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52 栽赃月砂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百里聂就好似一只恶魔,蛊惑着周世澜对周皇后下手。而究其原因,乃是因为周皇后对元月砂下了手。

    轻润的阳光之下,百里聂那一双眸子,梦幻之中仿若蕴含了淡淡的冰冷。

    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动人。可是那么样儿的一双眼睛,却仿若掠动了地狱恶魔的诡异气息。仿若是蛊惑人心的妖孽,动人心魄,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而这双好看的眼眸之下所隐匿的,却是蛊惑人心的剧毒。

    就好似周皇后,得罪了元月砂。也许周皇后当真肯认错,说出对不住元月砂的真相才好。这样儿,那么长留王百里聂也许就不会计较这档子事情了。可是周皇后没有,而且也不可能。

    周世澜甚至不由得觉得,也许一开始,百里聂就对这样儿的结果,是心知肚明。

    周皇后让百里聂不欢喜了,百里聂不会轻轻的饶了她,就算对方是一国之后,可这又算得了什么?

    百里聂言语蛊惑,是想让周皇后的母族,舍弃这个周家女儿。让周皇后好似一颗废子一样,生生被亲人丢弃。想来如今,必定是周皇后最大的痛楚,一定能让这个皇后痛不欲生。

    周世澜怔怔瞧着眼前俊美的容颜,明明还没有到冬日,可他却觉得自己个儿四肢百骸,不自禁泛起了一股子冰凉寒冷之意。

    他瞧着百里聂,忽而脱口而出:“阿聂,你是不是,真的很喜爱月砂。”

    眼前男人的身影,却也是微微有些模糊。

    仿若又幻化成了他从前俊美而生气勃勃的模样。

    那时候的百里聂,已经是只俊美的狐狸,却有着年轻的怒气。

    打小百里聂就是个十分沉稳的人,他总是微微含笑,让人瞧不清楚这个俊美皇子的心思。

    可是那一次,百里聂却也是喜怒形于色。

    他眼角眉梢,这么一张极俊美的脸颊,顿时蕴含了极为浓郁的怒意。

    那时候,这位龙胤最受宠最俊美的长留王殿下,和自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他却极粗暴的推了自己一记,煞是恼恨。

    那一双眸子,流转了灼灼火焰般的光辉。

    “假惺惺,伪君子!”

    百里聂这样子瞧着自己,如此呵骂,蓦然一挥剑,生生的斩断了一片衣服角。

    割袍断义,也不就是这样儿了。

    然后,他便绝尘而去。

    而自始至终,自己的脸颊都是极为苍白。他冷汗津津,连头也不敢抬。

    可如今极俊美的青年,唇角虽然噙着一丝蛊惑人心的笑容,却好似瞧不清楚他眼底的情愫。更也瞧不出,他究竟是怎么样儿想的。百里聂喜怒形于色的样子,周世澜也只瞧过那么一次。从此以后,便是再也都没瞧见过了。而且打这儿以后,百里聂也不是他的朋友了。

    眼前的长留王殿下,好似一块玉石般的好看,可是却又好似一块玉石般冰冷。试问区区一块石头,怎么能从中感受到什么样儿的温度呢。

    他耳边却听着百里聂极为直接的回答:“是呀,我是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绝不容别人伤她一指。”

    好似瞧出了周世澜心里面想什么,百里聂笑了笑:“你以为我是为了惩罚周皇后,才让周家的人动手?其实我要对付她,根本无需此等手腕。阿澜,我用不着你狠心。我之所以这样子告诉你,是念着咱们过去的情分,想要将你摘出来。毕竟,若非必要,我总归不想伤你的。不过,这也没什么用。你就是这样子性子,虽然也不算蠢笨,可是天生心肠太柔软了,怎么都狠不下心来。”

    周世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不过他却是相信百里聂的话儿的。百里聂工于心计,善于算计,他说话总会藏一半留一半。可是他只会误导你,却不会说确确实实的谎话。

    不错,他是狠不下这个心肠,将周皇后变为弃子。

    周皇后虽然可恨,可是当初她也是为了周家,才一步步的踏入了皇宫。

    宣平侯府的荣华富贵,和这个娇艳女子紧密相连。

    不得不说,其实周皇后牺牲了许多的。她那如花娇艳的青春,就消磨于龙胤的宫斗之中,蹉跎了青春岁月。甚至于周皇后多年无出,也许这其中也是蕴含着某种可怕的牺牲,并不是因为周皇后生不出来。毕竟,宣德帝太过于眷念权位了。

    就算那一日周皇后眼睛里面蕴含了浓浓的怨怼,周世澜也不能如此决绝。

    他蓦然捏过头去,瞧着百里聂:“殿下为什么提及阿淳。”

    “听说她最初许的那个夫婿,是有些个不堪。可她犯了错,就算不必嫁的十分不堪,也应该远远打发走。毕竟,她没这样子的福气了,她更不应该进皇宫。一个人享受到她不配有的福气,也许,反而会招惹到不幸的。”

    百里聂缓缓言语,意有所指。

    一旁的周玉淳,她这样子的偷听,却只觉得好似一盆冷水,这样子的泼了下来。

    而这盆冷水,却也是泼得周玉淳浑身都凉透了。

    怎么会这样儿?长留王殿下,到底在说什么呀。

    不错,她是犯下了错,可是已经受到了责罚了。难道这还不够?

    她以为自己生命之中的阴郁,已经是远远的离自己而去了。

    可是为什么,长留王殿下居然要这样子说自己。

    难道,难道自己当真永远不能翻身?

    一想到了这儿,周玉淳眼底蕴含了涟涟的泪水。

    难道了自己陷害过一次元月砂,就一定会这样子可怜。

    不过哥哥会护着自己的,他也许不会那么听长留王的话儿。

    她那耳边,却也听到了周世澜喘息而略带激动的言语:“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百里聂嗤笑:“你总问我该怎么做,我说了你又不做,还要我解释为什么。阿澜,我能怎么办?你真是让我为难。难道每件事情,都是能宣之于口?”

    周世澜一双眸子,渐渐有些暗沉:“罢了,我总是相信,你是不会骗我的。”

    “阿淳今日之后,我自会送她离去。其实龙胤京城这样儿的地步,实在也不适合她这样子单单纯纯的女孩子。”

    周玉淳却禁不住一阵子的泪如雨下,她内心之中忽而有些不甘愿。就算是最疼爱自己的哥哥,听到了长留王这样子的言语,居然还这样儿的相待自己。自己可当真是命苦,可是周玉淳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的浮起了一阵子的不甘愿。

    她提起了裙儿,轻盈的离开。而周世澜却也是不觉轻轻的一拢眉头。

    周玉淳的动静,可是瞒不过周世澜。不过周世澜却任由周玉淳听着,并没有揭破。

    周世澜想着今日周玉淳那极为欢喜的神气,心里面也是微微发酸。有些话,他不好说出口,阿淳自己听到了,那倒是好了。

    而那皇宫的另外一头,元月砂轻轻的一拂锦绣般的裙摆,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涟涟生辉。

    伴随元月砂冉冉的踏入了殿中,若干目光却也是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神色却也是禁不住隐隐有些个复杂。

    这个南府郡的丫头,那命也是未免太好了些。她都是县主了,想不到连公主的风头也是生生压了一头。

    有些个人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想,以后只怕还是要对这位昭华县主好些。

    说不准,还要用些个笼络的手段。

    元月砂虽然出生差了些,不过倒也是十分的上进。

    这样子想着,一些个幸灾乐祸的目光,却也是顿时都是落在了百里雪的身上。

    毕竟百里雪可是公主,却让个南府郡的丫头生生的压了风头。

    更何况,平日里百里雪可是眼高于顶,谁也都瞧不上的模样。

    百里雪的唇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可那样儿的笑意,却是有些个冷漠。

    元月砂如今是十分风光,可是她终究不过是个南府郡的野丫头。

    无根无底,就算能风光一时,可也不过是沙上的建筑。风一吹,便是轻轻的倒了去。

    元月砂如今就得意吧,可是得意不了多久了。

    比如今日,就是元月砂最后得意的日子。

    很快,这个娇滴滴的心机女郎,就已然会失去了全部的荣华富贵,并且身败名裂。

    元月砂就算是用了好多的心思,费尽心思,得到了如今这一切。可是这个野丫头可劲儿得到的东西,若是要毁了去,却也是十分容易。只要上位者轻轻的吹一口气,就能让元月砂手中之物烟消云散,什么东西都是没有了。

    如今,自己只需要这样儿冷眼旁观,瞧着元月砂如何的倒霉。毕竟,这死丫头得罪的人可是不少。

    周皇后高高在上,今日是她的生辰,纵然是处境堪忧,可是如今她仍然是一派锦绣。

    她唇角流转了和煦的笑容,好似漫不经心的挑着手指上的指甲套儿。

    周皇后手指轻轻的晃了晃,那指套上的宝石却也是禁不住流转宝石光辉。周皇后眼底深处,却也是不觉流转了一缕冰冷的寒意。

    那些想要夺走自己权位,让自己从云端之上落下来,可是自己绝不会让这些人这样儿的称心如意。

    龙轻梅却也是一派和煦之色,微微含笑:“皇后娘娘素来低调,也不爱招摇,便是生辰,也是沉静得紧。可是别人虽然不必隆重其事,臣妇却也是绝不能如此。这米粒之珠,又岂能跟皓月争辉。臣妇的光彩,又怎么能逾越了皇后了去。不过臣妇也是远来这儿,也只能稍备薄礼。”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却也是令人轻轻送上来一枚锦盒。

    “这东海最出名的,乃是珍珠。前几年,摸珠人摸了两颗大珍珠,晶莹剔透,还算稀罕。就算是东珠之中,也算是罕见。这两颗珠子,落在了臣妇的手中,想了想,便让名匠打造,做了一枚精巧的凤钗。只不过那两颗珠子那样子的大,我若是带着,只怕也是没福。如今可巧皇后生辰,这样子的发钗,却正好让皇后娘娘如牡丹一般的人物戴在头上。只怕这发钗,落在了别人的头上,可是也是没这般福气戴一戴。”

    周皇后听到了,却也是禁不住笑了笑。

    这个龙轻梅,倒是很会说话儿,这几句句话,听着还算是顺耳。

    自己是一国的皇后,身份是最尊贵的,既然是如此,也是最有福气。

    这枚发钗,自己不戴,还有谁配戴一戴呢?

    她是一国之母,而这个身份,是周皇后花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拢到手里了的。这样子的东西,周皇后也是会死死的捏紧在了自己个儿的手中,谁也是不能够夺走。

    元月砂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如今那一颗心,却也是顿时禁不住沉了沉。

    那名匠制作的那枚发钗,做工很精巧,还镶嵌了两颗明珠。

    元月砂不相信,一时之间,还有两件相似的首饰。

    一想到了这儿,元月砂不觉想起今日清晨收到的那个精巧的首饰。那枚发钗,据说是龙轻梅给自己的补偿。

    她不会挑自己做女儿,会挑中百里雪,所以让下人将话儿说透,让自己知晓自己轻重。

    那件首饰,元月砂当时匆匆瞧了瞧,也是觉得委实太过于华贵了。

    不过元月砂素来也是不在意那些个金银首饰是否尊贵,只匆匆瞧了一眼,就放于自己的怀中。

    如今她已然隐约察觉到了几许的不妙了,一股子的不安之意,就这样儿的顿时涌上了心头。那怀中那件首饰,却也好似烫手的山芋,变得火热。然而饶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元月砂也只能斯文有礼的站在了这儿,竟然是根本不能有丝毫的轻举妄动。

    元月砂忍不住有些懊恼和自嘲,她生自己的气。

    明明来到了京城,一切都是如履薄冰,要处处的小心。想不到今日清晨,自己居然是有所疏忽了。

    不错,虽然是有人算计自己,可是自己确实也是脑子不够清楚。

    彼时她也隐约觉得此件首饰过于华贵,可是却没有细细深思。

    而她之所以没有去深思,是因为自己那时候,脑子不如何的清楚。昨天夜晚,龙轻梅的哭诉,触动了元月砂内心之中极为柔软的一块儿。让她醒来时候,仍然是有些个恍恍惚惚,仿佛整个人仍然在梦里面。

    于是她不够警惕,也不够仔细。

    仔细想想,红鸳今日早晨,便是算计好了的。让自己沐浴更衣,又以言语乱了自己的心神,说透了百里雪的特权。而之后,又赠给了自己这个首饰。而到了那个时候,红鸳才说此刻乃是周皇后的生辰,要入宫赴宴。而如此种种设计,终于让昏昏沉沉的元月砂,戴着这枚首饰进宫。而此时此刻,这枚首饰,正可巧就在元月砂的身上了。

    不错,这其中一定是有着某个阴谋。

    她自己个儿想得不如何的通透,内心也是不觉有些不是滋味。

    一股子宛如野兽一般的触觉,却也是已然隐隐让元月砂的内心之中,不由自主的流转了一缕不安。

    她越发恼恨自己,人在京城,又岂能容自己感情用事。

    一瞬间,元月砂那精巧的脸蛋之上,那双漆黑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锋锐光彩。

    算计自己的到底是谁?是不甘心的石煊还是心高气傲的百里雪?红鸳自然是故意的,可她只是个丫鬟。若没有幕后的指示,这枚个丫鬟,也是犯不着做出这样儿的事情出来。

    最后,元月砂的目光却也是顿时定格在了龙轻梅身上。

    又或者,是这位东海的睿王妃?

    这样儿的想着,元月砂的内心之中顿时也是不觉一阵子的翻腾不宜。

    龙轻梅却恍若未觉,她脸上的容色仍然是这样儿的和顺,显得说不出的亲切,好似一心一意想要奉承周皇后。

    她那个手,要打开面前的盒子,却也是禁不住这样儿透出了和煦的笑容。

    仿佛龙轻梅,是当真相信,自己要将一件绝好的首饰这样儿的拿出来。

    可是就算是,那盒子一打开,里面居然是空无一物。

    龙轻梅脸上的神色是那样儿的吃惊,好似根本不知道,这个首饰盒子居然是会空了。

    就算元月砂死死的盯着龙轻梅的脸颊,却也是瞧不出一丁点儿的假。

    好似这种种情愫,都是真心真意,绝无半点虚假的。

    可是饶是如此,元月砂的心底,却也是顿时流转了屡屡的寒意,好似寒到了骨子里面去了。

    这么些年了,元月砂已然是见过许多污秽之事。

    然而盯着龙轻梅那清雅的面颊,元月砂内心之中那么一股子的久违冷意,却也是这样儿的,顿时也是拢上了元月砂的心口。

    龙轻梅脸上的惊讶,不知晓真假。可是在场的娇客们,却货真价实的惊讶了。

    她们这些龙胤的贵女,对龙轻梅这个睿王妃既谈不上如何的喜欢,也是谈不上如何的讨厌。毕竟龙轻梅跟她们没什么利益的纠葛,自然也是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就算是如此,此时此刻,龙轻梅的丢脸,却也是不觉让一旁围观的路人,不自禁的内心流转了几许幸灾乐祸。倒也能取悦自己几分!

    如今龙轻梅,却也是殷殷切切的,只盼望能够讨得周皇后欢喜。

    结果却也是没有想到,那盒子却也是空荡荡的,里面一件物件儿都是没有。

    这位来到东海的睿王妃,固然是风光无限,想不到今日却也是不觉出了大丑。

    不过众人看着龙轻梅那极为难看的面色,而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顿时隐隐有些个好奇。

    除非龙轻梅是傻子,才会送个空盒子过来,而不在这盒子里面放什么礼物。而龙轻梅瞧着也是不傻,既然不傻,自然也是不应该送个空盒子。那这盒子里面,那件首饰,究竟又是去哪里了?

    仔细想想,这件事情,顿时也是显得又几分有趣起来了。

    龙轻梅却也是顿时跪在了地上,一副极为懊恼的模样:“求娘娘恕罪,臣妇并不是有心欺骗娘娘,羞辱娘娘。我为皇后备好了礼物,也许并不是什么稀世名贵,可终究是我那一副心意。却也是如何能想得到,这样子的发钗居然是不翼而飞。求娘娘相信臣妇,臣妇绝不是蓄意如此羞辱。”

    周皇后心里面也是不痛快,毕竟如今她处境不好。

    龙轻梅说了那么多的奉承的话儿,可是那礼物盒却也是已然就这样子空了。

    这等蹊跷诡异的事情,也是不免显得很有些个不吉利。

    更何况,周皇后如今也是没那般受宠了。如今她这么个样儿,自然也是打心眼儿里面不欢喜。

    好在周皇后也并不如何的糊涂,毕竟龙轻梅这样子一个东海的质子,原本是没必要来得罪自己的。

    她不必耍弄这样子的手段,来落自己这个皇后的面子。既然是如此,这档子事情,应该是别的人做的。

    别说这件事情不见得是龙轻梅所为,只怕那个幕后黑手,暗中也是盼望自己和龙轻梅斗,生出嫌隙。

    周皇后的心里面却也是不觉泛起了一阵子的冷笑,自己可是没这样儿的傻的。这样子想着的时候,周皇后却也是轻轻的将龙轻梅这样子的扶着起来,却也是一派和顺之色:“好了睿王妃,你又何必如此拘礼?你那贺寿之礼这样儿的一番心意,却也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子就让人弄没有了。只怕是,有些人不理会后宫的规矩,做了些个糊涂事。”

    其实有没有这枚发钗,根本都是不如何的重要。事到如今,周皇后已经是过了喜欢首饰的年纪。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一件有利之事。

    如今龙轻梅在陛下跟前红得发紫,自己大可以接着这档子事,拿这位东海贵宾,处理掉一些自己并不如何喜欢得。

    不过具体如何拨弄,可也是需要花费些个手腕了。

    这样儿想着时候,周皇后心中得恼怒,却也是禁不住渐渐得平息了不少了。

    而龙轻梅却也是禁不住垂泪:“纵然是失窃,可那也是臣妇保护不周。其实无论如何,臣妇也是应该给皇后娘娘一个交代。”

    正在此刻,石煊却也是忽而开口,言语更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说不出得急切:“母妃,其实孩儿知晓,那枚发钗的动向。孩儿原本,不想将这件事情说出口。只不过,我要是说不出口,说不准还会让别人误会,母妃居然轻慢皇后娘娘。”

    龙轻梅慢慢的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缓缓说道:“好了啊选,你可真有些个不知晓轻重。如今是什么情景了,你说话居然也还是遮遮掩掩,根本不好将话儿这样子说透。这可是大事情,你当着皇后娘娘,若是瞧出了什么,但说无妨。”

    元月砂的一双眸子,寒意一闪。

    果真,石煊却也是一转头,就这样子盯住了元月砂,却也是那么样子一副委委屈屈,迫不得已的样儿:“事到如今,昭华县主何必还这样子的隐瞒呢?你若还如此的隐瞒,却也是一点儿的意思都是没有了。刚才,这枚发钗,就是被放在一旁的淑华厅中。看着的,是东海的下人。可是就是昭华县主,人有进出,可是没有什么人胆敢阻拦。谁都知晓,没过多久,她就是会成为东海的养女了。以后就是正经郡主的身份。而满京城谁不知晓,昭华县主手腕厉害。那些个下人,自然也是绝对不敢得罪你了,说出些个对你不利的言语。”

    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眸光轻轻的闪动,仿若流转了那屡屡的寒色。

    “既然是如此,事到如今,月砂若是问那么一句可有证据,瞧来竟然是问得多余了。”

    李惠雪吃惊得瞧着眼前这一幕,她只觉得这简直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故而也是让李惠雪的心里面说不出的欢喜。

    阿煊果真是个男子汉,是这样子的聪明,可是将元月砂给逼住了。

    可是当李惠雪的目光流动,落在了元月砂的脸蛋之上时候,那份欢喜的感觉,却也是淡了不少了。

    她瞧见了元月砂如今的神色,事到如今,却也是并没有惊慌失措。她原本应该惊慌一下,来取悦李惠雪。可是元月砂偏生没有,也许正因为这样儿,她这个样子却也是让李惠雪见到了觉得是说不出的堵心。

    不过石煊却也是沉得住气多了,他年纪轻轻,却是个很能拿得住主意得人。

    如今石煊就气定神闲得说到:“不错,我是和昭华县主不和。我才来京城,就已经是和县主发生了争执。我指证县主,自然是显得别有居心。就算是那些个下人作证。她们一个个得,到底是睿王府的家奴。既然是如此,在我这个睿王世子的威逼利诱之下,自然也是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这些,也是不算数的。”

    石煊言语里面充满了淡淡的讽刺,最后却也是禁不住嗤笑:“只不过纵然我说的话儿,一个字都是不能够相信。那件证据,却也是证据确凿。如今那枚失踪的发钗,可还是在县主身上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