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第215章 反驳苏颖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

    毕竟无论是谁,海陵郡的事儿也是听闻过一些。纵然别的没听说过,那些个风月八卦,总是听到过一些。

    有些人目光,却也是凝聚在百里冽那玉色精致的面容之上。

    这海陵郡,离得京城也太远了。

    那里据说草原青青,放马牧羊,入冬也是寒冷得紧。那个地方,和京城的贵女有什么相干?又不似江南,还会送名贵的丝绸供这些贵女挑选。海陵有什么?京城娇贵的贵族,可是喝不惯腥膻的羊奶酒,也不媳羊毛编织的毯子。

    唯独那海陵郡主,那些个水性的传言,竟似传得沸沸扬扬。

    元月砂微微一怔,她实在未曾想到,那东海王妃居然是提及了海陵郡。

    一提及了海陵郡,她仿若便嗅到了青草的芬芳,还有雨后草原上泛起了泥土的味道,还有阳光轻轻撒在了草地上的样子。那青青的草地,好似一块绿色的垫子,上面绽放了一朵朵细碎的楔儿,开得娇艳极了,令人不自禁十分心动。

    还有苏姐姐那好听的嗓音,极温柔对自个儿说话:“青麟,青麟——”

    元月砂蓦然眼眶发热,险些落下泪水。

    她面颊泛起了淡淡的温柔,可是旋即面色一沉,一双漆黑的眸子流转了几许狠戾之色。

    那个地方,承载了元月砂美好的记忆,可是与此同时,也是承载了元月砂的仇恨。

    元月砂的面色变幻不定,心里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恼恨。

    元月砂心里的感情十分矛盾,可是百里冽的感情却也是十分纯粹。

    百里冽内心滋生了并不陌生的仇恨。

    这样子的感觉,于百里冽而言,仿若自从有记忆以来,便是会如影随形。

    纵然他再如何优秀,可是别人无论善意还是恶意,都是会议论,议论他那个背夫偷汉的母亲。

    日子久了,他也习惯了,仿佛听了也内心不起波澜。

    只不过方才猝不及防,百里冽那心口,竟似禁不住便是这样儿疼了疼。

    不过正因为在这样子的众目睽睽之下,百里冽越发不能有丝毫失态,更不禁要打起精神来。

    龙轻梅缓缓言语:“海陵郡原本是海陵苏家世代经营,十数年前归附于朝廷。饶是如此,海陵郡犹自是处境微妙,并不见得处处柔顺,一直便是暗潮汹涌。不知在场的京城贵女,可否有所意见,朝廷应当如何对待海陵郡。”

    任谁也是没想到,龙轻梅居然是提出了这样子一个极为微妙的问题。

    她口中说的虽然是海陵郡,然而谁都瞧得出,她隐射朝廷对东海意见。

    那些朝臣不觉个个容色微妙,暗中摇头苦笑。

    这位睿王妃,据说是个锋锐辛辣的女子,年少时候,更是东海女贼。

    如今一瞧,更是名不虚传。

    龙轻梅如此一个辛辣的问题,这些京城贵女,又如何会回答得出来。

    她们平日里学的是礼数规矩,管账理家,精于人情世故,做个贤惠妻子,这才是大户人家女眷应有的基本本事。在此之上,会琴棋书画,做个才女,已经是出挑。再不然,除此之外,精于骑马射箭,又或者通读史书,已然是这些女郎之中难得一见的妙人。

    可是这是让她们议论朝政,还是极遥远的海陵郡的局势。

    这可当真是为难这些京城贵女。

    何止这些京城贵女,便是他们这些个龙胤朝臣,也是决计不敢胡乱的应答。

    这御前作答,既要契合海陵郡的局势,而且还要表达朝廷对东海的姿态,稍微拿捏不顺,说不准就失了圣意。失了圣意也还罢了,倘若一番作答,不能中龙轻梅的心意。从而因此让东海和朝廷生出嫌隙,这岂不是闯下了弥天大祸?

    饶是极老道的朝臣,心中斟酌,也不自禁的觉得难以回答。

    一时之间,大殿里面,却也是不觉静了静。

    只不过,若没女眷作答,岂不是折了龙胤脸面?

    然而正在此刻,却见一道极为柔美女郎嗓音响起:“阿颖愚钝,倘若言语粗鄙,污了睿王妃的耳朵,还盼王妃见谅。”

    苏颖一张口,便是引起了众人的留意,引得别人目光落在了苏颖那张美若天仙的脸孔之上,瞧着苏颖泰然自若的模样。

    好一个绝色美人儿,如此娇艳秀润,令人不觉为之心悸。

    更何况,苏颖一向便是有才学,蕙心兰质。

    宣德帝的面色也是禁不住稍缓。

    苏颖素有才名,倒也是极好。

    一个闺阁少女,虽然不会有什么极为出挑的见识,至少,也不会言语没有分寸。

    苏颖娇声柔语:“何不效仿当年宣城公主的旧事,各位应该知晓,前朝有位宣城公主,却奉命嫁入脱脱汉国,随行带着工匠、乐师,带着各色植物种子,带着精巧工艺,去了苦寒之地,嫁给汗王。她教导当地人,种植庄稼,改善工艺,制定律法,颇有威望。乃至于两国消弭战祸,甚至因此而开通互市。唯有一番春风化雨的祥和,才能弥平戾气,才能造福百姓。”

    苏颖这一番言语,也是费心斟酌,煞费苦思。

    本朝本来极推崇宣城公主,更不必说如今陛下,更是一门心思,与东海修好弥补。

    况且纵然说得不合心意,自己也不过是讲了个宣城公主的旧事。

    无论如何,也是挑不出什么错来。

    这个故事很是祥和,也十分应景,也许显得平庸,可是何必故作惊人言语,反而显得不够稳妥呢?

    苏颖这心里面心思一流转,脑子里面就涌过了这么些个念头。

    宣德帝但笑不语,苏颖名满京城,虽不见得是虚有其表,不过到底是个女子。

    一个女子,有此见识,也算是不错,也能指望她当真跟朝中官员一样,商议什么国家大事。

    不过,倒是十分玲珑乖巧,又姿容出挑。

    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人选。

    在场男子,目光落在了苏颖身上,神色各异。

    不过许多少年郎,却也是情不自禁,眼底流转了倾慕之色。

    苏颖不但有倾世之容,而且心肠纯善,又如何不让人内心倾慕不已呢?

    然而此时此刻,却听到了一缕极清冷的笑声,笑声之中,却也是蕴含了不赞同。

    月意公主百里雪却也是不客气,缓缓说道:“苏家阿颖虽有些才名,可也不过如此。”

    苏颖抬起头,一张绝美的脸颊不觉流转了几许困惑之色。

    然而这心中,却也是极恼。

    百里雪这死丫头,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儿的话,这不吉利的二月生灾星,大约因为不受宠,踩着自己做筏子。

    百里雪心高气傲,可也得看看,她究竟有没有这样子的命,能踩得住自己。

    她面颊浮起了淡淡的委屈,而这样子的委屈,却也是不自禁的引起了那些个男子的同情。

    如此佳人,却是百里雪咄咄逼人。

    百里雪虽然是皇族公主,却是出身不吉,并且行事锋锐。

    月意公主虽也有几分姿色,却始终欠缺一股子惹人同情的楚楚柔弱,未免显得过于刚毅了些。

    宣德帝扫过了这个女儿,眼底不觉涌起了一缕厌憎。

    这个女儿,始终也是不合宣德帝的心意的。

    有时候百里雪甚至不必说话,也是已然让宣德帝觉得不喜。

    “前朝之时,脱脱汗国与前朝是邻邦,而不是从属。苏三小姐用脱脱汗国比喻海陵郡,莫非是想要裂土分疆!莫非,是居心不良?海陵郡已然是我龙胤领土,所谓和亲两字,更是抬举海陵郡。苏三小姐是才女,想来也不是一时糊涂,莫非别有居心?”

    百里雪一双眸子之中不觉流转了森森寒意,竟似要将苏颖抽筋扒皮。

    苏颖一怔,一时之间,不觉冷汗津津。

    她自也是未曾想到,百里雪居然是会这样子说。

    这么一顶大帽子要扣过来,自己个儿,说不准便是会招惹重罪!

    她千般盘算,可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样子的忌讳。

    苏颖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邹意愈浓。

    怎么百里雪居然是这样子狠,莫非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不成?

    自己可是没得罪百里雪。

    百里雪却目光闪动,眼睛之中流转了一缕狠意。

    她天生就是这个样儿,但凡挡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无论有没有仇怨,她也是绝不会手下留情。

    苏颖一张绝美的面容流转了几分楚楚之色,泫然欲泣:“多亏月意公主提点,阿颖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儿,居然是犯下了这样儿的弥天大错。这,这都是阿颖不好。”

    她容貌好,一张脸颊流转了委屈,纵然是对美色没什么兴致的宣德帝,也不自禁的流转了几分的怜惜之情。

    更不必提,在场其他的男子。

    说到底,苏颖生了一张漂亮的脸蛋,到底还是占据了优势了。

    别人听到了,也只会觉得苏颖心思不够细致,没有想得那么多。

    谁也不会觉得,这样子怯生生的一个美少女,居然会有什么谋逆的心思。

    百里雪咄咄逼人,纵然恨不得立刻让苏颖因为这等口误而被处死,可谁也不会真心觉得,应当这样子做。

    更何况,若当真如了百里雪的愿,居然是这样子的严苛,岂不是显露出朝廷对东海的苛待。

    宣德帝也暗中皱了皱眉头,百里雪这个女儿,还真是不会说话。

    百里雪却并没有察觉自己父皇的心思,而是不觉缓缓言语:“女儿却也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