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08 杀人灭口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208 杀人灭口第(1/2)页

    天:

    直回到了家中,苏樱犹自心神不宁,失魂落魄。

    她所知晓种种真相,未免太过于骇人听闻。一时之间,也是难以消化。

    然而偏偏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嗓音,却不自禁轻巧的回荡在苏樱耳边:“阿樱,你回来了?下人也不带一个,你去了那儿?”

    那个人说话,是如此的熟悉,也是蕴含了这样子的关切。

    从前苏樱每次听到了这样子的柔柔话语,这内心之中会浮起温暖。可是如今,苏樱却竟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她一抬头,便看到了苏颖那张绝美的面容。

    那张极好看的面容,落在了苏樱眼里,却也是说不出的可怖。

    苏樱竟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一步了。

    苏颖面颊之上,不觉流转了错愕之色,伸手要拢住了苏樱的手以显得关切。

    然而这手方才伸出来,便是啪的被苏樱打飞了去。

    苏颖原本不过是想要安抚苏樱,毕竟那日元蔷心之事,苏樱也不是傻子,那心里也不觉会有那么个疙瘩在。

    她只道自己轻言妙语几句,便能安抚住苏樱。

    苏樱人蠢,只需说几句话儿,便能深信不疑,顺了自己的意思。

    她拿捏苏樱这么多年,早就摸透了苏樱的性子。

    如何安抚这个妹妹,苏颖也颇有些手腕。

    纵然元蔷心这么个傻子,临死之前,胡说八道了几句,却决计动不得自个儿在苏樱心中地位。

    可没想到如今,苏樱如此反应,反而不觉让苏颖一颗心冷了冷。

    苏颖眼珠子渐渐的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寒意,却也是忽而伸手,拢住了苏樱的手臂。

    苏樱本来要走,也是走不得了。

    苏颖那双手,力气竟似有些大了,不是之前那般举止轻柔。

    苏樱恼怒:“你弄疼我了。”

    苏颖平素温柔的语调,此刻却也是变得有些陌生了:“平时妹妹不会如此待我的。怎么今日,好好的却也是生份了?咱们姐姐妹妹,原本不是极为亲热,可是有些外人闹的?”

    苏樱脸蛋冷起来,却也是极恼怒:“我如今不乐意说话儿。”

    苏颖却不依不饶:“如今妹妹好似厌了我,我不依了,非得今日将话说透了。这姐妹两个纵然是有些隔阂,可也是不必计较在心里面,你说是不是?”

    苏樱原本是要避开她的,不和苏颖说话,直接去寻母亲。

    到了母亲房里,却也是将那些话儿尽数说和母亲知晓。

    苏夫人才是侯府主母,定然能处置苏樱这个浪蹄子。

    然而苏颖纠纠缠缠的,不依不饶的,却闹得苏樱骨子里的火气透出来了。

    “事到如今,你还惺惺作态,苏颖,你这个贱人,当年那个戏子,可不就是你故意安排的。你还在我跟前做好人!”

    苏樱一双眸子如喷了火,极恼恨的死死盯住了苏颖。

    这个贱人,事到如今,还装模作样。

    她原本以为,自己扯出这件事情,苏颖会觉得十分羞惭,甚至于自惭形秽。

    然而苏颖却容色淡淡的,甚至不觉轻轻的笑了笑,言语盈盈:“妹妹还知晓些个什么?”

    她竟然恬不知耻,说得个理直气壮,竟不觉极坦然。

    苏樱的肺,可谓当真气炸了,十分恼恨,恼怒言语:“我还知道,你娘不过是个下等妓女。咱们苏家,哪里会有你这样子无耻货色。我要告诉娘,告诉哥哥,给满京城的人说。”

    苏颖脸色终于变了变,那一双眸子之中竟不觉透出了森森的寒意:“妹妹从哪儿听来的下流话,怎么可以如此编排你姐姐?”

    那言语冷冷,竟不觉透出了森森寒意。

    仿若撕碎了温柔面容,露出了苏颖真正的面目。

    苏樱刚才是怒,可是如今内心到底浮起了惊惧之意了。

    苏颖仍然是言语柔柔的,可是苏樱内心之中,却也是不可遏制的流转了一股子极浓郁的惧意,惹得她心口发寒。

    她不觉娇嗔:“你放开我。”

    这儿是侯府,是自己家里面,苏颖还敢对自己如何?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有人从后面伸出手,掏出了一块帕子,捂住了苏樱的口鼻。

    一股子甜甜的香气涌了过来,闹得苏樱身子软绵绵的,也是没什么力气了。

    耳边却也是听着苏颖柔柔的言语:“妹妹可知,今日你一番举止,十分异样,才惹得我的留意。你侯府嫡女,今日怎么身边一个丫鬟都没跟在后边,姐姐瞧着,便觉得奇怪,自然不免想要多问几句?”

    说到了这儿,苏颖眉头轻轻一皱:“妹妹去了哪里了,一回来,也是胡言乱语。”

    苏颖嗓音凉丝丝的,手指轻轻拂过了裙摆,仿佛拂过了那并不存在的灰尘。

    她唇角,却蕴含了一丝凉凉的笑容,微微有些个不屑。

    苏樱虽然浑身无力,却感觉一双粗壮手,拖住了自己。

    她脑子一阵子的晕眩,迷迷糊糊间,却瞧着苏颖身边的丫鬟阿薇拉扯自己身子。

    可是对方那手,却也是极为粗糙,骨节也粗,绝不是一个女子的手。

    “阿薇”冲着自个儿邪邪的一笑,带着一股子寒入骨髓的邪恶之气,惹得苏樱竟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她”根本不是阿薇,可又究竟是谁?这个人仿若是苏颖身边一个邪气森森的恶灵,隐匿于苏颖的暗处,为苏颖除掉一切她不喜欢的东西。

    顺着小路,打开角门,便到了苏颖住的雪竹园。

    清风吹过了竹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妹妹你知道我的,性子恬淡,所以居所幽静,又种满了竹子了。我下人不多,不喜欢有太多服侍的人。甚至粗使做活的婆子,也只能特定时辰,进入我的院子打扫。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子的性情?”

    “以前你和哥哥一样,都以为我性子脱俗。其实不是这样子儿,我不喜欢跟人太亲近了。你知道吗?姐姐虽然是京城第一的大美人儿,可是我也很辛苦,为了名声,为了人前完美的形象,姐姐真的好累、好累。我要自己,无时无刻,都是完美的。就算只是一个下人,她也绝对不能看到我不好的地方。唯独四周一个人没有的时候,我似乎才能真正的放松。自己喝一杯茶,睡一会儿觉,我也都舒服了许多。还有,就是跟‘他’在一起时候。”

    哗啦一声水声,软弱无力的苏樱,脑袋被“阿薇”狠狠的按入了水中。

    苏樱被药迷住了,身子软绵绵没力气了。

    然而饶是如此,如此关头,苏樱却也还是忍不住抽动身体,努力挣扎。

    可惜她以为自己拼尽了力气的挣扎,其实却微弱得不可思议。

    苏樱已然被药迷住了,已经没有力气了,纵然是竭力挣扎,却也是浑身提不起劲儿。

    只需稍稍一按,苏樱却也是只能沉头在水中。

    苏颖却轻柔叹息了一声:“唉,你若只是知晓,我买通黑牡丹羞辱了你。若是如此,我也不会杀了你。毕竟妹妹蠢得可爱,这养的狗一直老老实实的也是没有趣儿。偶尔驯兽玩一玩儿,可也是有趣多了。可是阿樱,你不该说那样子下流话,说我是婊子养的。你要知道,我发过誓的,谁在我面前提这个,我便要让她不得好死!”

    “我最听不得的话儿,你偏偏在我面前说了,为什么,你这样子不知好歹?”

    “这么多年,你跟随在我身边,那么些个姐妹情分,是你自己儿作没有了。”

    苏樱的脑袋被按入了冷冰冰的水中,唇中吐出了一连串的气泡。那些水灌入了口鼻之中,刺得肺部热辣辣的,说不出的痛楚。

    而苏樱的思绪却也是渐渐有些模糊,她不由得想起了元月砂和自己说的话儿。

    说她一句话也不要跟苏颖说,说自己绝不会是苏颖对手,只需要扑到苏夫人跟前,跟苏夫人哭诉就可以了。

    她听进去了,可是也没多上心。让着苏颖那么一激,脑子似乎又变得糊涂起来。

    她恨透了苏颖,看到事到如今,苏颖还跟自己惺惺作态,将自己当成了最傻的傻子。苏颖如此的可恨,既是如此,为什么自己不能跟苏樱撕破面具,指责她的无耻?

    这儿可是侯府,是苏家,是苏樱自己的家。

    苏樱怎么都没想到,苏颖居然是这样子的大胆。

    自己可是苏家嫡女,她居然要杀了自己。

    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溺毙时候,哗啦一下,一只手掌抓住了苏樱的头发,将苏樱生生的扯了起来。

    而那只拉着苏樱起来的手,是属于苏颖的。

    苏樱大口大口的喘息,水珠却哗哗的顺着苏樱面颊一颗颗的滴落。

    她此刻傲气全无,眼睛里面流转了可怜巴巴的神气,眼中透出了企求的光芒。

    而这样子的神色,却也是极大的取悦了苏颖!

    苏颖凑过去,在苏樱耳边说:“阿樱不必吃惊,我为什么有这么大胆子。其实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的。你知道很多事情,而你大姐姐苏青鸾是我弄死的,不知道你知道还是不知道?”

    苏樱瞪圆了眼珠子!天!

    苏颖那呢喃低语,宛如恶魔,让着苏樱可谓是从头凉到了脚。

    大姐姐,大姐姐居然也是苏颖弄死的。那时候苏颖才多大啊?

    未及消化这个极为可怕的消息,她的脑袋又被生生的按入了水中。

    这一次,苏颖没有再将她提起来,没多一会儿,苏樱的身子也是没有了动静了。

    “阿薇”却好似不放心一般,仍然捂了老大一阵,确定苏樱确确实实的死透了,却也方才是松开了口。

    苏颖眉头轻拢,心里未必觉得愉快。

    靠着杀人灭口的粗暴方式来遮掩自己的罪行,这终究是有些不好的。

    这动静闹得太大,而且也容易露出破绽。

    这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聪明的人也不会用这等方法遮掩。

    当年她岁数小,气不过,忍不下去,居然对苏锦雀下了杀手。

    其实当时,苏颖也是有些后悔和害怕的。好在她运气好,居然没什么事情。那时候她装得太好,逆来受顺,从不敢和苏锦雀起冲突。而苏锦雀呢,偏生又不争气,喜欢百里策喜欢得寻死觅活。她天天将要死挂在了嘴边,居然苏夫人也是没有怀疑,以为女儿真是花痴后自尽的。

    如今苏颖内心,却也是不自禁的涌起了一股子的烦躁之情,很是有些不悦,内心也是一阵子的不痛快。

    小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用了些个笨法子。等她长大了,用的法子越来越巧妙,那双纤纤素手,也是不必再亲手染血。

    聪明人动口,笨人动手,她那一双娇嫩手掌,如今用来抚琴烹茶,实在不必沾染了血腥。

    可是如今,短短时间,自己居然接二连三,冒险取人性命。

    从秋猎之会上的白淑,到如今的苏樱。

    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元月砂。

    本来苏樱乖顺听话,既可以充作自己手中棋子,又能让别人觉得姐妹和睦。她原本准备留着苏樱,用来衬托自己。想不到如今却要动手处之,惹得一身骚。

    可是她不能不动手,苏樱找到了苏夫人,那么什么都完了。

    自打元月砂这个女子来到了京城,就处处和自个儿不对付。

    苏颖想到了这儿,内心之中,竟不自禁的涌起了缕缕恼恨之意。

    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元月砂给自己等着,她不会让元月砂觉得好过的。

    “阿薇”却来到了苏颖身边,开了口:“幸亏今日,我可巧在。”

    “她”容貌虽然是女子,可一张口,却是极为粗重的男子嗓音。

    苏颖抬起头时候,眼中已经浮起了极为依赖之色,仿佛自己是无依无靠的浮萍,若无眼前这个男人,自己便是顿时灰飞烟灭。

    她的嗓音也是极为感动:“不错,多亏你在这儿,否则,否则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那一双含泪的美眸,散发着极为强烈的依赖与需求。

    苏颖知晓,眼前这个怪异的男子,是吃这一套的。

    自己什么都没有给他,无论是清白的娇躯,还是什么承诺,甚至金银珠宝,世间权势,她一点儿都没有给,什么都没付出。

    可是眼前这个怪胎,却喜欢自己对他的依赖,觉得他是苏颖不可或缺的存在。

    这样子就足够了,足以让眼前的男子,死心塌地的对苏颖好,为苏颖干那些暗处的污秽之事。

    苏颖人前的华美和姣好,都需要眼前这个男子无端的付出,可他却藏于阴影,不能见人。

    她记得小时候,自己还是个小女孩儿时候,冯道士养的那些个小孩子里面,有一个大她几岁的小男孩,总是痴迷的看着自己。

    彼时苏颖不过才几岁,却有着细瓷般的肌肤,好看得宛如瓷娃娃。

    他总是护着苏颖,护着这个瓷娃娃。而苏颖呢,也会偷些吃的喝的给他。

    一晃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他仍然好似影子一样,跟随在苏颖这个绝色美人儿身边。

    他才是苏颖最忠心的猎犬。

    这么多年下来,他可谓为苏颖做了无数的事情了。

    他宛如猛兽一样,虎视眈眈,盯着那些伤害苏颖的人,然后用他自己的本事,将对方撕得粉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