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2 兑现承诺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苏暖冷冰冰的说道:“父亲那样子说,是想我饶了你一命。做儿子的岂能不孝顺,自然也要顺从父亲心意。”

    他凑过去,在苏颖耳边耳语:“阿颖现在,不是没有死?连这张脸蛋,还是这样子的美丽。”

    最初的不可置信之后,苏颖也无可奈何承认了自己个儿如今的处境了。

    她纵然心里面不想承认,却不得认清楚现实。

    苏暖所言,也许是真的。

    自己个儿,当真已然是被苏暖如此相待,沦为如此地步。

    她的泪水,簌簌的从脸颊之上垂落,泪水盈盈。

    可是苏暖这样子做,根本不是想要放了自己一马。

    苏暖深深的恼恨自己,他恨不得自己去死,只盼望自己受尽折磨。而如今,自己更是生不如死!

    苏暖想要霸占自己,想要自己成为他的娃娃,可是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苏暖,一定会仇恨苏暖。

    因为一双眸子含泪,苏颖眼前的人影子,却也是禁不住一团的模糊了。

    苏暖却用帕子轻轻的为苏颖擦去了面颊之上泪水:“你怎么能怪我恨我?阿颖,我的母亲,如今和你一般,都是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是我这个做儿子的不孝顺,一直偏帮你这个害人的凶手,才闹腾到如此地步。你总比我娘处境好些,她什么都要别人服侍,你总还神智清醒,可我亲娘脑子都已然糊涂了。是你不好,原本她都一败涂地,又是别人口中疯子,可你非得要逼她成为活死人,你才当真安心如意。你买通下人,对娘下药,狠下毒手。你害死她两个女儿,毁了她一个儿子,这么些年,我也对你很好,可你心肠很硬,竟没有一丝犹豫。我知道,你这样子的人,心里并没什么感情。”

    苏颖绝望的盯着苏暖,一双眼睛里面却也是不自禁的流露出了哀求之色。

    她只盼望自己就这样儿死了。

    苏暖却捏着为苏颖拭泪的帕儿,却也是禁不住冷笑:“阿颖想要死,哥哥怎么舍得?其实当初,你何不一剂毒药,痛痛快快的毒死母亲?你为什么要将母亲弄成活死人?你不是舍不得她死,有着什么母女的情意。母亲要是死了,你要守孝三年,你熬不住。今年你十九岁,要是过了孝期,那你就二十一。标梅之期已过,就算是天仙似的美人儿,多多少少也是要打折扣。你虽然仍可嫁得极好,却不是最好。你舍不得母亲死,我又怎么能忍心见你去死。阿颖,我不会让你去死的,我还要用些补品,好生将你养着。”

    “不过你到底是我的亲妹妹,我做哥哥的,也是要为你着想。你都这样儿了,哥哥怎么能眼睁睁的瞧着你受苦?我可忍不下这个心肠!哥哥虽可以挑下人服侍你,可下人也是人,要是觉得照顾得很辛苦,说不准便有些别的想法。这府中奴仆,见你不能言语,又怎么能当真侍候精心呢?我的好妹妹,你如今要的不是下人,而是个好男人。要知冷知热,要真心待你好,而不是图别的什么。我呀,如今也是为了你挑了一门好亲事。”

    苏暖笑了笑,将手帕放到了枕头。

    一转身,他却摸着锦盒过来。

    那锦盒一打开,里面一双珍珠耳环,一枚镶嵌了一颗珍珠,珠子浑圆,晶莹剔透,十分明润。

    “这一双珍珠耳环,便算作我的贺礼,只盼你与新郎能开开心心的过一辈子。你手脚不方便,就让做哥哥的侍候你。”

    说罢,苏暖也将这一双耳环,为苏颖轻轻的戴上了。

    苏颖脸颊之上,蕴含了一层泪水,却也是越发显得明艳无比。

    听到了苏暖这样子说,苏颖方才大惊失色。

    成什么亲?她内心之中不自禁的浮起了一股子的惊惧,说不出的害怕。如今自己虽然是命运悲惨,可是似乎纵然到了如此地步,自己也还未到了最悲惨时候。从前苏颖从来没有将苏暖真正的放在心上。可是如今,苏颖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浓浓的惧色。

    苏暖给她换上了这么一身红艳艳的衣衫,居然是给自己安排了什么婚事。苏颖顿时不由得头皮发麻了,心尖也是一阵子的惧意浓浓。

    刚才她只顾着留意自己身体和穿戴,却没心思留意自个儿身处何处。

    如今苏颖终于回过神来,不觉打量自己的处境。

    她方才发觉自己置身于一破旧的房舍之中,污秽不堪,臭气熏天,简直是令人作呕。

    自己多少年没踏足过这般污秽的地方了,而苏暖只怕一辈子都是未曾来过这儿吧。

    既然是如此,苏暖又为什么将自己带到了这儿。

    房间里面光线很是昏暗,屋子里居然点燃了一对龙凤花烛,烧得明艳艳的。

    苏暖皮笑肉不笑,脸上的肌肉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抖动。

    “阿颖,哥哥原本也想照顾你一辈子,哥哥原本也是喜欢你的。可惜你我乃是亲兄妹,并不是什么养兄妹,而是真正的血缘之亲。我打小读圣贤书,和你这个婊子养的丫头不一样,自然也是要知晓礼数,不能做这样子的不伦之事。我既然是你亲哥哥,自然不能做你的夫君,更不能照顾你一辈子。既然是如此,我也是为了你挑了个绝好的男人,好好的侍候你。”

    “你放心,我自然是为了你挑了个极好的。他和你是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你们两个最要好不过。最要紧的则是,他一点不嫌弃你心肠狠毒,手段残忍。就算知晓你过去做了的那些个恶毒的事情,可是他却也是一点儿都不在意,仍是肯要你。他更是答应我了,要一生一世对你好,好好的照顾你。你就算是要死,也是要死在他的身边。你自然应该还记得黑牡丹,你的这位儿时好友。从今以后,你们便要做夫妻了。”

    苏颖的心里面,除了恐惧,似乎也再没有别的什么感想。

    黑牡丹?苏暖说的是黑牡丹?

    这个名字,不觉让苏颖不寒而栗,却也是不觉周身寒意浓浓。

    她只盼望苏暖只是吓吓自己,说的并不是真的。

    黑牡丹又在哪里?

    然而床上男人却不觉挣扎起身,怪笑说道:“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他甚至下床,朝着苏暖磕了几个头。

    方才苏颖根本没瞧见他,只因为苏颖根本没觉得床上会有人。她只以为床上有一堆垃圾啊,散发恶臭,令人作呕。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床上垃圾一样子的人,居然是黑牡丹,居然还会蠕动。

    她印象之中的黑牡丹,纵然不过是个猥琐下贱的戏子,却总算还生了一副俊俏容貌,嗓子也是不错。

    正因为如此,当年才靠着这样子的本事,勾搭了许多美少女动心。

    可是眼前男子,浑身污秽,又脏又臭,不堪入目,简直是令人作呕。

    而他浑身上下,更染上了风流疾病,颗颗浓疮,恶臭连连。

    苏颖只觉得自己好似陷入了极可怕的噩梦之中,怎么跑都跑不出,怎么样,都醒不来。

    苏暖吃吃的笑了笑:“我知道,阿颖是欢喜的,喜欢的。否则当年,你也不会挑中她,来跟樱儿好。你们姐妹情深,你给阿樱挑的,定然也是极好的,那绝不会错。可惜小樱福气薄,年纪轻轻,居然就这样儿死了没了。可她纵然是死了,必定也是盼望着,这好男人不要便宜别的人,要便宜就便宜她的好姐姐。”

    他慢慢的伸手,掩住了自己个儿脸颊,手掌不受控制的痉挛,竟然也是不自禁的在俊容上生生的抓出了几许血痕。

    可苏暖也是不觉得疼:“你对我们苏家,曾经做过的那些个极好的事情,我自然也是记在了心里面了。你做过了什么,我自也是会一一回报。”

    他不能碰苏颖,苏颖是他亲妹妹,他怎么能做出这样子禽兽不如的事情。

    所以他恨苏颖,恨透了苏颖。

    苏颖害怕极了,可是运足了力气,却连自己个儿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她大颗大颗泪水从眼眶之中流淌而出,她从未想到过,苏暖能这样子的狠。

    自己天仙般身子,如花娇颜,姿容可人。如此清白娇躯,怎可掩于那污泥之中。

    苏暖却竟似铁石心肠,并无动摇,只盯着苏颖脸庞言语:“阿颖泪水盈盈,大约是不乐意了。你嫌弃他身份低微,浑身脏污,配不上你高贵身份,如花容貌。”

    他叹了口气:“可哥哥听说你是许过黑牡丹,要是他肯为你隐瞒身份,你就将自己清白的身子给了他。咱们苏家的女儿,自然是说话算数,不能欺骗别人。既然你都许了人家,怎么样也不能毁约背弃,哥哥也不能帮你了。”

    苏暖慢慢的贴近了苏颖的耳朵,言语却不觉冷下来,平添了几许淡淡的森然之意:“苏颖,你不过是个婊子生的贱种,却真当自己身份尊贵,是什么极高贵的出身?其实,你不过做了一场好梦。要是当年,你没能离开那个污秽的小镇,你也不过跟你娘一样,是个极下贱的婊子。这么些年来,你享受了荣华富贵,吃的是锦衣玉食,穿的是绫罗绸缎。你成为了京城第一美人儿,还想嫁给龙胤最俊美的王爷。可是,可是——”

    苏暖言语顿了顿,而黑牡丹那污秽不堪的手,却也是已然车上了苏颖红艳艳的衣服角。

    苏颖喉咙啊啊的叫了两声,却也是一个字都吐露不出来。

    怎么能这样子啊,她那清清白白的处子之身,她原本也是打算给自己以后尊贵的夫婿。纵然落魄如斯,可这清白的身子,却也是极为要紧的筹码。这个第一次,给了男人,毕竟是会不一样了。这么多年来,她心中期待着属于自己个儿的洞房花烛,是如何的奢华浪漫,令人心醉。而她的夫君,必定是人中龙凤,对自己大有助益,能让自己扶摇而上,直上青天,成为那最尊贵不过的龙胤贵妇。纵然她满腹心计,可是哪个女子不怀春,苏颖对于自己这洞房花烛,何尝不是心怀期待,想得极美极好。

    可是那多年来的期待,却被如今冷冰冰的现实,就这样儿硬生生的击打得粉碎。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是如此荒唐的婚礼,在这污秽之地,受此破身之辱。被这样子一个污秽之物,生生的夺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次。

    而苏暖却也是轻轻的,起了身,然后一步步的退开了。

    他瞧着苏颖,眼中流转了异样的幽润神采:“阿颖,阿颖,可是如今,你这一场好梦,终究还是要醒了。”

    “做梦醒过来时候,自然也是什么都没有了。”

    苏颖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染上了一层灰败之色,仿佛是绝望到了极致的破碎。

    她鼻端嗅到了那极污秽令人作呕的腥气,入目却是已因溃烂而面目全非的脸颊,男人的手掌,如此摸索着,轻轻的抚上了苏颖的身躯。那大红色的嫁衣,却也是因此染上的一团团污秽。

    苏暖已然是一步步的往后退去,他瞧出来床榻上的那个女子,此时此刻却也是直勾勾的瞧着自己个儿。事到如今,苏暖是唯一可以阻止的人。苏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恳求,她自是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瞧着苏暖过。

    有那么一刻,苏暖足步也是禁不住微微顿了顿,那极阴郁的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淡淡的迟疑。苏颖精于察言观色,顿时心中流转了一缕喜色,好似瞧见了那么一缕希望。然而很快,苏暖面颊之上那股子淡淡的犹豫,却也好似烟云水汽,就这样子轻轻的消散了。

    苏暖垂下头,隔断了苏颖那十分期待的目光,然后一步步的退出了这个房间。

    啪的一下,门扇就这样儿的合上,生生将苏颖所有的希望,就这样儿生生的斩断了。

    那样子的门扇,掩去了苏颖全部的希望,让她就此坠入了黑暗,再无半点光明,丝毫希望。

    那污秽的房中,传来了极为凄然的惨叫之声,间或夹杂着几许男子极粗重喘息的声音。

    巷中房屋薄薄的墙壁,掩不住这里面的动静。然而居住于此处的居民,早就学会对这样子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谁也是不会有心情,来理睬这档子和自己绝不相干的事情。

    苏暖脸上,更不自禁的浮起了几缕淡淡的讽刺之色。

    别说此处居民,绝不会理会这档子闲事,就算是当真有人不长眼的跑出来,苏家的人埋伏于左近,那人也没本事理会。

    他那清俊的眉宇,蓦然不觉流转了一缕淡淡的狠意,唇角却也是忽而吐出了个淡而无声的杀字。

    而苏家的侍卫,更顿时悄无声息的现身,潜入附近左右的宅院,将里面的活人通通斩杀!

    苏暖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子的郁躁,胸中那么一股子火热涌动,更好似要靠杀戮宣泄胸中的恼恨。

    更何况,当年自己犯下的错误,必定也是不能再犯。不过除去区区戏子,却因为做事情不够仔细,让那时候班主指认,是侯府的人动的手。如今他年纪大了,人聪明了,也是已然会盘算了。正因为这样子,苏暖不会和当年的毛头小子一样,当一个愣头青,做些个极为糊涂的事情。

    他不会留下什么活口,更不会容有些人加以告发。

    如今这种种变故,早让苏暖好似毒液染成的莲花,灼灼生辉煌,却也是极是狠辣。

    那秋日的寒风轻轻的拂过了男人的脸颊,却也是禁不住已然添了几许淡淡的寒冷的味道。

    元月砂轻盈的在风中掠动,任由那微微寒凉的轻风,轻轻的拂过了元月砂精致的脸蛋。

    那一张精巧的脸容之上,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闪动了缕缕寒光,灼灼生辉,好似染上了一层秋日的寒气。

    她才刚刚摆脱了百里炎,百里炎那些话儿,好似仍然在元月砂的耳边回荡。

    “本王最在意的是血脉的传承,当初所娶的皇妃杨氏,不过是为了取悦太后娘娘,更为了得到江南的支持。可是杨氏愚笨,本王并不是真心喜爱她,更不觉得她配为我生下一儿半女。阿昕虽然是我的儿子,可是他早就已经废了,本王对他也是绝不会再费半点心思,些许期待。本王真正的继承人,他应该是由着一个极聪明的女子生下来,如此一来,这样子的血脉才是最高贵的。”

    “若睿王妃也是能死在月砂手中,那么豫王正妃的位置,就是月砂你的了。本王不会在意别的人怎么看,你就是最好的。只有你,才配替我生儿育女,生下来的孩子一定也是天生聪慧,比别的人优秀。”

    一股子恼怒之意,浮起在了元月砂的心头,让着元月砂的脸颊,不自禁好似染上了那么一层火热的晕色。

    豫王正妃,这对于别的女子也许是十分诱人的诱饵,可是元月砂却也是根本不稀罕。

    她倒也并不怀疑百里炎是对自己说谎,自己出身十分的卑贱,百里炎也不必许这个。

    就好似绿薄,跟了百里炎这么多年,百里炎也是未见对靳绿薄许什么好听的话儿。

    可是百里炎那样子蛊惑人心的话语,动人心魄的热情,却未曾在元月砂那冷冰冰的心扉之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什么打碎阶级,成为了新的贵族,辅佐百里炎登基,让他成为龙胤明主,这些关自己什么事?

    百里炎想要杀人,心狠手辣,手腕残忍。

    她只觉得百里炎这个疯狂的计划所散发的浓郁野心,惹得自己内心之中竟有些畏惧,想要远远的躲开。这样子的漩涡,倘若被卷了进去,必定也是会粉身碎骨。

    元月砂爱惜自己的性命,才绝不会为了龙胤的贵族所谓的理想,以及那些好似十分了不得的抱负牺牲自个儿半点血肉。

    她忽而明白了,今日百里聂寻了自己,说了的那些原本令自己莫名的言语。

    百里聂的话语,流过了元月砂的脑子,回荡在了元月砂的耳边。

    “你若不想做东海郡主,不想做长留王妃,别人没法子,我却可是为你办到。可是求人办事,难道不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给出相应的酬劳?月砂,我怎么能平白无故的帮助你呢,毕竟你说过,我不能做招你误会之事。”

    是,自己如今,确实不想做东海郡主,长留王府。她可劲儿努力,不就是为了弄死苏颖。

    如今苏颖已然是粉身碎骨了,既然是这个样子,自己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只不过如今自己想要脱身,也许就变得没那般容易了。

    她想起百里聂却轻轻的凑到了自己耳边,淡色的唇瓣在元月砂耳边低语:“等到月砂想要交易的时候,那就告诉我好了,但说无妨。无论你想要什么,只要付出本王想要的筹码,那么本王就一定能满足你的心愿。”

    长留王殿下果真是很是聪明,百里炎以为将自己的野心藏匿得很好,却好似并不能逃脱百里聂那一双蒙上了一层烟雾的淡淡双眸。

    百里聂的那双眼,好似总染了一层朦胧的雾气,可是却也是能洞悉人心,好似什么都能瞧得清清楚楚。百里聂好似有仙人般的容貌,可是那无所不知的聪慧,却又让他好似一个恶魔,令人不自禁为之而心悸。

    哼,只不过这只能说明,百里聂并不好似他样儿瞧着一样毫无野心。

    正因为百里聂什么都是知晓,故而说明他也心思深深,精于算计,筹谋权势富贵。

    说不准,百里聂的心思也是不会那样儿的单纯,引得自己入彀,让自己成为对付百里炎的一颗棋子。

    哼,他们这些龙胤贵族,相互斗争,元月砂一点儿都不想掺和,更不想自己成为别人的棋子。

    无论是豫王殿下,还是长留王,他们打着什么主意,准备怎么样儿利用自己,元月砂都是不想掺和,并且心里面充满了烦躁。

    那些属于龙胤贵族的政治斗争,其中却也是蕴含了难以言喻的危险。

    元月砂靠着自己个儿敏锐的触觉,好似从其中嗅到了几许不安。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狠狠的甩开了自己的脑袋,生生的压下去了自己胸口浮起的那么一缕难以言喻的焦躁。

    只要,自己早日知晓害死苏姐姐的真正凶手,那么她便可在报仇之后离开了龙胤京城。

    然后什么百里聂,百里炎,这些龙胤的皇子,自己一个都是不想理会。

    来到了京城大半年,从赫连清开始,萧英、百里策,包括如今这个仙子也似的美人儿苏颖,好似都在自己面前一个个的倒了下去。剪出了枝叶,剩下的元凶一旦显露出些许端倪,元月砂也是绝不会轻饶。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居然是有几分急切,想要见见苏颖了。

    无论用什么法子,都应当逼着苏颖说出真相。

    必要时候,她当可狠下心来,真用水银拨了苏颖那张美人皮。

    她的下属一路跟随,留下了暗记。

    元月砂这纤弱的身影,却也是禁不住到了这污秽的巷子里面。

    老鬼悄悄的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不自禁的压低了自己的嗓音:“将军,苏家的侍卫,将苏颖给守着,咱们也是不好向前。”

    自然也是更加不知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儿的事情了。

    一瞬间,元月砂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旋即却又轻盈的松开了。她忽而冷冷一笑,足步轻盈,竟毫无遮掩,这样子轻盈的走了过去。

    房间里面的动静早就已经平息了,一切好似变得格外的安静。

    苏暖却仍然是站在了门前,容色竟不自禁的有些木然。

    他的手指头,在木门之上,抓起了道道的血痕。乍然一见,竟不自禁有些令人触目惊心。

    苏暖指甲抓碎了,十根手指头却也是留下了斑斑血迹。

    然而苏暖的眼底,却也是分明流转了那么一缕血腥的凉意。

    然后,他双目映着了一道纤弱的身影。

    一瞬间,苏暖就下意识的回过了神来,并且不自禁的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他瞧着个女人盈盈而来,心忖这个女子怎么会来到了这儿?

    不知怎么了,苏暖内心之中,忽而升起了一缕难以形容的厌恶。

    他不想面对这个女人,内心更不自禁的蕴含了一缕难掩的恼恨之意。

    这一瞬间,苏暖内心也不自禁浮起了小小的疑惑,怎么好端端的,元月砂会寻到了这儿。

    然而下一刻,元月砂单刀直入了话语,却也是让苏暖呼吸一窒,别的想法也是来不及想了。

    “苏颖怎么样了?”

    苏颖怎么样了?该死,这个问题,他也是想要知晓。

    最初房间之中传出了极为惨烈的声音,可是现在却也是平静下来。

    元月砂却干干脆脆,一把推开了门扇。

    苏暖甚至没有勇气阻止元月砂,他甚至不敢打开这扇门,可饶是如此,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心惊肉跳。元月砂将门推开,他也好似没了力气,甚至禁不住在想,总归有人打开这扇门的。

    而元月砂方才进门,就禁不住踢开一块被生生扯下来的红色碎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