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第229章 永远为仇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

    苏颖也对着她笑,笑得很是温柔。

    苏颖慢慢的压下了胸中起伏,种种悸动。她不觉轻柔的告诉自己,她不能稍露端倪,不能打草惊蛇。元月砂这个妖孽,自然是极聪明。

    她稍稍流露几许不是,只怕元月砂就会起疑,就会防得无懈可击。

    她心里面慢慢的想着,苏颖,苏颖,你一向是很聪明,也很能忍耐的。

    就好似在苏家,你踏入了侯府,别人对你心口上戳刀子,你不是也忍得很是完美。就算胸口滴血,你唇角却仍然能绽放笑容,温婉顺从。

    就因为你能忍,如今这一切,才会落到了你的手里。

    苏颖慢慢的垂下头,手指头轻轻拂过了锦绣裙摆,一双眸子涟涟生辉,禁不住若有所思。

    元月砂似也没瞧出了什么,轻轻的转过了身,盈盈踏步向前。

    她那娇柔的身姿,宛如一朵娇艳的莲花,娉婷而动人,婀娜而多姿。

    苏颖凝视着这如秀莲一般的身影,纵然元月砂背对着她,可是苏颖却也是笑容不减。

    那温驯的表情,仿若是一张面具也似,就这样儿凝固在了苏颖的脸颊之上了。

    苏颖那双眸子,却也好似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冷意,宛如潋滟水痕,一闪即没。

    她眼底却也是缓缓收敛了光彩,最后凝聚了一股子极浓郁的沉意。

    待接风宴席散了后,元月砂也被侍婢领入凝香小筑。

    她妙目流转,此处倒是颇为清雅安静,打扫得一尘不染。

    院落虽然不大,却放了一盆盆的菊花,可谓是透人心脾。

    一阵子的清风轻轻拂过,那菊花的芬芳便是流转了整个院子,可谓是透人心脾。

    元月砂带了湘染,龙轻梅还拨了几个丫鬟服侍。其中贴身服侍的唤作阿桃,瞧着倒也是本本分分,十分老实,话儿也是不多。

    元月砂瞧着这庭院,瞧着那美人蕉,如今那蕉叶绿绿,花儿却灿烂如火,十分娇艳。

    她瞧着这如烈火一般的娇花,却微微有些恍惚。

    这朵花儿,在元月砂跟前晃悠,仿若变成了了一道极美的男子容颜。

    那男人的容貌,总好似隐藏在云雾里面,总是遮遮掩掩的,却焕发了一股子动人心魄的光芒。

    百里聂整个人也好似沉浸在云雾之中,半真半假,神秘莫测。

    他说的那些话儿,也是不知晓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他,他究竟是不是白羽奴。

    她记得自己解开了百里聂的衣衫,却并没有瞧到了那些个熟悉的伤痕。

    唯独男人心脏的位置,有着碗口大的疤痕,触目惊心,瞧着不觉令人为之而心悸。

    那胸口猩红的疤痕,宛如一朵妖花,就这样儿极为妖娆的在百里聂的身躯之中轻盈的绽放,可谓是触目惊心。

    若是旁人受了这样子的伤,只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那时候,自己宛如受了蛊惑,手指轻轻的抚上了对方的伤口。

    手指所触及,元月砂却也是心中笃定,这是真伤!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聂略略沙哑,不觉有些空灵的嗓音:“月砂,瞧够没有。”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解开了男人的衣衫,乃至于抚上了百里聂的胸口。

    元月砂此刻面颊也是浮起了热意,一如那时,并无差别。

    实则对于男子赤身,露出了伤疤,别的女子许是会在乎,元月砂却不以为意。

    自己已然习惯看这些,并不觉得如何。

    似乎因为对方是百里聂,许是因为这样子,自己内心才泛起了那么一缕男女之别的真心别扭。

    她记得那时候,自己的手掌正欲有些慌乱的从百里聂的胸口移开,却被百里聂的手掌忽而用力的捏住。

    一瞬间,元月砂竟不自禁微微有些害怕,可是究竟害怕什么,她也是说不上来。

    在她欲图挣脱百里聂手掌时候,百里聂却是抢先松开了手。

    她耳边听到了百里聂的轻笑声,意味不明,却好似有着一股子奇特的魔力,令人不觉心魂动摇。

    一股子奇异的感觉,使得元月砂蓦然死死的闭上了眼睛,仿佛要压下去了内心的翻腾。

    百里聂这个妖孽,实在是太可恨了,恨不得令人想要千刀万剐。

    她再缓缓了睁开眼睛时候,一双眸子却也是清明若水,竟不觉泛起了淡淡的宁定光彩。

    百里聂是陛下爱子,身份尊贵,平素又养尊处优,喜爱养在深宅,足不出户。

    既是如此,好端端的,百里聂这极娇贵的身躯之上,为什么会有这样子一道极为可怖的伤痕,究竟是为了什么?

    元月砂也知晓,自己解开了百里聂衣衫的举止,是有几分逃脱。

    她自己由着将军青麟,化为如今的元二小姐。这娇柔身躯,身上伤痕,都是用药水洗了去。

    倘若百里聂当真是白羽奴,那么这个人一定是狡诈到了极点,洗去身上伤痕,掩饰过去做过的恶毒事情,又有什么奇怪?

    百里聂身上并没有那么些个熟悉的伤痕,其实这一点儿也是不奇怪,也是根本不能说明白什么。

    元月砂一双眸子,不觉浮起了缕缕光彩,涟涟生辉。

    倘若百里聂当真是白羽奴,自己自然不会饶了他,可是他既然掩饰得极好,为何偏偏又现身自己跟前,并且故意用熟悉言语刺激,好似生怕自己发现不了一样。他这么做,自然是自找麻烦,究竟是为了什么。

    元月砂想不通透,内心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恼意。

    她不觉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那时候是在海陵郡,在那碧色的草原之上。自己凝视着白羽奴布满了刺青的脸颊,她佩服白羽奴双眸透出的智慧,倾慕白羽奴的远见。纵然白羽奴面容极丑,却也是掩不住他通身散发的浓郁魅力,使得人不由自主,为之而心折。可是自己盯着白羽奴的身影,有时候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只觉得自己并不明白白羽奴想什么。

    那时候,她心里面总忍不住想,白大哥心里究竟是藏着什么呀。

    而如今,她脑海之中浮起了百里聂迷雾似的微笑,却总瞧不清楚百里聂真正的表情。

    元月砂心里面一闹,手指不自禁一用力,竟生生折下了一枝金菊。

    一旁的小桃,不自禁流转了几许可惜之色。

    元月砂回过神来,微微有些歉疚。

    想来这院子里面的花朵,都是小桃自个儿打理的。

    自己私自摘了一朵,小桃想来,必定也是会觉得极为可惜。

    不过,这都要怪百里聂了。

    然而正在这时候,一道温柔的女子嗓音却不自禁轻柔的响起,煞是温柔动人。

    “县主初入别院,可是住得习惯?”

    元月砂收敛了自己种种起伏的心绪,不觉含笑:“阿颖也是做客的娇客,想不到反而对我关怀备至。”

    苏颖姣好的容貌被阳光一映,顿时美丽极了。

    就连一边的小桃,也是不觉看得呆了呆。

    早就听说,苏家的阿颖是个绝色的美人儿,如今一瞧,果真好似画儿里面走出来的人。

    苏颖不动声色,语态温柔:“其实阿颖也是不免有些不自在,想要挑个熟悉的人,和阿颖说说话儿。我自然便是想到了昭华县主了。料想,县主也是不会拒我以千里之外。”

    元月砂一双眸子轻轻闪动,难得竟然是对苏颖和颜悦色:“阿颖何必称呼我为县主,叫我一声月砂,那便是可以了。”

    一边说着话儿,元月砂一边轻轻的将苏颖引入了小厅。

    小桃奉上了茶点,旋即元月砂便屏退了左右。

    苏颖轻轻柔柔的言语:“其实我和月砂是很像的,我们都是旁支女,却被接入了京城。咱们都出身寒微,不免惹人嘲讽。那些正经嫡女,轻轻巧巧可以得到的东西,咱们却也是要付出比她们多许多倍的努力,才能拢到手中。有时候,你可是会觉得不公平?”

    元月砂不意苏颖居然跟自己闲谈家常,拉进关系,仿佛已然是忘记了,那日她在自己面前失态。

    苏颖自顾自说道:“就好似我了,人前总是处处小心,生怕出什么错处。只因为我知晓,只要我做错了一件事情,让自己不那么完美,那么别人就会对我诸多诟病。我呀,也只能是完美的。不然一个区区的苏家养女,凭什么大出风头,受人追捧。可是实则,有时候我也是心中苦涩,难以言喻。不过,我也一点儿都不会后悔的。我宁可受尽苦楚,可是也需要人前风风光光。”

    说到了这儿,苏颖轻轻的捧起了茶盏,轻品茶水,目光轻轻的闪动,仿若有几分的试探之意:“只不过,月砂有时候,可是会觉得不甘心。有些人只要出身好,命也就不错。人家仗着投胎投得金贵,就轻轻巧巧的,将你想要的东西给夺了去,你可会甘心?”

    元月砂一张漂亮的脸孔浮起了天真无邪的笑容,笑眯眯的说道:“阿颖,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却是听不明白。”

    苏颖干脆将话儿挑明白了:“我说的正是月意公主百里雪,你我相争,就算是费尽心思,也是抵不过一句人家出身高贵。她是出身不吉利,据说陛下也是并不如何宠爱她。可是她到底还是龙胤的公主,陛下的女儿,和我们这些豪门养女,自然大大的不同。无论怎么样,总是比我们要矜贵许多。说到底,陛下一开始就已经中意百里雪做东海养女。否则当日策论,她都已经输给了你,又比不上我的宽容大度,凭什么还要让她来东海别院?再者,皇族之女,比不上两个臣女,陛下也拂不开这个面子的。”

    元月砂轻轻的叹了口气:“倘若陛下当真心有所属,我又能怎样?”

    苏颖言语是轻柔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儿,却也是说不出的狠毒:“换做别的女子,许也不敢如何。可阿颖必定不会瞧错,月砂可不是那等甘于人下的性儿。纵然是龙胤公主又如何,当初贞敏公主何尝不是盛宠,更是陛下的心肝儿肉,如今处境又如何。”

    元月砂容色极平静:“阿颖可不要胡说。贞敏公主的婚事,又与我能有什么相干?”

    苏颖却是半点不信,她觉得元月砂骨子里面有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狠毒。也许正因为这样儿,自己也禁不住对元月砂忌惮有加,十分憎恶。好似她这样子的人,自然是极厌恶这般和自个儿相似的人。

    苏颖的唇角,却浅浅含笑:“无论如何,贞敏已经失宠,而且成为了京城的笑柄。自然远远不及,昭华县主如今这般的炙手可热。”

    是了,炙手可热这四个字,确实合该用在了元月砂身上。她不但得了豫王的看重,还得了长留王殿下的垂青。乃至于,连风流不羁的周侯爷也为她而沉醉。

    嫉妒好似毒药,一点点的在苏颖心口萦绕。却惹得苏颖的脸颊,硬生生的挤出了一缕温柔和顺。

    元月砂却不觉轻轻晃动手中那枝极娇艳的黄菊,忽而失笑:“若我不肯和阿颖相好,阿颖可是会跑去月意公主那里,将差不多的同样一番话,再和月意公主这样子说一次?”

    那娇艳的菊蕊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缕缕的芬芳,饶是苏颖颇富心机,元月砂这样子一说,她面上神色也是有些绷不住了,禁不住僵了僵。

    元月砂那一双晶莹的眸子,好似透出了清光,在苏颖面上逡巡。

    忽而却又重新绽放了笑容:“阿颖,我和你说笑,你别介意。你能胸无芥蒂,挑中我做联盟。月砂内心之中只有欢喜,又哪里会有别的?”

    苏颖柔美的面颊不觉透出了温煦的笑意,笑语盈盈,煞是可人。

    “是呀,月砂只需知晓,我如今第一反应,找上的是你,而不是月意公主,就应当知晓,我对你可谓是真心实意。”

    “阿颖聪慧剔透,善解人意,月砂又岂能甘心,将你推到别人的那边。多一个朋友,却总胜过多一个敌人。月砂并不介意,和你稍作合作。阿颖聪慧剔透,既然是如此,月砂自然不会说一些,咱们均不会相信的话。月砂只知道,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至少如今,月砂可是跟你推心置腹,好得蜜里调油。”

    元月砂笑语盈盈,可是她心里面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什么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句话也并不正确。

    自从苏颖对苏叶萱下了狠手,那一刻开始,自己内心之中,便是已然将苏颖当做敌人。什么东海郡主,荣华富贵,这些她都是统统不媳。这世上,无论是泼天的富贵,还是好似百里聂这样子的俊美郎君,都决不能动摇元月砂的心智,更不能动摇元月砂的仇恨。

    也绝没有一件事情,能让元月砂稍微暂时放下仇恨,可与苏颖合作一二。

    绝对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