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50 不公平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一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内心蓦然流转了缕缕的慌乱。

    倘若如此,这世间还是不要有什么因果报应才好。

    思及至此,龙轻梅却也是不觉微微有些个恍惚。

    便在这时候,沐浴过后的元月砂,却也是不觉缓缓而来。

    她身段儿盈盈,换了一身素白色的睡衣,好似精致的瓷娃娃。

    灯火明润,在元月砂娇润的脸颊之上,不自禁的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彩。

    龙轻梅心尖微动,却也已然不似方才那样儿的失态。

    像她那样儿的人,就算是一时软弱,心绪动摇。可是很快,就能恢复如常,不会在别的人面前,神色恍惚。

    龙轻梅淡淡一笑:“月砂既已沐浴更衣,今日就与我同床共寝,我已然让下人收拾妥当。”

    她瞧着元月砂娇嫩鲜润的容颜,那细瓷般的肌肤,被朦胧的水汽一烘,染上了一层娇艳的鲜红。

    好似鲜润欲滴的石榴花儿。

    如今元月砂听到了自己这样子一说,顿时不觉流转那几许的无措,面色更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慌乱。她不觉吃吃言语:“同床共枕?”

    她素来不爱跟人亲近,如今更是打心眼里面不乐意。

    龙轻梅还真把自己当女儿了。

    要是知道自己不是,还不知晓怎么的恨自己。

    元月砂赶紧的说道:“月砂可无此福气。”

    龙轻梅反而不觉面颊之上流转了缕缕疑惑:“月砂此言何意,我早年丧女,悲痛欲绝。如今更需要一个千灵百巧的乖女儿,来弥补我的遗憾。难道月砂,不是这样子想的?”

    元月砂自然不能说不是。

    要是自己不乐意,也是不必来争当这东海的小郡主。

    可是真因为龙轻梅是真心实意的待自己,她才真忍不住怯了。

    元月砂来到了京城,她也不怕什么阴谋算计,什么鬼魅手段,成心利用。她反而怕别人真心待自己好。那样子好,她可是受不了。

    故而纵然元月砂平素最为聪慧,如今竟想不出什么推脱的言语。

    “我,我睡相不好,只怕惊扰了睿王妃。”

    元月砂一脸不情愿,别别扭扭的说话。

    “我睡觉动静大,还会踢被子,睡相不好,身边丫鬟都知晓。要是闹得睿王妃一晚上睡不踏实,岂不是罪过。”

    龙轻梅觉得好笑,元月砂平素瞧着沉稳镇定,好似无论什么事情都是能沉得住气。可是没想到如今,连踢被子这样子的话儿,都说得出口。

    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却也是禁不住容色温婉:“月砂不必担心,你想得太多。这些毛病,也是算不得什么。从此以后,我更是要好生将你照顾一二才是。”

    元月砂为之气结,红润的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却也是不免有些无奈。

    “那就多谢睿王妃体谅。”

    龙轻梅不动声色:“你我之间,是不用这样子的客气的。”

    元月砂心里略略含酸,却也是禁不住很有些个不是滋味。龙轻梅言下之意,想来也是指自己以后,要认她做娘的事情。

    她也只能压下胸中那股子别扭,谢过了龙轻梅,轻轻的钻入了床榻上被褥之中。

    房间里面不知道焚烧了什么香料,香香甜甜的,令人不自禁很是舒服。

    元月砂探出了脑袋,瞧着龙轻梅:“睿王妃怎么还不安寝?”

    龙轻梅也已然梳洗过了,可是龙轻梅却也是并没有就寝的打算,只一双眸子灼灼,这样子盯着元月砂。

    被龙轻梅这样子盯着,元月砂也是觉得好生不自在。一股子淡淡的别扭,顿时也是涌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龙轻梅缓缓言语:“月砂先睡吧,你不是说了,自己睡着了,会踢被子。如今天气冷,没盖被子,受了凉,便容易染上风寒感冒。我待你睡着了,我再睡。”

    她缓缓的来到了元月砂的身边,为元月砂轻轻的一拢被角。

    纵然是个慈母,龙轻梅的这份关爱也太过于无微不至了。

    元月砂心里叹了口,也没什么好说的。她不自禁轻轻的转过身,避开了龙轻梅的注视,手掌慢慢的攥紧了被褥。她情不自禁的想,也许龙轻梅当初失去了女儿,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过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是费尽心思,加意补偿。

    元月砂心里不是滋味,她背对着龙轻梅,略略犹豫,终于开了口。

    “其实这块金锁片,并不是月砂所有,更不是打小就佩戴。是今日长留王殿下给了我,让我戴在了身上。他说这块长命锁,是开过光。我这样儿戴在了脖子上,就会有些福气。可能他说得当真有几分道理,我果真有些福气,睿王妃对我居然是这样子的好。”

    她干脆跟龙轻梅挑明白了,免得龙轻梅继续误会。

    就算龙轻梅会十分失望,可是百里聂向来也是不能再利用任何人。

    一想到了这儿了,元月砂倒也不觉微微解气。

    可是她终究没那份涌起,转过头去,去看龙轻梅脸上的失望。

    她虽然是对龙轻梅坦白了,可是就算是这样儿,只怕龙轻梅的心里面,也是失望大于感激。

    毕竟这个女人,心心念念,想着自己的女儿,就算是一场梦,只怕也是不想打碎。

    房间里面一时静了静,略过了会儿,她方才听到龙轻梅缓缓说道:“你睡吧。”

    龙轻梅口气很是平静,听不出嗓音里面的喜怒。只听龙轻梅说话儿,也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的端倪出来。

    可就算是这样儿,元月砂也是不好扭过去,去瞧龙轻梅如今那张必定很失望的脸。

    元月砂这样子躺着,一动却也是不敢动。渐渐的,维持这样子的姿势,一股子疲倦之意却也是涌了过来。

    快要睡着时候,她听着龙轻梅缓缓低语:“别人都说昭华县主很聪明,可是为什么要做这样子蠢笨的事情。有些事儿不说破,你反而有些好处的。”

    元月砂迷迷糊糊的想,龙轻梅这样子的话儿,究竟是夸奖还是记恨?

    可她旋即又听到了龙轻梅轻轻的叹了口气,那叹息嗓音之中,却也是蕴含了无限的酸楚。

    元月砂虽然没有回头,可是她却也是禁不住觉得,也许龙轻梅那心里面,到底还是感谢自己的。

    她耳边听着龙轻梅轻轻的哼歌儿,仿佛是沿海的小调,闽南语调,自己也是听不大懂。

    只觉得那声声调子,倒也十分好听。

    她不觉想起小时候,有一回,自己看到有一户人家,当娘的就是这样子哼歌哄小孩子睡觉。

    那时候她忽而升起了一股子的羡慕。

    要是自己能做那个小孩子,听一听当娘的给她哼歌儿,那么她什么都乐意交换。

    元月砂终究还是慢慢的睡过去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就躺在了一张小小的摇篮之上。而在她摇篮上面,却也是放着那么一串风铃。那清风轻轻的吹拂过,那一串儿铃铛,就被清风吹得叮叮咚咚的响。

    声声悦耳,好听极了。

    而自己也是十分欢喜,挥舞着小胳膊小腿儿,想要去抓那串风铃。

    那个屋子,就跟龙轻梅说的那样,既干净又明亮。窗户开得大大的,阳光照在了那些花朵儿上,那些花儿一朵朵的开得很是精神。

    她那耳边,却也是听到了轻轻的歌调,就是龙轻梅哼的那样儿,既好听,又悦耳。

    她还瞧见一个青色衣衫,面容俊朗,却略显病弱的男子,含笑轻轻的将一片长命锁,就这样儿轻轻的系在了自己个儿的颈项之上。

    好似,自己当真就是别人家的女儿一样。

    然后元月砂蓦然睁开了眼睛,就这样子醒了过来。

    此时此刻,天都已经透亮了。

    龙轻梅已经没有在房中,也不知昨日可有在自己安寝。

    元月砂瞧着雪白的帐顶,瞧着床前流苏,蓦然禁不住笑了笑。

    自己到底不是龙轻梅的亲生女儿,一旦龙轻梅想透了这个事实,自然也是无此兴致,和自己来上演那母女情深。

    她不动声色,伸手轻轻摸过了颈前那块金锁片。这块陈旧的长命锁虽然仍然是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了,却也是已然不具有任何的意义了。

    只怕睿王妃的女儿,当真也是不能找回了。

    至于昨晚那个梦,元月砂并不觉得有什么意义。她不会因为一个梦,当真觉得可以期待什么。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很多人以为梦是什么预兆或者记忆,可是有时候只不过是自己内心之中欲念的投射。

    不知道怎么了,元月砂虽然松了口气,却不觉微微有些惆怅。

    然而元月砂到底并非常人,她躺在床上时候,虽然还微微有些恍惚,可当元月砂坐起来时候,却已然是容色平缓。

    她承认昨夜自己面对龙轻梅的哭诉,面对这样子一份浓浓的母爱,确实有过几分动摇。甚至有那么一刻,她有想过将错就错。可是她到底不是个软弱的女子,如今天色已亮透了,她仍然是最为坚毅的复仇者。

    婢女红鸳却前来服侍她,笑语盈盈:“昭华县主醒了?”

    她是侍候龙轻梅的贴身婢女,如今却侍候元月砂。

    那些鱼贯而入的下人,瞧着元月砂眼神却也是颇有些古怪。

    元月砂已经是心如止水了,可是别的人,却也许并不会这样子想。

    龙轻梅对元月砂这样子的好,如此瞧来,如今元月砂的县主,就应该变为郡主了。

    人家虽然只是个乡下丫头,福气却很大。

    元月砂让她们侍候,换上了衣衫,又梳理好了头发。

    待这些下人退去,红鸳却含笑,轻轻送上来一枚盒子。

    “这是王妃,送给昭华县主的一件礼物。”

    元月砂轻轻的嗯了一声,雪白的手指轻轻的按住了盒子,却也是未曾急着打开。

    她轻轻的侧头,瞧着红鸳,眼睛里面不自禁的流转了缕缕的疑惑。

    她也相信,红鸳这个十分精灵的贴身丫鬟,必定是会懂自己的意思。

    “其实这盒中之物,与其说是礼品,不如说是一种补偿。”

    红鸳不动声色,冉冉含笑,心中却也是佩服元月砂心性沉稳。

    她跟随龙轻梅多年了,阅人无数,不过好似元月砂这样儿沉得住气的小姑娘,却也是很少见。毕竟如今,换做别的人,一定会沾沾自喜。可是元月砂不一样。如今元月砂眼见龙轻梅送了东西,就是察觉出有些个不那么对劲儿。这么个极聪慧的小姑娘,有时候也会让红鸳微微恍惚,乃至于生出了几许的错觉。元月砂的聪慧和狠辣,让红鸳不觉想起了自己跟随多年的主子。元月砂就好似年轻的睿王妃,沉稳而狠辣。

    旋即红鸳内心却也是禁不住好笑,她觉得自己当真是糊涂了,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子的联想。其实元月砂固然还算聪慧,可一定也是比不上龙轻梅。东海的黑珍珠,本来就是一道惊艳的传奇,又怎么会是这样儿的小姑娘比得上的呢。

    龙轻梅御下有道,恩威并施。也正因为如此,龙轻梅身边的下属,一个个对她可谓是奉若神明,十分的崇拜。龙轻梅让他们做任何事情,也均都无怨无悔的。

    红鸳心里面默默的想,可惜元月砂这样子机灵的小姑娘,到底也是没福气跟睿王妃做母女的。

    “既然如此,奴婢便有些唐突冒犯的言语,说和昭华县主听一听。只盼昭华县主听了,不要觉得生气。其实这世间种种事情,也是不见得每一样,都是令人觉得公平的。就好似皇帝选妃,从表面上看,要瞧这些秀女是否姿容端正,品行优良。可是其实这些不过是虚应付的花架子。有些秀女,入选没多久,就可以做妃子,甚至可以成为继后。很多时候,并不是因为这个女子生了那么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容。很多时候,是因为这个妃子有着一个极给力的娘家。人家家世不俗,身份非凡,含着金钥匙,自然也是容易更幸运。”

    元月砂笑笑,确实似乎是这个道理。就好似如今的周皇后,她年轻美丽,又善于隐忍,这些固然是宣德帝喜爱她的原因。可是若周皇后不是周家女儿,也许宣德帝根本不会多看这个漂亮的女子一样。男人也不是每一个都好色,有的人却也是更加真爱权柄。

    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好似泛起了浅浅的笑语。

    “红鸳姐姐何不将话说透,不必这样子扭扭捏捏,欲语还休。”

    红鸳轻轻福了福:“奴婢只是个下人,若是说错了话儿,任是昭华县主如何的责罚,奴婢心里面却也是心甘情愿。其实睿王妃这次说是挑选一个养女,并不是因为什么儿女情长。雪小姐在睿王妃身边侍候多年,还算乖巧听话,可又有什么不同?谁都知晓,睿王妃之所以还想要一个女儿,并不是因为膝下空虚,而是因为政治需求。”

    元月砂心忖红鸳难怪将其他的下人都屏退了,这些话儿确实也是不合说给别的人知晓。

    可红鸳虽然是个婢女,却是侃侃而谈,并不见丝毫畏缩姿态。

    可见睿王妃身边的人,果然是了得。

    她甚至忍不住想,也许在龙轻梅的心里面,李惠雪那等货色可能还比不上眼前这个婢女。

    不知道怎么了,她觉得自己很了解龙轻梅的想法。

    可红鸳就算再坦然,话儿说到了这儿,也是觉得有些为难。

    不过这些话,龙轻梅不好亲自给元月砂说,而让红鸳说。

    做下人的,自然也是应该为主子分忧。

    “其实睿王妃心目之中的人选,自始至终,都是月意公主。她虽然名声不好,可是到底是皇族的血脉,是陛下的女儿。这样子一个皇族公主,成为了东海的养女,才能让睿王妃更好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最好的结果!只不过这一切不好明说,谁让那日月意公主言语说得过份。这不过是陛下和睿王妃共同给月意公主搭了个梯子下。不过谁能想得到,月意公主金枝玉叶,却到底是让昭华县主给比下去。”

    言下之意,实则是在暗示,百里雪的心计可是没有玩过元月砂。

    “饶是如此,睿王妃心目之中的养女,却仍然是月意公主。就算是陛下,他再不喜欢这个女儿,可是无论如何,也是丢不起这个脸。一个皇朝的公主,还比不上一个元家的旁支女。而睿王妃是很聪明的,她不会做一些让陛下不欢喜的事情。”

    红鸳说到了这儿,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有些异样。毕竟在红鸳瞧来,元月砂要是听到了这儿,一定是会很愤怒不平。别说是元月砂了,就算是红鸳,也是觉得对元月砂不公平。她已经预料到元月砂的愤怒,甚至于会下令责打自己。而自己呢,早准备吃些苦头。

    可是出乎红鸳意料之外,元月砂却也是沉沉静静,宛如一泓清泉。

    这般如水沉静,可当真是出乎红鸳的意料之外。

    元月砂此刻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个念头,这是不是算是百里聂的算计之中呢?

    自己到底是让百里聂算计落空,还是连自己的坦白,都是被百里聂算计到了。

    若是前者,百里聂让人恼恨,可是若是后者,百里聂却也是有些让人觉得可怕了。

    能将自己的心思看得如此的透彻,乃至于加以操纵和利用,这个男子实在是宛如妖孽和恶魔。

    一瞬间,元月砂竟然是禁不住微微有些恍惚。

    这样子容色,落在了红鸳的眼中,倒是让红鸳禁不住松了一口气。

    如此瞧来,元月砂也不是不失落。只不过这个昭华县主,实在是过于聪慧,又善于隐忍。纵然是心中不悦,却也是仍然这样儿就隐忍下来了。

    若不是这样儿,反而不正常,她反而会觉得,元月砂就好似石头人做的一样。

    元月砂抬起头来时候,那精致的面容却也是再次变为清浅无波。而她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浅浅的笑容,柔语轻轻:“这些月砂明白,为了龙胤安宁,其实这些个小小的委屈,月砂心里面并不会在意。”

    她是当真想脱身,不过别人却并不这样儿认为。

    红鸳忍不住想,若是元月砂当真不在意,那倒是好了。

    不过无论元月砂心里面怎么样,如今这个姿态,倒是还算令人省心。

    元月砂妙目清辉流转,如今既然是已然知睿王妃怎么想了,她反而心里松了松。

    其实,这到底是一桩好事。既避免了龙轻梅尴尬的纠缠,而且可以远离东海那摊子烂事。

    更要紧的是,百里聂的逼婚,自然不算数。

    就算是豫王,那也是无可奈何。

    一举数得,她倒是轻松了许多。

    既然是如此,她终于还是有了兴致,轻轻的打开了面前锦盒。

    那锦盒之中,便是龙轻梅的一点儿小小的心意,应该说是些许小小的补偿。

    打开盒子时候,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怔了怔。

    这锦盒之中一枚发钗,做工十分的精巧,上面更点缀了两颗指头大的珠子,光彩夺目。

    这珠子光润剔透,单单一颗,已经是绝世的宝珠,更不必提这枚发钗居然凑成了一对儿。

    且不必提这珠子,便是这发钗做工,可谓也是十分精巧。

    龙轻梅的补偿,倒是很丰厚。

    一时之间,元月砂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止是何滋味。

    她也是不知晓,龙轻梅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元月砂捏起了发钗,轻轻的晃了晃,顿时也是宝光流转,流转了流光溢彩,当真瞧得人眼珠子都花了。

    她不觉轻轻的说道:“睿王妃的心意,果真有些丰厚。”

    就算元月砂不怎么爱这么些个女子首饰,可是也是知晓这枚发钗很是珍贵。

    可是红鸳却也是咚的跪下来:“其实,其实睿王妃意思是,今日会将昭华县主迁出别院。这并不是王妃对昭华县主有什么意见,只是,只是顾忌陛下的想法。”

    说到了这儿,便算是红鸳,也是知晓自己这些言语很是无礼了。

    毕竟龙轻梅就算是要让元月砂走,可是也是不必如此匆忙,如今这样子匆忙,就好似赶着人家走一样。

    元月砂总归是个县主,总是有些傲气,想来也是不会心甘情愿,就此灰溜溜的离去。

    想来如今,人家到底还是会生恼。

    元月砂目光灼灼,眼底流转了点点的深邃。

    她不由得想起了昨夜龙轻梅向着自己提及了情郎,以及龙轻梅为女儿流下的那么些个泪水。

    那时候的龙轻梅,一点儿都是不像平日里的样子。

    可也许就是因为不像,故而心生芥蒂。

    一个人软弱的样子,悲哀的往事,也许会想要给自己女儿知晓,可是却耻于让外人知道。

    元月砂知晓,自己实不应该意气用事。

    为了达到目标,对于别的事情,就是在不应该有太多的关注。

    可是事到如今,一股子淡淡的酸意,却也是浮起在了元月砂的心头,让元月砂一阵子的不舒坦。

    不知道怎么了,她到底还是意难平。

    她忽而轻柔的说道:“红鸳,你有没有做过一个美梦。”

    红鸳微微一愕,并不太明白。

    元月砂自顾自说道:“有时候,你会做一个美梦,心想事成。可是等你醒过来时候,却发觉不过是一场梦,那心里面究竟是什么滋味?”

    红鸳说不出话儿来,元月砂心里有怨气,其实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毕竟元月砂多才多艺,见识不俗,智慧非凡。她原本可以风风光光的做东海郡主,可是如今却输给百里雪的出身,自然会心有不甘。不过就算是不公平,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元月砂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在想,才不是这样子的。

    她稀罕的,可不是什么东海郡主的尊贵,也不是嫁给长留王的风光。

    而是那花儿开得十分灿烂的屋子里面,待自己以温柔的父亲和母亲。

    可是这终究不过是一场梦,待你醒过来时候,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