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55 污蔑杀人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37 om

    百里聂,百里聂,他到底知晓什么。

    如今阿淳不幸了,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儿欺侮一个可怜的女孩子?

    周世澜一颗心,砰砰的跳动。

    他不觉眼眶发红,心里面好似被堵住了也似,一股子淡淡的锐痛,却也是顿时由着胸口,泛到了四肢百骸。

    原本今日之后,他便是会准备安排阿淳离开京城的。

    可是却也是未曾想到了,没想到今日,阿淳居然居然就死了。

    周玉淳那冷冰冰的尸体,冷冰冰的水却也是一缕缕的淌落,在地上留下了缕缕的水痕。

    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股子可怕的冰冷惧意,顿时也是涌上了周世澜的心头。

    阿淳,阿淳,阿淳的死,必定会涉及很大的阴谋。

    而这个阴谋,却也是会很可怕的,可怕的让周世澜根本不敢细细去想。

    此时此刻,周皇后那柔顺悲切的面容,却也是生生透出了几分急切:“陛下放心,臣妾身为后宫之主,又是阿淳的长辈。无论怎么样,都是会替阿淳找出真相,决不能让阿淳这样儿平白就死掉了的。这个凶手,目无王法,胆大包天,居然是做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她轻辱陛下,也是轻辱了臣妾。阿淳好好一个花朵儿般的姑娘,居然是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臣妾心中也是剧痛,决不能轻轻饶了这个杀人的凶手!”

    周皇后言语很急切,瞧她那样儿,好似是义愤填膺,因为周玉淳的死,动了真怒了。

    她这样子的反应,是理所应当的。她身为皇后,身份是十分尊贵的,责任也是很重大。这宫里面无故死了个贵女,自然也是让周皇后名声受损。而且周玉淳和周皇后又是血脉的关系,于情于理,都是绝对不能轻轻饶了那凶手去。

    故而周皇后这样儿的反应,可谓是合情合理。

    周皇后样儿是那般悲痛欲绝,好似心肝儿都是碎掉了。

    那张尊贵的脸颊,却也是微微涨红。

    可是宣德帝盯着那么一张急切的面孔,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冰冷。

    而这样子的冰冷,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寒意,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他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么一张娇艳如牡丹花儿般娇艳的脸颊,缓缓说道:“皇后身为六宫之主,这些日子皇宫之中风波不断。若你有心,早该将这么些个事儿断绝了才是。说到底,皇后心里面,就是对宫里面的事情不上心。”

    这个女人,这个贱妇!

    周皇后却柔顺得紧:“都是臣妾的错。”

    她静静的等着,等着即将到来的一场好戏。

    正在这时候,人群之中传来了一阵子的闹腾。

    只见几个侍卫,生生的将个年轻的女郎给压下来。

    那个宫婢,却也是发丝凌乱,十分狼狈,一张清秀的脸颊之上,眼睛里面流转了浓浓的惧意,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惶恐。

    那张面孔,却也好似受了极大的惊吓。

    好像个可怜兮兮的小动物,轻轻的瑟瑟发抖。

    元月砂目光瞧着这个宫婢,眼中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锐色。

    这个宫婢,可也未免出现得太过于巧合了。

    元月砂记忆力还是不错的,她认得这个宫婢,是刚才领着周玉淳的。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设计的。

    “这个婢女,方才鬼鬼祟祟,在周围徘徊。属下见她可以,将她拿住。”

    那侍卫沉声回禀,在场之人的目光,却也是顿时落在了这个宫婢身上。

    周皇后似回过了神来,顿时不觉厉声言语:“你不是领着阿淳的那个宫婢含颖,如今阿淳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阿淳之死,和你定然也是脱不了干系,你还不赶紧到来。”

    含颖却也是禁不住哭诉:“奴婢只是怕,心里面怕得紧。”

    她手掌轻轻的颤抖,慢慢的捏紧了自己的衣服摆。

    周皇后厉声道:“笑话,陛下跟前,你何必遮遮掩掩?还有谁,能比陛下更有权位。你若有什么事儿,还不当众明言?否则,你便是欺君之罪?”

    含颖顿时哭诉:“是昭华县主害的淳姑娘!是昭华县主害的!”

    她不觉哭得梨花带雨,十二分的惊惶。

    而她说的话儿,却也好似重重的石头,就这样儿狠狠的扔了下去,炸得到处都是水花。

    众人的目光,再次惊讶的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

    昭华县主?怎么又是昭华县主?

    她闹腾出了这样子的事情,还真是一点儿都是不安分。

    人群之中一阵子的闹腾,顿时惹来了一阵子的闲言碎语,议论声音。

    那些目光,顿时也是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

    元月砂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这样儿的沉了沉,今日之事,究竟是安排好了的,还是撞到了一起了。

    不过无论发生了什么样儿的事情,元月砂都永远不会惊慌失措,永远都是理直气壮的。

    就好似如今,元月砂仍然是水波不兴,仍然是这样儿沉沉静静的模样。

    她唇角好似浮起了一缕轻蔑的笑容,仿佛这个宫婢说的是什么可笑的言语。

    就算这些事情是突如而来的,也许自己并不能应付。可就算是这样子,元月砂却仍然都是沉得住气。

    她是个坚强的人,也是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认输的。

    周皇后盯住了元月砂娇艳的容貌,讽刺的想,这元家旁支女倒是极为沉得住气。

    可是纵然是这样儿,又如何?

    元月砂是有几分狡诈,可是到最后,还不是生生被撕得粉碎。

    可是人前,周皇后言语却也是惊讶的:“昭华县主?大胆奴婢,人家可是宗室之女,你居然是随口污蔑。”

    周皇后是跟元月砂不和的,可是如今,却也是一副替元月砂说话儿样子。

    好似一副不肯冤枉元月砂的样子。

    周皇后心里面冷笑,是了,自己这样子说,才能彰显自己的大公无私。

    可是在场别的人,尤其是那些京城女眷,可并不这样子看。

    元月砂是县主怎么了,她到底是南府郡出身,身份地位并不怎么高。如今虽然是一飞冲天,却也是掩不住元月砂身上那股子低贱庸俗的味道。

    哼,这个女人,那也不过如此。

    就在刚刚,元月砂还被证明,偷了别的什么东西,手段可谓是厉害得紧。

    可是就算是这样儿,到底是杀人,死的还是周玉淳。

    元月砂是有些上不得台面,说她杀人,也未免有些过了。

    “求皇后娘娘信我,求皇后娘娘信我!就在刚才,刚才就是昭华县主害了人了。昭华县主心肠十分的狠辣,我也是没想到,她居然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出来。今日,今日淳小姐和县主生出冲突,当众招惹,惹得淳小姐都是哭了。淳小姐故而,心情不悦,很是不痛快。”

    “她叫着我们这些下人不靠近,说要一个人静一会儿。不过,奴婢如何敢轻忽?要是淳小姐因为一时之气,闹腾出了什么事情,乃至于想不开。好似我这样子的奴婢,也是一点儿都是能承受。就因为这样儿,奴婢虽然不敢近前,可也是远远的跟着。”

    “后来,后来她便去了景华宫。”

    “她哭哭啼啼,十分难忍。”

    “可是,可是没多一会儿,昭华县主就已经到了。而且和淳小姐生出了争执,并且生出了些许的矛盾。他们这样儿闹腾着,到最后,到最后昭华县主竟然是亲自杀人。”

    含颖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眼睛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惊惶的惧意。

    好似有什么可怖的事情,惹得含颖畏惧。

    周围的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元月砂当真就杀了人了?

    含颖却也是禁不住哭诉:“昭华县主伸出了手,生生扼死了淳小姐,然后,然后将她推到了水中。”

    说到了这儿,她顿时哭泣不休。

    这样子惊心动魄的事情,听得在场之人心惊肉跳。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儿,可是却也是禁不住令人不自禁的心生畏惧。

    难道昭华县主这么个娇怯怯的姑娘,当真是做出了这样子恶毒的事情?

    周世澜因为丧妹之痛,脑子也是模模糊糊的。

    如今,他听到了只字片语,忍不住想,那宫婢居然说是元月砂动的手。

    旋即周世澜便否认这件事情了,不可能,这不会是真的。

    元月砂不会这样子做,也不会这样儿的蠢。

    可是为什么,皇后娘娘居然能以此事做局害元月砂?

    想到了这儿,周世澜的周身,却也是一阵子的冰冷发寒。

    元月砂却也是冷冰冰的说道:“简直胡言乱语!”

    百里雪不动声色,缓缓说道:“昭华县主可是依仗自己县主的身份,居然是这样儿吓唬这样子一个娇滴滴的宫婢。”

    元月砂淡色的唇瓣,终于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她知晓自己不是没脾气,只不过在冷冰冰的复仇面前,所有的恼意,都是被生生压了下来了。

    可是如今,自己内心之中那股子脾气也是被撩拨起来。

    自己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元月砂嗤笑:“枉费月意公主是公主,还有几分聪慧,可是居然如此蠢钝如猪,令人觉得十分可笑。”

    百里雪顿时恼怒,元月砂居然是如此出言不逊。

    她禁不住告诉自己,元月砂是因为恼羞成怒,居然是口不择言。

    若是往常,元月砂是不会这样儿说的。

    这正说明,元月砂可谓是处境堪忧。

    可饶是如此,百里雪这样儿想着,心里却也意难平。

    元月砂这么个低贱身份,凭什么来指责自己。

    不待百里雪反驳,元月砂已经是沉沉说道:“一个宫婢,瞧见我杀人,居然闷不吭声,一言不发。她只需要大叫一声,不知道多少侍卫过来。可是她却也是眼睁睁的看着淳小姐死,如今才能指证。这可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元月砂这样儿一说,倒是令在场之人不觉这样儿的怔了怔。

    这样子说,倒也有些个道理。

    元月砂却更是不觉嗤笑:“她若有心救淳小姐,只要跑出来,难道月砂还能以一敌二?我只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她若要对我动手,我能如何?”

    元月砂一副我很娇弱的样儿,而她这个样子,看上去确实很娇柔。

    就算是最恨元月砂的周皇后,也不得不承认元月砂的娇柔。

    “故而,你说自己想救淳小姐,这根本就是假话。你说假话,就一定别有居心!”

    元月砂一双眸子,光彩灼灼,就这样儿盯着含颖。

    周皇后一阵子的恼怒,这个死丫头,果真是伶牙俐齿。

    不过,想要凭着这三言两语翻身,也是没那般容易。

    一想到了这儿,周皇后那冷冰冰的目光,顿时也是落在了含颖身上。

    这个含颖,虽然看似哭得梨花带雨,好可怜。

    可是这个奴婢,却也是周皇后精挑细选的。

    这个奴婢,不是看着的那般柔弱。

    所以,自己才挑中了这个。

    果然含颖虽然因为元月砂的话儿窒了窒,旋即便是不自禁的来了精神:“只因为,因为我那时候太害怕了。我,我心里面十分惶恐。”

    “我,我看着他当众杀人,只觉得,觉得吓得身子都是不能动。”

    “我一时浑浑噩噩,都是不知晓怎么办才好。”

    “我只能悄悄跟着昭华县主,看着她来赴宴。我想跑来告诉皇后娘娘,可是因为昭华县主在里面,顿时也是吓得不敢动弹。我,我哪里敢人前指证县主。”

    ------题外话------

    今天水灵的文被推荐了的女生节活动,打开手机app,点入女生节活动,就可以给水灵所在的战队点赞,赢了的战队会有推荐福利。感兴趣的亲可以去玩玩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