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0 苏颖身世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也不多时,就听到了推门之后,重重的脚步声。

    耳边却听到苏颖颤抖轻柔的嗓音:“阿颖见过侯爷。”

    侯爷?元月砂忽而轻拢眉头,悄然从屏风缝隙往过去,窥见了来人。

    房中的中年男子,鬓角染了风霜,相貌堂堂,不怒而威,很是气派。

    而苏暖却也是恭顺的立足在他身边,一语不发。

    定远侯苏定城?

    除了他,元月砂也想不出会有别的什么人,能有如此气派。

    元月砂目光又缓缓移到了苏颖的身上,只见苏颖一派楚楚可人姿态。

    只不过这种姿态,也许并不全然是假的,而蕴了三分情真。

    苏定城刚才并未现身于睿王妃寿宴之上,可是如今却也是来到了这儿,兼之一身风尘仆仆,衣衫都是没曾换了去。

    可见是刚刚回到了京城,又被苏颖之事所惊,故而方才到了这儿了。

    苏颖眼眶红红的,一副十分害怕畏惧的样儿。

    而苏定城沉沉的嗓音之中,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的怒意:“想不到,本侯离开京城,在外操持军事。却未曾想到,自己家宅之中,居然是生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苏颖咚的跪下来,不觉向着苏定城哭诉:“父亲,女儿好生冤枉啊,这一切都是别人设计好的。昭华县主心计深沉。是,女儿是有些嫉妒她。所以当她故意让我以为,她是什么海陵逆贼,女儿便一头栽了下去,上了这个当。女儿,女儿不孝,将苏家的脸都丢干净了。”

    元月砂听了,却也是阵阵无语。

    苏颖还当真会避重就轻,说假话博取别人的同情。她明明知道自己就在一边,可是却偏偏胆敢这样子说。是因为苏颖吃准了,她说的这么些个话儿,并未触及自己逆鳞。

    苏颖容色绝美,又是个天生的戏子,什么样子的谎话都是说得出来。

    苏颖一双美眸涟涟生辉,而她可并不觉得,自个儿有说什么谎话。

    在苏颖看来,一切却是都是元月砂设计的。

    可是此时此刻,苏颖跪在了地上,那心里面却也是忽而微微有些异样。

    若是往常,苏暖爱惜自己,早忍不住为自己转圜,为她说好话儿。

    她跪下来的时候,就等着苏暖给自己打圆场。

    苏颖是算好了的。

    苏暖一向对她迷恋不已,爱惜有加,自然也是会为她做任何事情。

    苏暖是苏家的嫡子,要是他为自己开口说那么几句话儿,苏颖觉得自己的处境也是会好上了许多。

    而一想到了这儿,苏颖面色变了变,低垂的柔顺面容,却也是忽而禁不住有些个难看。难道苏暖是因为自己那个下贱身世被扯出来了,故而苏暖心生嫌弃?

    苏颖心里面顿时一阵子的难受,若是这样,苏暖是侯府之子,自然也是不能容忍自己这个极下贱的妓女所出的身份。

    可是旋即,苏颖心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极为浓郁的不甘。

    苏暖这个蠢物,又凭什么瞧不上自己呢?自己不过是出身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摆了。

    她不似苏暖,打小就含着金钥匙出身,亲爹是侯爷。要是自己个儿是侯府嫡女,她是不会如苏暖一样蠢笨的。

    可是如今,却不是生苏暖气的时候。

    苏颖也是不觉软语凄然:“父亲难道也相信洛家的话?女儿知道,是自己不是,是我让母亲生气了。是洛家不能相容女儿,是洛家给阿颖捏造了这样子一个极为下贱的身世。是洛家要让阿颖臭不可闻。阿颖就算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可是那也是苏家自己的事情。而洛家,却又怎么能插手苏家的家事?”

    她妄图激起苏定城对洛家的恼恨,洛家伸手,未免伸得太长。

    只要苏定城稍有怒意,苏颖就能顺势煽风点火。

    可回应苏颖的,却是苏定城的一派安静。

    苏颖说的那些个话儿,苏定城好似根本没有听到耳朵里面去。

    苏颖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砰砰的跳,一缕不安之意,顿时也是拢上了她的心头。

    面对苏定城,她总有些莫名的畏惧。这个便宜的养父,一年到头,也是不会回家里面几次。

    可是每次回来了,家里的女眷一个个都是要小心翼翼的问安,不敢出一点错处。

    苏定城是将帅之才,本就统御士兵,一双眸子总是透出了令人心悸的威严,寒光闪闪。

    苏颖每次见到他,总不免有些畏惧。

    更何况,她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养女,虽不见得能让天底下的男人喜欢,却总免不得多看她几眼。可是苏定城每次瞧着苏颖,绝无半点绮丽。也是不知晓是因为刻板守礼,拘泥于礼数,还是因为实在瞧不上自己。

    这个养父会如何处置自己,苏颖的心里面却没有一点底。

    而苏颖的哭诉,却好似没有任何的用处。只落得让苏定城冷声质问:“为什么,你居然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

    苏颖不敢跟他硬着说话,只不觉楚楚可人哭诉:“是我不好,污了苏家名声。”

    一瞬间,苏定城眼睛之中,不觉流转一缕极为浓郁的复杂。

    却忽而沉声言语:“你可知晓,其实你是我亲生的女儿。夫人的怀疑,也并不是假的。”

    苏颖心中惊了惊,顿时不觉心念转动。她自然绝不可能是这位极高贵的苏侯爷真正女儿,既然是如此,苏定城又是什么意思?

    当初苏颖被苏叶萱所救,彼时海陵郡和龙胤王朝的关系也还不错。苏叶萱也想了法子,为苏颖挑了一个极好的前程。那时候,苏家旁支的一对夫妇,因为正妻不能生育,故而郁郁不乐。丈夫纳了美妾,生了几个庶出子女,可是正房内心始终也是不快。这家里面有了庶子,添个养子自然万万不能,可是却可以有个养女。苏颖彼时年纪还小,却嘴甜貌美,很得自己第一个养母喜爱。后来他们家搬到了别处,对外也没说苏颖是养女,只充作亲生女儿一般养着。

    难道,苏侯爷跟自己第一个养母有些个首尾,却并不清楚自己并非亲生?

    这个误会,是很有可能的。

    苏颖也是禁不住心念转动,倘若有此可能,那么自己无疑又添了一个筹码,这可真是极好。

    苏颖不觉垂泪:“女儿糊涂,竟是什么都不知晓。”

    苏侯将自个儿当做她的女儿,这倒是极好。

    她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

    不过说来,自己却也是没这样子的好命。她不过是个婊子生的下贱种,哪里能做侯府的女儿。

    谁让自己出身不好,好多东西,都是需要自己一一的拢在手里,狠狠的争在自己的名下。

    苏定城的嗓音却也是极为深邃而沉郁的,仿佛有着说不出的味道:“你自然是极糊涂,你自然也是什么都不知晓。”

    接下来,苏定城说的话儿,却也是令苏颖魂飞魄散。

    “我口中提及,你的亲娘,自然并不是你那个养母,苏家的旁支媳妇儿韩氏。而是北漠草原之上,那个污秽小镇里面,那个下等的娼妓莺娘。”

    苏颖一瞬间手指绷紧,捏紧了手帕,脸蛋之上,却也是不觉染上了惧色。

    饶是她极为聪明,可是她的脑子里面,却也是转不过弯儿来。

    她一时之间,都是不明白苏定城究竟说的是什么。

    而苏定城的一双眼睛,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极为悠远的回忆之下,却好似翻腾出了说不出的幽润:“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有二十多年了吧。可是饶是如此,我仍然是记得清清楚楚。我出身富贵,打小就被家族精心调教,教导我的老师也是个个不俗。我自幼熟读兵书,也是很喜爱练武,素来自负,以为一定能成一代名将。那一年,我第一次离开了家,来到了北漠述职。我在家里虽然不是好色之徒,可总归有丫鬟服侍饮食起居。彼时我离家时候,在母亲的安排下,房中已有一个本分老实,姿容不过中上的通房。”

    “到了那儿,我才第一次见识到军营之中所谓的营妓。我自然对这个地方的女子不屑一顾,可到底生出了一缕好奇的念头。想要瞧瞧,这军营里面的营妓究竟是什么样儿。身边的人起哄,我也是不免去瞧。我自也去过京城青楼,见识过那里的姑娘,可是却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子的场景。一排女人,就这样子站着,个个涂脂抹粉,强颜欢笑。谁要是喜欢,就一边卷过来欺负,还可以当众将她们衣衫给扒下来。我那时候年纪虽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并不觉得如何,也没觉得她们可怜。”

    “我打量着这些营妓,最初的兴奋过去之后,却也是顿时觉得索然无味,竟有几分倒尽胃口。她们个个姿色寻常,身段儿容貌只是下等,双颊抹了些红彤彤的胭脂,乍然一看觉得娇艳,实则俗不可耐。那些个女人,一个个的都穿着花红柳绿的艳色衣衫,许多都容色木然,脸上虽然有几分笑意,可是却也仍然跟木头人一样。瞧着,只令人十分无趣。不过军营之中,母族塞貂蝉,原本也是不必在意这么多。而这些女人,供我们这些上等军官挑选,已然是稍作修饰,已然算是挑选过不错的了。我不好得罪人,只随意瞧瞧,毫无兴致。然而,当我侧头,随意一顾时候,却见到一边的莺娘,也就是你的母亲。”

    莺娘,莺娘——

    苏颖内心咀嚼这两个字,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好似唇间含了一颗青涩的梅子,苦苦的。

    那唇舌之间,尽数是那些个苦味儿。

    记忆之中年华老去的莺娘,已然没剩下什么姿色。苏颖虽然是她生来养着的,可是却一点儿都不喜欢这个女人。

    甚至于每次想起,苏颖内心都是不自禁流转了几许的屈辱,而无半点欢喜。

    可是苏定城却接二连三的,在她面前提及,说自己有这么个不要脸的娘。

    “她年纪不大,肌肤白净,姿容清秀。虽然不是很美丽,可是却偏生有那么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那双眼睛并没有很妩媚,反而有些怯生生的可怜。她那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新做的衣裙,虽然是粗布,却很干净。她头发之上,别着一枚蝴蝶银钗。其实她姿色也没多好,若放在京城,我瞧也不会多瞧一眼。可是如今,在这样子的地方,她和那些个女子站在了一起,顿时也让人眼前一亮。同伴撺掇于我,让我挑一个,我也没多想,便是挑中她了。我要是一个不挑,也是会落人面子的。”

    “当晚,在我的营帐之中,莺娘向我哭诉了她的身世。她原本是好人家的女儿,成婚嫁人,岂料还没入洞房,夫君就没了。婆家嫌她晦气,便干脆将她卖去做营妓。她原本不想活了,可是却也是不敢去死。那天我与她洞房,第二天床单上有血污,晓得她是处子之身,却也是越发怜惜她的遭遇。我干脆要了她,说自己爱干净,身边要个人侍候,不让别人碰。其实她也不是什么绝色,大家又知晓我的背景,也不会在这小事上惹我。”

    “后来我知军营污秽,干脆给她买了宅子,买了下人服侍。边塞清苦,我苦闷时候就去她那里解愁。她只会唱些乡野小调子,认字不多,也没什么才情。我也懒得教她,只喜欢她温温柔柔的服侍我。就这样子过了三年多,一纸调令下来,让我离开北漠。彼时莺娘怀了身孕,我也是很欢喜。这三年期间,我回家过一次,家里匆匆让我成了亲,我只与夫人聚了半月,便离开她了。北漠清苦,多亏莺娘陪着我,才熬了下来。那个鬼地方,我已然厌透了,一刻也不乐意多待。至于莺娘,那孩子我却不是不想要。莺娘身份不高,入侯府做妾也勉强,不过我可以在府外买一处宅子,将她安置。以后若有机会,我也会时时去看她。”

    “离时匆忙,我一时不好将她带走,给她留了些金银,还留了两个士兵服侍。免得她无依无靠,被别人欺辱。我让她安心养胎,得了空就将她接到京城,好好享福。”

    说到了这儿,苏定城蓦然盯着苏颖,冷言冷语:“你不如猜猜,为什么我没去接你们母女。”

    苏颖脑子一片空白,唇瓣张了张,却也是一句话儿都是说不出来。

    她记得小时候,莺娘脾气不好,对她这个女儿也不怎么样。为了讨好冯道士,莺娘早就卑躬屈膝,笑着说等阿颖大些,就让阿颖侍候道爷。

    那时候莺娘满脸谄媚,好似一只会摇尾巴的母狗。

    那些男人早厌恶她了,莺娘心里面不快时候,就会拿钱买醉,醺酒成瘾。那酒劲儿一上来,就会去鞭笞那些个冯道士拐来的孩子。

    然而有时候,莺娘喝醉酒了,倒也没打人。

    那时候她脸颊之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悲伤,伸手抚摸住了苏颖的脸颊,嗤笑说道:“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胚子,送给道爷糟蹋可当真是可惜了。”

    莺娘平时那死鱼珠子一般的眼睛,竟似会变得有些清亮:“阿颖,阿颖,我的宝贝心肝。我将你生下来了,你爹不会不要你,你爹会来接我们的。接我们到京城去,住大房子,穿漂亮衣服,你做小姐,我当夫人。”

    旋即莺娘又呜呜的哭,咬牙切齿,好似恨不得将人给撕碎了:“都是那些贱人,瞧不得我好,跟你爹胡说八道。我一辈子的好运气,都是这样子没有了。”

    如今苏颖盯着苏定城,一阵子的口干舌燥,心里不由得流转了一缕惧意。

    她那心里面,仿若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苏定城说的这些话儿,都是真的。

    如今苏定城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加以质问。可是她呢,竟不知晓如何应答。

    为什么,为什么苏定城当初居然没来接走苏颖?

    对呀,她内心之中,却也是想要知晓的。

    如今苏定城问她,而她又怎么能答上来?

    苏定城似是自嘲,冷笑了两三声。

    “莺娘骗了我,她不是什么被卖的可怜小寡妇,也不是什么清白之躯。她十二岁就做婊子,开始接客。在我之前,沾过几百上千。和我睡的那一晚,她编了一个假话,再用羊血污了被褥,羞答答的假装和我第一次相好。我自负聪明,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被个连字都不认识的臭婊子给骗了。”

    苏定城说到了这儿,那脸颊之上的肌肉不禁轻轻的抖动,流露出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恼恨之意。

    他冷笑:“她虽然是小地方的娼妓,可居然也算得上个‘名妓’,被人玩烂的身子,还能面颊含羞,清纯可人,演得活灵活现。那时她来军营,也不是被迫,而是想勾搭上个军官,过一些好日子。有个兵爷撑腰,日子也好过。她还掏了银子,打了那枚蝴蝶钗。她也算有些心思,不择手段往上爬。这般力争上游,真是可歌可泣。可惜她还是露了形迹,以前一起卖的小姐妹,知道她要去京城,要做别人外宅,打心眼儿里面嫉妒,嫉妒得都快要疯了。若非她们告发,我什么都不知道,糊里糊涂的便娶了个烂货回去,彻头彻尾成为傻子。”

    时隔多年,苏定城眼中的恨意却也是未曾消去半点,仍然是极浓郁的。

    “打小我便极看得起自己,以为自己是不世名将,没想到到头来,居然被个村妓骗了。我再也不想见到她,一点儿也不想。后来她生了个女儿,我原想除了你,一个娼妓之女,实是我苏家耻辱。可到底不忍,便是由着你自生自灭。没想到过了几年,你却成为我苏家旁支养女。莺娘已然死了,你又再与我苏家有了干系,我便不由得想,难道命合如此?故而我用了些手段,让你做侯府养女,养在身边,听着你叫我一声爹。”

    苏颖身躯轻轻的颤抖,原来是这样子,原来是这样儿的啊。

    她说自己怎么有这样子好运气,好似做梦一样,被人接到了京城,接到了侯府。

    自己成为侯爷养女,从此以后可以锦衣玉食,平步青云。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踏入苏家时候,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子富丽堂皇的院子,怎么瞧都瞧不够。苏家雕梁画柱,描金绘玉,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戴的是金银珠宝,她瞧得眼花缭乱,又显得那样子的土气和可笑。彼时她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留在了极富贵的府邸里面。

    无论用何等手段,自己也是在所不惜。

    可是,可是自己原来也是侯爷血脉啊!虽然不是嫡女,可那也是庶女。

    原来这富丽堂皇的院子,原本就是有自己一份儿。

    难怪自己美貌出尘,气度高华,原来是因为自己生得好,血液里都透出尊贵。

    可苏颖忽而说不出的难受,难受得心口发堵,好似要哭出来。

    她恨透了莺娘,这般好机缘,为什么蠢钝如猪,让几个贱人坏了她的好事。惹得自己这个女儿,吃了这样子的苦头。惹得自己打小在那污泥之中长大,并且因此而自卑不已。

    不错,她就是极为自卑。就算她成为了京城第一美人儿,吃喝穿戴样样用顶尖,风华气度艳压群芳,可是内心深处却还是自卑的。因为她出身太下贱,贱得跟泥土一样。那些京城的贵女,一个个的趋炎附势,谁家当爹的官儿小,也会被人笑,若是庶出,可也是更贱了。彼时苏颖听了,面上自然没什么异样,可是心里面却也是很不痛快。

    毕竟纵然是个小官的庶女,也比她那个出生好上了很多。她亲娘那样儿,苏颖也从来没对自己亲爹有过什么幻想。不是醉汉就是流氓,总不会是什么好人家的出身。可是原来,自己的亲爹居然是苏侯爷,是如此的威猛,这样子的尊贵。她原就不是寻常血脉,原本也该过着这样子金尊玉贵的生活的。

    旋即她内心不觉有些说不出的懊恼,道不出的酸楚。既是如此,为何自己打小就生活在自惭形秽的恐惧之中。那极度的自卑滋生而出的自傲,让她无时无刻,都是要极之完美。她生怕自个儿哪里露怯,惹人笑话。她将自己,都生生逼疯了去。

    她耳边听着苏定城缓缓言语:“阿颖,我原本觉得,你出落得标致可人,又十分乖巧听话。当初我的决定,看来是没有错的。”

    可苏定城接下来不屑的话,却生生将苏颖撕得粉碎:“可你到底是婊子生的贱丫头,就算是涂脂抹粉,修饰姿容,可也是绝无真正矜贵。你到底,还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其实,我不应当心软,应当将你留在了北漠,让你一辈子都是无法踏足侯府。”

    苏颖轻轻的伏在了地上,脸颊之上沾染了斑斑泪水,心口一阵子的发苦。

    苏定城说的那些话儿,好似沾了盐水的鞭子,一下下的抽打在苏颖的心头,让苏颖难受极了。

    她那极姣好的容颜,透出了缕缕的酸楚,其实,其实她宁可不知晓自己身世。

    从来什么都没有,也比原本可以得到,却没有伸手抓住来得顺心。

    她只觉得自己心口一缕酸意浓浓,酸得有些难受,可是偏偏又吐都吐不出来了。

    苏颖很努力,很努力的收敛了自己的心神,不觉苦苦哀求:“父亲,父亲,女儿知道错了。女儿不知道自己是你的血脉,才会这样子的糊涂,做出这样子的错事。打小我就嫉妒每一个人,嫉妒得都要发狂了。要是我早知道自己是你的女儿,那也是绝不会如此。”

    她泪水涟涟,娇艳的脸颊蕴含了一缕淡淡的恍惚。

    宛如晶莹的水珠子,煞是明润剔透。

    “求你救救女儿,求你救救女儿啊。”

    苏颖软语哀求,那绝美的脸颊之上,流转了几分哀婉,如此娇声软语,好似石头人也是会被融化。

    可是苏颖内心不知怎么了,心里面居然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一缕的惧意。

    苏定城虽然是她的亲生父亲,可好似冰雪一般,煞是冷淡。

    自己在侯府多年,他也是一个字都没有提及自己的身世。既然是如此,事到如今,苏定城为什么要将自己身世告诉自己。苏颖一生之中都不会信任任何人,也素来以最大的恶意猜测别人的心思。她凝视着眼前男子的坚毅脸庞,心中一缕缕的惧意却也是就此这样子轻轻的泛开,布满了自个儿的心房。

    可她不要死,一点儿都不想死。

    她还如此年轻,如此娇艳,如此美丽。

    元月砂的目光却也是轻轻的从苏颖身上移开,不自禁的落在了一旁的苏暖身上。苏暖脸颊之上流转一缕极为深邃的冷漠狠戾。那张秀雅脸颊,却再无平时的温暖善良。

    元月砂失笑,苏暖曾经是一张白纸,纵然是有那么几许所谓的善良,可是却也是在那残忍的现实面前,荡然无存。所以苏暖那所谓的善良,是何等的浅薄,何等的苍白,简直是虚伪头顶。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垂下头,唇角噙着一缕浅浅的冷笑。

    只恐苏颖还不知晓,她身边最恭顺的走狗,却也是已然心生怨怼。

    更何况谁让当初苏颖笼络苏暖,用了些个极不堪的手腕,言语暧昧,蕴含了一缕说不出的暗示,使得苏暖对她这个妹妹生出了些个说不出的男女之情。只不过碍着那兄妹名分,却也是只能强自忍耐。

    可是却未曾想到,苏颖居然是他亲妹妹,当真是背德**。这样子的惊讶与羞耻,更衍生而成浓浓恨意。

    苏颖伏地哭泣,耳边却也是听着苏暖温言软语:“陛下已令我们苏家,领回阿颖,再等宫中处置。父亲,陛下到底给了苏家脸面,没让阿颖沦落牢狱,受些屈辱。不若,还是将妹妹领回家中,再行处置。”

    他言语极缓,口气好似平素那般温和,可是若仔细去听,却也是能分辨得出他那言语里面一缕冷意。

    若是往常,苏颖千灵百巧,自然也是听出来了。

    可此时此刻,苏颖却也是懵懂不觉,心乱如麻。

    闻言,苏颖倒是不觉一喜!

    苏暖到底还是心疼自己这个妹妹。

    这是自然,这些年来,苏暖可是对她呵护备至,好似狗一样忠心。

    只要自己眼睛里面挤出两滴泪水,苏暖就什么都听自己的。

    苏定城眸色变幻,流转了诸多情愫。有那么一刻,他眼底凝结了一缕狠意。苏颖是苏家的耻辱,自己的耻辱,如今还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出来。也许苏颖死了,倒也好了。

    可他平生虽然征战沙场,杀人如麻,对着这么一个极聪明美丽的女儿,到底狠不下心肠。洛氏所出的子女,均少了几分聪慧和灵气,竟没有一个有着苏颖的伶俐。这个女儿,原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可是苏颖既然做了这么多恶毒的事情,苏定城也是无法原谅。

    苏定城不觉冷言冷语:“阿暖,不要带她回苏家,你将她处置安置。只不过要记得一点,此时此事,我都是不想再见到她。”

    这是苏定城最后一点慈父心肠,亲情眷顾。他瞧得出来,苏暖素来是极疼爱苏颖的,甚至胜过一母同胞。只怕纵然自己下令,让苏暖处置苏颖,苏暖也是会软了心肠。他必定舍不得弄死苏颖,让她改名换姓,离开京城。

    只不过这个女儿,自己可就是再也不想见到,一面都是不相见。

    说罢,苏定城却也是大步流星,离开了房间。

    旋即几个苏家下人进来,扶着苏颖离开。

    待这些人离去,元月砂方才轻盈的从屏风后面出来。

    她那一双漆黑的眸子,闪动了涟涟的光辉。无论苏暖有着什么样儿的打算,苏颖都是自己的猎物。

    元月砂嗤笑,苏家想要改头换面,送走苏颖,自己是绝不会允许。

    她淡色的唇瓣,浮起了凉丝丝的笑容,这海陵的杀手,可谓是天下无双。

    苏颖嘴上说得硬气,可是过了这么多年娇贵的生活。她不信苏颖能和萧英一样,能熬得住酷刑的折磨。

    她轻盈的离开,想要追上苏颖。然而才到了庭院之中,一道淡绿色的身影,却也是轻盈将元月砂揽住。

    绿薄清秀的脸颊之上,流转了一缕淡淡的不甘心,却也是生生的隐忍下来,化作了极为浓郁的阴郁。

    而眼前这张清秀阴郁的脸蛋之上,却也是生生挤出了一缕极恭顺的笑容:“县主,殿下想要见你?”

    元月砂微微一愕,她内心蓦然浮起了一股子难掩的烦躁,为什么豫王偏生在这个要紧时候,寻上了自个儿?

    她好生不悦,心中亦是郁郁。

    苏颖恍恍惚惚上了马车,她大受打击,纵然到了如今,也是未曾回过神来。

    苏定城说的那些话儿,是苏颖想都没有想到了。

    等到此刻,她方才想到了藏在了自己屋子里面的元月砂。到了这时候,苏颖才想起了这个人来。

    她也不以为意,元月砂听到了自己身世,那还能如何?反正自己,很快就会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若早知晓自己身世,那么她也不必恳求元月砂活命。

    不过,元月砂既然是海陵的逆贼,这件事情既然是真的,那么自己个儿却也是绝不能让元月砂好过。自己是折在了元月砂的手里面了,可是别的人未必会输给元月砂。正因为这样儿,元月砂的身世,她一定要告诉别的人。不如,让人告诉百里雪,让这个月意公主继续跟元月砂斗。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苏颖旋即又心忖,自己应该说通苏暖,告诉百里雪。她自认自己是了解苏暖的,必定能说服苏暖。

    更何况,纵然自己改名换姓,离开了京城。就算是这样子,她也能遥遥掌控苏暖,等待机会。

    龙胤的京城,纵然是布满了血腥杀伐,可是却有着苏颖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她一生的魂牵梦萦,均是在这个地方。她才舍不得离开这里,她才不乐意这个美梦醒过来。

    既然如此,自己也是要对苏暖施展温柔了。

    正自这样子想着时候,苏暖却伸手,轻轻的送上了一盏茶水:“阿颖,喝杯参茶定定神,明日我就将你送出京城。从此以后,我便不能照顾你了。”

    苏颖接过茶,泡的是红参,红参药性温润,她也爱用这个。想不到如今,苏暖这么些个小处,仍然是极为上心。苏颖内心之中不觉浮起了涓涓暖流,一阵子的感动,瞧来自己的魅力,还是无穷的。

    一想到倘若离开了京城,这么些个上好的补品,只怕自己也是吃不上了,苏颖的心尖儿,却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发酸。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过习惯了富贵日子,苏颖也是不知晓自己能不能习惯简单的生活?

    她下意识的捧起了茶杯,想要喝一口。可是茶盏捧到了唇边,苏颖却忽而动作微微一顿,身子也是禁不住僵了僵。她天生多疑狡诈,自己如今又是这么个处境,既然是如此,这杯茶水是否是要入喉,也是顿时成了一桩需要斟酌的事情。苏暖是乖顺听话,是纯纯的忠犬,可是今日苏暖,却也似有些古怪。

    苏颖忍不住想,要是往常,父亲跟前,他早就为我求情了。

    她那一双美眸之中蕴含了浓浓的怀疑,不自禁的扫向了苏暖。

    苏暖容颜憔悴,俊容之上蕴含了淡淡的疲惫之色,他几日未曾修饰仪容了,唇边也是添了一圈青色的胡渣。苏颖打量他,他好似一点儿也不知晓,只喃喃说道:“等你离开,我总会送些东西给你,衣衫首饰,还有你平时吃的补药。阿颖,可从今以后,哥哥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了。”

    他这样子说话儿,眼眶微微发红,好似要哭出来了。

    旋即苏暖转过头,盯住了苏颖:“阿颖怎么不喝茶,可是太烫了不能入口?那便换一杯?”

    眼见苏暖这种样子,苏颖心里面那如冰的怀疑,却也好似冰水也似,竟不自禁的融化了不少。

    苏颖还瞧着一边几般点心,都是自己爱吃之物。

    苏暖准备这些,也还算是细心仔细。

    这个哥哥虽然是自己算计来的,无论怎么样,他对自己也可以说是无可挑剔的。好似当年,自己个儿瞧着苏暖对苏樱那样子的好。那个时候,自己也是想要这样子的一个好哥哥。她想要什么,总是会努力争取,然后总是会得到了。

    小时候,自己喜欢漂亮的娃娃,要是得不到,就会气得吃不下饭,总是会用尽别的手段磨到一个。

    苏暖是她来到京城之后,第一个想要的娃娃。以后有了很多个更好的,那么对于第一个,苏颖总不会如何稀罕的。然而饶是如此,总还是有几分特殊的感情。

    苏颖心想,他是喜欢我的,如今知晓我是他的妹妹,他当然也是会伤心难过备受打击。

    一时不够体贴,那我也应该原谅他的。

    如今苏暖还有大用,自己还要靠操纵苏暖继续和元月砂斗。既然是如此,她更应该对苏暖好些,将苏暖死死的捏在了自己的手掌心。到时候,苏暖才对自己千依百顺。

    一瞬间,苏颖脑子里面转过了这么多的念头。

    她抬头之际,却也是一派极感动之色,一双眸子,饱含了盈盈泪水:“颖儿只是没想到,到了如今,还有哥哥这样子对我好,这样子相信我。如今我无依无靠,只能依靠哥哥你了。”

    苏颖知晓男人都是爱提供这样子的话,好似自己若是成为了一个女人唯一的依靠,便不自禁的生出了那么一缕说不清楚的英雄情怀,非得要呵护到底。那么这个男人,也是会成为了聋子和瞎子。那么无论外边的人怎么样子说,他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苏暖温言细语:“我若不对你好,还有谁能够对你好。阿颖,你只要知晓,这天底下的人,没谁如我这般对你在意和爱惜了。”

    苏暖言语温柔,可是那言谈之间,言语却也是流转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占有之意。

    若换做别的女子,已经知晓了自己是人家亲妹妹,再听到了苏暖这样子的言语,必定是会心惊。

    苏颖却不在意,她非但不在意,心里面还不自禁的微微一喜,觉得苏暖是更好摆布了。

    苏颖唇角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到底捧起了茶水,轻轻的饮了一口,让那茶水缓缓的润入了喉中。

    “哥哥,妹妹有些事儿,要和你言语。”

    她要告诉苏暖,元月砂当真是海陵逆贼,只因为元月砂已然当着自己的面,承认了这档子的事情。而且,元月砂的软肋是苏叶萱,元月砂想要知晓,苏叶萱是怎么样儿死的。这些个话儿,她都是准备竹筒倒豆子告诉给苏暖。

    苏颖忽而却轻轻的按住了胸口,眼中却也是流转了几许不可置信之色。

    一股子奇异的麻痹之意,从小腹涌来,一直蔓延到了喉部。

    那速度当真是极快,快得苏颖喉头咯咯的响动,牙齿轻轻的打颤,却也是偏偏一个字都是说不出来。

    她那娇柔的身躯,如今却也是一阵子的发软。

    那具失去了力气的身躯,如今却好似一片轻盈的羽毛,就这样子轻飘飘的落入了苏暖的怀中。

    而那杯茶早就从苏颖手掌间滚落打翻,一路落到了马车柔软的地毯之上。马车里面的地毯铺得厚厚的,那茶杯子打落下去,却也是未闻什么声音,只任由那茶水,轻轻的湿润了马车的地毯。

    苏颖吃力的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却不自禁的抬头瞧着苏暖。

    苏暖那张温润俊美的脸颊,顿时映入了苏颖的眼中。曾经她以为自己很熟悉苏暖,可是如今苏暖面上表情,却也是顿时让苏颖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竟似不寒而栗。那个许多年前,为了苏樱,随意弄死一个戏子,又极凶狠的苏暖,好似又回来了。

    入目的那张男子面容,竟不自禁流转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森然。

    苏暖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怒色,只是笑了笑,轻轻的伸手,不觉抚过了苏颖的脸颊。

    “阿颖,我说过了,我自然是会对你很好的,很好!”

    他伸出手,极为温柔的,轻轻的将苏颖一缕乱了的发丝,轻轻的替苏颖拢在了耳朵后面。

    而苏暖那双眸子,却也是透出了极为黑暗浓郁的恨意。

    那股子恨意,苏暖方才隐匿得很好,一点儿都瞧不出来的。

    苏颖眼前晕黑,身子一歪,却顿时晕了过去,再无任何知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