺狼之性,折腾那么些个可怜的女子。明鸾、柔儿、秋娘,乃至于如今的贞敏公主。这一个个的,都饱受你的摧残,受尽你的折辱,你,罪无可赦!”

    萧英却露出了悲愤之色:“你胡说,明鸾跌伤了自己的脚。我们萧家爱惜于她,也没有要她赎身的银子,反而赏赐了一些银钱,让她自个儿回去养病。你为什么要胡说,说我凌虐于她?陛下,事到如今,微臣也是含冤莫白啊。”

    萧英一脸悲愤,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也是伏于地上,身躯轻轻的颤抖。

    然而纵然萧英说得十分情真,那些眸光落在了萧英身上,却也是难掩心中疑窦。

    这桩桩件件的事情被扯出来,若仍然说萧英是无辜的,却也是总是令人难以相信的。

    萧夫人恐惧之余,却也是不自禁的有些不甘心,她指着明凤:“你,你为何要胡说八道。我们萧家,对下人一向宽厚,一向体恤,怎么会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你到底有无心肝,居然是如此污蔑萧家,还是有人,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攀诬?如今陛下跟前,皇后娘娘跟前,你胡言乱语,那就是欺君之罪,能让你粉身碎骨!”

    那般森森言语,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那缕缕寒意。

    萧夫人想要将明凤凌迟碎剐之心固然是不假,却是难掩内心心虚,也知是徒劳。

    然而萧英跪在了地上,一副悲愤姿态的他,唇角忽而挑起了一缕得意的笑容,稍纵即逝。

    然而那明凤竟忽而惊惧惶恐说道:“夫人,夫人,民妇也身受萧家厚恩,也不乐意攀诬萧家。可是,可是昭华县主咄咄逼人,威逼利诱,让我说谎。我,我也是心痛如绞!”

    萧夫人也是怔住了。

    元月砂绷紧了背脊,眼中透出了森森寒意。

    便是宣德帝也是呆了呆,此事居然是峰回路转?

    萧夫人惊喜交加,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也不及细思,趁机逼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让你来攀诬萧家?如今陛下跟前,谁也不能说谎。昭华县主算什么,自有陛下为你做主!”

    明凤不敢看元月砂,她又怎么敢看元月砂?

    当这个美貌的小姑娘,一身华贵,来到了自己的住所,问起了自己姐姐的事情时候,明凤自然是实话实说。

    可是这个小县主,却并不知道,在这之前,萧英就寻上了自己。

    不错,她是跟明鸾这个姐姐感情甚笃,甚至明鸾死了许久,她想起了明鸾,也是仍然忍不住泪水涟涟。然而饶是如此,姐姐已经是死了很久了。她嫁了人,还有了孩子。一个女人有了夫君,又有了儿女,那么死去的许久的姐姐,也是没那么重要。或者说,至少不是最重要的。

    她纵然恨过了萧英,可是好似她这样子小人物的仇恨,又值什么呢?

    她的仇恨,其实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

    萧英威逼利诱,一番叮嘱,早就盘算到,她会被元月砂给找上。

    明凤忍不住在想,这个小县主这么年轻,应该也是斗不过北静侯的。

    自己帮衬元月砂,非但不能够报仇,还会给家里面带来了灭顶之灾。

    这样子想着,明凤内心不觉涌动了几许淡淡的酸意。

    明明早就已经做好了决定,明明已然是张口污蔑。

    然而要继续说下去,这个妇人竟似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也许阻止她的并不是元月砂县主的身份,而是自家姐姐临死时候骨瘦如柴的身影。

    然而旋即,明凤肩头一疼,她一抬头,就看到了萧夫人那喷火也似的眸子。

    萧夫人对她厉声言语:“你快说,还不快快说出真相?难道你想要犯欺君之罪,难道你想要去死?”

    明凤只能艰涩言语:“我姐姐,是生病死的——”

    她一张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儿,蓦然眼眶一酸,泪水簌簌垂落。

    自己竟说姐姐是生病死的。

    然而下面的话却轻轻的接上去:“昭华县主分明知晓,却咄咄逼人,非得要我污蔑侯爷,诋毁萧家清白。还说,说萧家毁了她亲事,令她面上无光,故而也是定然要不依不饶,必定要会自己讨回脸面。”

    萧夫人厉声:“元月砂,你怎可如此蛇蝎心肠。萧家青白自持,你如此诋毁,是非得逼死萧家不可。”

    周皇后眉宇间浮起了淡淡的无奈,轻轻伸手扶住了宣德帝:“陛下,原来竟然是这样子的一回事情。昭华县主,你居然是因嫉成恨,布下此局!”

    如此峰回路转,更令众人为之惊讶无比。

    元月砂慢慢的,捏紧了自个儿手掌,森森言语:“明凤,你知晓你在说些什么?”

    明凤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银票:“这,这一万两银子,便是县主给我的东西。县主口口声声,只要我乖顺听话,便,便可享受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她一寻常百姓家妇人,又怎么会有这般巨额银票?

    这张银票,自然也是别人给的,更证明了元月砂对明凤加以收买,污蔑萧家。

    萧夫人垂泪:“亏得这妇人,良心未泯,否则,否则我萧家冤屈,只恐怕难以申述明白。”

    宣德帝容色冷冷,他瞧着元月砂,眉宇之间流转了一缕难以言喻的厌憎之意:“昭华县主,朝廷对你如此厚恩,你却做出此等不堪之事。今日这场闹剧,便由你折腾出来。”

    宣德帝心忖,只恐怕这元月砂,也是做不得这朝廷县主了。

    萧英心里面却也是冷笑,笑元月砂不自量力,居然胆敢对自己心生歹意。

    蚂蚁撼树,她哪里来这样子的本事。

    自己轻轻布局,便能让元月砂落入算计之中,落入这精心设计的圈套。今日元月砂非但不能扳倒自己,还能借此清洗他在京城的种种流言蜚语。

    从此以后,那些流言,都是无稽之谈!

    一个小姑娘,妄想对付自己,那可是痴心妄想。当初退婚,自己受了元月砂的羞辱,这不过是因为自己目标是贞敏公主,没有腾出手来对付元月砂。倘若真有心对付,元月砂又算得了什么,又如何会是对手?

    他更觉得贞敏公主好笑,想要摆脱自己,却以为元月砂可以帮她。公主真是傻了,元月砂算什么东西,难道不知道,自己这个夫君才是最为厉害,聪明绝顶?

    贞敏公主心尖泛起了凉意,自然也是瞧得出来元月砂是中了萧英的圈套,如今可谓是人赃并获。

    难道,便是任由萧英如此可恨?

    她只觉得虽然是初秋,可是龙胤的京城实在是太凉了,为什么周围都是冷飕飕的,没有一点热气儿呢。

    贞敏公主耳边,却听到了萧英那动人而温暖的言语:“公主,如今你知道,是你误会萧英了,误会你的夫君了。不过,我不会怪你的,你年纪小,才被人骗了。”

    如今元月砂人赃并获,足以证明她处心积虑,谋算萧英。

    小小年纪,心计如此之深,不免也是让人觉得有些骇人。

    而萧英这般言语,更显得对自己妻子的宽容大度。

    可是贞敏公主却绝不会感激这份大度,她脖子上受伤了,如今虽然敷药止血了,可是略动一动,还是生生的痛楚。事到如今,她也是耗尽了力气了。而她的眸光,却也是不自禁的一路逡巡,落到了地上那染血的发钗身上。她心里面不觉默默想,若是要和萧英在一起,却也是不如死了。

    而那轻纱之后,雾气蒙蒙的一双眸子,却忽而轻轻一颤。

    那双漆黑的眸子,染上了浓浓的深邃,若有所思。

    婉婉却不觉嗓音低低:“昭华县主怎么会如此不小心?”

    言语之间,无不遗憾。今日无损于萧英,然而元月砂自己却是会招惹来若干麻烦。宣德帝对元月砂本无眷顾之情,不过是弥补元月砂失去了婚事,才给了元月砂一些恩泽。如今元月砂失去了圣心,招惹了宣德帝的厌恶,那么宣德帝必定不会相容。

    百里聂慢慢的垂下头,盯着自己略略苍白的手指,缓缓说道:“婉婉,续茶吧。”

    他瞧到了元月砂眼底的仇恨,仇恨带给了元月砂愤怒,可也同样让元月砂急躁了。他非是瞧不上元月砂,只不过萧英已然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而元月砂又如此急躁,这本来就是一桩不难猜的结果。

    只不过自己认识的这位昭华县主,好似又有一股子特别的魅力,不依不饶。

    百里聂盯着元月砂的背影,纤弱好似蝴蝶的翅膀,可又好似一柄寒光森森的宝剑。

    事到如今,所有的人都瞧出来,元月砂已然是无计可施。

    除非,元月砂另有什么算计,还有什么手腕,有什么后手。

    元月砂却轻轻的合上了眸子,她已然没有什么别的安排,也并没有什么别的算计了。

    正因为她日子尚短,所以许多事情也是未及周全。

    她许是应该反省,可是如今这菊花飘香的别院实则是血气冲天的战场,所谓反省之事,那也是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才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是战场,那么元月砂也不会退,她也没什么可退之处,更不会认输。

    所谓战场,本来就是诡谲多变,本来就没有做好了准备就一定会赢的战役。

    若她身陷囹圄,除了以死相搏,还能如何?

    她睁开双眼时候,一双眸子又是寒光凛凛,闪动了森森锋锐之意。那双漆黑的眸子,在阳光之下闪闪发光,流转了不屈不挠的光彩。

    她沉沉说道:“明凤,你知晓你在说些什么?”

    萧夫人不屑:“事到如今,你还要恐吓这民妇不成?陛下跟前,容不得你区区一个县主放肆。”

    萧英也是忍不住觉得可笑。

    元月砂如今这般轻狂,算什么?明明输掉了,那却也是不肯认,还死皮赖脸?

    大约,也是接受不了自己被当众打脸,更不乐意接受被宣德帝处罚的后果,故而居然也是不依不饶。

    怎么这这般可笑,瞧着也是难看。

    到底是个未曾真正经历风霜的贱婢,以为自己必定能算计成功,如今还不是丑态百出?

    岂不知元月砂越是如此,越发衬托自个儿难看。

    明凤更喏喏低语:“县主,事到如今,你何必——”

    元月砂打断她的话:“你当真知晓自己在说什么?你姐姐当初为什么会来萧家做婢女?还是因为你们家那铺子被人骗去了财帛,一无所有,为了生计所困。你家里人要卖掉一个女儿,是你姐姐主动说,她年纪大,你年纪小,卖了你怕你挨不住哭,自己愿意被卖了。我打听过了,你这个姐姐对你极好,每次往家里捎带东西,必定会多给你塞块料子,送些零嘴。她说父母偏心弟弟,难免对你这个妹子有所疏忽,姐姐自然是不免要对你好些。这些打听来的事情,我也是不知晓究竟真还是不真。许是你姐姐死了几年了,你什么都忘记了。”

    明凤面色变了变,她实是不知晓,元月砂还知晓了这些。

    “当初你姐姐一身伤痛,回到家中,身如残烛。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