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第219章 当众陷害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

    苏夫人眼中恨色愈浓。

    苏颖面色变幻,那一双美眸竟似清澈如水,映照着天上朵朵白云。

    好半天,她才好似回过神来了,唇瓣竟不觉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却又重新一派和顺纯善之色,绝美脸颊也好似染上了一层极朦胧的水汽。

    “也难怪母亲居然会这样子的误会女儿,女儿心里,却也是凄苦万分。可是说起来,倒也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是。若非女儿隐匿前几日阿樱对女儿的指责,母亲也是不会为人所欺。”

    她竟没有动手,也没有唤别的人动手。

    苏夫人盯着这一张芙蓉面,恨不得将苏颖生生给吞了下去。

    而苏颖,却容色温婉,凄然欲绝:“可是母亲也该体谅女儿,那么些个难听的话儿,女儿当真是说都说不出口。阿樱糊涂,如此污蔑姐姐,我也是想给她留几分体面。”

    体面?苏夫人恨极了苏颖。

    她简直矫揉造作,也不知道做了许多恶毒事情!

    一旁苏暖,不知怎么了,心中酸楚,却也是竟情不自禁的升起了一缕期待。

    也许,当真有什么误会,也许苏颖是无辜的。毕竟,苏颖也没动手不是。

    苏颖手帕轻轻擦去了并不存在了泪水珠子,她容色凝了凝,后背却一派沁凉。

    她的手掌,在轻轻的颤抖,虽然是极轻微,可是却到底还是有的。

    回过神来之际,苏颖已然是出了一身冷汗。

    不错,是生生吓着的了。

    就在刚刚,她当真险些被生生蛊惑,做出了杀人的事情。

    那鱼钩之上勾住了香饵,只差那么一点,就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面去。

    只差那么一点,自己就险些入局,中了别人的圈套。

    她恶狠狠的想,好生歹毒的心思!

    好在自己电光火石之间,忽而便想到了这极熟悉的感觉。正因为眼前场景太过于熟悉,她才觉得有些个不对劲。

    她原本就是个极聪明的人,一下子就想通透,想到了那其中蹊跷,想透了这是一个局。

    苏颖再抬头,看着苏夫人,看着眼前妇人极恼恨的面容,她那一双美眸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讽刺之色。

    苏夫人那股子极熟悉的烦躁之意却也是涌上来:“事到如今,你居然还装模作样!”

    苏颖却笑了,她笑起来极美,可谓是倾国倾城,令人禁不住为之而砰然心动。

    那样子的美,竟似有些咄咄逼人:“女儿知道,母亲无时无刻,便是想要我去死。只可惜,你偏偏没法子令我去死。你对女儿诸多污蔑,还说女儿是什么下贱妓女所出。这些话,由着你口中说出口,也不怕嫌脏。便算苏夫人恨透了我苏颖,你能拿我怎么样?刚刚你说的,全部都是污蔑之词!”

    她竟一副极坦然,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而声声锋锐:“那个黑牡丹,当年阿樱勾搭的那个相好,大约是苏暖动手不干净,没弄死这个戏子吧。如今这个戏子,编排于我,可是无凭无据,凭什么要相信于他?他是有什么人证,还是有什么物证?一个下九流的玩意儿,被男人玩烂的下贱东西,他要是张口攀诬,就能毁去我苏颖清白,只怕满京城的姑娘,没人能保住清白。若任由此等下贱玩意儿,随口说话,就能当真,只怕谁家女子都是会人人自危。”

    苏夫人气恼的抓住了苏颖的手臂,面色气得发青。

    “你,你——”

    苏颖却狠狠的,一把将苏夫人推开:“母亲也不是那等无知妇孺,应该知晓,所谓捉贼拿赃。想靠着区区一个下作戏子,便要扳倒女儿,取了女儿性命,也得看你有没有这样子的本事。”

    苏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颖,简直不敢想象苏颖居然会对自己动粗。

    她自然早就知晓,苏颖可谓是蛇蝎心肠,算计颇多,手腕狠戾。

    可无论苏颖里子如何,这么些年来,苏颖面子却也是没得挑。

    至少苏颖表面上,对自己十分恭顺,可谓是处处尽心。以苏夫人的心计,她嫌恶苏颖多年,硬是没找到一点儿苏颖的把柄。苏颖平素行事,滴水不漏,可谓连点错都挑不出。

    可是如今,苏颖却对自己如此无礼,如此凶狠。

    那张绝美脸颊之上,却也是尽数是嘲讽之色。

    苏夫人恨得牙痒痒的,苏颖可谓是太胆大了。

    她怎么能如此无礼,对自己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区区养女,反了天了!

    可苏颖说的对,确实也没什么证据!区区黑牡丹,算什么证据。一个下贱戏子,身份卑微,泥土也似人物。说出来的话,又岂能有那一丝一毫的可信?

    若非如此,何至于如此设计,让苏颖入局。

    苏颖却轻轻拢住了一条耳边的发丝,柔柔的拢在了耳后,容色竟让是这般镇定自若:“女儿一向恭顺,对着母亲伏低做小,岂料母亲居然是这般不知晓珍惜。你对女儿又打又骂,也还罢了,没想到居然还变本加厉,如此相待女儿。女儿好好的给你面子,你却不珍惜,偏偏将自己的脸扔在了地上去,非得让人踩上一脚,只怕你心里面,才会当真欢喜了。”

    她那美眸之中,蓦然流转了极凌厉的狠意,不觉缓缓言语:“苏夫人,你做戏试探女儿,难道没个看戏的。昭华县主,这一趁戏,想来你也是瞧够了,不如现身来瞧一瞧。”

    苏夫人原本是极为忿怒的,可待苏颖叫破了元月砂行踪,反而不觉怔了怔,旋即面颊之上亦不自禁流转了几许淡淡的忿色。

    苏暖心思激荡,耳边却听着元月砂低语:“苏夫人可是并不知晓,月砂请了苏公子来看一趁戏。”

    苏暖犹自发怔,未曾回过神来,却也已然见元月砂轻盈起身,言笑晏晏:“苏家阿颖果真是聪慧剔透。”

    这厢苏暖呆了呆,双足也好似灌了铅一样,实在也是迈不出去。

    他实在也不想现身,倘若现身,他也不知晓如何自处。

    而一旁的苏颖看到了元月砂,眼中却也是禁不住顿时流转了浓浓的恼恨之色。

    她恨元月砂,恨到了骨子里了。

    那内心之中,更是禁不住恼意浓浓。

    都是这小蹄子作妖,处处和自己为难。

    如今元月砂却是落落大方,巧笑倩兮,竟无一丝一毫的窘迫。

    可苏颖却恨得心口生生发疼,自打元月砂来到了京城,自己就处处不顺,元月砂分明就是来克自己的!元月砂算计自己,还想要自己去死,她恨不得将元月砂一片片肉生生咬了,来喝元月砂的血,将元月砂的肉一片片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面去。

    苏颖唇角,却也是蓦然流转了冷凛的笑容,言语讽刺:“怎么昭华县主就那么瞧不顺阿颖,阿颖几时得罪你了,需要你费心,寻来个玩残的戏子,来污蔑我的清白。我便奇怪了,几日之前我那好妹妹苏樱如此指责,如今连母亲也是一般认为。看来,这些闲言碎语,都是昭华县主闹出来的。”

    说到了这儿,苏颖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幽润的寒意:“便是闹到了陛下跟前,任谁如何的污蔑,可我也是坦坦荡荡的,绝不会有那丝毫的心虚。这有的人,使尽了手段,可不就是为了污蔑别的人?不就是,为了自个儿能顺理成章成为东海郡主?怎么昭华县主连这样子的手腕也是能用得出来?”

    她连元月砂为什么陷害自己的理由也是替元月砂寻出来,不就是心存嫉妒,故而不依不饶,不肯干休?

    元月砂就是嫌自己挡着她路,所以总是折腾自己,更恨不得将自个儿生生弄死了才算数。

    她已然是忍无可忍,干脆和元月砂撕破脸。

    苏颖一双眸子,透出了森森的寒意,不错,若是几年前,黑牡丹将自己过去咬出来。也许那时候,自己还会觉得害怕。毕竟有心之人,倘若顺藤摸瓜,说不准便会寻觅出,当年自己所存在的蛛丝马迹。不过这几年,她一直费了心思,用了些手段。

    当年自己待的小镇,无端招了匪祸,还有就是自己曾经待过的苏家旁支,怎么就莫名染了疫病。好似老天爷也帮衬自己,就连苏家这个啃不动的硬骨头,也无端招惹了匪祸。

    她不怕别人去查,根本查不出什么。

    区区一个黑牡丹,张口攀附,根本就是动摇不了她的根基。

    她也是厌倦了忽而有人跳出来,好似抓住了老大的把柄,以为捏住了自己的痛脚,恣意要挟,仿佛能将自己置诸死地。

    这些人,想都不要想!

    就算闹到了陛下,无凭无据,根本不能将自个儿如何。

    只不过饶是如此,只怕满京城的人,倒是会议论一二,落得自己也是没脸。

    这下贱戏子的指证,虽无力将她给扳倒,可是也会让自己那清白如皓雪一般的名声,沾染了淡淡的污秽。而这样子的污秽,以后苏颖要想许多法子,用很多手段,方才能让别人渐渐淡忘了这些。而如今这般要紧的时候,偏生竟似沾染了些个这个,苏颖心里自也谈不上欢喜。

    苏颖心尖,却也是禁不住恼意浓浓,怎么当初苏暖行事,竟然是这样子的糊涂,没有真将这极下贱的戏子这样儿生生的弄死了。

    然而苏颖面色,却也是极倨傲的:“到时候,我也不过是稍稍沾染了些个污秽名声,女儿还是受得住。就只怕,死去的阿樱,别人都知道她是个贱人,十岁就被戏子弄坏了身子。”

    她也知晓,如今说这些个话儿,分明也是于事无补了。可是那又如何?自己那心里面不痛快了,凭什么让别的人好受?纵然不过稍稍出了一口气,可那心尖恼恨到底稍有发泄。

    她不知道,她那几句话,让暗中窥测的苏暖最后一缕希望也是荡然无存,被生生击碎!

    苏夫人一阵子狂怒:“你住口!”

    她气得发疯,苏颖这个贱人,她居然还好意思提及阿樱。

    可怜自己这个女儿,为人不通透,处事也不玲珑,就这样子死了,还糊里糊涂的。

    只怕阿樱纵然是死了,也是不知晓自己为什么遭了这个罪!

    苏夫人只觉得心中剧痛,难受到了骨子里了。

    苏颖这个贱婢,害死了自个儿的心肝肉,竟无一丝一毫的歉疚,竟这样子的坦然。

    女儿虽是蠢了些,可正因为蠢,故而才更让自己疼。

    与苏夫人那极狂怒的脸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元月砂反而是容似冰雪,竟无甚波澜。

    元月砂只瞪着那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盯住了苏颖,瞧得苏颖那心尖竟不自禁的涌起那一缕的寒意。

    元月砂,这个妖孽,这个怪物!她都宁可元月砂好似苏夫人一般,咬牙切齿,容色狰狞,恨自己恨到了骨子里面去。

    总不能好似元月砂这般,瞪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看得人心里面瘆得慌。

    不远处,传来了若干脚步声,好似有许多人一块儿到这边来了。

    苏夫人目光神色流转,竟似有几许犹豫。

    然而旋即,她却也好似下定了决心,一双眸子竟流转那森森寒光,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那眼中幽幽寒辉,是浓郁得化不开的森森仇恨。

    这一次入宫,她分明也是藏了一把锋锐的匕首,携带入宫。

    哼,可笑苏颖以为这柄匕首是用来对付元月砂的。这个贱婢,也只盼望自己一刀刺死了元月砂,免得元月砂碍了她大好的前程。

    哪里有这样儿的好事情!

    苏夫人狠狠的咬紧唇瓣,她分明也是听见有许多人来了,却也是不理会。

    刷的一下,苏夫人拔出了极锋锐的匕首,森森寒芒映衬着苏颖那如花娇颜。

    苏颖瞪大了眼睛,竟好似被吓住了,唇瓣轻轻的颤抖,竟似一句话儿都说不出来。

    却见苏夫人猛然拔出匕首,朝着苏颖小腹狠狠的刺了去!

    一瞬间,血花飞舞,苏颖那纤纤素手下意识握住了刀锋,却也是双手染满了鲜血!

    苏夫人的眼底充满了仇恨,此刻竟不自禁的浮起了淋漓尽致的快意。

    这个贱人,不是在自己跟前耀武扬威,杀了自己的女儿,还十分得意的模样。

    不就是以为,自己根本不能将她怎么样?

    她区区苏家养女,下贱胚子,居然还在自己这个侯府正妻跟前招摇!

    该死!简直该死!

    她用力一拔匕首,那匕首似被什么给卡出了一样,却到底让苏夫人费力拔了出来。

    苏颖面颊如被摧残的幽花,一团血晕却也是在苏颖小腹之上渲染开来。

    仿若是幽幽绽放的一朵大红色的鲜花,煞是凄厉。

    那少女娇软的身躯,却也是缓缓的栽倒下去,咚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也许发生得太快了,快得有些令人反应不过来。

    快得一旁的苏暖还未曾想好应该怎么做,可是这一切已然发生,让人措手不及。

    苏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切,嗓子也好似被堵住了一样,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

    阿颖,阿颖她就这样子死了?

    怎么会这样子就没了?

    他方才固然恨透了苏颖,可是如今瞧到了眼前这一幕,却也是不自禁,泪水纷纷的滑过了脸颊。

    偏生,亲手杀阿颖的,却是自己的亲娘。

    可他怎么能怪苏夫人,要知晓,苏颖可是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苏夫人从小到大,养尊处优,别说杀人,连只鸡都是没有亲手弄死过。

    如今她双手捏着染血的匕首,手掌却也是轻轻的颤抖,抖得好似连手中的凶器也是拿捏不住。

    她蓦然侧过头,狠狠的盯住了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之中,流转了森森的凉意。

    自始至终,元月砂那精致的脸颊,却也是并无任何的容色变化,仍然是如此的淡然,平静无波。

    仿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无法让元月砂的面颊生出了那任何的波澜。

    可是就是这样子的平静如水,冷若冰雪,却仿佛是激怒了苏夫人。

    不错,她是恨透了苏颖,并且联合元月砂算计苏颖。

    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不恼元月砂害死阿樱,更不代表她有将元月砂当做自己人。

    元月砂心肠狠,手腕也是十分毒辣。可怜自己女儿傻,被元月砂毁去了名声,再被当做棋子,生生被苏颖害死了。

    她相信元月砂说的那些个关于苏颖的就是,却并不代表,元月砂没害她女儿。

    苏夫人和元月砂合作,不过是了得瞧这两个恶女斗,斗得越厉害越好。

    她恨不得元月砂和苏颖这样子生生给斗死了。

    苏夫人盯住了元月砂,眼底流转了凉意,宛如一只母狼。她手掌轻轻的一抖,那匕首上沾染的鲜血却也是不自禁的顺着匕首滴落,润在了青石板的地上。

    瞧着苏夫人面颊流转几许凶狠情态,元月砂淡色的唇瓣却蓦然浮起了那一缕笑容。

    元月砂容色淡然,竟似丝毫不惧。

    御花园之中,周皇后正和龙轻梅一道行走。

    周皇后这几日因为宣德帝的冷待,不免那姿容稍显憔悴。不过她用那胭脂水粉稍作修饰,便并不如何能瞧得出来。她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却也仍然一副大大方方的姿态。

    “惠雪这丫头,倒也贴心,更一门心思体贴睿王妃。今日这宫中,棠华宫中那株火桂如今开了花儿了,花小香醇,透人心脾。若非惠雪提及,还不知晓,十数载前,东海王妃曾流连于此处,赏了这棵桂花。如今故地重游,花儿也是开了,又怎能不去再去赏一赏。若非惠雪提及,本宫可就慢待贵客了。”

    龙轻梅不觉轻拢秀眉,忽而轻轻的舒展开,唇角含笑:“娘娘母仪天下,还能如此费心,照顾臣妇。臣妇那心中,只觉得说不出的感激。我不过是跟惠雪随意提了提,想不到她居然会记在了心上。”

    她心念闪动,往常李惠雪可是没有这份精灵劲儿。

    李惠雪总是娇娇柔柔,娇滴滴的,好似一片柔云,却总是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之中。

    而她,却也是很少关心别的人。

    可是如今,李惠雪却居然会讨好自己了。

    难道当真因为,自己要再添一个养女,故而李惠雪居然是开窍了。又或者,是受了谁的指点,突然就聪慧了许多。

    龙轻梅情不自禁的望向了李惠雪。

    往常若是遇到这般情景,李惠雪必定也是会双颊染上了娇红,十分羞涩,话儿也是说不到几句。

    不过今日,李惠雪却有些异样。

    她面色微微发白,好似有些个心绪不宁。

    等到了龙轻梅跟自己说话儿,仿佛才好似回过神来,顿时说道:“母妃说的话儿,女儿一向记在了心上。这字字句句,我也是一向很上心的。”

    龙轻梅不动声色,可是心里面却也是不以为然。说到了李惠雪从前,她可不觉得李惠雪居然会有这样子一份精灵劲儿。

    李惠雪果真是干干净净,单单纯纯,她这辈子,都未见费心去讨好了谁了去。

    看来今日,可当真怪事连连,令人不由得觉得十分的奇怪了。

    而正在这时候,却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惨叫声音。

    这皇宫之中规矩森严,如今居然是传出来这样子的叫声,可当真不由得令人吃惊。

    李惠雪面色越发慌乱,双手颤抖着,死死的捏着手帕。

    “皇后娘娘,好似,好似出事了。”

    这南华亭之中,方才苏夫人已经刺倒了苏颖了,而如今,她更做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竟然是伸手自残,捏着兵刃,竟狠狠在自己手臂上划下去一刀。

    一瞬间,鲜血淋漓。

    她一个贵妇人,从前如何能吃到了这样子的苦,脸色顿时发白,汗水珠子也是禁不住一颗颗的滴落。

    她狠狠的喘气,面色更是难看极了。

    那面颊之上透满了汗水,连发丝都被打湿得一络络。

    她做这些事情时候,眼珠子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竟未曾眨一眨。

    哐当一下,苏夫人手中的匕首,就这样子的落在了地上。

    苏夫人凝视元月砂,元月砂也不回避,就这样儿和苏夫人对视。

    苏夫人蓦然扑过去,狠狠的抓住了元月砂的衣袖:“来人,来人,这儿杀人了,昭华县主杀人了。”

    不错,她是亲手杀了苏颖,可是总不能让自己为这个贱女填命。

    既然如此,自然也是要挑好一个替罪羔羊。

    自己手臂上一刀,自然是需要挨的。

    否则,自己身上沾染的这么些个鲜血,便是解释不通。

    别说元月砂也有份害死自己的阿樱,就算元月砂清清白白,没道理为了元月砂,而自己舍了性命。

    苏夫人眼睛里流转了幽幽火焰,更何况,阿樱确实也是元月砂害死的。

    她已经想好了,如何算计元月砂,怎样将所有的罪名都扣在了元月砂的身上。

    就算元月砂要挣扎,可是自己也定然会死死的扭住了元月砂,绝不容元月砂挣脱了去。

    元月砂却不躲、不避,眸光盈盈。

    周皇后已至,却不觉厉声呵斥:“昭华县主,你究竟在做些什么?”

    苏夫人放手,旋即咚的跪在了周皇后跟前,顿时不觉颤声哭诉:“皇后娘娘,求你救救我一命。这个昭华县主,她好生狠辣。方才她拦着我和阿颖,步步紧逼,咄咄逼人。她只说阿颖,碍着她做东海郡主,挡了她富贵。最好阿颖这样子死了,才能顺遂她的心愿。她一刀刺死了阿颖,又要对我下手。若不是皇后可巧经过了这儿,只恐臣妇也是死了。”

    苏夫人身躯染血,自然也是不自禁的透出了几分的凄惨。

    她浑身上下血迹斑斑,哭得厉害,脸上肌肉却也是禁不住轻轻颤抖。

    这些日子以来,那股子熟悉的燥热之意,却也是禁不住再次涌上了苏夫人的身躯了。

    她被人扶着,心中才极解恨的想,这才是一箭双雕。

    如此,才将这些个磨着自己心口的贱婢,一个个的纷纷除掉了。

    这些女子,个个美貌,一个比一个聪明,自己那个蠢女儿死了,她们一个个的,凭什么还活着。

    非得要让她们万劫不复才好。

    苏夫人悲从中来,哭得凄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一旁的李惠雪,却冷汗津津,欲言又止。

    她瞧着躺在一边的苏颖,是苏颖教了她,引皇后娘娘过来。

    就连那颗桂花树,也是苏颖帮她挑的理由。

    她脑子笨,哪里会这么多弯弯道道,便算要她去想,只恐她也是想不通透,想不大出来。

    料不着如今,苏颖居然也是没了。

    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竟然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周皇后一派痛心疾首之色:“元月砂,你被陛下封为这昭华县主,可更应该贤良淑德,谨守本分。想不到你竟似如此的心狠手辣,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你嫉妒苏家阿颖,居然在宫中杀人,双手染血,可知晓犯下了死罪,不可轻饶。”

    元月砂轻巧福了福:“皇后娘娘误会了,月砂并未做出这档子恶毒之事。”

    苏夫人哭得声嘶力竭,周皇后也透出了咄咄逼人的姿态。反而元月砂却是淡淡的,竟似什么事儿,都是并未当真放在心上也似。

    一瞬间,一股子奇异的不悦,却也是这样子的浮起在了周皇后的心头。

    在元月砂沉沉静静的模样跟前,眼前这些个声嘶力竭的人,竟好似演了一场大戏,显得可谓是说不出的可笑。

    一股子恼意,顿时涌上了心头。周皇后心口也是不觉凉了凉:“事到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你竟还想要抵赖?你还有什么言语,需要张口辩驳?”

    元月砂不自禁缓缓一笑:“如今月砂也是知晓,自己无论说什么,便也不能解释娘娘疑虑。故而,月砂想请一个别的人,为我辩驳。”

    苏暖闻言,顿时一惊。

    他素来不喜元月砂,更何况为了元月砂指证自己母亲。

    苏颖死了,他心口一疼,却又禁不住迁怒。其实若没有元月砂,苏家上下,一直都是和和睦睦。

    甚至于阿樱,也是极快活的。

    一瞬间,他甚至恼恨元月砂,为何要将这些事情给扯出来。

    他自然绝不会为了元月砂力证。

    作为人子,他自然也是需得保住了自个儿的亲娘。

    元月砂要唤出自己,他当然不会帮着元月砂。

    苏暖正要踏出去,耳边却听着元月砂清清脆脆:“月砂只盼望,苏家阿颖起来,为我说句话公道话!”

    苏夫人厉声:“阿颖都被你给害死了!”

    周皇后面色也不自禁很是难看,料不到事到如今,元月砂居然还戏弄自己。

    元月砂嗓音却是冰润和平静的,在周皇后没发怒之前,她已然不屑说道:“阿颖怎么会轻轻巧巧就死了。苏夫人,你刺入她时候,难道没听到金属声音?更何况,匕首刺入深度也是不对。你没杀过人,自然不懂了。她身子里面套了一套金丝软甲,腰间又有一条皮革腰带,自然也是刺不进去。至于那些个鲜血,不过是割破手掌,流了些许。”

    好个苏颖,倒也是会装模作样。可是说到杀人,当真还瞒不过她这个杀人无数的海陵将军!

    ------题外话------

    其实我觉得苏颖这么不死是很正常的,苏夫人那么轻松一刀捅死她时候,是不是让人反而觉得不甘心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