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第214章 长留王婚事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

    元月砂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

    当她踏入了大殿时候,却也是已然是心静若水。

    这宾客已然是来了大半,元月砂轻盈而低调的来到了自个儿的位置上。

    那几上摆着糕点、蜜饯、清茶。

    元月砂落座,妙目盈盈。

    龙胤礼教不似前朝那般苛刻,虽男女分席,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倒也不必再让女眷非戴着面纱不可。

    她目光盈盈,不自禁落在了一道绝美出尘的身影上,不觉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

    苏颖,苏颖——

    这个女子,自个儿是决计不会轻饶过的。

    元月砂内心念叨。

    正在这时候,她也是听着人群之中一阵子小声议论。

    元月砂抬头一瞧,却也是可巧瞧见了风徽征盈盈踏入了殿中。

    风徽征极少现身饮宴之处,这却也是难得。

    有些妙龄少女,双颊却也是不自禁流转了那一缕红晕。风大人虽然可怕,却也是可怕又好看,使得人禁不住想要多看他一样。如此凌厉俊美的风姿,也许整个龙胤,也只有风徽征独一份儿的拥有。

    况且风大人来了,长留王殿下未知会不会来。

    这两个美男子,一向却也是极为交好的。

    一道柔美的身影却也是盈盈而来,径直到了风徽征跟前,赫然正是月意公主百里雪。

    百里雪盈盈一福,却也是姿容恭顺:“学生见过老师。”

    她虽然不受宠,到底是个公主,人前居然是对风徽征这样子的恭顺,可真是有些出人意料。

    无论真的还是假的,都是足以彰显,百里雪对风徽征的推崇。

    百里雪却也是将姿态放得极低,言语柔柔:“这一次回到京城,阿雪拘于宫中,又不知晓老师行程,竟未曾上门拜见,是阿雪的不是。”

    然而风徽征却似一无所觉,只是淡淡说道:“月意公主客气了,我不过是公主年幼时候,教导过一阵子。这些不过是做臣子的本分,算不得什么。老师二字,绝不敢当。”

    别的女子眼睛里面,都不觉流转了几分讽刺。

    这个月意公主,天生命不好,出身的日子不吉利。才一生下来,陛下就不知晓多嫌弃。就算如今长大了,亭亭玉立了,陛下也未必见得多喜欢。也难怪,堂堂一个公主,折身下交,对一个臣子如今的恭顺。谁让风徽征,竟是陛下的宠臣。

    说不准,月意公主还对风大人别有心思,借故亲近。

    不过风大人皓白似雪,又怎会应承?

    瞧人家不就点明白了,不过是小时候教导过月意公主一段日子,绝无什么暧昧私情,连老师二字都不乐意应承。

    这不就是生生打百里雪的脸吗?

    其实她们是有些嫉妒百里雪,百里雪怎么能厚着脸皮,向着风徽征示好?

    风徽征是一朵高岭之花,不可攀折,仿若没有男女之欲,世间俗情。

    这虽然显得有些冷漠,可冷冷淡淡的,却别有一番魅力。

    然而百里雪却无丝毫窘迫之色,仍然是十分温顺客气:“纵然风大人不放在心上,可是阿雪心里面却十分感激风大人的恩德。”

    她再行过礼,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别人瞧着百里雪,眼睛里却禁不住浮起了淡淡的忌惮。

    百里雪才回宫没有多久,居然就克得周皇后小病。据说因为这样儿,周皇后对百里雪也是疏远了。

    这煞星之事,可谓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最好是离得百里雪远些个,免得被百里雪的凶煞之气给克了去。

    百里雪慢慢的,慢慢的捏紧了拳头。那拳头藏于袖子,轻轻的晃了晃。

    她面颊温顺,心里却是一阵子的发狠,风徽征\好,很好!

    人群之中,百里冽的眼中却也不觉浮起了淡淡的讽刺光芒,不觉冷冷一笑,笑容不觉蕴含了几许的邪气。

    风徽征不就是这样儿,在你危难时候伸出手,轻轻的拉着你的手,离开了那片污秽。

    可是风徽征却是世间最可怖的暴君,他自己不染尘埃也还罢了,还固执的不许自己身边的人有什么污秽。

    他可以毫不保留的教导你,爱惜你,栽培你。

    可你得变成他想要的样儿,干干净净,不可犯错。

    否则,他宁可生生将你毁了去。

    百里冽唇角的笑容,却也是微微有些模糊。

    事到如今,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追求权力,又有什么不可以?

    这样儿想着时候,宣德帝与睿王妃一并到了,众人也是纷纷起身行礼。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打量龙轻梅,这个东海睿王妃才是今日的主角。

    她自打来到了京城,除了那次赏菊宴,便竟未曾再现身人前了。

    这位曾经名扬东海的俏丽美人儿,如今已经步入中年,却也是风韵犹存。其实龙轻梅的容貌并不如何的要紧,最吸引人的,却是龙轻梅那一双寒光凛凛,透人心脾的眸子。

    一个女子,却有这么一双亮得骇人的眸子,亦不觉令人说不出的心悸。

    而跟随龙轻梅而来的子女,石煊漫不经心,而李惠雪面颊却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凄苦之色。

    也对,李惠雪也是养女,这朵娇滴滴的小白莲,在如今东海睿王妃大张旗鼓挑女儿的做派之下,不免显得有些个尴尬。

    元月砂不觉轻轻笑了笑,收敛了自个儿的心神。

    她不觉眸光流转,陛下都来了,却还有个人没有来。

    他若不来也还罢了,偏偏今日人也在宫中,却故意来得迟,来得晚。

    胆敢在皇宫之中,比陛下都还来得迟的,却似只有一个人了。

    元月砂忽而又一阵子懊恼,自己为什么要留意他来不来,到的迟不迟呢?

    他原本不值得让自己去留意,也没有什么留意的价值。

    正在这个时候,百里聂才施施然,慢吞吞,缓缓的踏入了殿中。

    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只他一个人来得最晚,到得最迟。

    可百里聂这样子做,似乎便觉得应该的。

    他就应该来得迟些,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几分慵懒而漫不经心的风情,就这样儿踏入了殿中。

    就好似龙胤皇宫最美好的一抹风景。

    元月砂知晓他心计深沉,知道他私底下不成样子,知道他有许多可笑的嗜好和做作,比如这宴会爱迟到。

    然而饶是如此——

    就算对百里聂的真面目心知肚明了,在这么一刻,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一句话。这最后的,往往是最好的。就好像她每次吃牛肉面,都会将面先吃掉,剩下牛肉慢慢享用。最好的,往往都留在了最后。

    那男子,一片轻纱轻轻的遮挡住了半张面容,眼神蕴含着朦胧的笑意,仿若让这满室的辉煌,都是为之黯然而失色。

    他嗓音慵懒沙哑:“父皇,我来得迟了。”

    宣德帝素来宠爱他,自然也不会为了这么些个区区小事,而对百里聂有所责罚。

    他含笑:“无妨,皇儿入座吧。”

    元月砂慢慢的垂下头去,捏紧了自己手中银筷。

    百里炎金属色眸子蓦然寒了寒,不动声色。

    百里聂却不禁淡淡含笑,眸色盈盈,轻轻抬头:“父皇一向疼爱儿臣,如今儿臣恳请父皇赐一样恩典,不知可否。”

    宣德帝失笑,百里聂素来便是十分恬淡的性儿,好似什么样子的荣华富贵,都入不得他的眼。日子久了,宣德帝也以为自己这个皇儿好似石头做的一样了。

    没想到,百里聂居然还会开口,讨要什么东西。

    他没有立刻应承,却禁不住有些好奇:“阿聂想要什么,无妨说来听听。”

    百里聂不动声色,言语缓缓:“儿臣醉心音律,一生只羡慕闲云野鹤。故而,一直浑浑噩噩。前几日,忽而灵光一动,豁然开朗。儿臣已过而立之年,却没有妻子。”

    周围一阵子的哗然,便算是宣德帝也是吃惊。

    百里聂素来不沾女色,曾经宣德帝也赐了绝色女子,可百里聂却并不放在心上。更何况,一直以来还有个绝色美貌的苏三小姐痴恋百里聂,然而百里聂却并不如何的放在心上。

    若换做旁人,这个岁数未曾娶妻,必定令人不解。可百里聂容貌极美,性子也是十分恬淡,鲜少现身人前。而每次出现,他均是风雅出尘,如云似雾,就算好俊俏的脸蛋也是半遮半掩。他就好似餐风饮露的仙人,就算不沾染凡俗之事,何尝不是应该的?

    可是如今,这神仙一般的男子,居然想要妻子。

    宣德帝也是掩不住脸上讶色,反而露出了一丝笑容:“阿聂可是有心上女子,无妨说一说,朕答应就是了。”

    他自不会考虑,那姑娘会不乐意之类。

    在宣德帝想来,被长留王瞧中的女子,必定也是受宠若惊。

    毕竟,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老大的福分,哪个姑娘家不为之而砰然心动?

    只怕无论是谁,也是会受宠若惊。

    然而元月砂一双眸子好似要喷出火来,只恨不得将百里聂给撕了。

    她面颊染上了那么一层红晕,如锦绣霞云,煞是娇艳,却也是怒火如炽。

    倘若,倘若百里聂当真当众说求娶自己,她简直不知晓如何的尴尬。

    只怕在场的女子都是恨不得将自己撕碎,天大的火坑就推着自己进去。

    无缘无故,就给自己招惹了老大的麻烦。

    而且,百里聂居然还不守信用。

    她那精致面颊之上,一双眸子流转了狠戾杀意。

    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不觉含着几分恼怒,就这样儿望着百里聂。

    她最讨厌别人戏耍自己,欺骗自己。

    就算百里聂生得一副仙人般的容貌,可是若是戏耍自己,不顾自己意愿强迫自己,什么龙胤殿下,她也不觉得多媳。

    在元月砂眼里,也和强逼自己的萧英没什么差别。

    束缚自己的人,别怪自己心狠手辣。

    百里聂那双好看的眸子对上元月砂,好似有淡淡的委屈,好似那一双眼睛自己会说话。好似在说,月砂,你怎么可以误会我。

    元月砂纵然听不见,可是仿佛就懂百里聂的意思。

    而百里聂不觉收敛眸中的光彩,缓缓言语:“儿臣也并没有什么心上人,儿臣一向很少见人,又岂会跟谁私相授受,更不会如此的不知礼数。”

    宣德帝微微含笑,倒也了然。

    不错,就算百里聂有心上人,可是又怎么能大庭广众说出口。

    传了出去,外边风言风语,可谓人言可畏。

    更何况此女既然是百里聂的心上人,百里聂自然也便是珍而重之,爱惜有加,怎肯让心尖子肉蒙受如此委屈。

    不过,私底下百里聂告知自己,玉成此事,倒也好了。

    苏颖暗中松了口气,才觉得自己双手微微有些汗水。

    长留王殿下对自己姿态轻佻,自然绝无可能,瞧中自己。她生怕百里聂当众说喜欢元月砂,如此一来,自己颜面何存?

    幸亏,百里聂没有提及元月砂。

    不知怎了,她竟隐隐有些欣喜。

    纵然她心高气傲,瞧中百里聂也考量到对方的权势地位,而且百里聂的拒绝也伤及了她的骄傲,令她十分的恼恨。可有些东西,你喜欢久了,就好似一种习惯。就算脑子已然是下了决断,可是心情却似乎有些个惯性。百里聂是个风姿美妙的男子,而自己偏生凝视他太久了。

    想到了这儿,苏颖蓦然有些慌乱。

    自己难道真心爱上了百里聂了?她这样子的女子,难道还有所谓的爱的存在?

    耳边,却也是听着百里聂缓缓言语:“所谓婚事,自然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臣也不会如此的轻佻。不过儿臣自是希望,未来的妻子,是个十分出挑,格外出色的女子。”

    宣德帝也是赞同的:“我儿宛如玉树琼枝,所择女子,自也是应当不俗,决不能轻佻马虎。”

    百里聂如此姿容,恍然若仙,又岂能挑个庸脂俗粉。

    如今百里聂殿前一坐,便是蓬荜生辉,令人不自禁的眼前一亮。

    寻常俗物,只怕连坐在百里聂身边的勇气都是没有的。

    在场那些个云英未嫁的妙龄京城女郎,个个面颊红粉绯绯,都不觉盯住了百里聂。

    百里聂原本很是遥远,好似高高悬于天空的明月,如今能拥月入怀,又如何不让人砰然而心动?

    而豫王百里炎,却也是举起了酒杯,眼中闪动了异样的光彩,缓缓的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百里聂就是这样子,这个人生来就好似引人注目的。他若不说话,静静在一边,品尝也好,赏花也罢,别人自是瞧他,谁也不会忽视他。他若说说话,那么全场的人只能留意他,再不会留意别的事情。

    谁还记得,今天主角应当是东海王妃?

    “如今,不是要择一女做为睿王养女?此女既然能承欢王妃膝下,必定应当聪慧,而且有德行。倘若入选的并非皇族血脉,儿臣恳求陛下赐婚,让我娶此女为妻。”

    一言既出,在场之人又惊了惊。

    长留王这些话儿,在在场女郎心里面翻腾起了惊涛骇浪。

    倘若今日被选择,被龙轻梅认为养女,不但能被册封为郡主,还能嫁给长留王为妻!

    这可真是名利双收,姻缘美满!

    那可是一步登天啊!

    谁能不眼热,谁能不心动?

    而在场朝廷及王孙贵族也无不愕然,心生疑虑。

    男人们想得比较多,也比较复杂,好端端的,百里聂为何会如此恳求?这位殿下,素来不是做谪仙,向来不理会这些事儿的。

    这其中,可有什么利益的纠葛,又或者是这位俊美殿下有什么自己的打算,甚至,这其中可有陛下的示意?

    众人内心,心思各异。

    却目光灼灼,顿时落在了宣德帝的身上。

    宣德帝可是会应承?

    毕竟,这桩婚事看似简简单单,这其中却有许多利益的纠葛。

    宣德帝一瞬间,一颗心却也是不觉沉了沉。毕竟,他怎么也是没想到,百里聂会求娶这样子的女子。

    其实这个东海养女,不过是一枚棋子,一件用于平衡的工具。

    若东海与朝廷一直都是相安无事,自然是身价倍增,身份高贵。

    可倘若有那么一日,东海谋反。此女纵然不被诛杀,也是会命运不幸。

    百里聂毕竟是自己爱儿,到时候受其牵连,也并不美妙。

    无论如何,这桩婚事,对于百里聂也是没什么好处。

    宣德帝都不明白了,百里聂这样子一个玲珑心肝的男子,居然会有这样子的要求。

    可是若是断然拒绝,那么今日龙胤朝廷对东海所释放的善意,顿时也是成为了所谓的笑话了。

    那个东海养女捧得再高贵,陛下终究不忍自己最心爱的长留王娶之,明眼人谁都能瞧出来的。

    反之,倘若自己当众应允,那么朝廷与东海修好之心亦显得越发的真诚。

    这对于安稳天下局势,无疑是有好处的。

    这一瞬间,宣德帝脑海之中浮起了许多的念头。不错,百里聂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可那些许的犹豫不过稍稍浮起,旋即就消失无踪了。他天生就是个做皇帝的材料,所谓的优柔寡断却也是没一分是因为私情而犹豫的。更何况,这是百里聂自己主动要求,想要这样子的婚事。

    思虑既定,宣德帝面上又重新浮起了笑容,和颜悦色:“若这个龙胤贵女,能成为睿王府养女,必定也是十分出挑出色。既然如此,大约也堪配我儿,我应了又如何?”

    百里聂言语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几许的欣悦之意:“儿臣多谢父皇。”

    他言语间浮起了淡淡的欢喜,一时之间,竟又好似玉树散发了淡淡的光晕,越发耀眼明润。纵然轻纱遮挡住半边脸,也是遮不住他的风华潋滟。

    这么一瞬间,竟似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

    这世上不止绝色的美女,能激发男人的斗志。那绝世的美男,同样能让这世间女子一腔鸡血,披荆斩棘,战意连连!

    就算是苏颖,也忍不住想,等自己做了郡主,就能嫁给百里聂了。

    百里聂当众许诺,总不至于不作数。

    更何况陛下金口一开,不遵便是抗旨,便会搅得江山不宁,失了东海人心。

    百里聂虽没多喜欢自己,可也是没多讨厌。等他娶了自己,她好好服侍百里聂,百里聂总是会对她心软的。

    想到了这儿,苏颖心思一动,面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脉脉晕红,煞是好看。

    她随即又不觉唾弃自己,怎可如此没有志气。

    百里聂嫌弃过自己,这是大罪,是要虐一虐的。

    苏颖心思纷乱,压下了自己心绪。

    风徽征不动声色,眸子轻轻的扫过了百里聂,旋即又收敛了自个儿的目光。

    百里聂今日这样子折腾,是要满京城的妙龄少女,都为了他疯了不成?

    他暗中抽抽嘴角,百里聂这个自恋、自大,偏生又无比聪明的男子,今日又想要玩儿什么。

    百里聂的心思,就好似天边流转的悠悠浮云,总是捉摸不透。

    有时候风徽征都不自禁的问自己,为何他有个如此恶劣、可恶、变态的朋友?

    而且,还是唯一一个。

    仔细想想,风徽征也是得到了结论,是因为自己也不是什么极正常的人。

    他忍不住盯住了元月砂,微微有些恍惚。这个女子,在南府郡时候,风徽征就不自禁的留意到。彼时元月砂还是那般卑微的身份,可是这一身纤纤瘦弱的皮相,却也是掩不住元月砂那周身流转的光彩。他还在元月砂身上察觉到了一股子血气森森的危险,元月砂绝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可是元月砂到了京城,却被百里聂这个疯子极为疯狂的瞧中了。

    这又究竟是为什么?

    风徽征内心不觉浮起了淡淡的困惑,若有所思。

    若是往日,元月砂早就会留意到风徽征留意探寻的眸光,可是如今,她却恍若未觉。

    那些女郎炽热如火的心思是如此的浓郁,就连那风中也好似流转了烈焰般浓郁的气息。

    而元月砂却好似吃了只苍蝇一样的难受,浑身上下不自在,好生的不是滋味。

    豫王让她成为了东海养女,谁能想到如今还买一送一,奉送上百里聂这样子的礼物。

    可是她又能怎么样?

    别说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也是不能去质问百里聂,纵然自个儿向前质问,只恐百里聂也只会故作无辜。好似自己脸大,如今已经胜券在握,所以才有嫌弃的资格。

    不过谁要是成为了东海养女,百里聂还当真要娶这个女子不成?

    百里聂那样子满心就是心眼子的人,会随随便便的娶一个女子?

    纵然是自己,她也只觉得不可能。百里聂随便调戏逗弄自己也还罢了,所谓娶了自己,似乎也是没什么非此不可的理由。

    元月砂心思烦乱,面色变幻不定。

    那一张精致的面颊之上,流转几许凝重之色。

    龙轻梅有几分清冽的嗓音却在众人耳边响起:“那无论如何,长留王便会成为我东海女婿了,这却是让臣妇受宠若惊。”

    龙轻梅人近中年,可她嗓音却也是禁不住蕴含了淡淡的寒润之意。

    众人听了,不觉好似吃了一口凉水,清醒了许多了。

    由着长留王点燃的那缕激动火焰,倒是被压了压。

    宣德帝含笑:“这毕竟是一桩美事。”

    龙轻梅言语客气:“长留王风姿秀美,又是陛下的爱儿,臣妇纵然人在东海,何尝不是有所耳闻。如今他肯如此,臣妇自然感激得紧。”

    龙轻梅此语,宣德帝也颇为赞同。百里聂是他的爱子,仙人般的人物,他素来也是十分喜爱。如今用来成全与东海和睦,算是牺牲颇多。如此想来,百里聂这个儿子,倒也是乖顺懂事,懂得为父分忧。

    “如今满京城的妙龄贵女均在此处,不知睿王妃又瞧中了谁?”

    宣德帝出口相询。

    龙轻梅也轻盈欠身行礼:“臣妇初到京城,对京城的女孩子也不是那么的熟悉。容臣妇僭越,当众一试如何?”

    宣德帝也点点头允了。

    在场京城女郎,一个个的,不觉打起精神,眼前一亮,各怀心思。

    她们各有长处,也不知晓龙轻梅会试什么。

    苏颖一双眸子清辉流转,眼底却也是流转一抹光彩。

    容貌自不必说,什么琴棋书画,乃至于女红刺绣,她样样顶尖儿,谁也不能与自己相较。

    无论是谁,她也不会输了去。

    无论为了什么,志在必得。

    龙轻梅缓缓说道:“这龙胤贵女,无论是琴棋书画,还是品等操守,自然是十分要紧。这些,自然均是十分要紧。不过最要紧的,便是这女子眼界,以及心胸见识。否则,何以能做东海养女,更不能代朝廷镇东海一方安宁。”

    她这样子缓缓言语,使得在场的女眷听了,竟不自禁的泛起了一股子淡淡的寒意。

    方才她们被花团锦绣,荣华富贵,绝好的姻缘,闹得满脑子发热。

    可是龙轻梅这样子的话儿,却也好似冷水这样子的泼了下来了,闹得人冷静了不少。

    龙轻梅言下之意,也是明白得很。

    这郡主爵位,还是那俊美非凡的长留王,要伸手轻轻的摘了去,其实没那么容易的。

    不会白白给了你。

    龙轻梅缓缓说道:“故而于我而言,风雅之事,是平日里的情趣,是锦上添花。我便想要试一试,龙胤京城贵女的见识。想来,在场诸位,也是应当听闻过海陵郡之事。”

    她此言一出,在场众女,容色各异。

    毕竟无论是谁,海陵郡的事儿也是听闻过一些。纵然别的没听说过,那些个风月八卦,总是听到过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