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45 月砂贪愿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龙轻梅早有所觉,并不会介意石诫女人上的那些个烂事。

    可她却已然无法忍受石诫那远远胜过常人的贪婪**。

    石诫来东海也没多久,也已然按捺不住他那一腔凶狠磅礴,好似什么扭曲植物一般勃勃生长的熊熊野心。他已然就开始忍不住铲除异己,将碍着他事儿的人一个个的拔掉。恨不得将从前跟随海龙王的老臣子挑选由头,一个个狠辣铲除。而这些人,很多都是龙轻梅亲呢依靠的同伴与长辈。

    她的父亲龙魁,虽然是个大字不认得的粗汉,却颇具见识,也很有胸襟。龙魁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以海盗发家,双手不觉染满了斑斑的血迹。龙家每一分赚来的财帛,都染着血的味道。然而当龙魁积累了一定的财富,手中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私兵,他瞧出了海盗这个行当不能长久,转而做起了走私的勾当。朝廷谕令反反复复,海禁总是如影随形。然而龙魁却不会理会那么多,自顾自海上贸易,靠着走私赚取了流水也似的白银。那些商户也从畏惧变为逢迎,争先恐后,想靠着龙魁发大财。

    龙魁是个老奸巨猾的海盗,他靠着丰厚的利润,慢慢洗去了早年身上的血腥。只要有好处,能赚银子,那么他这个海贼,就比朝廷还要亲。他还定下规矩,有所不为。那些发色眼睛,奇奇怪怪的外国商人,沿海贩卖鸦片,害人无数。彼时龙胤朝廷内乱,无力约束。龙魁却严下命令,他名下船队,乃至于和龙魁合作的商船,都不能携带这福寿膏。一旦发现,也是不必审了,立刻扔到了海里面喂鱼去。因为龙魁东海颇有势力,竟慢慢的,禁止了此等祸害。也因为这样儿,他这个朝廷口中海贼,不觉名声大振。原本满手是血的海盗,居然成为了大善人。

    龙轻梅不敢说自己亲爹算个好人,可他总归盼望自己后代,能过上些个安稳日子。

    可石诫却不这么看,他威逼利诱,靠着挑拨离间,有意分化,也引得部分海盗投诚。

    从此这些人白天是官兵,晚上是盗贼。杀了人,便能分去船上的金珠宝贝,随意污辱妇女,杀人灭口后,将尸体扔到了海里面去。

    不但如此,石诫为了多赚一点银钱,居然是私底下自己贩卖那福寿膏。

    他当然对不起龙轻梅,可是却打心眼儿没丝毫愧疚。

    不但没有愧疚,石诫还觉得龙轻梅不是。

    他觉得龙轻梅偏帮娘家,已经嫁了人了,可没将自己当成睿王妻子。若龙轻梅当自己是睿王妻子,就应该为自己男人着想,不但不应该诸多阻扰,而且还该为夫君出谋划策。他甘冒大不韪,娶了龙轻梅做妻子,给了她隆重的婚礼以及正妻的名分,那么龙轻梅自然也是应该知恩图报。

    想不到龙轻梅竟然是如此不知感恩。

    石诫非但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误,还觉得龙轻梅不知道好歹。

    龙轻梅也算是看清楚他了,女人在石诫眼里也不过如此。要做石诫的女人,千依百顺,费心倒贴,无怨无悔,一切以石诫意志为准,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若能做到这些,也许能得到石诫的宠,也便是那新婚之日,石诫一番言语切切。

    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的。

    而这样子的好,她可真没这样子的福分享受。

    然而自己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石诫对自己女儿的所作为为——

    就算是过去多年了,龙轻梅想了起来,她那内心之中怒火却也未曾稍减少。

    然后,龙轻梅的思绪,却被元月砂的一声轻呼,轻轻的打断。

    龙轻梅这才回过神来,她发觉自己死死的攥紧了元月砂的手掌,攥得元月砂面颊之上流转了震惊之色。而她这才恍惚所觉,自己不免将元月砂那一双手,捏得太紧了些了。

    龙轻梅方才回过神来,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掌。

    她瞧着眼前精巧的少女脸庞,这个昭华县主,她可以说有几分熟悉,可是又不自禁的流转了一股子的淡淡陌生。她知晓元月砂秉性狡诈,精于算计,可是如今,元月砂的脸蛋之上却流转了一缕别扭。

    瞧着元月砂面上神色,竟似有几分的不知所措。

    龙轻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缕冲动,想要伸出手,轻轻抚摸眼前的脸蛋。她废了好大的劲儿,才生生压下去胸中那缕冲动。

    龙轻梅胸口轻轻的起伏,慢慢的压下去胸口一缕躁动。

    她慢慢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痕迹,含笑:“是我一时失态,想起了从前的一些事情,吓着昭华县主了。”

    元月砂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抖动,一双漆黑的眸子,好似透出了柔润的光彩:“既然是已然过去的事情了,睿王妃何必如此的介怀?”

    龙轻梅慢慢的攥紧了手掌,死死的捏成了拳头,一股子的锐痛,却也是悄悄的从龙轻梅的掌心轻轻的泛起了。

    过去的事情,她自然是介怀的。而且无论过去多久,那心里面,却也是绝不会就此忘怀的。

    她缓缓说道:“其实,我曾经有一个女儿。”

    元月砂一时也是不知晓,应当如何的应对,哑口无言。

    “我生下这个女儿时候,月份不足,可仍然是痛得死去活来,满头都是汗水。我那一双手,也挣得都是青紫痕迹。女儿生下来,她身子骨弱,月份不足,整个人就好似红皮猴子,皱巴巴的。才生下来时候,我都吓坏了,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就生下了这么个极难看的孩子。”

    “那时候我疼得流眼泪,心里面也是满是失落,委屈得要哭出来。是阿宁陪在我的身边,好笑的瞧着我。对了,阿宁就是我的小哥哥,他本名江宁,小时候随父母迁到了这儿,打小和我一块儿长大。阿宁就轻轻的擦去了我脸上的泪水,却也是好笑的对我说,说我平时素来刚强,怎么这个时候却像个不懂事的大孩子。他说小孩子生下来就是这样子的,我小时候也是这样子。等孩子长大了一些了,瞧着就是会觉得漂亮了。”

    “那是我第一次带孩子,自然什么都手忙脚乱,我什么都不懂的。我要给她洗澡,换尿布,还要给她喂奶。小丫头年纪小小的,便是牙尖嘴利,喝奶时候还会将我咬得鲜血淋漓。小孩子饿得快,整晚上都折腾我,惹得我眼底便都是青紫。那时候我在想,从小到大,我虽然会吃苦,可这小丫头是最会折腾我的,闹得我焦头烂额。”

    “不过那小丫头虽然会折腾,幸好阿宁一直陪伴着我,咱们一块儿带孩子。有时候,真是奇怪。小孩子生下来时候,你嫌她烦,可是一手带着她,她喝着你的奶水,软乎乎的躺在了你的怀中。你瞧着她软乎乎的吹着气,挥手蹬被子睡着,就渐渐觉得,她是你的血中血,肉中肉。你搂住这个小恶魔,心里面却会很欢喜。哈,那小丫头才生下来时候是很丑,可养了几个月,皮肤也是白嫩嫩的,也不是那等红红皱皱的了。她变得白白胖胖,很是可爱。”

    “这小丫头,欢喜时候,还会冲着你咯咯的笑,笑起来时候眼珠子眯起了,好似两弯月牙。你看着她,就会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融化了,甜甜的,很是欢喜。”

    “她也认人,就是认得你,知晓你照顾她,仿佛就认得你的心跳。你抱着她时候,她小脑袋就往着你的怀里拱来拱去。她也刁钻,不是我这个娘抱,就让她的爹抱。换了外人抱一抱,她就是会哇哇大哭。你嘴里说她挑,埋怨她会折腾人,可是其实你的心里面却会很窃喜,觉得女儿还是知晓区别对待,知晓谁对她好。哪个待她好些,她就腻着谁。”

    龙轻梅说到了当初的那些事儿,唇角不自禁的勾起了浅浅的笑容,仿佛那时候明润、欢喜的心情,就又不自禁的浮起在了心头了。

    她八岁离开了渔村,之后就一直留在亲爹身边,历经了那么些个腥风血雨。唯独成婚到生孩子的那一年多,却过着清静如水的日子。

    她还记得自己那个时候,和江宁的住所。海边时常会有雨,一下会连绵几日,可那雨水下透了,太阳就会钻出了,阳光也是润透了。院子里面的花儿,被雨水润了,一朵朵的,会开得格外明媚。雨水过后,空气之中会有一股子淡淡的海腥味儿,若换做别处的人,也许会不惯。可是龙轻梅却也是打小就习惯了这样儿的味儿了。

    她和江宁就居于此处,恩恩爱爱。龙轻梅打小什么活儿都肯做,可是说到了刺绣,却怎么也学不会。她原本想给女儿做一双漂漂亮亮的虎头鞋,却只能用针刺伤了自己的手。有时候她做梦,一闭眼就梦见了自己抱着女儿,和江宁站在了那染满阳光的院子里面。

    江宁也很爱这个女儿,还让人给女儿打了一片长命锁,戴在了女儿的颈项之上。

    可惜东海的风好似总带着那么一股子血腥的味道,彼时摄政王石修,野心勃勃,瞧上了东海海运带来的金银珠宝。

    那么一条海运路线,于石修而言,便是那么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再怎么样,龙轻梅也是不能当真和江宁一道,过些个安安稳稳的日子。

    “女儿半岁的时候,我迫不得已,离开她了。我有些事情,不得不为。离开的那天,我亲亲她的脸蛋,听着她咯咯的对着我笑。前天晚上,我哭了好久,泪水将枕头都给打湿了。可我到底一狠心,离开了她。可是我心里面想着她,心心念念的惦记她。有时候睡觉醒过来,就忍不住想起她软乎乎的身子,那笑眯眯的眼睛,想着她身上那股子奶味儿。想着她冲着我撒娇,腻在我怀里面,受了委屈,要哭不哭的可怜样儿。”

    “可是我这狠心的娘,一去就好几个月。后来我好不容易逮住个机会,回去见我女儿。”

    “我记得那一天天气很好,前几日下过雨,天是蓝蓝的,花儿也开得很精神。我女儿穿着一套淡绿色的衣衫,颈项间挂着那枚长命锁。她没过几个月,长大一些了,越发可爱了——”

    龙轻梅这般说着,直勾勾的看着元月砂。

    她慢慢的,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住元月砂的脸颊。

    “阿宁抱着她,对我微微含笑。我一步步走过去,阳光洒在我的身上,我觉得很幸福,幸福得有些个晕眩之意。我梦里想着女儿,如今就好似做梦一样,就想要伸出手,将她抱一抱。我走到了她的身边,快要抱着她了。而她却也是伸出了那么一双软乎乎的小手,对着我奶声奶气的叫唤,唤我娘亲!”

    龙轻梅手掌磨蹭元月砂的脸颊,脸上流露出了惊喜:“原来我女儿已经会说话了,她会说话了,她还叫我娘亲。”

    “我那时候,眼泪哗啦啦的,一下子就流下来。”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已然是泪流满面。

    元月砂一双漆黑的眸,映着龙轻梅流泪的双眼,

    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慌乱,顿时不觉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元月砂只听着自己个儿一颗心,砰砰砰的乱跳。

    饶是元月砂脸皮素来很厚,可是此时此刻,她却也是不自禁的升起一缕羞恼和惭愧,好似自己是一个窃贼,窥测了原本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可是自己个儿,原本可并没有这般无耻,做这档子极无耻的勾当。

    若不是百里聂,自己何至于在龙轻梅面前这样的心虚。

    这世上每一个人,都是会有什么秘密不想让别的什么人知晓。

    要是龙轻梅没有将自己当女儿,也不会将这么些个秘密,好似竹筒倒豆子一样给倒出来。

    龙轻梅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灼灼光彩,蓦然眼底流转了一缕锋锐。却忽而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拭自己的眼泪珠子。

    那片手掌轻轻的移开了元月砂的脸颊,龙轻梅眼中的情愫却也是禁不住慢慢的收敛。

    元月砂方才沉声说道:“睿王妃,月砂先行沐浴更衣。”

    她掩住了内心之中的一缕异样,前去梳洗。

    元月砂却禁不住在想,百里聂也是不知晓用什么法子,让龙轻梅认为自己是她的女儿。

    一股子恼恨之意,顿时这样子的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百里聂可真会盘算,不但令自己的地位更加的稳固,而且自己的把柄也是落在了百里聂的手中了。

    无论百里聂以后想要自己做什么,也许自己就很难拒绝。

    一想到了百里聂亲口许的那门婚事,元月砂娇嫩的脸颊,顿时也好似染了一层丹蔻样儿红透了。

    水汽蒸腾,染得元月砂精致双颊飞起了红晕。而元月砂那双漆黑的眸子,却经不住染上了一层邪气。

    百里聂胆敢算计自个儿,这个长留王殿下再如何的厉害神秘,可却别以为,当真能拿捏自己。

    每一个以为能够拿捏住自己的男人,可都是已经死了。

    一想到了这里,元月砂的唇角不觉浮起了凉丝丝的笑容。

    蓦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也似,元月砂眉头轻皱,忽而手指头轻轻的抚过了自己颈项上挂着的那块金锁片。

    这块长命锁,打造得十分精致,可却有些陈旧了。

    百里聂将这个所谓开过光的玩意儿给自己戴上,惹得龙轻梅眼神都是变了。

    她微微有些恍惚,自己也不知晓父母是谁,打小狼窝里面,喝了母狼的奶长大的。后来北域的杀手路过了这儿,觉得自己小小年纪,却有股子野性。正因为这样子,才捡了自己回去,充作杀手。她无父无母,当真不知晓自己亲生的父母会是谁。

    有那么一刻,元月砂内心之中,忽而禁不住浮起了一个念头,要是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

    可是自己哪里有这样子的运气,又怎么会有这样儿的福分。从小到大,她运气也都没多好。而且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尴尬了,便是想一想,也是忍不住羞愤欲死。

    更何况一个人如果有非分的期待,就注定会自取其辱。

    她想都不敢多想的。

    就好似她小时候,吃不饱饭,被人鞭打。她每日辛辛苦苦,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小命就会没有了。那时候,自己每天晚上充满了警惕,躺在了床上时候,有时候却也是禁不住有过一个可笑的念头。说不准有那么一日,她的亲生爹娘,会来救下自己。他们弃了自己,原本是迫不得已的,并不是故意不要自己。而且还有权有势,能不惧北域杀手,能将自己带走。

    可是这样子小孩子的梦想,伴随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伴随她一日日的冷漠、成熟,早就不具有任何的期待了。在元月砂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已经不这么想,也已然是没有了这样儿的期待。

    那种期待,不过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会蚕食你的斗志。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蓦然咬紧了红润的唇瓣。

    百里聂就是个可恶的妖孽,好似能瞧透自己内心之中的**。百里炎用荣华富贵,乃至于什么天下大势,出人头地加以引诱。可这些东西,元月砂一点儿都不稀罕。然而元月砂不稀罕这些,却也未必见得比别的人要特别。一个人不爱金银珠宝,权力富贵,可是却总会有着一个弱点,会被别的东西打动。每个人都有一个价码,而这个价码未必就是什么权势富贵。

    温柔善良的爹亲,疼爱自己的娘亲,她也很想要。

    当龙轻梅的手掌,轻轻抚摸自己脸颊,泪水盈盈时候。有那么一刻,就算是羞耻承认,自己脑海里面却也是浮起过那样儿一个念头。

    要是龙轻梅当真是自己的娘,那倒是好了。

    可她却也是不容自己软弱如斯,百里聂,可是不要将她瞧得轻了。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不会不择手段的去得到。更何况就算不在意不择手段,得到是虚假的东西,那也是没有趣儿。

    元月砂那一双眸子,涟涟生辉。

    百里聂就算比百里炎聪明,更能看透别人的心,可是那又如何?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手掌一拢,拨弄起了哗啦啦的水声响动。

    而房中的龙轻梅,却也是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瞧着那蝴蝶轻轻的扑着灯孔。

    飞蛾扑火,那蛾子明明会因此被烧死,却不知餍足,不能按捺自己的**。

    她跟元月砂说了很多的话儿,句句都是真心的。可是这不过是东海龙轻梅其中一面,那温柔善良的一面。剩下的,她可没有宣之于口。这么多年了,龙轻梅精于算计,用尽手腕,她并不是一个多善良的人。若不是这样儿,就是她那个夫婿石诫,就会将她啃得骨头都不剩下来。

    如今瞧着这迷离的灯火,龙轻梅却也是微微有些恍惚。

    她素来是自负的,而自负聪慧的人,自然也是绝不会相信什么轮回,更不相信什么报应。

    龙轻梅从不觉这世上有何报应,就算是当真有,其实她心里面也是没多在乎。

    好似她这样子的人,从来就合该死于阴谋之中,刀剑之下。就算是化为一滩血肉,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故而再狠辣的算计,再可怕的报复,龙轻梅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在意。

    可是如今,她凝视着明明灭灭的灯火,凝视着那么些个不知晓好歹的蛾子。

    她脑子里面忽而滑过了一个念头,自己到底是有些福气的。

    一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内心蓦然流转了缕缕的慌乱。

    倘若如此,这世间还是不要有什么因果报应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