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83 老聂吃醋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83 老聂吃醋第(1/2)页

    天:

    耳边却听着苏樱说道:“可要会县主找一个肉墩子。”

    苏樱心里却禁不住冷笑,元月砂不会上马,自是需要个肉墩子了。

    月意公主却也是微挑眉头,她原本欲图弄脏元月砂的衣衫,惹得元月砂折回了帐中。却未曾想到,这些京中贵女居然也是来了。她们不但来了,一个个的却也好似不待见元月砂。这一张口,就挑元月砂的错处。

    月意公主眼波流转,却也是细声细气的:“昭华县主若不爱骑马,何不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儿,我也是不爱骑马。”

    这一张口,却也是为了元月砂解围。

    元月砂却也是微微一笑,也没用什么肉墩子,轻轻巧巧的,却也是上了骏马。

    她骑在了马上,一手轻轻挽住了缰绳,另外一只手一伸,却也是捏住了送上来的马鞭。

    如此姿态,却也是显得是那极娴熟的。

    一身青衣,却也是越显风流,极为动人。

    月意公主不自禁眸中一闪,转眼间却也是仍然是平静无波。

    她悄悄将那些许药粉撒在了手帕之上,却也是含笑上前:“想不到昭华县主这样子一个俊秀风流的人儿,却娴熟马术,倒是让有些人吃惊了。”

    苏樱听了,老大觉得没趣。

    而月意公主却趁机将那手帕一都,药粉让马嗅着了。

    这药,倒并非为了元月砂特意准备的。只不过月意公主这样子的人,却也总是会随身带点药,以备不时之需。这麻药迷药,她都带了一点儿。如今这抹在手帕的药,却是使人兴奋的玩意儿。当然,月意公主试过,对马也是极为有用的。

    想到了这儿,月意公主却也是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

    苏樱正准备说什么,挽回脸面,却蓦然骚乱顿起。

    元月砂胯下看着温顺的马儿,却蓦然受惊,猛然挣脱,竟似发狂狂奔。

    月意公主啊了一声,娇柔的身躯顿时也是生生的摔在了地上,显得也是极娇弱。

    可伏在了地上的月意公主,脸蛋朝在地上,唇角却也是浮起了一丝笑容。

    那马儿没有吓着她,更没有撞着她,不过月意公主却也是故意做出了被吓着撞着的样子。

    她也是不介意,让自己身上沾染些个草屑泥土,证明自己的慌乱惊惶。

    不错,她是和周皇后计划,将元月砂名节毁去。不过真正善于谋算的人,可是要学会利用时机,更要学会,将意外转成了契机。

    就好似如今,苏樱的挑衅原本是意外,可是自己正好利用这个意外,除掉元月砂。

    周皇后只是想要元月砂去死,并不在意元月砂究竟是怎么死的。

    元月砂坠马而死,便算是发觉那马被人用了药,可要疑也是会被人疑到苏樱身上。

    谁都会怀疑,与元月砂处处针对的苏樱。就算不疑苏樱,元月砂在京城还有很多别的仇人,怎么都疑不到自己这个初见元月砂的皇族公主身上。

    这样子一来,当真是美妙又精巧。

    一旁的宫娥却也是将摔在了地上的月意公主轻轻的扶起来了。

    月意公主见着周围的贵女都惊呆了,也不觉望过去,却蓦然眉头一皱。

    那马奔跑得飞快,分明已经被惊着了,失去了常性。饶是如此,这样子极快速的急奔之中,马上的那道翩翩青影却并不见如何的慌乱,仍然是未曾摔下来。

    这位昭华县主,居然是骑术甚佳,颇为高妙。任由那马儿如此的驰骋,她却好似一片青色的云彩,仍然是轻盈的落在了马背之上。

    便算是苏樱,也是看得呆了呆。

    她刚才对元月砂冷嘲热讽,就算是元月砂轻巧上马,也并不觉得如何。

    可是如今,元月砂展露的高超骑术,确确实实,让苏樱无话可说。她甚至忍不住想,倘若是自己,只怕早就摔下来了。

    可是如今,元月砂仍也是极为危险的。

    一旁的苏颖,那仙子般脸孔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惊惶之色。然而她那心底,却蓦然浮起了一道恶狠狠的声音。

    摔下来吧,快些狠狠摔下来。

    最好是摔成了一团血肉,极为难看的样儿,那才是极好的。

    而苏颖内心之中的狠毒,却也是并未折射到那宛如仙子般的脸蛋之上。

    那翻腾染血的杀伐之意,却也是不觉在苏颖心中蠢蠢欲动。好你个元月砂,你倒是处处令我惊讶,本事令人震惊。你一个南府郡的乡下丫头,来到了京城了,居然仍然是能一路往上爬。你做了县主,好生有本事。如今,你这乡下丫头骑马之技也是如此了得。你还有多少本事,竟也是我不知晓的。那些恼恨无比的念头,交织在了苏颖的脑海之中,最终流转成了一片血腥杀伐。

    而这边的动静,却也是惊动了一旁比武嬉戏的贵族男子。

    他们纷纷侧目,也是不觉留意到了眼前这一幕,更不由得瞧得呆住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郎,能骑马得如此娴熟惊艳。

    便算是武将之家的儿郎,却也是未必能够有这样子的本事。

    待他们反应过来,一个个的,却也是顿时策马过去,准备救人。

    百里炎也瞧见了,蓦然神色一动,那道青色的身影,不觉映入了百里炎那漆黑的瞳孔之中,仿若给百里炎那金属般的眸子映上了一缕淡淡的华彩。那策马奔驰的少女,带着一缕异样的风情,却也是撩人心魄。

    他微微侧头:“小莫——”

    莫容声闻声顿时一动,身影轻掠,甚至未曾骑马,轻盈的掠了过去。然而说到他的轻功,却分明要比骑马更为快速。

    墨夷七秀之中,莫容声的年纪最轻了,可是他的武功却也是分明是最好的。他轻盈的身影,就宛如鸟儿一般,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掠起来。不愧是在御武场上,和姜陵最后惊艳一战的少年郎。

    然而在百里炎还未吩咐莫容声时候,豫王殿下的身边已然有一位少年策马狂奔,急切掠出。

    平时玉色淡漠的脸蛋,如今却也是涌起了难以言喻的惶恐急切,匆匆就这样儿掠了过去了。

    百里冽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不可遏制的急切。

    一股子浓郁的担切,顿时也是从百里冽内心之中涌起了,涌遍了百里冽的全身。

    他顾不得那么多了,也是极为疯狂的掠了过去了。

    而一旁的百里昕,他清秀的面容,却也是忽而流转了浓郁的怨恨。

    这一次回京,作为玩伴,百里冽已然不似过去那样子,总是陪伴在百里昕的身边而。而父王呢,也是渐渐的器重百里冽。百里冽更多的是讨好豫王,而不是再讨好自己这个豫王世子。

    今日百里冽跟自己说话儿时候,虽然仍然如从前一样温文和气。可是呢,这其中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疏离。百里昕虽然并不如何聪慧,却也是能够察觉得出来。

    而如今百里冽面对元月砂有危险时候,这样子激动万分的举止,这分明,分明是深深的喜欢上了元月砂了。不然一向冷冷淡淡的百里冽,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子的模样呢。

    一股子嫉妒,顿时涌上了百里昕的心头了。他忽而很不甘心,也是很不欢喜,只因为自己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如此情热对待自己。他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连这种醋都会吃。

    而马上的元月砂,心里面却也是并没有如何惶恐的。

    这区区烈马,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纵然是封住了内心,只需金针刺穴,激出了少许真气,那足以让自己施展轻功,轻盈的从马背上下来。

    然而——

    她却有些不快,皱起了眉头。

    然而倘若是如此,那些凝聚在自己身上目光,就会一个个的清楚的看到,看到自己其实是身负武技,武功了得的。

    南府郡的二小姐,应当继续是众人心中不会武功的娇弱女子。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颇为为难了。

    而不远处,百里聂那双宛如云雾般迷离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这般盯住了元月砂。

    那马上的风姿,让百里聂泛起了阵阵的熟稔,熟悉得令百里聂不由得觉得心口一动。纵然是不可置信,尽力想要否认,只恐再滋生痛楚。然而如今,百里聂的内心之中,却也是决不能自欺欺人。

    从元月砂一身青衣男装,俏丽无比的站在自己跟前时候,百里聂便是已然心中颤动。

    最初,自己以为她是“他”的女人。

    可是要是自己弄错了这一点呢?

    一样的真气,相似的武功,乃至于过着同样的生日,以及这男装极落落大方的模样。

    一股子猛烈的痛楚袭击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