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87 苏颖受辱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87 苏颖受辱第(1/2)页

    天:

    苏颖越说,倒好似自己越发有理了。

    “若让你的萱娘随那海陵逆贼淫奔,别说冽公子,只怕就算如今的宣王那也是抬不起头来。此事就算宣王张扬,阿颖也不过是不该理会宣王府家事。回去,至多让爹娘呵斥两句。我是清清白白的!”

    “怎么宣王倒似拿捏了什么了不得的把柄,居然胁迫阿颖嫁入王府?”

    说到了这儿,苏颖轻轻的一福:“就算宣王殿下是皇族宗亲,王爷之尊,阿颖也绝不会屈服委身。便算是陛下,想来也绝不会如此纵容王爷。”

    她看似咄咄逼人,然而言语间却已然是心计浓浓的。

    此刻苏颖愤怒欲狂,却分明已然冷静下来,句句挤兑,反将一军,来探百里策的虚实。

    百里策蓦然伸手,死死的捏紧了苏颖手臂,他一用力,苏叶萱那骨头好似发出了咯咯声音。一股子锐痛之意便是传来,苏叶萱却不依不饶:“王爷如今京城声名狼藉,便要对阿颖动粗不成?”

    百里策盯着这近在咫尺的绝美容颜,却恨不得将苏颖生生撕碎了。

    他厌憎苏颖,分明是个下贱货色,却无比自负,摆弄才学。

    区区女子,她凭什么指点江山,摆布男人。她没有高贵出身,不过是个养女,凭什么有如此的底气?

    如今他恨不得撕破眼前这张绝色的脸孔,撕碎苏颖的高贵,让苏颖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苦苦哀求。

    百里策俊朗的容貌微微有些狰狞,却也是咯咯一笑:“好个苏三小姐,区区贱女倒也有些胆气。倘若是别的人,纵然是知晓是你揭破,让你这么一说,也必定以为你是无意间窥见这海陵逆贼私隐,再告知清娘。可是唯独本王知道,你根本都是借刀杀人。”

    “你莫非是忘了,本王曾经有个相好,是苏家真正的嫡女苏锦雀。她可不是苏樱那等糊涂的性儿,任你摆弄,随你糟蹋。苏樱那个蠢物,明明被你利用,却仍然将你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亲姐姐奉若神明。可是她这个姐姐,可是打从你进府,便是瞧你不顺,处处留难。可惜六年前,这个极讨厌你的苏锦雀,却忽而就染病,香消玉殒。你的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倒是这样起轻轻巧巧就没有了,可当真是极巧!”

    苏颖不动声色:“打从颖儿到了苏家,可是与姐姐妹妹一团和气。姐姐妹妹偶尔拌个嘴,这又算什么恩仇?可怜锦雀姐姐一时糊涂,痴恋宣王,年纪尚轻,居然便郁郁而终。却怕宣王心中,竟无一丝一毫挂念。如此薄情,阿颖如何能托付终身。”

    百里策冷笑:“怎么如今,由着苏三小姐口中说来,苏家竟似和乐融融,全无半点不是。只不过锦雀却好似跟我说过,说你口蜜腹剑,说你爱卖乖讨巧,说你做作争宠。更要紧的,她说你出身下贱,说你出身不明不白。明里是苏家旁支,父母双亡,实则竟似海陵郡那边来的下贱血脉。”

    苏颖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脸颊流转了几许讽刺之意:“宣王殿下这么说,阿颖可是生受不起。这么大的罪名,阿颖哪里能够担待?”

    说到了这儿,苏颖却也是一副极委屈之色:“我还道大姐姐真心当我是姐妹,在苏家也是亲亲热热的。哪里能够想得到,她心里实恨我至深,私底下如此羞辱。”

    说到了这儿,苏颖更是下颚抬了抬:“王爷不会如此糊涂,将些个女子含酸吃醋,胡乱编排的言语当真吧?我那大姐姐,是个心胸狭隘的糊涂人儿。她一个无知女子也还罢了,可笑宣王居然信誓旦旦,来要挟于我。阿颖这心中,可是情何以堪啊。”

    百里策不屑:“事到如今,苏颖你竟仍然是巧言令色。必定是你那日偶遇萱娘,她认出了你,知晓你从前是何等货色。你心中发狠,留她不得,干脆借宣王府之手,除掉了萱娘!可怜我堂堂宣王府,竟成为你手中之刀。”

    苏颖褪去了方才惶恐,那极好看的容色却也是生生透出了一缕妖娆:“宣王这番纠缠,阿颖可谓是无奈至极。事到如今,阿颖也无从辩驳,委屈万分。既然宣王口口声声,说我出身下贱,借刀杀人,除了小萱郡主灭口。既是如此,阿颖敢问,我是何等下贱出身,宣王又有何证据?”

    她已经哄出来了,原来百里策只依苏锦雀所言,又联想到自己揭发小萱郡主,故而有几分怀疑。

    既然是苏锦雀,那就不打紧。

    别说苏锦雀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就算苏锦雀还活着,她这个苏家养女当时在苏家已经是盛宠。就算苏锦雀是嫡出血脉,百般嫉妒,那也是无可奈何。苏锦雀要是有证据,当时就可以将自己扳倒,不然也只不过在百里策跟前闹几句酸话罢了。

    百里策倒也还算有几分聪慧,险些当真翻了她底牌。可是谁也不能毁去她的好日子,百里策也更是万万不能的。事到如今,百里策还能将自己如何奈何?

    那绝美的容貌蕴含了缕缕的妖娆,竟不自禁的透出了几许淡淡的挑衅味道。

    只将一股子恨意生生从百里策的肺腑之中给激起来,让百里策的眼底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森森的寒光!

    区区养女,却有恃无恐,在自己面前如此挑衅,简直是可恨至极。

    他是皇族血脉,是尊贵的王爷,而苏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不打紧的下贱胚子。

    如今她居然在自己面前硬起了腰板,如此言语。

    简直是不知死活。

    百里策的唇角,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几许冷笑:“苏三小姐倒是有恃无恐,可是认定海陵苏家已然是死绝了,便是要查,也是查不出什么?可惜雁过留痕,纵然海陵苏家死绝了,可是海陵郡的人却也是没死绝。前些日子,不是还有那海陵刺客来京城作乱?本王派人去海陵郡,查上几年,顺藤摸瓜,也是总能查出几许端倪。”

    苏颖那绝美的面容之上,原本浮起了几许浅浅的笑容,如今那笑容却顿时不觉僵了僵。

    不错,百里策若当真费心去查,自己也不能说没有忌惮。

    从前无人关心也还罢了,可巧却惹恼了百里策这个爱较真的。让自己嫁给百里策也是万万不成,可是此事又应当如何遮掩?

    百里策唇角笑容,却也是禁不住更增了几分的邪气:“更何况,苏三小姐天生丽质难自弃,你那时候纵然只有几岁,必定也是出落得美丽非凡。别的人,总是容易对着你这样子的美人儿留下印象的。”

    那罗帐之中,那垂落的流苏之后,却有那一双极冰冷的眼眸,蕴含缕缕的寒意,森然的盯着眼前这对男女。那双眸子之中,流转了无穷无尽的恨意。

    是了,这一双男女,你言我一语,言语争锋,深意无穷。

    无论是百里策还是苏颖,男的女的,都富含了浓浓心计。

    她忽而内心之中,生出了浓郁的疼意和痛楚。

    若能回到十岁时候,她一定不会让苏姐姐离开海陵郡,来到龙胤京城。

    苏叶萱就好似一只温顺的绵羊,落入了狼堆里,而这些豺狼同时兼具狐狸的狡诈。

    苏叶萱根本防不胜防,根本不能保护自己,只能任由别的人狠狠吃自己的血肉,吞噬她鲜活年轻的生命。

    龙胤京城这样子污秽的地方,却也是容不得一缕雪白干净,单纯善良。

    元月砂心尖轻轻的颤抖,为什么,四年前的苏叶萱已经是如此可怜,偏生就算沦落至此,有人却也是要狠狠一脚踩下去,非得要她死了才干休。

    苏叶萱已经不可能伤害他们,也不想伤害他们。

    就算这样子,那也是容不得。

    倘若弱肉强食,方才是这世间真谛,倘若因为苏叶萱的柔弱,她便活该去死。

    那就由她这个凶狠会吃人的,为苏叶萱讨回公道!

    元月砂也不止一次轻轻拂过了自己的手镯了,那手镯之上藏着一枚晶莹剔透的杀人丝线。

    只需拿出来,轻轻的那么一挥,她对自己的武技也是极有信心。

    这对狗男女,也顿时就会就此殒命,死无葬身之地。

    她慢慢的,慢慢的压抑自己血液之中的缕缕杀人冲动,却也是不觉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好生平复心绪。

    不可造次,也不可冲动,如今尚非动手杀人,心狠手辣的时候。

    那隐匿于背后,真正可怕的凶手,就等待着自己将之揭破。

    她也是不能这般冲动,毁去了自个儿这昭华县主的身份不是?

    这个身份,留在了京城,总算也是极有用的。

    比如今日,她就多听到了一些原本不知晓的事情。

    苏颖,倒是好得很。

    元月砂蓦然狠狠的闭上了眸子,掩住了自个儿眼睛之中那么一缕森森狠意。

    慢慢来,说到武功,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加诸于苏叶萱身上的一条条血债,她会慢慢的,一条一条的讨回来的。

    那才是,当真有些意思的。

    而此时此刻,苏叶萱却也是低声下气:“宣王何苦为难阿颖,阿颖处处都不容易。”

    她已然是放软了腔调,不似方才那般趾高气昂。

    苏叶萱轻轻的抬起了绝美的脸蛋,一双眼睛,眼眶却分明微微发红。

    好一张美丽脸颊,泫然欲泣,惹人爱怜。

    她内心之中不觉心忖,如今倒无妨安抚百里策些许。

    百里策图色,纵然言语间对自己颇多轻蔑,可毕竟还是被自己容色所动不是?

    只要说动了百里策,她还是有一些法子,能解决一些问题的。

    就算是宣王又如何?谁也不能毁了自己,谁也不能!

    百里策心中冷笑,刚才苏叶萱还一副极为骄傲的样子,如今还不是低声下气,乖乖顺顺的。她此举自然并非真心,无非是眼瞧着自己步步紧逼,所以虚以委蛇。

    饶是如此,纵然知晓苏叶萱这样儿不过是故意为之,百里策内心之中,倒也还算是受用。

    “怎么苏三小姐,竟不似方才那般锋芒毕露,倒似这般客气起来了。如此娇花软蕊,温语恳求,当真令人不觉为之心软几分啊。”

    苏颖也是能屈能升的人,如今既然是被逼得暂处下风,却也是当真能放下身段儿,柔柔弱弱的。

    她平素那样子一个才情出色,十分高傲的女子,如今却收敛心性,垂眉顺目:“是阿颖刚才被宣王吓着了,才一时糊涂,冒犯了宣王殿下。我这般出身的女子,能被宣王瞧中,原本便是我的福气。”

    百里策却也是轻笑:“是了,如今阿颖这份模样,才可谓是讨喜乖巧。”

    他这才出了一口恶气,胸中一阵子的舒坦。

    眼瞧着苏颖心不甘,情不愿,却偏生要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十分讨好。百里策瞧在了眼里,就觉得十分的痛快,心里也是格外舒坦了几分。

    不过苏颖这个女郎,心思狡诈,颇会算计。虽然她一介女路,未必能翻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