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09 争夺郡主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209 争夺郡主第(1/2)页

    天:

    想到了这儿,苏颖甚至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了。

    可是她不会就此罢休,如今更有一个机会,摆在了苏颖的跟前。倘若她抓住了,以后扶摇而上,必定能举足轻重。绝不会好似如今这样,束手束脚。

    所以苏颖一定要捉住这个机会,绝不会让给别人。

    “说来说去,我只是苏家养女,就算如今很是风光,可是也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苏夫人年老色衰,在府中被我压得风头全无,连亲生儿子也是不向着她。可她到底是洛家嫡女,侯府正妻,我终究不能让阿樱去了她跟前胡说八道。哎,平日里我是很风光,苏夫人全不能跟我相比较。可惜到底受制于人,束手束脚。”

    苏颖好似跟魍魉说话儿,又好似自言自语的。

    她就是不甘心,自己如此姿容,冰雪聪明,凭什么要被那一个个蠢物生生压住。

    说到底,就是自己手中筹谋不够多。否则区区苏夫人,又何必畏惧?

    最好是跟萧英一样,身份微妙,举足轻重。陛下心里清楚他虐待公主,可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换而言之,要是自己拥有足够的价值,便也不惧别人揭破她极为不堪的过去。

    如今这样子的好机会,就已然出现在苏颖面前了。

    “东海王妃,膝下虽然有个过继儿子,还有一个干女儿李惠雪,不过她却向陛下提议,要挑一个龙胤贵女养在身边,再认一个女儿。这不但是王妃的意思,更是东海睿王的意思,睿王上书恳求,只盼能促成此事。龙胤的朝臣也是议论,个个都觉得应当借此机会,与东海修好。”

    “这么多年来,朝廷与东海一直都是勾心斗角。东海偏安一隅,没有吞下龙胤江山的本事。而陛下优柔,也不想挑起战端,更不敢下决定灭了东海。既然如此,何不求个面上的亲亲热热。所以,龙轻梅才要大张旗鼓,再收一个京城贵女做养女。”

    “只要被龙轻梅选中,那么这个姑娘,朝廷也会厚待,赏赐郡主身份。此女既然象征朝廷和东海修好,自然也拥有了举足轻重的身份和地位。魍魉,你知道吗?这个郡主,也只能是我的。”

    “如果我成为东海郡主,以后就算别人说我是出身下贱,可那又有什么了不起?朝廷丢不起这个脸,我这个郡主清誉也不能被冒犯。谁要是加以指责,那便是居心不良,就是有心挑拨朝廷和东海的关系,就应该处以极刑。所有证言证词,只能是捏造的不实之词。到那个时候,我还怕什么?”

    苏颖那张绝美容貌之上,一双眸子焕发着那灼灼野心的光彩,是那样子的明亮骇人。

    魍魉痴迷的看着眼前这张脸,他知道自己身材矮小,姿容平庸,就算会易容会暗器,也是一辈子见不得光的玩意儿。他喜欢苏颖侃侃而谈的样子,显得那样子有自信,又是风姿绰约。从小到大,他都喜欢隐匿于暗处,可苏颖却不一样。打小,苏颖就是个讨人喜欢,十分耀眼的存在。他喜欢苏颖,不仅仅是男女之情,还有一种寄托,一种希望。

    他这辈子只能是别人的影子了,可是苏颖却应当灼灼生辉,立足于阳光之下,焕发属于她的光彩。

    这个美丽的女郎,是他今生的主人,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

    他决计不允,这世上有任何人,会损及苏颖的一丝一毫。

    而此时此刻,沁凉的清风拂过了元月砂的脸颊。

    这个季节,猎场之上的草儿都已经变为了金黄之色。

    元月砂手执弓,搭上弦,咚的一剑射了出去,却也是正中靶心。

    那乌黑的发丝,轻盈的拂过了元月砂精致的脸颊,她嫣红的唇瓣,却也是忽而绽放了染染的笑容。

    她侧头,看着身边的男子:“王爷是说,如今东海王妃,有意挑一个贵族养女?”

    而站在元月砂一旁的男子,他身材高大而挺拔,眸光灼灼,闪动了金属般的光辉。而他全身上下,更散发出一股子难以言喻的霸气。这样子的冷峻风采,似乎整个京城,也只有豫王百里炎能够拥有。

    如今百里炎的一双眸子,就不觉盯着元月砂的侧容。

    方才的运动,让元月砂脸颊浮起了一股子运动过后的嫣红,而元月砂的唇瓣却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百里炎看着元月砂脸颊之上的娇红,一双眸子却也是有些深邃。

    然而那眸子之中的那缕异样,百里炎却也是不觉掩饰得极好极深。

    “这个消息,父皇虽未正式宣之于口,然而京城各家,早有风声。月砂,可不要说你并不知晓。”

    元月砂不动声色:“月砂始终是个南府郡来的县主,得蒙王爷赏识和恩宠,才有如今地位。这些京城贵眷,其实心里面也是瞧不上我,月砂消息不灵通,又有什么奇怪。”

    百里炎沙哑的嗓音流转了蛊惑人心的韵味:“爬得高些,当你爬到了她们需要仰望的位置,那么因为嫉妒而产生的针对和仇恨就会不存在了。那些人,也只会千方百计的讨好你,奉承你。”

    元月砂妙目流转,若有所思。其实她对所谓的权力富贵,并无兴致。她只是想要知晓,百里炎如今这样子说,究竟是有什么意思?

    “本王所赐,实在太薄,区区县主而已,难怪别人对你不够尊重。可是要是你不是县主,而是昭华郡主,还是东海养女。那么她们不但面子上对你客客气气,心里面也是会对你跪下来。不过要往上爬,本王的恩赐自然是不够的,要自己努力一二。”

    元月砂不动声色,掩住了眸子里面光芒:“原来豫王殿下是要月砂去争这个东海郡主的位置。请恕月砂好奇,月砂这样子做,对王爷又能有什么裨益呢?”

    百里炎却轻轻的将自己手中铁胎巨弓扔去侍卫,并未直接回答:“若你不能成为龙轻梅的养女,如今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处?本王自是可以答应你,当你成为龙轻梅养女,必定将我打算告知于你。”

    元月砂不觉轻轻的皱起了秀气的眉毛,平心而论,东海郡主的位置,是散发出诱惑力。然而于元月砂而言,节外生枝,她也没什么兴致。可她如今依附于百里炎,百里炎却很想自己去争。

    一想到这儿,元月砂幽幽眸子却也是不觉有些深邃。

    而百里炎却不觉颇有兴致的盯着眼前少女。倘若换做别的女子,听到了有这样子的机会,又有自个儿的支持,早就会砰然心动。然而眼前少女,却犹自沉若水。元月砂这沉沉静静的样子,一时之间,竟连百里炎也瞧不出她心中所想。

    不过正因为这样儿,元月砂才不同于那些庸脂俗粉。女人之中,好似元月砂这样子聪慧通透,沉得住气的,确实也是不多了。若非这样子,百里炎也不会对元月砂花费那么多心思。

    他耳边却听着元月砂轻笑戏谑的声音:“王爷可当真瞧得上月砂,寄以厚望。既然王爷那么想自己人成为东海王妃养女,却偏生挑中月砂,瞧来王爷,可谓极为信任月砂的本事。”

    “本王自然也是信得过月砂,就好像元家要依附本王。我既不能欣然受之,让元家觉得投靠本王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可也不能将元家拒之门外。元家一向依附章淳太子,从前本王势单力薄,他们也瞧不上。本王若是心无芥蒂接受他们,元家之人最初会十分欢喜,可随后却不会珍惜本王的接纳。既然如此,就必须要敲打元家一番。可是这一番敲打,却也是轻不得,重不得。想不到月砂借着本王,倒是将元家拿捏得妥妥当当。”

    百里炎眸光灼灼,盯住了元月砂。

    元蔷心据说因为元老夫人没了,伤心过度,送入庙中收养。不过京城之中,一些个明眼不觉都在传说,是因为元蔷心污蔑元月砂,元家却怕得罪这位昭华县主。元月砂还知道的多一些,那就是元蔷心被送出了元家时候,被灌入了一碗药。那碗药下去了,人没有死,却是浑浑噩噩,成为了痴傻的人。

    不过元蔷心这些也是咎由自取,就好似自己的丫鬟画心,当初就是二房的人买通。

    画心被拆穿了后,却自个儿挖了一只眼睛,就这样子疯了去。画心不过是个丫鬟,想来元蔷心没有放在心上。为了堵住画心的口,便是将人生生逼疯,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不过元蔷心没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也是会被用药灌疯。

    从头至尾,元月砂都没打算放过元蔷心。不错,她是答应陈氏,可以既往不咎。她没骗陈氏,如果以后元蔷心都安安分分的,不闹什么幺蛾子。那么元月砂就会履行诺言,不会对元蔷心动手。可是元月砂知道,元蔷心根本不可能做到。

    元月砂心念转动,却对着百里炎轻轻一福:“其实是豫王厚爱,让我在元家扬眉吐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