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1 沦为废人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别院之中,因为绿薄的到来,元月砂也是不得不止住了脚步。

    有那么一刻,元月砂甚至想要拂开绿薄的手臂,拒绝豫王的邀约。

    然而元月砂心中流转了若干念头,却也是生生将这样子一股焦躁压了下来了。

    毕竟,自己若是执意去追苏颖,那么豫王的人必定会生疑。她也相信,若有人找上了苏颖,苏颖绝不会为自己保守秘密。

    以百里炎的心计,听了苏颖的话儿,说不准就是会猜中其中的真相。

    自己人在京城,步步惊心,她所走的每一步,都是需要小心翼翼的。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轻轻的抬起头来,唇角顿时浮起了喜不自胜的笑容:“王爷怎么将月砂找得这么急?”

    而绿薄瞧着元月砂喜不自胜的样儿,这内心之中却也是顿时充满了嫉妒,嫉妒得都快要疯了。

    她不喜元月砂,恨透了元月砂。凭什么,眼前这个女子,居然能够得到了豫王的另眼相待,而自己却也是偏偏就一无所有。

    元月砂足下好似踩着华美的祥云,扶摇而上,越飞越高。

    如今百里雪和苏颖都已然获罪,而元月砂成为了东海养女,那也是迟早之事。到时候,她那个郡主的身份,却也是唾手可得。

    绿薄却也是禁不住言语含酸:“昭华县主如今这般欢喜,只怕内心之中也是高兴,能和长留王殿下结成佳偶,欢欢喜喜。”

    元月砂却也是不动声色:“月砂自知长留王殿下宛如天上明月,又怎么敢生出什么非分之想。”

    绿薄却也是忍不住含酸,非分之想?不错,元月砂这个词倒是用得对极了。

    她就是非分之想,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可是当真清楚自己的身份,知晓何为非分之想?

    她就不相信,元月砂当真不想嫁给百里聂。这谪仙一般的男子,天底下的女人,又有谁能抵挡百里聂的诱惑?

    不过元月砂若是嫁给了百里聂,那倒是好了。

    若是那样子,那也不错,虽然这野丫头不配有这么好的归宿。可是至少,却也是不会再来纠缠豫王。

    绿薄是知晓分寸的,酸了两句话儿,便领着元月砂去见百里炎。

    踏入小院的瞬间,元月砂便是已然感觉百里炎那炽热如火的眼神顿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这样子的眼神,却也是禁不住让元月砂暗中悄悄的皱起了眉头,隐隐约约的有些个不安。

    她是个敏锐的女子,每次见到百里炎,就发觉百里炎眼中野兽般的光彩更加浓郁了几分。

    自己靠着一些手段,以及激起了百里炎骨子里面的骄傲,让百里炎暂时压抑,保持上下从属的关系。

    可是这样子的手段,在百里炎这样猛兽一般的男子面子,似乎也是并没有真正具有很大的用处的。

    元月砂也是感觉到,百里炎的耐心,也是一天天的消失。

    就好似如今,对方炽热的眼神,让元月砂有种无可逃避的感觉。

    元月砂只觉得很是危险,甚至不自禁有一种冲动,从百里炎的身边这样子的逃开。

    说到底,上位者的眼中,征服也终究只是一件事关尊严的勾当。

    元月砂心里面怎么想的,也并不怎么样。最要紧的是,元月砂可是彻头彻尾的,属于他百里炎。

    百里炎是个很实际的人,不会有太多的耐心,和自己玩什么欲拒还迎。

    她听着百里炎缓缓说道:“月砂,过来!”

    元月砂纤弱的身姿缓缓上前,一抬头,就对上了百里炎那金属般的眸子。

    绿薄缓缓退下,她知晓百里炎的心意,并不乐意太多的人打搅。

    而绿薄离去时候,却也是听着百里炎含笑说道:“我就知道,你终究不会让我失望。月砂,你过真是个极为聪慧的女子。”

    听到了这儿,绿薄的心尖蓦然浮起了一阵子的酸楚。她好似唇间含了一片酸杏,只觉得说不出的苦涩。自己为百里炎做过很多事情,甚至于置身险地。她在战斗中,身躯之上留下了疤痕。哪个女人不爱美,绿薄有时候指尖儿轻轻抚摸过这些疤痕,内心之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淡淡的酸意。

    可是如现在这般,这样儿温柔肯定的言语,百里炎却从来没有说过。其实倒也不能说百里炎薄待了绿薄,豫王对下属素来慷慨。绿薄每次完成了任务,各种赏赐必定不会少,乃至于会惠及家族。可那十分温情的呵护,温温柔柔的期待,却也是绝不会有的。她跟随百里炎多年,却甚至不能指责百里炎负心,只因为百里炎当真很克制,做得也很绝,竟无一丝一毫的把柄与不是。

    她实在不乐意再听下去,那片淡淡的绿罗裙,却也是轻轻的消失在转角。

    绿薄不知道,百里炎此刻那双金属般的眸子,眼底不仅仅流转了几许的**,还有许多别的意味。

    元月砂怔怔的盯着百里炎的一双眸子,她从这样子的一双眼睛里面,瞧到了血腥和野心。

    忽然之间,元月砂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自己招惹的,是怎么样的一只野兽,凶狠无比,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她耳边,却听着百里炎发自心底的称赞,言语缓缓,语调柔柔:“月砂,你好生聪明,做得极好,比我想的都要好。事到如今,你想来也是会真的好奇了。好端端的,我又为什么非得要让你亲近龙轻梅?”

    他极英俊的脸颊之上,流转了那么一缕极深邃的火热,凝聚在了百里炎脸颊之上,却也是生生扭曲成了极为火热的浓烈**。那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里面,流转了着野心的光辉。

    百里聂这样子问元月砂,然而元月砂自也只能轻轻的摇摇头。

    “你自然是想不到的,其实东海养女,朝廷郡主,这些又算得了什么?月砂想要,我可以给你,让你唾手可得。这原本要不着你,费尽心思,成为龙轻梅的女儿。她不过是东海的海贼,如果不是和石家的人勾结,又怎么会成为朝廷的睿王妃,居然还堂而皇之,现身于此处,简直是可笑之极。”

    “她这个女贼,倒也聪明,而且颇具手腕。这次入京城,就风风光光的做人质,护住了东海的逆贼,由着父皇苟且,让这些逆贼偏安一隅,从此偷安。以后等待朝廷衰弱,他们就趁势而起,搅乱龙胤江山,搅得天下大乱。本王身为龙胤的王爷,自然是不可以允了此事,决计不行。”

    百里炎眸色似水,眼睛里面蕴含了缕缕的狠意:“所以本王几次三番,令刺客加以刺杀。然而龙轻梅看似只带着一双儿女上京,身边却隐匿了些许江湖高手,这都是她们家世代做海盗时候攒下来的家底。本王刺客,竟然无功而返。然而若要调动军队,父皇必定不允。”

    百里炎如此坦诚,元月砂的心底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凉意,这些属于豫王府的绝密,百里炎背着宣德帝私自做的勾当。可是如今,这些话儿,却也是让百里炎说了出来,由着他侃侃而谈,说和自己知晓。

    元月砂唇角轻轻的抽搐,她其实想要告诉这位豫王府的主子,这些事情她不想知晓的。

    然而她纵然不想知道的这么多,却也已然无可避免,不得不陷入了豫王府这沼泽之中,竟已然不能抽身。

    事到如今,百里炎已然将话说透,元月砂也是隐约猜测到了,百里炎为什么让自己做龙轻梅的女儿。

    可百里炎若不将话儿挑明白,元月砂只当自己没猜到。

    百里炎沉声言语:“你能接近龙轻梅,做她养女,本王自可助你得到了龙轻梅的信任。”

    “然后,你就挑个机会,让龙轻梅死在龙胤京城。”

    元月砂心尖翻腾起了一股子冰凉之意,她听着自己问道:“若然龙轻梅死了,那会如何?”

    百里炎也明明白白的回答:“她死了,无论怎么死的,朝廷和龙胤必定会发生冲突,一发不可收拾。不出半个月,天下就会再起兵祸战端。”

    元月砂默了默:“可是要打仗了,会死许多人的。”

    百里炎盯着元月砂,他那唇角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讽刺的笑容。

    元月砂虽然聪慧,可是却到底是个女人。作为女人,见识不免有限,有时候胆子也不够大,想法也不够狠。不过正因为元月砂是个女子,这些非但不是元月砂的缺点,反而让元月砂平添了几分的可爱。

    百里炎已然是原谅元月砂了。

    他嗓音轻轻,竟似有些安抚:“若是要打仗,自然也是会死人。”

    “可是,本王自信,朝廷的兵马,一定是会踏平东海这片土壤。到时候,那些当年摄政王石修留下来的逆贼,必定是会被本王一扫而光。而父皇的怀柔之策,会被事实证明,这不过是他的优柔所造成的错误。”

    百里炎一双眼睛却也是禁不住发亮,亮得有些骇人。

    元月砂终于认认真真的盯着百里炎的英挺脸颊:“陛下上了岁数,已经老了,这辈子也是未曾经历过战事。倘若当真天下大乱,东海起兵,那么统领天下兵马,制定战略战术,上阵杀敌的也只能是正值盛年且武艺高超的豫王殿下。等到东海逆贼被扫平,殿下声威如日中天,陛下如此聪明,到时候也只能传位于豫王殿下。”

    百里炎忍不住笑了,他那一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明亮的光辉,明明说的是这样子的血腥杀伐尸山血海之事,可是他那一双眸子居然禁不住浮起了宛如少年的期待。

    竟一扫平时的沉郁,多了几分憧憬和梦想。

    他忍不住想,元月砂真是聪慧,正因为元月砂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故而才能猜中自己心意,一点就透。她不似绿薄,绿薄只会争风吃醋,根本跟不上自己的想法。如此蠢钝的女子,和元月砂比较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还不仅仅如此的,月砂。其实每个朝代,每个一段时间,是需要那么一场战争的。和平安逸的日子越久,贫富差距也是会日益激烈,下层的阶级若往上爬,也是会越发的困难。而财富和富贵,都是会越发集中于所谓的贵族手中。他们个个自矜出身,只要生得好,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就可以瞧不起别的人。这嫡出可以瞧不起庶出,京城的贵女可以瞧不起江南的姑娘。而只有战争,才能改变这一切,打破了阶级的壁垒,使得人有机会往上爬,平复日益激烈的矛盾。”

    “就好似你,你是南府郡的丫头,出身卑微,别人自然会笑话你,一点儿都瞧不上你。就算你聪明绝顶,又具有非凡的才能和见识。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只因为你出身并不如何的好,自然也是低人一头,别人会说,只因为你这样子的身份,难怪别人瞧不起你。”

    “而跟随我的人,就会成为了龙胤的新贵族。这新的贵族,就会代替如今的旧贵族,成为新一代的权力中心。”

    “我更可以恣意施展自己的主张,改革创新,清除弊端,将从前龙胤种种积弊一扫而空。那些守旧的势力以及那些个因为自己利益而阻扰的旧贵族,就不能再成为我的阻扰。”

    “这场战争流的血,死的人,统统不会白白牺牲。”

    “到那时候,龙胤会开创新的纪元!”

    “人说时势造英雄,我偏说是英雄造时势。”

    “我豫王百里炎,就需要一场战争!”

    元月砂那一双眸子极为深邃,好似捡不到底,可如今这样子的一双眸子,却清润若水,好似一面镜子,轻轻的映照着别人的倒影。

    如今这样子一双眸子,却也映着百里炎野心勃勃,充满火热雄心的面容。

    百里炎的言语很热切,充满了蛊惑力。

    然而元月砂的心肝儿,却也是仍然冷然若冰,竟无太多的波澜。

    她一颗心不但没有被蛊惑起半点热气儿,还冷得发寒。

    宛如落入了寒冰地狱,寒冷透骨。

    而另外一头,苏颖好似做了一个长长久久的梦,那梦里面,她好似又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好似一不小心,就又流淌于过去的岁月之中,竟似不能够醒过来。

    梦境之中的浓雾里面,仿佛总有个人在自己耳边轻语呢喃,柔柔言语。

    莺娘,莺娘——

    这个名字对于苏颖是那样儿的熟悉,又是那般陌生。

    她一点儿都不想要记起,可是偏生却怎么都不能忘怀。

    是了,这么多年了,自己费尽心思,将这个名字生生的压在了自己的记忆深处。可是无论隐匿得如何之深,这名字始终是与自己血脉相联,怎么都不能忘怀的。

    那浓雾之中的人脸,一会儿化作了苏定城,极冷漠的凝视,惹得苏颖一阵子的惧意。

    一会儿,耳边却也响起了极温柔的女子嗓音:“阿颖,阿颖。”

    苏颖浑浑噩噩,叫着自己的,究竟是谁呢?

    那女子轻笑:“小傻瓜,在想什么呢,握住娃娃不放手,你当真这么喜欢?”

    她忽而想起这个叫自己的女子是谁了,苏颖一抬头,便瞧见了苏叶萱温柔美丽的脸庞。

    是了,自己已然被海陵苏家救了。

    她年纪小,又自称是孤儿,又说自己也是被拐子买来的,又胡诌一个根本不可能找到的父母。她缠着苏叶萱,最后顺利留在了苏叶萱身边。苏叶萱心肠好,对她也是很温柔。

    就好似如今,苏颖手里面的这个娃娃,就是苏叶萱给苏颖的,比苏颖从前的任何一个娃娃都好看。连娃娃身上衣服,都是丝绸做的,捏着十分柔顺细腻。

    而苏颖也是知晓,自己个儿应该费尽心思,去讨苏叶萱的喜欢的。

    她抬头,甜甜的笑着:“苏姐姐,我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子好看的娃娃,我真是好开心,你对我真好。”

    苏颖心忖,这时候的苏叶萱真好看啊。

    其实有一段时间,她曾经以为苏叶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姑娘。

    饶是如此,那时候年纪小小的她,对于苏叶萱的美丽,不知怎么了,竟生出了一缕说不出的抗拒和嫉恨。

    仿佛,天生就厌恶苏叶萱这样子的。

    也许是因为苏颖那时候年纪虽然还小,可是已经能满口谎话,说谎时候眼珠子都不眨一下。

    可苏叶萱却是纯洁如水,言出必行,无私而真诚。

    她小小的心灵,充满了扭曲,她讨厌苏叶萱,觉得苏叶萱假。

    苏叶萱假惺惺,以后一定不会有好结果,一定会被人骗!

    那时候,她盯着苏叶萱好看的脸容,流露依赖的笑容,可是心里面却是这样儿恶狠狠的想着。

    她烦躁的扯着手里面的娃娃,不知怎么了,有些抗拒马车的前行。

    这个时候小孩子模样的苏颖,在梦中却偏生生出了那么一缕极为不妙的感觉,那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砰砰乱跳。

    她听着马车外边传来了一阵子的喧闹,眼见苏颖拉开了马车的帘子,却轻拢眉头,淡淡的说道:“是那个拐子婆。”

    苏颖瞧了一眼,就脸蛋向里,看着苏颖,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悲悯和同情:“可怜的孩子。”

    瞧着苏颖说拐子婆,看着苏颖这样子的脸色,苏颖内心之中却也是油然而生一缕不安。

    她不觉透过了马车望出去,却也是看到了自己的亲娘。

    莺娘被捆住了双手,这样子吊起来。她几日未曾沾染食水,显得极为憔悴。而莺娘的身上,更沾染了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莺娘身上臭烘烘的,被人扔了牛粪,烂菜叶,还有许多人拿起了石头,狠狠砸了过去,将莺娘砸得头破血流。

    有些人更跪在一边哭天喊地,叫着莺娘将他们的儿女还回来。

    苏颖发狠的想,这些贱种根本回不来了。道爷将他们用药养了,送去给别人采补。她更知道,道爷养的所谓鹿鼎,所谓的“采补”之后,一两年就成为药渣,那就废了死了。

    可是如今那些贱种的爹娘,依仗海陵苏家,倒是会闹腾。

    哼,冯道士厉害时候,他们为什么不敢去找冯道士,这些混账都是欺软怕硬!

    苏颖厌恶莺娘,是因为莺娘不能给她好日子过,却并不觉得莺娘替冯道士做事,能有什么不对。

    她只瞧了一眼,被吓坏了,就躲在了一边,瑟瑟发抖。

    苏颖不怕别的,只怕那些个被拐孩子,认出自己的脸。

    如今她骗过了苏家,过上了好日子,可是再也不乐意堕入污泥之中。

    苏颖鬼使神差,却也是禁不住扯住了苏叶萱的罗裙,忽而颤声说道:“苏姐姐,那个妇人,从前虽然是很凶,可是现在好可怜,要不要,饶了她?”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开这个口,也许莺娘到底是她的亲生母亲。她那时候年纪还小,还不懂得莺娘要是死了,才是真正的对自个儿好。那时候的自己,当真是天真又无邪,居然还这样子的纯真。要是换成了现在的苏颖,只怕那时候想着就是央求送莺娘去死了。

    可那时候,苏颖手掌捏紧了苏叶萱的罗裙,心底竟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莫名的急切。

    她不自禁的在想,这个苏叶萱不是最喜欢做好人,这善心也该拿出来使使吧。

    就算不会真饶了莺娘,苏叶萱这么样子高贵的身份,说几句话,莺娘处境应该也会好些。

    可苏叶萱却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苏颖的脸蛋儿,却极坚定的说道:“不可以饶了她。”

    竟连一丝迟疑也是没有。

    苏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盯着苏叶萱,苏叶萱不是很善良?她怎么这样子狠,居然见死不救,难道莺娘样子不好看,又脏,苏叶萱就不肯救了?苏叶萱为什么这么装,这么可恨,这样子的虚伪?

    苏叶萱却轻轻的抚摸她的脸蛋,缓缓的说道:“阿颖,你这样子善良,又这样子的大方,这很好很好。可是你年纪小,自然有许多事情不懂。你要明白,做人虽然要大方和不记仇,可是并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原谅的。”

    “就好似这个拐子婆,她不但是冯道士的帮手,甚至替冯道士拐孩子。她为了讨好这个恶道士,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因为她是个女子,别人也是少了许多的防备。她替冯道士看着那些个孩子,若有小孩子不肯听话,便下狠手。她喝醉酒了时候,甚至以鞭打这些个孩子取乐。死在她手里面的孩童,也有好几个。他们年纪还那么小,原本也有疼爱他们父母。可是恶魔却将这些苦命的孩子从父母身边夺走,惹得肝肠寸断。”

    “这样子的人,根本不值得被原谅,就算再凄惨,那也是活该的。”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一个人再善良,也是不应该浪费在这样子的女人身上。”

    马车已经是停下来,苏叶萱也是慢慢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掌。

    苏颖听得呆住了,她没想到苏颖居然是会这样子说,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砰砰的跳。

    苏颖的眼睛里面忽而浮起了泪水:“苏姐姐,我知道错了。”

    她舍不得如今的好日子,既然苏叶萱没那么傻,说不准能瞧出自己刚才不对劲。

    不成的,自己如今这样子的好日子,又怎么能因为这样子的一时疏忽,就这样子生生毁了去?

    一定不可以!

    她悲愤说道:“刚才我见这个拐子婆这么可怜,什么都忘记了。如今想起她折磨我身边朋友的事情,我好恨她,当真很恨她。小花儿,就是被她这样子害死的。”

    苏颖甚至用手帕缠住了脸蛋,然后跳下了马车。

    她瞧着脏兮兮的莺娘,忽而呵骂:“拐子婆,去死吧!”

    她捡起了地上的一枚石头,向着莺娘扔了过去。苏颖年纪也是不大,那枚石子轻飘飘的扔在了莺娘身上,就又落在了地上了。

    苏颖原本以为莺娘已经晕过去了,不会知道的。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莺娘蓦然眼珠子睁开了一条缝,直勾勾的盯着苏颖,瞧得苏颖头皮发麻。

    莺娘张口要说说话儿,可是她嗓音已经是哑巴了,自然也是什么都是说不出来了。

    苏颖一颗心砰砰的跳,好在莺娘什么话儿都说不出来了,哑巴了才好。

    自己,自己还不会后悔。

    她想着自己怀中那个精致的娃娃,还是丝绸做的,十分精致,做工也秀气。从前自己,从来没过这样子好看的娃娃。

    除了这样儿极好看的娃娃,以后自己还会有许多更好的东西,那些个想也想不到的好东西。

    只要自己舍弃一切,好好的讨这些的人欢喜。

    然后莺娘和苏叶萱都是化作了烟云,轻轻巧巧的从苏颖脑海里面消失了。

    她一步步的踩过了这些人的尸骨,无论善的恶的,只要能让自个儿得到了荣华富贵,那么苏颖就是会毫不犹豫的将之当成踏脚石,如此狠狠的踏上去!

    然后那美丽的衣衫,数不尽的财帛,以及作为一个女子质疑挥霍的权力。这一切的一切,她都是得到了手里面。她的好日子,就好似做梦一样。是这样子的美好,这样子的,不真实。

    她耳边却响起了男子低沉的呼唤:“阿颖,阿颖,你快些醒过来吧,可是不要再睡了。”

    苏颖眼皮子一阵子的沉重,她听到了这样子的话儿,自然心中不悦。

    这个美梦,她一点儿都不乐意醒过来,可是却似乎由不得自己。

    她缓缓的张开眼,入目就是苏暖那一张极奇异的面容,好似微微有些扭曲,却一派温和而斯文。这样子糅合在一起,却好似形成了一缕极别扭的感觉。

    然而苏颖已经无暇留意苏暖,只不自禁留意自己。

    她渐渐从麻药的力量之中挣脱,却感受到了自己四肢传来的痛楚。

    一股子奇异的恐惧,顿时攥紧了苏颖的心头。

    苏颖张口,想要说说话儿,可是偏生那嘴里面,竟然是一个字都是说不出来了。她口里发出了啊啊的声音,可是唇中却也是好似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奇异感觉。

    毕竟,嘴里没有舌头,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体面。

    苏颖一双眸子顿时染满了恐惧,她身躯轻轻的发颤,苏暖对她做了什么,到底做了什么?

    她说不出话,发不出声音,恐惧让苏颖变得难看了。就算那张极姣好的脸蛋,如今也是已然有些扭曲。

    自己双手手腕,双脚足踝,不自禁的传来了一股子的锐痛。

    苏颖想要抬起头,却发觉自己竟不能抬起手臂,移动双足。

    如今的她,就好似一个木偶娃娃,竟然不能动弹,不能说话。

    她眼珠子转动,想要瞧清楚发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而她的目光,却也是落在了自个儿的身躯之上。

    苏暖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换了一身红艳艳的衣衫,那样儿鲜红夺目的颜色,入目却令人不自禁的觉得鲜艳夺目。

    这一身衣服料子,未满也是显得太扎眼。

    那样儿的红彤彤,诡异得令苏颖的内心,竟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惧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暖到底给自己做了什么?

    仿若瞧清楚苏颖心中困惑,面对苏颖惊惧的目光,苏暖竟不自禁的对着苏颖笑了笑。

    “阿颖,如今你这样子,乖乖巧巧。你既不能说话儿,也不能动弹。而你这样子看着,却比平时更讨我喜欢。我如今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刚才昏睡过去了,自然什么也不知道。我用了些药,再请了大夫过来,将你手筋脚筋,小心翼翼挑断,再缝合好伤口,抹了药止了血。你爱漂亮,也喜欢干净。我也是舍不得将你弄脏,你的手手脚脚的,还是这样子漂亮的。”

    “筋脉这样子割断,这天底下,也没神医能将你医好。从今以后,你的四肢都不能抬起来。你也只能躺在床上,每日让别人给你喂饭送水,好好的服侍你。要不然,你可是活不下去。可是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总省得让你再害人,做出了些个极恶毒的事情。”

    苏暖微笑着,伸手轻轻抚摸苏颖的脸颊:“我喜爱你这个妹妹,总舍不得将你轻轻巧巧的弄死,那样子多可惜。我想了又想,最后挑中了这样子的好法子。打这以后,你都安安分分,就好似最漂亮的娃娃。你不记得了,小时候,你最喜欢玩儿娃娃了。”

    苏颖脑袋却也是轰然一炸,她听着苏暖这样子说,难以言喻的恐惧却也是涌上了心头。

    自个儿四肢被废,沦为废人?

    她不敢相信苏暖居然是会这样子做,可是自己如今舌头没有了却也是事实。

    当日赫连清断舌,自己心里还瞧不上赫连清,可是她并没有想到,仿佛自己也是未曾逃过这样子的宿命。

    她姣好的面容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畏惧之色。

    苏暖却轻轻的笑着:“哎,如今麻药还没有全过,等过一会儿,伤口痛楚便不免浮起来。阿颖,你要忍一忍,不要太怕了。”

    他甚至拿出了手帕,温柔体贴的擦拭去了苏颖额头的汗水。

    苏暖一双眸子盯着苏颖,瞧着苏颖眼睛里面的惊怒之色,反而不觉嗤笑:“阿颖为什么会奇怪,我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你先害死了锦雀,接着毁了阿樱,还借着阿樱毁了我前程。我原本前途似锦,却被送去南府郡。到最后,你连我娘都害成了活死人。你骗了我这么久,将我当成傻子。你还是我爹外边生的庶孽,故意引诱我犯下了不伦心思,万劫不复。哥哥这辈子,算是被你毁得干干净净了。而你心中,却也是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意。就算我要救你的命,你却想着利用我对付元月砂。我真心错付,被你愚弄多年,在你心里面连团烂泥都不如。你只当我是狗,随意利用,却也是不能反抗。”

    苏暖痴迷的摩擦着苏颖绝美的脸颊:“哥哥这样子做,那也是为你好。你心肠恶毒,切了你舌头,免得你胡言乱语。挑断你手筋,是因你多才多艺,嘴不能说话,一双手却可以写字。连你一双腿,也决不能留,只能这样子废了。否则,留下你,你便是会继续的害人。如今你不但容貌美丽,而且乖乖巧巧,这样子,岂不是很好很好?”

    “否则我的好妹妹,就算是被打落尘埃,靠着脸蛋,靠着你那极恶毒的聪明,照样能兴风作浪,造孽无数。到时候,只怕有损你的阴德。哥哥这样子做,是防你做害人,又要留你性命。我想了许久很久,终于是想到了这么一个绝好的法子。”

    苏颖说不出话,呜呜的叫着,眼泪却哗啦啦的流下来。

    不可能的,她绝不相信,自己居然是落到了这样儿的地步。

    苏暖不能这样子对自个儿的,决计不能!

    苏暖却不自禁欣赏苏颖的恐惧,他有些漠然的想,也许自己当真是苏颖的亲哥哥,故而骨子里面隐匿着凶狠之意。从前便算自己也不觉得,可是一旦打开了自己的心房,原来自己什么都做得出来。

    苏暖冷冰冰的说道:“父亲那样子说,是想我饶了你一命。做儿子的岂能不孝顺,自然也要顺从父亲心意。”

    他凑过去,在苏颖耳边耳语:“阿颖现在,不是没有死?连这张脸蛋,还是这样子的美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