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80 坏人名节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80 坏人名节第(1/2)页

    天:

    李惠雪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元月砂说话儿,眼神一阵子茫然,自顾自说道:“哎,当初我们也是年纪小,当真没有什么的。”

    可李惠雪心中一点别扭,却也是不觉加深。好端端的,元月砂为什么要称呼自个儿叫什么司徒夫人。

    她却并不肯深思,元月砂与她并不如何相熟,既是如此,阿雪这个称呼自也是叫不出口的。如今李惠雪已然是妇人之身,元月砂总不能称呼她做李姑娘。

    她夫君家里面人丁单薄,与她一般父母早亡。故而李惠雪做了寡妇,还是如从前一般,养在睿王妃跟前。而睿王府上下,均是称呼她为雪小姐。她虽为死去的夫婿伤心几许,难过了几许,可是终究也是未曾有别的苦处。而她日子,其实比做姑娘时候还要舒坦自在,并不缺个什么,也无甚约束。其实她纵然是做了寡妇,仍然下意识间将自己当做未出阁的姑娘。

    故而元月砂一口一个司徒夫人,总是莫名让李惠雪不痛快,倒也并非全因为是周世澜。

    她一个结过婚的妇人,心智仍然是纯若少女,也许并非是不能变,而是并不想变,不想那干干净净的珍珠变得死鱼眼珠子。她宁可宛如一缕柔丝,总要找个可依附的。

    丝萝愿托乔木,可不就是这样子的道理。

    李惠雪一阵子的自怜自伤:“我年纪小,没父母,可怜得紧。所以,阿澜才对我好些个。我才不惊人,貌不出众,命也不好,是个最没用的丫头。阿澜只是瞧我可怜,才稍稍对我好些,长大了,也不过是那样儿罢了。谁让如今,我不是那个全心全意依赖他笨丫头呢。我嫁了人了,他这辈子都是不会原谅我的。”

    一想到了如今周世澜对自己的冷待,以及对自个儿的种种羞辱,李惠雪便感受不到他对自个儿丝毫爱惜。大约自己若不能顺了周世澜的意,周世澜便能如此狠心决绝,待自己不好。这一次自个儿回来了,周世澜所做的种种事情,都是在扎自个儿的心,并且还将这一颗心扎得生生发疼。

    李惠雪甚至有些恨周世澜,为什么阿澜对自己这般无情呢。

    终究是相好一场,原本不该如此的。李惠雪心里面忽而不自禁的浮起了一阵子的幽怨,不觉幽幽道:“他那性儿,实在也是不饶人了些。”

    元月砂刚才同情龙轻梅,如今却也是禁不住又开始同情周世澜了。

    李惠雪却蓦然伸出手,轻轻巧巧的,拢住了元月砂的手掌:“昭华县主,咱们虽然有些疙瘩,我也是女人,实在也是不忍你受苦。”

    这样儿,又好似跟元月砂极好了。

    元月砂素来不喜别人碰触自己,如今更不自禁的泛起了一股子的厌恶。

    如今的李惠雪,仿佛也变成了元月砂的好朋友,一个受苦受难,语重心长的女人:“我不忍见你跟阿澜好,他那性儿,轻浮放浪,喜欢了谁,都不见得认认真真的。喜欢你时候宠着你,可是一旦不喜欢你了便将你弃如敝履。谁要是一时晕了头,真心实意的喜欢他,那一定要后悔。他这个人,便向来不将女子真心放在心上。”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个儿的手。

    李惠雪却也是用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上的泪水珠子:“我打小,便觉得他性子轻浮,不够沉稳。我夫君虽然不如他俊俏,也没他家世好,可却是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反而阿澜,一把岁数,还如此轻狂,还故意,故意拿你来气我。”

    说到了这儿,李惠雪似乎不好意思,脸颊红了红。

    眼见元月砂没吭声,她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县主性之烈,眼睛里面揉不得砂子,他可配不上你。”

    元月砂流转淡淡不悦:“其实,宣平侯也没你说得这样子差劲。我瞧他呀,还是不错的,对妹妹也是照顾有加,爱惜得紧。司徒夫人,你与他总算相识一场,别的人也还罢了,你是受过周家恩惠的,听说周家,对你十分客气,出嫁时候嫁妆也很丰厚。如今,你倒说起宣平侯不好了。怎么就这样子不知晓感恩?”

    她故意这样子说,就是为了戳戳李惠雪的心口。

    李惠雪果然好似要晕过去了,仿佛喘不过气来,摇摇欲坠,颤声说道:“他,他跟你说,我不知晓感恩?他居然——”

    元月砂打断了李惠雪的话:“宣平侯是仁厚之人,哪里会和人说这么些个不中听的话儿呢?只不过月砂既然对宣平侯颇有兴趣,自然也是不免要留意一二。料不着司徒夫人与宣平侯虽相识日久,可是却并不如何了解她呢。”

    元月砂这样子轻柔几句话儿,顿时惹得李惠雪容色变,不觉心里面酸溜溜的,好生不是滋味。她也是一番好心,为了元月砂好,也是不想元月砂这个小丫头,被周世澜伤着了。可人家不领情啊,好好的,却也是将自己好心充作歹意,好似自己阻她挑个好男人,好似自己有什么歹意也似。这昭华县主,却也是满身都是尖锐之刺,只恨不得将人生生刺得鲜血淋漓。

    这有的女人,便天生就是如此,便将挑个好男人看得极重。别人说句个重话,就眼界尖酸,恨不得将别人用心尽数践踏在脚下。

    不就是想要攀附上宣王府吗,却将自个儿尽数践踏在足下。

    而且,元月砂贞敏以说,倒是弄得自己好似,好似个外人一般。

    不就是靠这点手腕来讨男人欢喜,只怕过会儿就会去周世澜跟前邀功炫耀,一副多爱惜他的样子。

    李惠雪死死的捏着手帕,一阵子心里面不乐意,有些不甘愿:“我这也是真心为了——”

    元月砂打断李惠雪的话:“便算真心为了我,毕竟司徒夫人受了周家恩惠,还是要避忌一二。”

    她又拿李惠雪受惠的事情,却也是堵住了李惠雪的嘴。

    如今,李惠雪却也是说不出话儿来。

    是呀,她毕竟是受了周家恩惠,有了恩惠,似乎也不应该说什么。

    她眼波流转间,委委屈屈,别别扭扭的,脸颊分明有些倔强之色,却又好似说不出话儿。

    李惠雪垂头,不觉心忖,从前周世澜却也有对自己好的时候。

    想到了那些好,想到了那些宠,李惠雪面色渐渐有些和缓了。

    元月砂也只道自个儿也是能耳根子清静了。

    想不到过了一阵子,李惠雪也犹犹豫豫,迟迟疑疑的说道:“其实,其实阿澜就好似个小孩子,性子单单纯纯的。而昭华县主,县主对他情分只怕是有些不真了吧。”

    元月砂向来也是极为沉稳的,可是如今却也是不得不佩服李惠雪,不免对李惠雪服气了。李惠雪前一刻,不是还口口声声,说周世澜是个轻狂浪子,怕耽搁了自己。如今,李惠雪话锋一转,却以周世澜立场,又来劝自己?

    元月砂唇瓣翘了翘,自个儿原本也是不该说这么多话儿,更不该跟李惠雪说这样子多。

    李惠雪却是开始不依不饶了,在元月砂的耳边轻柔绵绵的闹着:“昭华县主看重的是阿澜的家世,可是阿澜是个实在心眼。要是他懂事,早就应该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名门淑女,就这样子的结为夫妻了。如今迟迟未成婚,还不是因为她心眼儿实在。只怕,昭华县主伤了他啊。要说成婚,阿澜也该挑个干干净净的,心思单纯的。”

    元月砂心忖,这心思单单纯纯的,眼前不就是有个上好的人选。这司徒夫人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干净呢。不过大约自己若真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怕李惠雪那心里面,顿时也是会冒出十个八个心思,只当自己嫉妒讽刺,又会自怜自伤,觉得自个儿命苦,被人毁了名声。所以元月砂聪明,干脆一句话都没有说。

    倘若遇到别的女子,任是如何厉害的,元月砂的口舌也是不见得能轻饶了去。

    可是遇到李惠雪这样子的,元月砂还当真没什么好说的。

    她就好似一块软泥,你便是狠狠践踏她几脚,她也是未必当真就难受了,反而会沉浸于那极自怜的剧本之中。

    眼见元月砂不理睬自己,李惠雪也是有些急了,不觉伸手,竟也是拉扯住了元月砂的手臂。

    “昭华县主,我求求你了,你不要伤害阿澜好不好,好不好。”

    说到了这儿,她居然是一脸委屈,一脸急切。

    元月砂的唇瓣,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笑意,却也是毫不留情,将李惠雪的手给狠狠拂。

    她回答得干脆利索:“不好!”

    李惠雪泫然欲泣。

    元月砂更极为直接:“就算我不答应,你也是拿我一点儿法子都没有。司徒夫人,你就算哭得死去活来,也一点用都没有的。”

    李惠雪听得怔怔发呆,脱口而出:“这女孩子,哪里能这样子当众议论自己的婚事。”

    元月砂怎么就这样子的不知羞?

    她怎么不能要点脸,不是她的就不是她的,抢什么抢。

    元月砂不觉侧头,对着李惠雪笑了笑,笑容清淡,却也是瞧不出什么在意的。

    李惠雪还当真没没法子了。

    是了,自己这样子柔柔弱弱的,又要脸的姑娘,又哪里能拿,这样子不要脸女子的办法?

    李惠雪慢慢的用帕儿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她脑海之中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周皇后必定也是不会喜欢元月砂的。

    周皇后哪里瞧得上元月砂,必定不会允了元月砂。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心里面一阵子起伏,脑子顿时也是乱糟糟的。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却也好似什么都没有想。

    不知不觉,却也是到了皇后罗帐跟前。

    宫婢撩开了帘子,让两位娇客盈盈入内。虽是那等郊野之地,这内里布置却颇为雅致。香炉焚香,令人为之精神一爽。

    一旁的婢女,在元月砂几上奉送上茶果、糕点,又送上清茶。

    周皇后这些日子,似身子也是有些不太利索,面颊之上虽然是扑了一层脂粉,却也是掩不住脸蛋的苍白之色。

    李惠雪不觉问安:“皇后娘娘似容色不佳,可是身子抱恙?”

    周皇后捂住了唇瓣,轻轻的咳嗽了两声,方才缓缓说道:“不过是这些日子,秋日里凉意浓浓,染了些个风寒,故而也是有些个不好了,其实也是无甚大碍。”

    李惠雪娇声软语:“皇后娘娘是一国之母,六宫之主,身份尊贵,掌管大局。怎么样,都是应该保重身子,好生将息。这有许多事儿,还要皇后娘娘决断呢。”

    周皇后微笑:“阿雪,你从前养在周家,已然是温顺善良,十分可爱,又体贴入微,善解人意。从前我便是喜欢你,如今见到你了,我喜不自胜,更是连病都好了些了。哎,可惜你嫁入东海,远离京城,也是有些时日没见了。”

    李惠雪也不觉一副伤感样儿:“阿雪当初,也是十分敬重皇后娘娘,更是记得周家的大恩大德。”

    周皇后笑了笑,其实她从前对李惠雪并没有什么十分深刻的印象。她不过瞧过李惠雪几次,只觉得这丫头胆子小,性子软绵,也没什么出挑。周世澜喜欢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只当多纳个妾好了。可是那时候,周世澜却跑过来,跟自己说要娶李惠雪为妻。周皇后当然不乐意,呵斥了一顿。周世澜却说,绝不会委屈李惠雪做妾,一定要李惠雪做正妻。要是不能做正妻,他宁可一辈子都是不要娶。

    那时候,周皇后只当周世澜说着玩儿。毕竟十几岁的男孩子,那话儿听听就罢了,实在也是不能作数的。这富贵人家的少爷,头一个女人,一多半是身边侍候的丫鬟。第一次体会到男女之情,最初自然也是不免觉得有些个与众不同。可当这些贵族公子长大之后,娶妻纳妾,他们的第一个女人,通常也是被扔到了一边,很快淡忘。并且伴随岁数流逝,那个丫鬟年纪也绝对没有任何的优势。

    然而伴随时间流逝,周世澜似乎是真心的,当年的誓言,他竟一直不变。如今周世澜岁数也是不小了,却也是仍然这样子的放浪形骸,绝无娶妻之念。

    若是从前,周皇后必定还会有那么一丝恼怒。可是如今,周皇后的想法却也是有些个不一样了。毕竟,就算是李惠雪,也比某个人要好些。

    周皇后目光流转,落在了元月砂身上。今日的元月砂,分外好看,一身男装,风姿出挑。方才进来时候,就连周皇后也是不觉瞧得呆了呆。

    可是如今,周皇后的内心之中,却也是越发郁闷焦躁。

    这个元月砂,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周家备受屈辱。从生生被气死的周氏,到死去的老昌平侯名声尽毁。这女子,却也是一再挑衅周家,让周家备受羞辱。更让周皇后无法容忍的是,这个可恨的女子,居然还想要嫁入周家。

    周世澜什么都好,就一点不成,那就是心肠软,太多情了。元月砂就算是揭破了周世澜亲生父亲的丑事,可没想到周世澜还在自己跟前为元月砂说项。说什么一切说不定跟长留王有关系,还说什么这些事情原本存在的,这不过是容人说出真相,算不得针对周家。倘若此事早些年就扯出来,也许萧英就不会恶毒至今了。

    这些统统的废话!周世澜就是贪恋女色!

    从周氏被元月砂气死时候开始,在周皇后心里面,元月砂已然是决计不能留了。

    就算没有后面的事情,周皇后也是绝不会容忍元月砂活命。

    想到了这儿了,周皇后心中郁燥之火却也是禁不住更加的灼热了,忍不住连连的咳嗽两声。

    她又喝了口药茶,润润嗓子。

    耳边却听到了元月砂清润的请罪之声:“上一次月砂在宴会之上,指证萧英,误伤萧家,是月砂不是。月砂也是不知晓如何弥补——”

    周皇后柔声说道:“本宫不至于如此小气,还是能分得清孰轻孰重,这萧英作恶多端,又辱及了我皇族的公主。若非昭华县主不依不饶,也是不至于能救出受辱的贞敏公主。便算是陛下,那也是对昭华县主感激有加的。”

    元月砂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儿:“多些皇后娘娘宽容大度,月砂可谓是感激不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