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4 亲我一口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元月砂当真好奇,百里聂究竟是想要算计什么。也许当真知晓百里聂想要什么,百里聂也是没有这般神秘莫测了。

    花亭之中,元月砂盈盈而至,不觉凝视着眼前的男子。百里聂难得解开了面纱,露出了全部的容貌。那欣长的身躯,却也是挺秀而俊逸。也没多一会儿,百里聂竟似又换了一身衣衫。那一件淡青色的衫儿,轻轻的勾勒出了百里聂俊逸的风姿。淡色的青绢之上,却也是轻轻以绣线描绘了几枝淡淡的白兰。那精绣的白兰,看似栩栩如生,仿若也是展露了那么几许的芬芳。

    百里聂腰间一枚精巧的金丝香囊球,今日却也是调的是白兰的芬芳。

    瞧到了元月砂,百里聂却也是并不如何的意外,只轻轻的笑了笑:“月砂,你来了?”

    他轻轻的给元月砂奉上了茶水,散发了一股子甘露的芬芳,令人竟似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折。

    看似风轻云淡,百里聂目光却也是轻轻的流转到了姜陵的身上,轻轻巧巧的一挑眉头。

    姜陵心里嗤笑了一声,百里聂还当真是过河拆桥,可怜自己个儿辛辛苦苦的将月砂给请了过来,如今却嫌儿子碍事。

    这小媳妇还没进门,老聂心都偏了。

    姜陵心中不觉诽谤,身子却也是不觉轻轻的抖了抖,假惺惺的笑道:“父王,儿子还有些事情,就先行告辞了。”

    百里聂目光怔怔的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听了姜陵的话儿,他也只是漫不经心的轻轻的嗯了一声。

    旋即,百里聂却也是轻轻的挥动了雪白苍白的手掌,示意姜陵可以这样儿的离开。

    元月砂的眼皮轻轻的挑动,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异色。

    “长留王殿下果真是对豫王一举一动,无不是十分留意。豫王心思莫测,可是仿佛豫王殿下的心思,似乎总是逃不过你的眼睛。难怪,月砂居然能得到长留王的如此留意。”

    “既然长留王殿下,已然知晓了豫王如此打算。就不知道,长留王想要月砂怎么样子的做?殿下想要跟月砂合作,怎么样的算计豫王?”

    一番言语,却也是反客为主。

    百里聂到底有什么打算,如今总合该和自己言明了。

    无可否认,自打自己来到了京城,百里聂确实也是给自己留下了高深莫测,捉摸不定的印象。

    有时候,百里聂就好像一座高高的山峰,实在有些令元月砂禁不住为之而气馁。

    可是元月砂却也是并不想要,在心里面对一个人产生如此的畏惧。

    百里聂很有手腕,他擅长把自己缔造成了别人心目之中的神明,可是他终究不过是凡人一个,并不能成为真正的神。

    要打破自己对百里聂的那一股子的莫名忌惮,也许,就是需要打碎百里聂神仙般的形象。

    如果知晓百里聂的目的,那么百里聂就会变得十分的俗气,也许什么都不是了。

    不过说到底,百里聂身为皇子,无非也是为了争权夺势。

    哼,他若是高高在上,宛如天空明月,关注豫王的事情做什么?

    百里聂却忽而轻轻的抬起头来,如此轻柔的盯着了元月砂。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好似禁不住浮起了一缕浅浅的水痕。

    他那如烟水朦胧的眸子,一瞬间好似掠过了一缕淡淡的清辉。

    “豫王秉性狡诈,生性狠辣,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他野心勃勃,而此生最遗憾的,是没有生逢乱世,更不能马上立功,建功立业。他甚至盼望月砂,害死睿王妃,挑起东海和龙胤的争斗,然后借助一场战争,成为了无人制衡的一代武君。父皇对东海苟且偷安,他早便是瞧不顺眼了。”

    “月砂,他做皇帝,也许并不是一个仁慈的君王吧。”

    “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百里聂轻轻的抬头,目光轻柔:“他做不做皇帝,我一点都不在乎。”

    元月砂面色变了变,忽而扭头冷哼:“你是龙胤的皇子,龙胤的事儿,你怎么会不在乎?”

    “人总是会有些缺点的,父皇生的儿子,一大半庸庸碌碌。百里炎虽然暴戾了一些,本事却不错,手腕也很厉害。人无完人,他虽做不成十分完美的皇帝,可总也算是中上之姿!”

    “其实这世间每一任皇帝,除了开国的君主,其他都是从皇族宗室之中产生。既是如此,选择本来就是有限的。”

    “除非有朝一日,皇帝并不是父子相传,而是如古时候,由着百姓推举拥戴,禅让选贤。说不准,还能好些。”

    “无论月砂信不信,我并没有这个兴致,做这个皇帝。”

    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听得呆了呆,百里聂这个混账,他说的话儿,好似总是能让自己吃惊的。

    他是这样子的狂妄自大,十分自负,可同时也是桀骜不驯,淡然冷漠。

    元月砂也是不知晓,百里聂可当真是这般古怪的想法。

    “既然,既然殿下当真如此的洒脱,那么怎么会对豫王一举一动,如此关心,好生上心?”、

    元月砂慢慢的说着,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浅浅的幽光。

    她不肯相信,百里聂这些话语,肯定不是真心。

    “当然是为了月砂你呀。”

    百里聂极坦然无耻的说道,并且是极为理直气壮。

    “百里炎如今无论做什么,我不在乎的。可是他不应该,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他如今是权倾朝野,风光无限的豫王,可是动到了我心爱的女人,那就没法子了。”

    元月砂眼皮跳了跳,不自禁凝视着百里聂的脸庞。

    眼前极之俊雅的面容,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烟云水汽,朦朦胧胧。

    无论百里聂是否是白羽奴,她都不会相信。

    她决不能相信,眼前男子是因为自己个儿,才恼上了百里炎的。

    绝对不信!

    她不自禁的想起了百里聂那苍白的身躯,那胸口轻盈绽放的艳红色妖花。这个俊雅如斯的病美人儿,身躯上那道极为浓重的伤口,到底是怎么来了。

    元月砂蓦然觉得脑袋生生发疼。

    这个该死的妖孽,他到底想的是什么。

    百里聂却不动声色,从容不迫的为元月砂续上温热的茶水,只轻轻的说道:“茶水凉了。”

    他那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眸,如今却也是不自禁的好似掠动了淡淡的光彩,好似能够瞧透到元月砂的心底去了:“不能视若无睹的人,是月砂你。你虽然不是龙胤的子民,对中原之地也是没什么感情。可是,你到底不能容忍豫王挑起战乱,血流成河,死好多好多的人。月砂做不到好似我这样子,对我这位哥哥所行之事视若无睹,毫不在意。所以,你才来瞧瞧我的呀。”

    触及百里聂眸子的一瞬间,元月砂竟不自禁有些淡淡的慌乱。

    好似被人窥破了心思,很是有些不自在。

    也许她不在意东海和龙胤是否会打战,可是这场战事,到底不能由着自己个儿这样子的挑起来的。

    她突然好生厌恶这样子的感觉,自己根本瞧不透百里聂的心思,可是百里聂却偏生能将自己瞧得透明也似。

    这个男人,将自己吃得死死的。这样子的感觉,并不十分的美妙,甚至让元月砂的心底,不自禁的流转了缕缕的恼恨之意。

    百里聂,实在是太过于可恶了。

    一瞬间,元月砂生生压下了自己那缕无措,又是平时那等无懈可击的娇柔模样。

    那精致脸颊之上的眼眸,好似两颗明珠,散发出了柔润的光彩。

    “殿下误会了,月砂只是并不想要成为一颗权力的棋子。月砂既不想成为东海义女,也不能成为长留王妃,更不想成为豫王殿下的续弦。”

    豫王殿下续弦五个字落入了百里聂的耳中,一瞬间百里聂的脸色却也是禁不住白了白。

    百里聂苍白的手指,轻轻的比过了自己个儿的唇瓣,竟不自禁的病态的轻笑了一声。

    这一瞬间,百里聂那仙人般的风姿顿时也是荡然无存,那一双眸子之中竟似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血腥和阴郁。好似森罗鬼蜮之中的恶魔,轻轻的闪动恶魔的光泽。

    元月砂见惯了百里聂那风轻云淡,万事不放在心儿上的模样。她骤然瞧见了百里聂这个样儿,面色却也是不觉寒了寒,竟不自禁为之心惊。元月砂久经战场,见识过许多血腥可怕的事情。而后来到了京城,元月砂更见识过许多极为可怖的人心。

    饶是如此,方才百里聂眼中流转那一缕压迫性的狠意,却也是禁不住让元月砂为之而心惊,甚至不自禁的不寒而栗。

    百里聂眼中那缕狠色,一闪而没,又恢复了平日里那轻淡如烟雾的出尘模样儿。

    他脸色变得这样子的快,快得好似一切都是元月砂的错觉。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的觉得,也许方才那缕神光,方才是百里聂的真正面目。

    这个京城的长留王殿下,虽然披着一张神仙皮囊,可是实则也许里面掩藏的是恶鬼也说不定?

    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的垂下头,心下砰砰的一跳。她觉得,也许百里聂比百里炎更为可怕。

    百里聂却禁不住笑吟吟的:“皇兄已经是很过分了,真是不知晓,他如今为何还要这样儿的待我。让我这个做弟弟的,好生委屈不已。”

    这样子说话儿时候,他那面颊好似掠过了那一缕清光,一瞬间面目亮了亮,那样子逼人的艳丽俊美,竟似有些令人不可逼视。

    好看得,竟似有些令人不觉胸口一窒,令人心口阵阵的发紧。

    元月砂一颗心却也是慢慢的发紧,竟不自禁有些口干舌燥。她当真想要知晓,眼前这个男子,可是当年的白羽奴。然而无论如何试探,仿若却当真不能将百里聂的脸皮狠狠撕破。任何的试探,都仿佛轻轻巧巧的打在了棉花团上,竟好似不能够有丝毫的着力。

    他当真是和白羽奴不一样,一身的妖孽味儿,掩也掩不住,甜言蜜语,轻薄无耻,什么样子的廉耻都未曾能在百里聂的身上发现。龙胤的长留王殿下,好似一团华丽的蜜糖。而自己记忆之中的白羽奴,却也是端方守礼,被自己看了身子都是觉得会脸红。

    可是这些事情,都说不准,说不准的!

    元月砂颤抖着,伸手轻轻的搅紧了自己个儿的衣衫,手掌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痉挛颤抖。

    白羽奴不过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扔过便算的东西。这个身份,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百里聂玩到了腻味了,就轻轻抛开了去。

    她知晓自己为什么来这儿,也许并不是因为百里炎的疯狂,也不是因为百里聂的神机妙算。而是因为百里聂可能正是白羽奴,就算白羽奴只不过是百里聂的一场游戏。可是自己却也是绝不肯干休。

    当百里聂跟白羽奴没关系时候,她视若无睹,甚至敬而远之。可是当百里聂当真可能,和白羽奴沾染了那么一丝一毫的关系时候。元月砂就好像是受创了小兽,心心念念的,眼巴巴的就这样儿来到了百里聂的身边。好似被遗弃的猫狗,非得要找出个说法出来。

    百里聂留意到元月砂直勾勾的目光,他那内心却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感慨。眼前少女这样子的眼神,还当真是令自己心魂动摇,难以自持啊。

    “那月砂既然来到了这儿了,想来也是已然将我说的话儿,当真是认认真真的,这样子的考虑过了。既然是如此,月砂想出了什么,和我做这样儿的交易?”

    百里聂淡色的唇瓣,流转了温和的笑容。他那样儿的笑容,仿若是悄然绽放的白昙,在静夜之中焕发了缕缕的芬芳。

    元月砂张了张口,却也是忽而哑口无言。

    本来她认定百里聂是想要和百里炎为敌,那么自己就是帮百里聂,还要百里聂拿出什么好处。

    可是百里聂狡诈,口口声声,说什么自己所为和百里炎没什么关系。这一切,可都是为了自己。这鬼才会相信百里聂说的这样儿的话儿。

    元月砂为之气郁,百里聂果真是极为奸诈啊,有心让自己做他的棋子,还要自己张口,说一说能付出什么代价。这样子想着,元月砂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冷笑:“就不知晓,殿下想要什么。月砂可谓身为长物,太珍贵的东西,月砂却也是给不起的。”

    自己虽然是什么昭华县主,这个身份,也许对于别的人,可能当真很珍贵。可是对于百里聂这样儿极为受宠的皇子,这个身份也许什么都算不上。

    百里聂千方百计,套路自己,言语设下了陷阱,就为了讨自己一个承诺。

    可见必定是别具居心,心怀算计,心思并不如何的单纯。

    她倒是想要听一听,百里聂到底是想要什么?

    百里聂倒是忍不住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仿佛是十分为难的样儿,面颊之上更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淡淡的委屈之色:“其实若要我帮帮月砂,也是理所应得的事情。可是月砂既然要与我划清界限,不肯平白接受我的恩惠,闹得好似跟我有什么似的。既然是这样儿,那也是没法子了,只能和月砂等价交易。正因为月砂这样子的独立坚强,使得我心里面爱意也是越发加深。”

    说到了这二人,百里聂却也是丝毫不加考虑,苍白的手指头轻轻的指着自己脸颊:“亲我一下,这样儿亲我一下就好了。”

    元月砂原本如临大敌,面颊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凝重。

    如今听到了百里聂居然是说出了这样子的荒唐话儿,顿时也是为之气结。

    而元月砂那精致的脸颊之上,更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一缕极为可疑的红晕。

    她也是承认,自己是被百里聂闹得有些羞涩难当了,可是谁让百里聂居然是这样子的不自禁,说出了这般无耻的言语。

    元月砂嗤笑:“既然是如此,月砂也只能说一句,东海百姓,原本也是与我无关了。”

    该死,这个混账当真以为,自己会亲他一下?

    就算百里炎真灭了东海,搞死许多人,和她何干,又不是她让百里炎动手了。

    死就死了,和她元月砂,又能有什么关系?

    就算血流成河,也休想自己来亲百里聂一下。

    百里聂闭上了眼睛,无奈的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既然月砂不肯,那本王也换个更简单些的要求。本王有时候太蠢笨了,一不小心,就会惹得月砂生气。倘若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月砂生气了,月砂就饶了我,打打也就好了,用不着下杀手。”

    说到了这儿,他悄悄的睁开了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元月砂的反应。

    元月砂俏丽的小脸之上,却也是禁不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

    方才那股子淡淡的暧昧,些许的羞涩,如今竟然是已经荡然无存了。

    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也是不觉浮起了一缕极为锋锐的冷意。

    她只觉得百里聂这个看似轻描淡写的言语,却也是好似蕴含了一个十分可怕的秘密。

    如果百里聂是白羽奴,借着这件事情,哄得自己不对他下杀手,这根本都是痴心妄想!

    元月砂的那一双眸子,却也是顿时禁不住浮起了一缕寒意。

    就连嗓音,也是蕴含了一缕冰冷:“长留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请恕月砂不能够明白。倘若,你当真做了一件非死不可的事情,月砂怎么能就饶了你呢?”

    元月砂的眼中,更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猜疑。

    好端端的,为什么百里聂会提出了这样子的要求?

    她眼中的清光,轻轻的在百里聂的脸蛋之上逡巡,好似要从百里聂的脸上瞧出了几分的端倪。

    好似要刺破这么一张锦绣的皮囊,看透了百里聂的内心。

    百里聂,这个混账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意思?

    元月砂的心里面,当真是无法因此而通透。

    而百里聂对上了元月砂炽热的视线,却也恢复了平素的烟云缥缈,不可捉摸。百里聂的唇角,竟似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若月砂不愿意,那我也只能学聪明了一些,不做惹月砂生气的事情了。那我也只能委屈月砂,什么事儿都是不用做,便让我解决你的烦恼。让你既不必嫁给我,也不必委屈自己嫁给豫王做填房。”

    他说着要平白帮衬元月砂,可是言语之间,却也是在说委屈元月砂接受了。

    这样子的姿态,任何人都不能挑出他的不对。

    元月砂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冷笑连连。明明是百里聂,想要透过自己,做什么事情。却也是没想到,百里聂居然这样子会说话儿,说得好似他一往无悔,他在为自己解决麻烦。

    元月砂倒是觉得,自己的麻烦,一大半都是百里聂为她给招来的。

    比如百里聂那一日发的那个神经,当众说什么,要娶东海郡主。

    现在却说得自己多么的宽容大度,不求回报。

    百里聂就是将利用人的事情,说得这样子的好听。

    元月砂嗤笑:“我看是长留王殿下,有什么事情,要操纵月砂去做。只怕,月砂是不会如此乖巧听话,任由殿下操纵的。”

    而百里聂却也是一副好冤枉的样儿,一脸委屈,啧啧做声:“就当本王有事情,要月砂帮忙。”

    他轻轻的盯着元月砂,忽而从袖中取出了一枚精巧的小小金锁片。

    那金锁片看着陈旧,好似是什么旧物了。

    “只要,月砂戴着这枚金锁片,必定能得到神明保佑,逢凶化吉。”

    元月砂原本只想听听百里聂究竟想要说些什么,百里聂让自己干些个事情,那么自己个儿也能从百里聂让自己干的事情之中,从中窥见了那几许端倪,知晓百里聂的用意。

    可是任元月砂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到,百里聂居然会有这般摸不着头脑的吩咐。

    元月砂自认为自己是聪明的,如今却也是禁不住脑子有些糊涂,更是云里雾里。

    她简直不知晓,百里聂究竟是准备要做些个什么,居然是闹腾出了这样儿的事情。

    有时候,她跟百里聂在一起久了,也是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智商。

    元月砂的唇角轻轻的抽搐,瞧着这片在自己面前轻轻晃动的金锁片。

    “未知长留王殿下拿出此物,究竟是何用意,能有什么用途?”

    百里聂却也是恬不知耻,缓缓言语:“开过光的,这样子挂着,菩萨会保佑月砂的。”

    去他娘的开过光的,元月砂却也是一阵子的恼恨,恨不得将百里聂狠狠的踩到了足底,将百里聂狠狠的踩成那地上的污泥。

    百里聂唇角却泛起了浅浅的笑意:“我呀,如今跟月砂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的,绝不会是骗月砂的。所谓心诚则灵,当初这片金锁,佛前开光时候,是得到诚心祈祷的。这自然也是能够包保佑人,让人能够心想事成。”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却也是站起来,轻轻的伸出手,为了元月砂将这片金锁片系在了她的颈项之上。

    “所以如今月砂系上了,能保佑你心想事成,那么就不必嫁给我了。”

    元月砂暗中不屑,今日百里聂说了这样子的话儿,唯独这么一句话,倒也好似有些个自知之名。

    她垂下头,却也是轻轻的瞧着颈项之间的金锁片,眼中却也是流转了那一缕幽光。

    这片金锁片却也是已然是旧物,瞧着有些岁月的痕迹。

    可是饶是如此,却也是清楚能分辨出,当年打造这片金锁片时候,这个主人也是费尽了心思。

    这片金锁片不但打造精致,花纹细腻繁复,还镶嵌了几颗珍珠。

    如今虽然掉了一颗,剩下的珍珠也是黯淡无光。可是却也是能瞧得出,这片金锁片,当初也是颇费心思的。

    元月砂才不会相信百里聂的鬼话,说什么心诚则灵,开过光的。

    这根本就是眼前的老狐狸,来骗自己这个单纯老实的傻姑娘。

    她绝不会顺百里聂的意,上百里聂的当。

    这片金锁片,虽然看着陈旧,轻飘飘的也是并不起眼。可是既然是百里聂亲手给自己戴上,还想了些个法子哄自己。既然是如此,元月砂就自然觉得,这片金锁片很不简单。

    她不会这样子乖乖巧巧的戴着的,这片金锁片,她待会儿就要摘下来。

    然后,自己再想想法子,去查查这片金锁片的来历。想来,这也是必定能查出了几许的端倪,不会一点痕迹都是查不到的。

    自己个儿,才不会让百里聂恣意摆布,闹腾出了这样儿的事情出来。

    如今在百里聂面前,元月砂却也是乖乖巧巧的,任由百里聂为她将这金锁片系好。

    而百里聂的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闪动,他的手指可巧对着元月砂后颈的穴位,却也是蓦然轻轻一拂。

    一枚银针,顿时刺入了穴道,惹得元月砂身子轻轻的麻了麻。

    元月砂震怒!百里聂这个混账,如今究竟是想要做些个什么?

    还未及反应过来,她的唇瓣,蓦然被百里聂狠狠的吻住。

    唇齿纠缠,恣意亲热。

    眼前放大的俊容,男人一双眸子,却也是好似淡如轻烟,瞧不清楚任何的情愫。

    蓦然好似有一物,顺着百里聂的舌头尖,轻轻的推入了元月砂的唇中。

    两人唇瓣分开,元月砂气喘吁吁。

    她素手一抖,手中的一枚银丝却蓦然缓缓垂落。

    刚才百里聂的手指虽然暗算了元月砂的穴道,可这不过只能制住元月砂片刻。

    一瞬间,元月砂就已然解开了禁锢。

    然而就是在这一刻,百里聂却也是以那舌尖儿,轻轻的推送了一枚药丸过来,轻轻的推送入元月砂的肚腹之中。而元月砂,却也是根本没有想到,百里聂居然是会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出来!

    那药丸一送入元月砂的口中,就好似融化的春水,就在元月砂的唇中融化,落入了元月砂的肚腹之中。

    一瞬之间,元月砂那所有的力气,却也是这样儿就彻底的消失了。

    咚的一下,元月砂手中的银线,却也是这样儿,迫不得已的就落在了地上了。

    她极为恼恨的看着百里聂,身子却也是顿时变得软绵绵的。

    元月砂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好似化作了一团棉花,就这样儿轻柔的落入了百里聂的怀抱之中。

    而百里聂更是轻轻的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了擦元月砂的唇瓣。

    “月砂,本王可不是起意轻薄,不过是给你吃了颗药。”

    元月砂一阵子恼恨,以她的为人,一点儿也是不愿意被人制服。

    谁又知晓,被制服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就算是百里聂,也是不能够让元月砂为之而安心。她忽而禁不住有些个说不出的懊恼。

    也许,自己不应该接近百里聂这样子极为危险的人。

    百里聂瞧着元月砂轻轻的合上了眸子了,却也是不觉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捧住了元月砂的脸颊,然后将自己个儿的脸颊就这样子的贴了上去了。

    他言语轻柔,轻轻的呢喃,缓缓言语:“只盼望有那么一天,你能够,能够——”

    可是能够什么,百里聂却也是说不出话儿来了。

    元月砂恍恍惚惚,好似睡了一觉。

    朦朦胧胧间,她醒了过来,顿时为之一惊。

    好在自己却也是睡了一觉,不至于睡觉醒来,沦为了阶下囚。

    这么多年的习惯,使得元月砂清楚的知晓,倘若恣意昏迷,也许就不会有什么极好的下场。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恼恨之色。

    百里聂,他几次三番,触及了逆鳞。

    可是这个该死的混账,究竟是想要做些什么?

    她耳边听到了别人的轻轻呼唤,这才回过神来。

    原来正是因为别人的轻唤,才叫醒了自己。

    而元月砂整具身躯不觉微微有些酥软,打起了精神来了,轻轻撩开了车帘子。

    “月砂,你可算是回来了。”

    龙轻梅居然在一边等候,一脸关切之色。

    元月砂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是晚了。只见天边一片残阳,却也是艳红如血,显得是分外的娇艳。

    这天地之间,却也是微微有些黯淡,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纱。

    而李惠雪站在了一边,温柔贤淑,言语之间却也是不自禁有些见怪之意:“昭华县主怎能让母妃来接你呢?”

    元月砂不觉暗暗皱起了眉头了,百里聂究竟在闹什么?如今这位炙手可热的睿王妃,居然来迎接自己。她虽然素来不在意礼数,也是觉得有些过分了。

    李惠雪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眼底却也是一阵子发酸。

    元月砂可是当真出尽风头了,也许正因为如此,这昭华县主胜券在握,故而也是有些轻狂。哼,元月砂这个样儿,也许并没有福气,能享受如今这些个好处。

    只怕元月砂,因为过于轻狂,福气却也是没有了。

    李惠雪可是了解睿王妃的,龙轻梅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是看不起别人的轻狂。

    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却也是不觉瞧了龙轻梅一眼。

    然而她瞧了龙轻梅一眼,却也是不由得居然是呆住了。

    此时此刻,龙轻梅居然是直勾勾的看着元月砂,好似看到了十分令人惊讶的东西。

    龙轻梅面色变幻,容色古怪,却好似掩不住激动。

    一时之间,龙轻梅的胸口,竟似微微起伏。

    李惠雪却也是禁不住吓了一跳,一颗心更是禁不住砰砰乱跳。她跟随龙轻梅很久了,却也是从来没见到龙轻梅居然是流转了这样子的神色。

    李惠雪微微有些恍惚,龙轻梅究竟是怎么了。

    而连李惠雪都留意到了这样儿的事情了,元月砂也是不可能留意不到。

    元月砂不自禁的,顿时想起了方才百里聂给自己的那枚金锁片。

    她不自禁的,伸手轻轻的抚摸过这片金锁片,一颗心却也是突突的跳动。

    残阳如血,在天空边沿烘烤出了血色的凄艳和美丽。此时此刻,其实光线已经是有那么几分的黯淡了。然而元月砂却有着一个极为清晰的感觉,此时此刻,龙轻梅是正在看着自己脖子上那么一块小小的金锁片的。这样儿的事情,也许并没有如此的简单。

    而这一点,也许自己应该是猜测得到了。

    毕竟百里聂给自己的这么个玩意儿,必定也是会不简单。百里聂也是绝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就将这么一件东西给了自己了。

    一想到了这儿了,元月砂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抖动。

    百里聂这个混账,究竟是将个什么东西,这样儿塞给自己了。连这个人前如此冷静自持的睿王妃,如今居然是化为这样子的模样。

    好似这么一枚精巧的金锁片,和这位睿王妃,有着什么天大的干系一样,当真是令人一点儿都是看不透。

    龙轻梅却向前一步,居然是轻轻的握住了元月砂手:“昭华县主,秋日的天气寒冷,你身子骨弱,还是需要好生的爱惜自己的身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