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198 油尽灯枯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198 油尽灯枯第(1/2)页

    天:

    百里策的性命伴随那一场烈火,消失于京城百姓的眼前,徒自留下若干流言蜚语。

    回顾这大半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京城百姓议论纷纷,都不觉在议论,只说宣王府说不准是招惹了什么邪祟之物。否则怎么就短短时日,接二连三的死人?

    如今宣王府人口凋零,只怕以后在京城之中,也是一蹶不振了。

    留下来的冽公子,年纪尚幼,据说也是不受宠,以后也是未必能够承爵。

    而这样子的闲言碎语,伴随微凉的秋风,似也吹到了安安静静的昭华县主的府邸。

    元月砂轻轻的抄写经书,听着湘染提及了那些个京中的闲言碎语,唇角倒也禁不住透出了浅浅的笑容。

    来京城之中,元月砂每日便会抄写经书。

    从前是为了练习自己那极丑陋的字,好让自个儿的字能上得了台面。

    日子久了,元月砂倒是喜爱抄写经书了。

    她之所以抄写经书,并不是因为自己笃信佛经,而是发觉这样子专心致志的练字,能平复自己的心绪,更是能让自己心里面能冷静下来。

    如此,也能让元月砂思绪更加的冷静,能够做出更正确的判断。

    如今她人在京城,宛如身居龙潭虎穴,自然也是要处处小心谨慎。但凡走错了一步,只恐怕便是会粉身碎骨。

    元月砂的唇角,因为宣王府的遭遇透出了凉丝丝的笑容。

    她并不觉得是什么天谴,宣王府的那些人,遭遇了这些事情,这根本就是他们自找的。

    自作孽,这些年的丑事,被生生的遮掩,被那一片锦绣荣华的皮相掩住了脓血污丑。

    外表瞧着可谓花团锦簇,可惜内里却也是已然早就已经生生毁掉了。

    只不过由着自己,将那外边那团锦绣皮囊生生撕碎。

    正在此刻,元家的婢女却也是前来,求见元月砂。

    那婢女面上流转了淡淡的悲切之色:“奴婢粉桃,见过县主。老夫人这些日子重病,虽然是吃了些药,可是却也是总不见好的。如今,那病可谓是越发严重了。今日瞧着,仿佛也是有些不行。如今,却念念叨叨,只盼望能见昭华县主一面。”

    元月砂轻轻的挑了挑眉头,元老夫人居然要见自己?这可当真是一桩有趣之事。

    元月砂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淡淡的伤怀之色:“原来如此,这些日子月砂事多,不免是有所疏忽。元家对月砂是何等的恩德,原本应当月砂主动去瞧瞧老夫人的。且容我换身衣衫,便去见老夫人。”

    元月砂不觉寻思,似乎是听说元老夫人生病了。

    那秋猎之会上,据闻便是因为元老夫人生病,故而方才是没见着元家的人。

    既然是如此,见一见元老夫人,似乎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去见病人,挑了一套素净些的衣衫,发上金丝宝石钗换成了碧玉钗,清清爽爽的去见元老夫人。

    元家本来就挨着昭华县主的府邸,也没多时,元月砂便到了。

    踏入房中,元月砂便见着一片黑压压的人,暗中不觉挑了挑眉头。

    如此看来,元老夫人当真是不行了。

    元月砂瞧着元老夫人所出的几个儿子,这几个男子个个面色有些不愉,死气沉沉的。

    瞧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冷笑,充满了讽刺。

    只恐怕,不是因为元老夫人的死而伤心吧,而是担心自己的前程。

    虽然龙胤处处伪善,却是以所谓的以孝治理天下。

    如今这几房嫡出的元家老爷,个个都有官职,亲娘死了,按照规矩也是要来丁忧的。

    这一丁忧,自然也是仕途有损。

    不过元尚书尚在朝中,大约也还能维持住元家声势。

    饶是如此,元家也可谓是大伤元气。

    元月砂注意到几道恼怒的目光,而这恼怒的目光竟然还是冲着自个儿来的。

    元月砂心里笑了笑,隐隐也是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

    大约嫌弃自己闹的事多,甚至将元家大伤元气这档子事儿,都是尽数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吧。

    元尚书倒是容色木然,瞧不出喜怒。

    披风后面,传来一阵子的老妇咳嗽之声。

    喜嬷嬷领着元月砂过去,许氏、陈氏、贺氏几个媳妇儿正在元老夫人面前侍候。

    她们见着元月砂过来了,顿时也是禁不住吃了一惊。

    那眼神,却也是颇多怪异。

    她们自然怪元月砂多事,说动了元老夫人,让元老夫人指责萧英。

    如今萧英倒了,陛下表面上颇多安抚,可是谁知道陛下心里面怎么想的。

    虽然如今陛下对萧英已然是全无情分,可是至少在别院的时候,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瞧得出来,陛下是想将萧英给保下来。可是偏生,元老夫人跟陛下做对,忤逆陛下的意思。陛下不会觉得这是元老夫人一个人的意思,只怕是会觉得,这是整个元家的意思。

    谁不知晓,当朝的陛下,可是个多疑的人,这心思颇多,想法也是不少。

    就算不见疑元家,只怕以后每次看到元家的人,那心里面也是会多多少少的有些个不痛快。

    如今瞧来,整个元家也是生生的被元月砂给拖累了。

    元月砂却仿佛是没长眼珠子一般,视若无睹,根本也是没如何的放在心上。

    三房夫人贺氏在媳妇儿里面年纪最轻,最沉不住气,言语也是禁不住有些尖酸:“昭华县主身份尊贵,前来探望老夫人,自然是元家荣幸。只不过如今老夫人疾病缠身,眼瞧着也是身子不大好了,只怕也是不能招呼县主。只怕,慢待了县主。”

    言下之意,便是逐走客人了。

    她看着元月砂也是有气,若非那日让元月砂触动了元老夫人的疾病,只怕元老夫人也不会因此犯病,更不会因为病重而不治。

    元老夫人死了,会影响夫君的前程,儿女的婚事,有许多耽搁。

    她这个做妻子的做母亲的,自然也是满心满眼的不痛快。

    元月砂是县主又如何?如今元家也是快有大丧,料想元月砂也不会此刻拿捏架子吧?

    元月砂要是敢拿,只怕明天便是会整个京城都知晓她这臭了的名声。

    元月砂却不见愠怒之色,言语清润:“一笔写不出两个元字,月砂也是姓元,更不免为了元老夫人而伤怀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