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5 李惠雪失言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元月砂不太习惯睿王妃的碰触,对方这样子饿虎扑食的热切,也是让元月砂内心顿时滋生了那么一缕说不出的别扭。

    只不过手掌相触时候,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顿时流转了那么一缕说不出的愕然。

    龙轻梅一向都是十分淡定的模样,此时此刻,那一双手掌,却也是竟似在轻轻的颤抖。

    一股子异样,顿时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夕阳的光辉,轻轻的落在了龙轻梅的脸颊之上。

    龙轻梅娟秀的脸颊好似染上了那么一层淡淡的幽润,一双眸子,却好似星辰一样,好似特别的明润。

    可是这样子一双眸子,却也仿佛染上了那么一层淡淡的潮润之意了。

    元月砂的心尖儿,忽而好似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异样,内心之中,煞是发酸。

    好似吃了一片苦涩的酸杏,故而也是隐隐有些不自在。

    旋即,元月砂却也是压下了胸口那么一缕淡淡的异样。

    她忍不住在想,龙轻梅之所以会流露这样子的神色,却也是因为百里聂给自己的那么一枚小小的金锁片儿。

    该死,百里聂到底给了自己什么东西?

    元月砂一双眸子灼灼生辉,流转了一缕猜测。

    若是她让猜,她会去猜测,龙轻梅外边有什么私生女之类的存在,而自己颈项间的那块金锁片,就是所谓的信物。

    元月砂也是不知晓自己猜测得对还是不对,不过有些亲娘这样子瞧女儿的样子,元月砂倒是见过的。

    百里聂原本想要哄骗自己戴上去,要是自己成为了龙轻梅所谓的女儿,那么说不准对百里聂有大用。

    百里聂精于算计,谁知晓这位长留王殿下,究竟有什么打算。

    可惜自己不好哄,然而百里聂居然来硬的。

    百里聂当真是可恶至极。

    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酸不溜丢的,唇角轻轻的抽搐,一阵子无语!

    她可当真是要谢谢百里聂了。

    而在这一旁,李惠雪却也是不自禁的目瞪口呆。

    龙轻梅一向性子沉稳,很少十分热络。可是眼前这一幕,却实在是出乎李惠雪的意料之外。

    她做龙轻梅的女儿也很久了,龙轻梅始终是对自己淡淡的,并没有如何的热络。

    从前李惠雪也还是想得通,毕竟自己个儿也不是亲的,龙轻梅又能对自己多好呢?

    还不是普普通通的,很一般的样子。

    可是如今,龙轻梅居然对元月砂如今亲近,这样子的热络。

    甚至于,仿佛是有些失态。

    就好似今日,龙轻梅也是不知晓收了什么消息,主动来迎接元月砂的。

    当时李惠雪也很吃惊,她也是装贤惠孝顺,这样子跟过来。

    可是就算是这样子,她也没想到龙轻梅会这般真情流露。

    就算是李惠雪这种蠢笨的,此刻也是瞧出来了。

    李惠雪心里面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那么一缕酸意。

    她忍不住想到了周世澜,周世澜移情别恋,却也是那样儿的可恶,说了那么多伤自己心的言语。可是周世澜有一点没说错,自己就是太老实了,不会耍什么心眼儿。

    这么些年,自己也是待在了龙轻梅的身边。

    她是老实头,对龙轻梅也是没用什么心眼儿。哪里好似元月砂这般心眼多,又活泛,很会打算。

    只怕元月砂一成为了龙轻梅的养女了,一定会想法子,拢了很多东西在自己手里面。

    可不会好似自己这样子的笨丫头,只会简简单单的做人,哪里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的心思。

    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不觉垂下了清秀的脸蛋,一双眸子却也是好似浮起了一缕幽光,缕缕的寒意。

    李惠雪禁不住在想,以后自己,可是绝不会好似现在这样儿的傻了。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要学会给自己打算,而不是跟从前一样,傻呆呆的,一下子就是载倒进去。

    自己是个孤女,可总要是从龙轻梅身上拢些东西傍身。

    从前自己就是太傻,不知道为自己争取些个好东西。

    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抬起头来,面色也是恢复了平静。

    那张清秀柔润的脸颊,如今却也是恢复如初,煞是温柔可人。

    她不觉在想,谁让自己本身就是个极温柔的秉性。

    李惠雪又忍不住想,自己这个养母如今看着好似温柔了,可是却是城府极深,心狠手辣。

    哼,既然是如此,龙轻梅又岂能那么容易,居然对元月砂就掏心掏肺了。这亦只能说明那么一件事情,如今龙轻梅脸颊之上那等温顺体贴,可根本就是做戏,假意装出来的。

    也对,元月砂是宣德帝送来,意义也是不一样。如今苏颖毁了去了,百里雪的名声,也是未曾好到哪里去了。龙轻梅挑挑拣拣的,自然也只有一个元月砂可用。既然只有元月砂可用,也不怪龙轻梅居然是这样子的客客气气。

    这可不是给元月砂面子,而是给宣德帝面子,给朝廷面子。

    而李惠雪顿时也是不由得觉得,自己好似聪慧剔透了许多了,连这朝廷的事情,居然也是禁不住就清清楚楚的。

    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心中嫉妒的酸意,那也是平复了不少了。

    哼,元月砂如今虽然得到了龙轻梅的客气,可是也不过是假客气。

    这样子的客气,只不过龙轻梅做戏,根本不会是真心的。

    就好似当初,她李惠雪也是做了龙轻梅的女儿,最初她还以为龙轻梅是对自己真心的。

    可是后来才知晓,龙轻梅根本不会对她这个养女。

    李惠雪原本傻,浑浑噩噩的,什么都是不知晓。

    后来她才知晓,龙轻梅是二嫁,最初有个夫君,后来才嫁给了睿王府。

    想到了自己那个便宜的干爹,李惠雪脸颊也是不觉红了红。

    从前小心翼翼悄然藏匿于心中的感慨,如今却也是禁不住十分露骨的在李惠雪心里面响起。

    其实,其实睿王爷根本不必如此的委屈,娶一个嫁过人的女子。

    到底是沾染了别的男人了,一个寡妇,也是低人一等。龙轻梅不像自己,那样儿有自知之明。

    李惠雪自己做了寡妇了,倒是知晓自己命贱,自怜自伤。这嫁过人的身子,自然也是不能和冰清玉洁的少女相比。

    可是龙轻梅当初,就很不安分,居然还要嫁人,还嫁给风度翩翩的睿王爷,而且还比睿王爷大。

    有时候,李惠雪都是忍不住心疼睿王爷。

    睿王其实是因为局势,不得不娶吧。毕竟,这也算是某种联姻。

    不过龙轻梅要是有自知之明,合作的方式会有许多,根本不必用联姻这种方式。

    其实成功的男人,身边应该配个小姑娘,年纪小,思想很单纯,会哄人开心,简简单单的。

    李惠雪觉得,龙轻梅根本不适合。

    她好似想到了一件十分隐秘,而且略略有些不堪的事情。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儿,李惠雪的脸颊,却也是顿时禁不住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那样儿的一股子难以宣之于口的尴尬与骄傲,就这样子浮起在了李惠雪的心头。也因为这样子,让李惠雪蓦然死死的搅紧了自己的衣衫。

    然而正因为这样子,李惠雪唇角蓦然浮起了一缕凉丝丝的笑容。

    她忍不住极为笃定的想着,龙轻梅是不会真心对元月砂的。

    其实她也不是说龙轻梅身为寡妇,就不配和睿王爷好。

    就算寡妇不是清白身躯,可要是一心一意的对自家男人好,那倒也是好的。

    可是龙轻梅呢,她根本不是一心一意的对自家男人好。

    就算嫁给了睿王爷,可是龙轻梅的心里面,仍然最爱的是自己第一任的夫君。

    据说龙轻梅前头的丈夫,是个书生,是个病秧子。那个病书生,和睿王爷比起来,根本一点儿都是不如。不过是个没用的废物,只会用些个酸诗哄人。

    可是睿王爷人好,不会哄人,只会好生呵护人,娇宠人。

    可惜,可惜母妃性子要强,却也是不稀罕这份娇宠。

    这样子的福气,龙轻梅就这样子毫不珍惜的轻轻的扔了去了。李惠雪作为养女,有时候也是禁不住僭越的想,龙轻梅不知晓惜福,也许会损伤自己的福气的。

    不过这个念头,打死李惠雪,可是说不出口。

    李惠雪这样儿的想着,龙轻梅不知晓惜福,可更加显得龙轻梅对以前的夫君,情意很是深厚了。

    正因为这个样子,龙轻梅方才是会那么记挂以前死去的女儿。

    不错,世人只知道龙轻梅无儿无女。只因为龙轻梅和石诫是那么一对神仙眷侣,闹得好似龙轻梅从前那段婚姻,那场往事,仿佛是根本都不存在的一样。别人也是并不知晓,龙轻梅曾经和第一任丈夫,有过那么一个女儿。

    只不过那时候东海政局并不如何的稳定,那个女儿也是在战乱之中丢失了。

    怎么丢失的,李惠雪也是并不如何的清楚。毕竟整个东海,对此事也是忌讳莫深,并不愿意如何的提及。李惠雪只隐隐约约的知晓,那孩子丢失的时候,似乎只有几个月,一岁都不到。

    这话虽然不好明说,可是谁都知晓,龙轻梅的亲生女儿,已经是在战乱之中没了。

    也是龙轻梅自己不好,好好一个女人,不肯被男人娇宠。她生了孩子不久,便是遇到了变故,甚至于现身杀敌。故而落下了病根,从此以后,龙轻梅也是并不能再如何的生育了。正因为这个样儿,龙轻梅也是十分怀念这个已经死去的女儿。

    李惠雪自打知晓了这些个往事,心里面也是有了成算,并且也是觉得自己应该有自知之明。

    她再怎么对自己这个养母,只怕这个养母也不会真心相待自己的。

    只因为龙轻梅心里面只有那个死去的女儿,哪里能容忍别的女子占据属于亲生女儿的位置。

    李惠雪原本死死的攥紧了衣衫,如今手指头却也是一根根的松开。

    她盯着龙轻梅和元月砂相携而去的身影,唇角蓦然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

    别看如今龙轻梅对元月砂这样儿的热络,好似很好的一样。可是其实,这些都是虚伪的情意。

    哼,元月砂想要占据龙轻梅心中女儿的位置,这根本都是,想也别想。

    元月砂是根本都不会成功的。

    那夕阳的余晖,轻轻的洒满了大地,天地之间也好似蒙上了轻纱,光线也是不觉,渐渐的黯淡下来了。一盏盏的轻纱灯笼,却也是在这宛南别院,一盏盏的轻轻的被点燃。那灯笼的光辉,是如此的明润,将一切都是映照得朦朦胧胧的。

    想到了这儿,李惠雪却也是轻盈的提着裙角,轻轻巧巧的跟了上去。

    就算因为元月砂的身份,龙轻梅对元月砂另眼相看。

    可是就算是如此,自己也是不能让元月砂得到龙轻梅的专宠。

    她忽而内心之中,不自禁的浮起了浅浅的酸意,心里面一阵子的不好受。

    李惠雪慢慢的跟上了龙轻梅了,她瞧着龙轻梅衣衫之上那十分精巧的刺绣,忽而又一阵子的心慌。

    她肚子里面没活,人又不够玲珑,平时也只会扮乖巧。

    如今就算是来到了龙轻梅的身边,也是不知晓说什么才好。

    自己是个嘴笨的,哪里好似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的油滑嘴刁,能甜甜的哄人欢喜。

    她瞧着元月砂巧笑倩兮,对着龙轻梅绽放了甜甜的笑容。

    李惠雪如遭雷击,十分的恼恨,心里面那么一缕缕的酸意,顿时禁不住油然而生。

    元月砂凭什么笑得这样子的开心,好似有什么极欢喜的事儿,开开心心的。

    不想自己,总是泫然欲泣,柔柔弱弱的。

    元月砂凭什么笑得那么样子的甜美,是因为她年纪小,很风光,没受过苦,还是因为元月砂根本就是善于演戏作伪,什么样儿的事情居然都是能做得出来。

    李惠雪心中酸意更浓了,一颗心更是禁不住轻轻的颤抖。她忍不住心里面泛酸的想着,原来自始至终,自己也不过是个,是个没人要的傻丫头。

    她的足步,却也是不自禁的慢下来了。

    自己跟上去做什么,却也是平白遭受屈辱。

    哼,这些人虽然没说什么刻薄的话儿,可是却也是打心眼儿里面瞧不上自己,刻薄自己。

    只因为,自己自始至终,都是个不会讨人喜欢的蠢丫头。

    李惠雪到底什么话儿都是说不出来,心尖轻轻的发颤,不自禁的流转了那等缕缕的酸意。

    她们欺辱自己了,她们欺辱自己了!

    李惠雪慢慢的放缓了脚步,她内心之中不自禁的充满了期待与盼望。

    只盼望自己脚步慢了,她们能发觉自己。

    自己就算是个没人要的笨丫头,可是到底是龙轻梅的女儿。而龙轻梅呢,也是不应该如此的相待自己,对自己这样儿的坏。

    无论怎么样,这面子情也是应该闹得过去吧。

    毕竟这么多年,自己做龙轻梅的女儿,就算是不够聪慧,可始终也是乖乖巧巧,安安分分的吧。

    自己对着龙轻梅,没说过那么一句顶撞的话,可是一直柔顺可人。

    龙轻梅要是有点良心,就应该发现自己没有跟上来,自己走到了后面,没人理睬,好生可怜。

    然而李惠雪却也是失望了,龙轻梅那双眸子,好似总蕴含了热切,不过却也是只盯着元月砂。

    李惠雪有没有说话,有没有跟上来,龙轻梅其实一点都是没有在意,根本都是没有丝毫的在乎。

    自始至终,这好似就成为了李惠雪的独角戏。她在这儿自怜自伤,如此自导自演。可是实则呢,其实根本没有多少人会真正的在乎。也是没谁,肯多瞧李惠雪一眼。

    然而这么一场独角戏,却让李惠雪一颗心禁不住凉透了,身躯也是摇摇欲坠。

    一旁服侍李惠雪的婢女,赶紧将李惠雪扶住。

    暗中,这丫头却也是禁不住觉得索然无味。

    李惠雪这个样儿,真是没劲儿透了。

    其实只要服侍这位雪小姐久一些,就会知晓她的秉性。温柔似水,好似动不动,一颗玻璃心肝就会这样儿轻轻的碎了去。

    最初你也许会可怜她,可怜李惠雪没了父母,又没了夫君。

    这身边的人,也会劝一劝李惠雪,让她仔细身子,可是不必如此伤心了。

    可是很快,你便是会发觉,你所有的安慰,不过是为了李惠雪的眼泪珠子开了堤坝。

    只怕你越劝,李惠雪的眼泪水就会流得越多。

    她会轻声细语,或轻轻抽噎,或默默流泪。

    然后这软绵无声的哭泣会持续好大一阵子,柔柔弱弱,娇滴滴如水雾。

    很快你便会发现,李惠雪是极享受你劝慰她的过程。

    李惠雪那黏糊糊的性子,就好似一团湿润的泥巴,死死的咬紧你,怎么也是不肯放。

    可你要是一时糊涂,胆敢怠慢了李惠雪,依照石煊的性子,可是定然绝不会轻巧将你饶了去。

    睿王世子别的方面也许还算聪明,可是他在李惠雪跟前,简直和瞎子也没什么分别。

    小柔服侍李惠雪几年了,这些个门门道道的,小柔心里面自然是清楚的。小柔虽然是个丫鬟,却也不傻。作为下人,纵然李惠雪有些让人郁闷,可是应付李惠雪倒是极为容易的。

    对着李惠雪,就是要傻里傻气,一点儿机灵劲儿都是不能有。

    任是李惠雪柔肠百结,可你只当一点儿瞧不懂,那么李惠雪也是拿你一点法子都没有。

    就好似如今,小柔瞧着李惠雪极为难受的样儿,也是扶住了李惠雪,不觉说道:“小姐身子不适,让我去请个大夫。”

    她自然知晓,李惠雪虽然看着柔柔弱弱的,可那身子,倒是一向没有什么真毛病。

    不过要是去请了大夫,世子爷也是挑不出错。

    李惠雪一阵子气恼,不觉娇滴滴的说道:“请大夫?如今我还能请什么大夫?今日娇客被母妃如此的礼遇,偏我就生病了,偏就让我请了个大夫。知晓的,知道我身子一向都是不好,知道我没坏心,并不是故意的。可这不知道的,可能还以为,我故意拿乔,给人什么脸色看。”

    她如此抱怨,柔肠百结,只觉得自己一个孤女在睿王妃跟前可当真日子艰难。

    一抬头,却看到了小柔那张木讷糊涂的脸蛋。

    小柔那样儿,分明也是不如何明白的。

    李惠雪为之气结,果真是个木头疙瘩,让着这样子一个不通透的人服侍自己,平时气也都要将自己给气死了。

    小柔却故作不知,她若有一分半分的通透,只怕早就让李惠雪给烦死了。

    如今,小柔只顺着李惠雪话说:“小姐要是不瞧大夫,那我便扶着小姐回去,给小姐弄碗安神茶。”

    李惠雪却也是并不乐意回去了。

    若是回去了,也不过是对着小柔这等蠢物,自己默默伤心,也没什么意思。

    更何况,自己心里这么难受,需要的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对自己好生呵护,安慰一番。

    而且,元月砂这个女人入府了,怎么样,自己也得给元月砂闹腾些个阻碍。

    她被周世澜那么一说,已经不傻了。

    自己从前就是太老实,也不会算计人。如今她就不会那么蠢,一定不会让元月砂顺顺利利的,成为东海郡主。

    “我胸口闷,还要走一走。”

    李惠雪不觉如此说道。

    小柔却也是有些了然,只怕李惠雪会到澜雪阁去。

    石煊就住在澜雪阁!

    这个时候,睿王世子应该在勤练武功。石煊是个勤劳的人,小小年纪,已经是知晓了上进。就算是到了京城,却也是未见石煊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李惠雪要是散步到那儿,一定会见到石煊。到时候李惠雪对着石煊哭一哭,那么石煊一定会来安慰李惠雪的。

    她到底是李惠雪的丫鬟,果然是有几分了解李惠雪的。

    李惠雪走了几步,果然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扶着我去澜雪阁吧,我正好和阿煊说说话儿。”

    小柔轻轻的嗯了一声,也是未见多问。

    李惠雪慢慢的扯紧了手帕,她虽然笃定龙轻梅一定不会对元月砂有什么真感情,可是也是一点儿都见不得元月砂得意。元月砂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样子欺辱自己。元月砂抢走了阿澜也还罢了,居然还要抢走自己在睿王妃的地位,她还让长留王喜欢她。

    李惠雪心里面不舒服极了,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抢。

    她既然见不得元月砂好,如今李惠雪去寻石煊,就是为了给元月砂下绊子。昂子,

    石煊是过继的儿子,和她这个养女可是不一样。

    龙轻梅肚皮里面生不出,以后石煊就是龙轻梅唯一的指望了。

    正因为这样子,石煊也是很金贵的。

    只要石煊去闹,元月砂别想真正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

    这样子想着,李惠雪也是已经到了石煊住的澜雪阁。

    这个英武的少年正认真练武,脸颊也是透出了红晕,额头更渗出了汗水。

    眼见李惠雪来了,石煊顿时抛下了一切,来到了李惠雪的身边。

    石煊唇角不觉笑吟吟的,显得甚是欢喜:“雪姐姐怎么来看我了。”

    李惠雪伸出了手帕,轻轻的擦去了石煊额头上的汗水,自自然然,仿佛根本察觉不到其中的暧昧。

    而石煊也是坦然受之,并不觉得奇怪。

    李惠雪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酸意:“阿煊,姐姐不过是心中郁郁,故而信步来这儿走走。其实,除了你这儿,我也没什么可去了。”

    她知晓石煊的心意,更知晓石煊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石煊听了,眉宇之间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恼色:“雪姐姐,是谁待你不好了?”

    李惠雪苦笑摇头:“也没谁对我不好,只不过我终究是个蠢笨的女子,有时候也是不免觉得多余。就在刚刚,母妃那般亲切,对着昭华县主。便是我,也是只能站在一边。人家是昭华县主,连长留王殿下都喜欢她,阿澜也是因为她而嫌弃我,我算什么。”

    她也是吃定了石煊,听到自己这样子诉苦了,必定是会暴跳如雷。

    然后,石煊就会在自己面前,拍拍胸口保证,保证他一定会让元月砂不好过,一定会将元月砂赶出去。

    李惠雪也是吃定了石煊了。

    出乎李惠雪意料之外,石煊却也是失笑,好似这件事情根本不值得李惠雪烦恼:“雪姐姐放心,母妃岂会对她真心的好,不过是瞧着陛下的面子,赏赐她些脸面。你呀,可是不必担心,她哪里比得上你在母妃心中的位置。”

    李惠雪听了,一阵子的愕然,心里面却也是很不痛快。

    阿煊为什么这样子说话儿?平时,阿煊可不是这样子的。只要自己流露出了半分委屈,阿煊一定可以为自己做任何的事情。

    然而石煊也不傻,如今内心也是有些小盘算。

    龙轻梅看似得到了朝廷的恩宠,然而处境却也是极为微妙,更要步步为营,处处小心。说实在的,龙胤皇朝之中,想要取龙轻梅性命的,比比皆是。如果这时候,石煊将元月砂赶了出去,可以说是打朝廷的脸。整个东海局势,只怕都是会受此影响。

    他也是不怪李惠雪觉得如此委屈,雪姐姐这样子单单纯纯的,又哪里能够知晓这些政治之上的弯弯道道。只怕李惠雪那颗单纯如水的心里面,根本没想过这些。

    石煊不忍将话说透,更不忍破坏李惠雪的这份清纯如水,故而此时此刻,他也是不由得装傻了。

    李惠雪素来单纯,他以为也是能够将李惠雪应付过去。李惠雪很识大体,也处处隐忍,一向也是不喜欢自己找别的人麻烦的。

    然而李惠雪却并不像石煊所想的那样儿,此时此刻,李惠雪心里面十分不舒坦。

    阿煊怎么能这样子,怎么就不能将自己宠如珠宝了?

    她不知道石煊是怎么想的,自己是石煊的心尖尖肉,都被人给欺辱了,石煊怎么能这样儿的轻描淡写?

    从前石煊可不是这样子的。

    李惠雪慢慢的扯紧了自己的手帕,却也是禁不住就以退为进:“阿煊,难道我还能当真要你为我折腾。姐姐知晓身份的,怎么会闹腾?你是知晓我的,我素来就不喜爱招惹事情。在我的心里面,一向都是会避着人。便是受了委屈,也是会让着别人。”

    她瞧了瞧石煊,看着石煊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仍然没说出自己想听的话,更没有许自己一定会赶走元月砂。

    李惠雪的心里面,简直都是气坏了。

    此刻石煊心里面想的却是,雪姐姐果真是识大体的,并不想要见着我闹。

    李惠雪要是知晓了此刻石煊内心之中的想法,一定是恨不得将石煊给吞了。

    可是越是如此,李惠雪却也是越发不甘愿。

    她这样子闷闷的性子,是素来不会将话儿挑明白了说。她要是想要一件东西,非得要闹得好似别人送到了自己的手里面一样。那么李惠雪那双手,就是会干干净净的,一点儿污秽都是没有的了。

    李惠雪明明恨透了元月砂,却也是越发自贬,既然是以退为进,自然也是要退得厉害了些。

    她不觉自怜自伤的言语:“其实姐姐早就已经认命了,我算什么,当年只怕母妃根本不想要我这个女儿。我不过是个养女,根本不算什么。母妃这些年来,就是慢待我了,我也是并不觉得委屈。就算如今母妃对昭华县主好些,也是,也是因为我没这样子的福气。阿煊,我是个命苦的人,哪里能有这样子的福气。”

    李惠雪原本是强自忍耐着泪水,可是如今泪水却也是终于落下来了。

    按照李惠雪的经验,就算石煊方才犹犹豫豫,看到了自己的泪水,那也是一定什么都顾不得了。

    想不到,李惠雪的耳边居然是静了静。

    一时之间,石煊居然是没有说话儿。

    李惠雪顿时也是呆了呆。

    石煊纵然不拍拍胸脯,说着一定会为自己出气,也是应该对自己百般安慰。毕竟,自己的眼泪可都流下来了。可是此时此刻,石煊只是怔怔的盯着李惠雪,一时之间,眉宇之间竟似有些讶然。

    石煊这样子的反应,李惠雪却也是有些不明白。

    自己刚刚究竟说错了什么样子的话儿,为何石煊会这样子,以这般目光,如此看待自己?

    她仔细想想,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明白。

    自己也不过是如从前一般示弱,显得无依无靠。

    这样子的手段,自己不止一次,在石煊面前施展,总是会有很神奇的效果。

    可是如今,石煊为什么居然是拿这样子的目光看待自己呢。

    李惠雪并不如何的聪明,也想不明白。

    而石煊的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讶然之色:“雪姐姐,你,你居然觉得,母妃对你不好?”

    石煊这样子问,反而让李惠雪觉得奇怪了。

    她那一双柔弱的眸子,如今不自禁的含着泪水珠子,容色楚楚,煞是可怜。李惠雪都不明白了,这难道算一个问题?

    她还以为,石煊和自己一样,都是那么天经地义的觉得,龙轻梅是苛待他们的。

    这只要有眼珠子的,谁都是能瞧得出来。

    就不说石煊了,从小龙轻梅就对石煊硬邦邦的,让石煊动辄得咎,毫无半点柔情。龙轻梅要求严厉,要是石煊犯了错,必定是会狠下责罚。彼时,还不是自己为石煊包扎伤口,柔语安慰。

    就说龙轻梅对自己,也是不咸不淡,不闻不问。龙轻梅那双眼睛里面,从来没有自己的身影。她也是知晓,龙轻梅肯定是嫌弃自己的愚钝。自己在龙轻梅的心里面,那也是不过如此。龙轻梅心高气傲,一定是很喜欢聪明可人的姑娘。可惜,自己这个养女,偏生不是。

    龙轻梅根本就是作践自己,难道石煊没看见?

    那日自己和元月砂争夺发钗,龙轻梅分明是看见了,可是还是偏帮元月砂。后来贞敏公主之事,龙轻梅也是不顾自己脸面,硬要收留百里敏。乃至于如今,龙轻梅对元月砂关怀备至,乃至于对自己十分的冷漠。当自己故意走到后面,可是龙轻梅居然是浑然不觉,都是不肯等等自己。

    如此种种,她以为石煊也是这样子认定的,龙轻梅对自己不好。

    可是既然是如此,为何如今石煊,偏生这样子一副姿态?

    李惠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也是柔柔弱弱的说道:“阿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石煊却也是十分困惑,他都没想到,李惠雪居然会觉得龙轻梅对她不好。

    他还以为,龙轻梅和李惠雪母女两人,感情一向都是非常的哈的。

    他也是没想到,李惠雪居然是会有这样子的想法,还如此无知无觉,居然是理直气壮的说出来。

    平心而论,石煊并不觉得龙轻梅哪里亏待了李惠雪。

    李惠雪如今锦衣玉食,一个寡妇,过得这样子自在和舒坦,还不是因为龙轻梅的庇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