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94 不人不鬼百里策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94 不人不鬼百里策第(1/2)页

    天:

    元月砂蓦然感觉一股子热意涌来,那股子热意,弥漫上了脸颊,染满了脖子。

    那股子淡淡的热意,除了羞,还有极恼恨的怒。元月砂生气动怒,恨得眼底也是禁不住染上了缕缕恨色。

    那片苍白的手掌,按住了自个儿的后颈,手指凉丝丝的,却很有力道。

    然后,就是那炽热缠绵的亲吻,吻得唇瓣都是微微发肿了。

    如今不过是瞧见了百里聂苍白的手指,那些个极惹人恼的记忆,就是铺天盖地,汹涌而来。

    她轻轻的垂下头去了,背脊却也是绷得极紧。

    “月砂见过长留王殿下。”

    元月砂是努力让自己嗓音平复一二,饶是如此,那语调之中却也是分明添了些个咬牙切齿的味道。

    可恶得紧,明明狠狠擦拭过唇瓣,可那红唇之间的异样感觉,却也是犹自萦绕,挥散不去。

    这使得元月砂甚至有一缕冲动,想要狠狠拿起手帕,再擦拭嘴唇两下。

    她努力压下了这份冲动,眼观鼻鼻观心。

    耳边,却也似听着马车之上的百里聂啊了一声。

    姜陵不觉轻轻叹了口气的:“父王实在是太笨了些,吃东西时候,竟然自己咬坏了自己的舌头。昭华县主,你说,他可是极不小心的。”

    他极为满意瞧着元月砂袖口轻轻抖动了一下,分明是有所触动。元月砂虽然是垂下了头去了,可是那雪白的耳垂却也是渲染上了一片红晕。

    无论是气的还是羞的,平时镇定自若的昭华县主毕竟是十分在意不是?

    而马车之中的殿下美貌沉默,听到了姜陵的话儿,舌头虽然仍然是有些疼痛,唇瓣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浅浅的笑容。那苍白的手指,却也是不自禁的拂过了略无血色的唇瓣。

    要说姜陵这个儿子,总算是有些孝心的。

    就算平时再多忤逆可恶,自己这个父亲也应该宽容大量,包容于他了。

    狐狸总归是自个儿养大的,平素虽然狡诈欺瞒,关键时候儿子也是老爹的贴心小棉袄。

    百里聂虽不方便说话,却不觉身子轻轻的前倾,凝视着一旁柔顺的身影。

    夜风微凉,灯影柔柔,竟似给元月砂身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和光晕。这一刻,竟似让人生出了那么一缕错觉,那便是眼前这个性烈如火的海陵将军,是极为柔弱的。甚至不自禁的,令人心口升腾起了一缕淡淡的怜意。

    而百里聂那一双眸子之中,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柔情。

    他天生精于算计的胸口,唯独面对眼前这个女郎时候,才会有一缕动摇,难以自持。

    无论眼前女子是何等面目,什么身份,是男是女,总是能撩拨得自个儿为之而心动。

    百里聂取了披风,啊了一声,推了推姜陵。

    姜陵约莫明白了,轻轻的挑了了马车,将这件披风送到了元月砂跟前。

    “老聂担心你受凉,披上好了。”

    元月砂原本绷紧的身躯浮起了一缕错愕,凉吗?已然秋日,又到了夜晚,自然是不免添了些个缕缕寒气袭人。

    寒风卷来,身躯也是禁不住略有些淡淡的凉意。

    只不过百里聂的嘘寒问暖,她可是不想接受。

    元月砂不动:“多些殿下关心,月砂并不觉得寒冷。”

    姜陵笑吟吟:“好了,月砂姐姐不要跟他客气。”

    说完,姜陵伸出手,踮起了脚尖,给元月砂披上,又轻轻的给元月砂系好。

    元月砂不觉有些无奈,姜陵总算是出手助过她,总不能让这小狐狸太没脸面。

    更何况,眼前的少年郎,总是有几分讨人喜欢的。

    不知道为什么,姜陵总给元月砂某种极亲切的感觉。

    这种感觉有些玄妙,却也是实实在在的。要是换做别的人,元月砂定然绝不会接受。

    元月砂眸光凝视着眼前俊秀的容貌,虽只是个半大少年郎,却已然十分俊秀,笑时候脸颊各有一个浅浅酒窝,流转了几许淡淡的潇洒。

    只恐他年岁渐长,那股子潇洒不羁的味道,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年轻的女孩子。

    那玄色的披风掩住了元月砂娇柔的身躯,也好似挡住了外头那些个凉丝丝的空气。

    百里聂发疼的唇齿之间,腮帮子鼓起,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内心妾也是不觉泛起了淡淡的酸意和委屈,要是自己和元月砂交代清楚原本身份,毋庸置疑,眼前这个纤弱的女孩子,只怕会立刻咬断自个儿的喉咙。

    惹,自己只怕还是有些个,些个难以对付。

    抖抖,他怕!

    车帘子也是轻轻的垂下来。

    掩住了元月砂纤弱的身影,遮挡住百里聂的目光。

    百里聂曲起了手指,轻轻的蹭蹭自个儿的下颚,一双眸子盈盈生辉。

    所以,自己要想个极万全的法子,使得月砂不会对自己下手。

    她若对自己动手,要宰了自己,可自个儿要是挡一挡,胆敢抵抗,未免不解风情,又似没有风度。

    可自己要是真死了,似乎也是有那么点儿不好。

    从前死一死,也没什么打紧,反正儿子已经拉扯大了,活着也似没什么趣味。可是如今,他也自然心境不同,还是留了自己的命才好。

    姜陵瞧见了百里聂眼中的神采,他熟悉百里聂,隐隐约约也是猜测出来,百里聂许是在算计个什么。想到了这儿,姜陵也是禁不住抖一抖。老聂开了窍,发了春,不似从前那般死气沉沉,看着要死不活,如今看着就似打了一剂鸡血,精神抖擞了许多。瞧着那精神头,可当真是好得紧。

    他伸出手,轻轻的捧着脸颊,心里不屑,无耻之徒!

    昭华县主这么个岁数,老聂也是下得了嘴。

    若非自己脸皮厚,对着元月砂那张纤弱秀美的少女脸庞,只怕往后一声娘也是不见得能叫出口。

    如今对着元月砂叫月砂姐姐的机会,只怕也是没什么多少。

    马车缓缓行驶,却也是轻轻的和元月砂擦肩而过。

    元月砂手掌蓦然紧紧的拽住了披风,手指头也是捏得极紧了。

    她如今披着的玄色披风,虽是制作精美,比她身量要大一些,未免显得有些个宽阔,分明是大了一号。

    以姜陵的身材,是不会比自个儿大一号的。

    披风上面似传来了淡淡的熏香味道,似乎却有些熟悉。

    就好似贴近了百里聂,对方身上便是有着这样子若有若无的淡淡香料味道。元月砂虽然极为厌恶百里聂,这样子的香料味道却并不让元月砂觉得如何的厌恶。

    她慢慢的松开了手指,一张秀丽精致的脸颊之上冷冰冰的,好似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元月砂也是不多加理会,顿时跨上马儿,向着昭华县主的府邸而去。

    今日月光宛如流浆,仿若也为这龙胤的京城染上了些许淡淡的瑰丽绮丽之色。

    而元月砂那一双眸子恼怒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茫然了。是了,她内心深处,长留王百里聂就好似一个难以言喻的谜团。让人捉摸不透,瞧不出深浅,更摸不出其中的底蕴,整个人就好似沉浸在那么一团朦朦胧胧的云雾之中,让人瞧不见,也是摸不透。

    百里聂就好似迷雾之中一团绮丽的谜题,令人无法开解,又仿佛具有极为危险的诱惑力。可那样子的绮丽,仿佛又包裹着剧毒。一旦触碰沾染,顿时也是万劫不复。

    待过了几日,关于宣王府的种种流言蜚语,又再一次的席卷了上了京城的街头巷尾了。

    清夫人当初闹腾出来的丑事,已然是让宣王府的名声大跌,毁去了一次了。可是这一次,却仿佛是更加骇然听闻。老宣王染病而死,百里策继承爵位也是未见有多久,可是却也是未曾想到,府中姬妾在御前告发百里策弑父,竟被百里策当场生生格杀!

    而如今,这位宣王,已然是软禁于府邸之中。而宣德帝更命人掘出老宣王的尸首,开棺验尸,验证这位老宣王的死因。

    这死人的遗骸,本来就动之不吉。更何况老宣王是陛下兄弟,更是身份尊贵。纵然宣德帝下令让官府查办此事,然则纵然是如此,经办此事的官员也是不敢贸然开棺验尸。

    许是因为百里策弑父之事激怒了宣德帝,宣德帝竟然主动下令,干脆起棺,探查此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