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56 相互矛盾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37 om

    “我只能悄悄跟着昭华县主,看着她来赴宴。我想跑来告诉皇后娘娘,可是因为昭华县主在里面,顿时也是吓得不敢动弹。我,我哪里敢人前指证县主。”

    “奴婢神色惶然,方才被侍卫发觉,被带到了这儿。”

    “奴婢,奴婢只是太害怕了。我,我只是个极卑微的宫婢,我被吓坏了。”

    “我,我怎么能想得到,有人居然胆敢在皇宫之中杀人。”

    她泪水涟涟,哭得极为伤心。

    那眼泪珠子,不觉顺着脸颊一滴滴的滴落。

    这含颖软倒在了地上,好似软成了一团泥。

    她那眼眸之中,却也是禁不住蕴含了晶莹的泪水。

    不知不觉,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这样儿的可怜,别人瞧见了,却也是不自禁相信她的话。

    虽然元月砂口口声声指证,这个含颖见死不救。

    可是人家也不过是个品阶极低的奴婢,算得了什么呢?

    也许,这个奴婢当真是被吓坏了。

    毕竟,无论是谁,见着当众杀人,都是会被吓着。

    而且元月砂是县主,这个含颖却也是不过是个不打紧的宫婢。

    一个宫婢,见着堂堂县主如此的凶狠,自然是会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害怕了。

    含颖这样儿说话,周皇后的面颊之上,却也是悄然浮起了一缕满意之色。

    这小丫头,倒是当真会言语。

    周皇后却也是禁不住痛心疾首:“事到如今,元月砂,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为什么,你居然是会做出了这样儿的事情?本宫瞧着你这样儿,也是不觉十分的痛心。你好歹也是朝廷县主,是宗室女,没想到,你居然是做出了这档子的事情。”

    周皇后冷锐的目光,不觉这样儿的落在了元月砂的身上,恼恨无比的想,宣德帝当初就不应该册封这个贱丫头!

    养虎为患,这个贱丫头殊为可恨,令人厌憎。

    元月砂不动声色:“皇后娘娘,月砂冤枉啊。”

    周皇后厉声:“你居然还说冤枉,如今已然是东窗事发,可是你却仍是不知悔改,做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哼,你简直都是,不知好歹!本宫亲眼所见,今日你与阿淳发生了争执。彼时阿淳虽然是我周家女,可是本宫并没有什么偏颇之心,仍然是呵斥了阿淳,维护于你。岂料你一口怨气难消,居然仍然是对阿淳狠下毒手。”

    “你果真是好狠毒的心肠!”

    她那锐利的目光,顿时也是落在了周世澜的身上。

    此时此刻,周世澜居然还是这样儿的不闻不问,当真可恼。

    这个废物,都死了妹妹了,怎么还这样子的无动于衷?

    周皇后只盼望周世澜能和元月砂这样儿的撕起来!这样子,才能让周皇后出了这口怨气!

    然而周世澜无动于衷,元月砂反而镇定冷静。

    元月砂柔柔言语:“我早说过了,皇后娘娘误会我了。这个宫婢所言,自然也是不尽不实。”

    周皇后不觉恼怒:“事到如今,你居然还不知晓悔改?”

    她咄咄逼人:“若你知晓错了,当众认错。说不准,陛下念着你年纪小,不懂事,还会饶了你的。可是你呢,居然仍然是这般姿态,当真是不知好歹!无药可救!”

    元月砂轻柔的福了福:“皇后娘娘果真是对臣女一片垂怜之心。只不过,是被这个宫婢误导,故而对臣女生出误会。还容皇后娘娘,让臣女辩解一二。”

    宣德帝已然沉沉说道:“昭华县主到底是有朝廷封号,既然如此,遇着了此事,自也可容,辩白一二。”

    宣德帝是不相信周皇后的,可以给元月砂这个机会。不过要是元月砂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对元月砂也是绝不会有丝毫的顾惜。

    周皇后一愕,旋即心中微凉。宣德帝果真极厌恶自己这个皇后!

    周皇后心中虽恨,口中却也是言语柔柔:“陛下所言甚是!”

    她犹自在想,就算元月砂辩,也是辩不出个所以然出来。

    可巧今日元月砂还偷东西了,谁都会觉得元月砂很不堪。

    可是一旁百里雪是个聪明人,眼见元月砂如此气定神闲,再将今日之事细细一思量,脸色顿时变了。

    百里雪方才没想过来,可是如今却也是想得很通透了。

    今日之事,本来就是有着一个很大的矛盾!

    周皇后想要陷害元月砂,是不会成功的。

    一时之间,百里雪气得唇瓣轻轻发抖。然而她也是想不出法子,让元月砂就这样儿死了。

    元月砂抬头,一双眸子竟似流转了几许讽刺的幽润光辉:“这个宫婢说的,自然是假话。莫非皇后娘娘忘记了,月砂人证物证齐全,证明我确实未曾做过杀人之事。彼时,月砂正在,正在——”

    “偷盗!”

    “宴会开始之初,月砂潜入珠钗所放地方,盗走珠钗。离去时候,还撞了正欲取珠钗的婢女。甚至睿王世子,也是亲眼见到月砂行此偷盗之事。而在月砂身上,也搜出这枚精巧发钗。月砂有人证、物证,证明我分身乏术,不能去杀人的。”

    百里雪咬牙,这个贱婢果真是想到了。

    周皇后也是呆住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宣德帝倒是皱起了眉头,呵斥:“什么偷盗之事?”

    一旁,自然有人赶紧和宣德帝说了。

    便算是宣德帝,也是听得呆住了。

    想不到,居然还有这么一桩闹剧。

    这京城贵女偷盗,虽然说出来不怎么好听,可比起在宫中杀人,这罪过也是微不足道了。

    元月砂方才还因为偷盗,被人轻鄙。

    可是如今,这位昭华县主居然是有几分坦然:“彼时月砂明明在偷盗,这个宫婢又怎么能见到我杀人之后,又一路尾随我来赴宴,分明就是狡辩欺瞒之词。”

    周皇后恼恨,口不择言:“简直是砌词狡辩,狡诈无比!昭华县主,任你如何言语,也是不能洗清你杀人之罪。”

    她决不能接受,自己精心策划之事,难道还要让元月砂这样儿轻轻巧巧的毁了去?

    不可能,她绝对不能接受。

    元月砂叹了口气:“又不是月砂自己想揽罪,难道刚才,是月砂自己自承偷盗?还不是因为证据确凿,睿王府的贵客又咄咄逼人?难道,难道皇后意思是讲,月砂是被人污蔑的?”

    元月砂一副惊讶样儿:“皇后娘娘居然在指证东海贵客说谎!”

    周皇后哑然,看着元月砂那样儿,心中恼意更浓。

    别说龙轻梅是东海贵客,在宣德帝面前,绝对不能轻易得罪。

    就算自己当真狠下心肠去得罪,她也没什么证据指证龙轻梅说谎话。

    石煊亦恼:“元月砂,你究竟在说些什么?你简直胡言乱语。”

    元月砂也转过身,这样儿瞧着东海众人。

    石煊一脸恼意,李惠雪惊惶之中蕴含了浓浓的失落。

    反倒是龙轻梅,一派镇定,沉润的脸颊竟似瞧不出任何的情愫。

    元月砂心忖,她见到自己脱身,会不会很失望。

    元月砂也不瞧别的人,只盯着龙轻梅:“睿王妃,睿王府的贵客,可是有说谎?”

    龙轻梅仍然是平静无波,她甚至冲着元月砂微微笑了笑:“自然没有。”

    元月砂虽然有些恨她,可是也有些佩服她。

    无论龙轻梅是什么样子儿的人,这份气度,总是独特到独一无二的。

    龙轻梅眸光坦然的扫过了在场这些人,甚至盈盈起身,微微一福。

    “昭华县主虽然因为一时糊涂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可是她究竟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想来杀人的事情,终究也是不会做的。”

    龙轻梅总是能理直气壮,自圆其说的。

    石煊自然盼望元月砂罪更重一些,可是如今也是无法,一想到自己还帮元月砂脱去杀人之罪,石煊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可是就算是这样儿,石煊也是没法子。

    周皇后却也是极为恼怒,这个龙轻梅还当真是自私和精乖。这个东海睿王妃,纵然是针对元月砂,却也是绝不会承认自己做出什么污蔑的事情。

    当真可恨,龙轻梅不知所谓,横插一手,可巧撞上。最后龙轻梅却是自私自利,只图自己个儿的利益。

    百里雪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沉了沉,龙轻梅的设计当真是巧合?

    她比周皇后聪明一些,总觉得这件事情也许并没有这样儿的简单。

    周皇后却懒得想龙轻梅,而是将全部的心思都是放在了元月砂身上。

    元月砂不能不死,不然这根刺反而是会刺着自己。

    不过事到如今,此事也是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想到了这儿,周皇后不觉死死的盯着跪在了地上的含颖。

    含颖面颊之上,已然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惶恐之色。

    这奴婢胆子虽大,可是当众指证元月砂,却也是不自禁心生一缕惧意。

    好在,她是有把握的,故而虽然怕,嗓音也是很大。

    可是如今,含颖听到了元月砂这么说,计划被打乱,她一颗心却也是全都乱了。

    怎么好端端的,这个元二小姐居然是去偷盗了。

    这原本,是没有这一出啊。皇后娘娘不是保证了,彼时可以让元月砂没有任何证人。这些不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啊。

    周皇后却也是厉声言语:“含颖,你又还有什么好说的。事到如今,你当真是瞧见昭华县主在赴宴之前杀人?人家那是不可能的。既然是如此,你所看到的又作何解释?”

    周皇后疾言厉色,看似十分凶狠,可是那言谈之间,却也是掠过了那么一缕说不出的暗示。

    这个奴婢,要是没那般蠢笨,她应该会知晓,应当怎样儿说话才好。

    哼,这话儿说得对了,才能保住她的性命。

    然后计划也是能够成功。

    倘若含颖当真是被元月砂那臭丫头给吓傻了,那么就活该去死,并且死得很惨很惨。

    周皇后凌厉的脸上,一双眸子顿时也是掠过了那么一缕的凶意。

    好在,这个宫婢果真还是有几分小聪明的。

    周皇后的话,她也是听懂了。

    只见含颖那含泪的脸颊,流转了一片茫然,仿佛是不知所措:“奴婢不知道啊,奴婢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我迷迷糊糊,被吓着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对了,我也是不知晓,自己在什么地方,浑浑噩噩呆着的。是我脑子乱了,还以为昭华县主去赴宴了,也许我发呆很久了也是说不定。”

    含颖的样子仍然是很可怜,很卑微。然而此时此刻,她说的那些话儿,却也是不由得要打个折扣,不似方才那般令人相信了。

    就算她说的是真的,颠三倒四,胡乱开口,别人总不免觉得她的那些个言语,是有些个水分的。

    也许这么些个话儿,就没那么真。

    周皇后也是急切说道:“陛下,原来含颖说话糊里糊涂,她都记不住时间。她一晃神,并不知晓阿淳死的确切时辰。那这样子说,就算是昭华县主去偷盗了,可是仍然是有机会去害死阿淳的。毕竟,谁也是不知晓,昭华县主偷盗前做了什么。”

    几许惊讶的目光,顿时也是落在了周皇后身上。

    毕竟周皇后这样子说话儿,确实也是有些不如何理由充沛。

    看着,倒好似对元月砂有些不满意。

    不过仔细想想,周皇后是和元月砂有些个积怨的,而且这次死的是周家女。故而周皇后纵然是激动了些个,似乎也是不算如何。

    宣德帝语调却也是有些怪异:“区区一个宫婢,皇后还当真是相信。”

    言下之意,一个宫婢的所言所欲,居然被周皇后如此看重。

    乃至于,因为一个宫婢去质问一个堂堂的县主。

    周皇后这样子做,分明也是不合常理,而且还让宣德帝觉得她心虚。

    周皇后自然也是听得出宣德帝的言下之意,这让她心里面沉了沉。可是如今,周皇后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事到如今,她也是骑虎难下,故而也只能是,听不懂宣德帝的言下之意了。

    她也只能不依不饶,否则就会反噬自身。

    这个道理,周皇后还是懂的。

    “这儿宫婢所言虽然不见得是真的,可是孰真孰假,自然也是要查一查。毕竟,此事兹事体大。这个宫婢为什么要说,是昭华县主害了淳儿?更何况,昭华县主连偷盗的事情也做得出来,可谓人品堪忧,做出其他恶毒的事情,也是不足为奇。”

    周皇后如此柔顺的说道。

    哼,算这个元月砂能言善辩,还真让她找出了个疑点。原本今日众人跟前,就能将元月砂就此格杀。如今虽然不能立即将元月砂给定罪,可是却也是寻到了可疑之处,令元月砂不能脱身。

    毕竟这个宫婢,指证的可是元月砂。

    只需元月砂被这件事情沾上,然后被扣下来。自己身为六宫之主,自然应该由着她这个周皇后主持公道。元月砂的伶牙俐齿虽是让自己有些个措手不及,可只需先将元月砂缠住。之后——

    之后自己大可以寻觅机会,制造证据,令元月砂措手不及,死无葬身之地。

    周皇后也稳下了心神,沉住气了。

    只要自己沉得住气,许多事情,便是能够迎刃而解。

    元月砂这等贱女,岂会是自己的对手。

    百里雪盯住了周皇后的脸蛋,手掌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抖了抖。

    百里雪是了解周皇后的,此刻周皇后究竟在盘算什么个狠辣算计,百里雪也是了然。

    可是百里雪却不觉沉了沉。

    这个叫含颖的宫女,虽然还算是聪慧,更懂得随机应变。可是,此件事情却也是有个极大的破绽。

    若是寻常的贵女,乃至于一般的男子,都是不可能知晓。可是百里雪曾经师从风徽征,故而百里雪是心中了然。

    这个破绽,一般人不可能如百里雪一样清楚。

    百里雪也只盼望,元月砂同样不知晓。

    可是百里雪的手,却也是禁不住抖了抖。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之中对元月砂充满了忌惮了。在她心里面,已不自禁的将元月砂看得极高,而且有些畏惧元月砂的本事。

    饶是如此,百里雪却也是仍然禁不住有些个侥幸心思。

    比如,元月砂并不知晓这件事情。

    然而元月砂却沉沉开口:“皇后娘娘所言,虽然无不道理,可是陛下,臣女却有法子证明,这个宫女根本就是胡说八道!臣女有证据!”

    “这个证据,根本就在大家跟前。”

    “证据就是周玉淳的尸首!”

    元月砂言语锋锐,使得人不觉为之而心中一动。

    这女郎所言,却也是越发没有道理了。她居然口口声声,指证周玉淳的尸首就是证据。

    那些娇滴滴的贵女,心里面一阵子的惶恐,却禁不住在想,周玉淳这具尸首如此的可怖,谁还肯抬头多看一眼呢?

    只怕是多看一眼,晚上都是会做噩梦的。

    周皇后也是被元月砂这样儿的气定神闲弄得心中一阵子的慌乱。

    她只觉得元月砂言语可谓是咄咄逼人。可是就算是这样子,周皇后也是并不乐意承认,元月砂能够反败为胜。替自己干活的,是些个十分有手腕的下属。她做皇后多年,自然也是暗中栽培了些个厉害的人物,为自己个儿做事干活。

    自己的人下手,可谓是极为干净的,绝不至于被人扯了一片衣衫,或者拽下去一枚玉佩,再不然被人抓破手臂。

    而说到底,周玉淳也病是跟很难下手的。不过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杀了这个小姑娘,并不比杀一只鸡困难多少。

    她的人,下手一定是十分干净的,绝不会留下丝毫的痕迹。

    这个小妮子,根本都是虚张声势,来讹诈自己!

    想到了这儿,周皇后面色沉了沉,底气渐渐也是透了出来了。

    百里雪瞧着周皇后,眼底却流转了几许不屑。

    还是什么皇后,死到临头,居然还如此的无知无觉。不过人家到底只是皇后,也并不是真正具有高贵的皇族血脉,难怪也是聪明不起来。

    说到底,父皇能容着她,可当真是有容人之量。

    不然这个蠢妇,早该弄死不要碍眼了。

    百里雪是个偏激、骄傲的性子,如今心里民自然是极讽刺的想着周皇后。

    周皇后却无知无觉,只厉声:“昭华县主居然还有脸提及阿淳?你瞧瞧她这如花年纪,如今却也是变为这冷冰冰硬邦邦的尸体。你居然还砌词狡辩,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元月砂却冷笑:“皇后娘娘既然相信,月砂杀了人后,还有闲情逸致再偷一枚发钗,那月砂在娘娘眼中,确实也是够没心没肺。”

    周皇后内心堵了堵,却不甘示弱:“是呀,为何你居然是能够如此泯灭人性?”

    元月砂这样子说来,虽然是有些不合情理,可是这件事情到底还是能够圆过去的。

    只要将元月砂说成丧心病狂的人,那么元月砂先杀阿淳,再盗发钗,这一切都是说得过去。

    谁让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儿的一个心狠之人呢?

    元月砂却恍若未闻:“皇后娘娘还说错了一点,阿淳的尸体,虽然是冷冰冰,却还不是硬邦邦的。”

    周皇后呵斥:“你还在胡说什么,拿阿淳尸首开玩笑?”

    她就是故意让人将周玉淳的尸首抬起来。

    这么一具少女尸体,更极具冲击力,更让人能够相信元月砂丧心病狂!

    说不准,还能乱乱元月砂的心神。

    然而元月砂的心神,却也是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轻巧乱了去的。

    “回陛下,其实人死之后,身体就开始发僵,并且开始变得硬邦邦的了。那柔软的身子,过不了多久,便会开始生出与生前截然不同的发僵,再过一阵子,还会生出死后淤血痕迹。可是阿淳身子,既没有什么淤血,也没有发硬。她是刚刚死去不久的,死了不会超过一个时辰!”

    元月砂目光涟涟,落在了周玉淳毫无生气的身躯之上。

    周皇后一阵子慌乱,死人会发僵,她也知晓一些的,在场别的人多多少少也是知晓一点。可是,可是这根本不能有用的!难道元月砂就想借此脱罪?这绝不可能。

    元月砂却也是轻轻的说道:“月砂在此饮宴,并与睿王府的人纠缠争辩,之后又去盗钗。故而月砂根本不可能去害死阿淳!皇后娘娘,月砂是清白的,可是这个宫婢,却也是为什么要说谎呢?”

    她一双眸子,蓦然焕发了奇异的光辉,便是这样子怔怔的盯着周皇后,好似要将周皇后刺个通透。

    而这样子的目光,让周皇后很是心悸,一点儿都是不喜欢。

    元月砂太大胆了,居然胆敢这样子的瞧着自己。

    自己是一国之后,六宫之主,身份尊贵,元月砂这样子的贱婢,却也是凭什么竟然是如此的瞧着自己?

    周皇后有些慌乱了,嗓音有些发颤,却不觉大胆了些:“什么尸体僵硬,简直是胡言乱语。这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又有几个知晓这档子的事儿?陛下,陛下,这不过是元月砂为了脱罪胡言乱语。她害死阿淳,一定要审她,审她!”

    周皇后这样子的言语,却也是有些不讲道理了。

    毕竟在场之人,家中长辈过世,却也是均是知晓,那人死了后尸体也是会发硬的。就算不通刑名之术,大约也是知晓了一些。他们虽然不知晓尸体多久会发硬,可是却知晓至少有这么档子事情。元月砂并非随口胡诌。

    可是周皇后,却也是不依不饶,居然是这般言语。

    宣德帝的眼底,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厌憎。

    他早就已经厌透了周皇后了,只不过自己既然还有用周家的打算,人前也是不得不给周皇后一些体面。

    至少,却也是不能当众撕破脸。

    而这脸不是给周皇后的,而是给周家的。

    想不到这个皇后,却也是给脸不要脸,越来越变本加厉。

    宣德帝的内心,不自禁的浮起了一股子的淡淡的恼意!这个皇后,他觉得自己有些无法容忍了。

    只不过宣德帝还未曾言语,却也是忽而有那么一道沉沉的嗓音响起:“皇后娘娘,月砂所言,都是真的。”

    那嗓音入了周皇后的耳,让周皇后不觉怔了怔。

    说话的要是别人,那么周皇后必定也是会耍弄自己皇后的威风,身份压制,不依不饶。

    可是说话的,却偏偏是这个人,让周皇后居然都说不出话儿了。

    说话的人,赫然正是周世澜。

    他抓破了自己的手掌,又按住了膝头,那淡蓝色的衣衫之上,却也是不觉沾染了斑斑的血迹。

    那张蜜色英俊的脸庞之上,却也是不由自主的透出了近乎绝望的悲伤与愤怒。

    平素涟涟生辉的一双桃花眼,此刻却也是染满了冰冷的忧郁。

    那些京城的贵女,轻轻一瞧,顿时也是觉得自己个儿心肝都仿佛碎掉了。她们多情的少女心中,却也是不自禁对周世澜生出了许多同情。周世澜平时虽然名声不是很好,又显得很是风流。可是这样子的一个男子,到底还是对亲妹妹不错的。

    她们也是忍不住想,周世澜如今这么个样儿,还真有些个可怜啊。

    便算是周皇后,此刻却也是禁不住被周世澜眸光所摄,竟不自禁的缕缕心虚。

    周皇后也是做过许多极狠毒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她原本觉得好似清风拂过,并不会觉得如何的难受的。

    可是如今,在周世澜那极冷漠悲痛的眼神注视之下,周皇后却仿佛觉得心口泛起了一股子陌生的惊惧。她,她当真是有些个心虚了。

    说到底,周玉淳毕竟不是旁人,不但有些血脉关系,而且还年轻单纯,毫无心机臣府。

    自然也是有些个不同的。

    周世澜慢慢的收敛了自个人的目光,却也是不觉缓缓言语:“回陛下,微臣曾经去过战场,见过了许多的死人。而那些个死人死后会怎么样,我也是很清楚。阿淳,阿淳当真没有死多久——”

    说到了这儿,周世澜嗓音微微艰涩,却也好似要哭出来了。那嗓音轻轻的颤抖,好似说不出来。

    周世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昭华县主不会是凶手,那宫婢也一定是在说谎。求陛下为微臣做主,寻出害死微臣妹妹的凶手。”

    他越说,嗓音渐渐锋锐:“若陛下觉得微臣言语有错,可以请精通刑名之事,会验尸弄骨的仵作,前来探查检验。便一定是会知晓,知晓微臣所言不差了!”

    周世澜虽然这样子说,只不过也没人会不信。

    谁都知晓,周世澜最疼爱周玉淳这个妹妹,一向都是宠爱有加。周玉淳天真善良,活泼可人,也是颇受周家上下喜爱。这样子一颗明珠,虽然因为元月砂的事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尘,可是却无损周世澜对妹妹的疼爱之情。

    眼见周世澜此刻情态,哪个不知此刻周世澜已然是痛如心扉。既然是如此,周世澜自然是打心眼儿里面想为自己亲妹妹讨回公道。

    他自然绝不会包庇凶手!

    如今周世澜这样子说,只有可能是因为元月砂并非真凶,故而周世澜如此言语。

    更不必提,那指认元月砂的宫婢含颖啊了一声,轻轻的软倒在地,面色十分惶恐。

    这个宫婢方才一直楚楚可怜,一副惊惶过度的样儿。

    只不过如今却证明,她满口谎话,嘴里简直掏不出一句实话。

    这个宫婢,简直是胆大包天!

    周皇后却是从头凉到了脚,一阵子的心神惶恐。

    周皇后嘴唇动动,想要说什么话儿,可是那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怎么都是说不出口。

    事到如今,便算她反驳了周世澜,可是待宣德帝请来了刑部精通验尸之人,也是能证明周玉淳刚死不久。

    周玉淳既然是刚死不久,那么元月砂也是绝对不会是凶手了。

    自己就算开口,可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周皇后这般想着,心尖尖却也是不觉浮起了缕缕的恼意。

    不错,刚才她是因为周玉淳的死,不自禁的生出了几许的心虚。可是到了如今,所有的心虚却也是没有了。

    她只觉得自己说不出的恼怒,道不尽的愤恨。为什么自己也是周家女儿,为周家付出了不少,可是周世澜呢,却一心一意帮着他那个傻妹妹,还有元月砂这个外人。

    周皇后并不觉得自己错,反而觉得不公平,这一切,都是老天爷薄待自己。

    她胸口泛起了一阵子的激动,却也是禁不住上下起伏。

    周皇后更死死的扣着了那铁指套,扣得自己指尖好似泛起了一股子酸疼之意。

    耳边却听着元月砂缓缓言语:“既然是如此,求陛下当众审文这个说谎的宫婢!以还月砂清白!”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她既然是满口都是谎话,又一直跟在了周玉淳的身边,自然会知晓周玉淳到底是怎么死的。”

    周皇后从愤怒中回过神来,元月砂是狗吗?这样儿死死的咬着,简直便是不依不饶!

    想到了这儿,周皇后却又有些恍惚。

    元月砂这副样子,自己是见过的,那时候元月砂攀咬萧英,就是这样子一股子的狠劲儿。

    死死咬着,怎么都是不能够松口。

    彼时元月砂这股子狠劲虽然让周皇后生气恼怒,可是毕竟也是没如何的放在心上。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那时候元月砂咬的是萧英,既然是如此,和她这位皇后娘娘又有能什么关系呢?

    可是如今,等她自己消受元月砂这股子狠劲儿时候,她才知晓元月砂是多么的可怖。

    荒唐!自己堂堂皇后,难道还能栽在这个小贱人手里?

    就算是宣德帝,也不会轻易废了自己。

    百里雪不动声色的收敛了自己目光,却也是禁不住在想,也许周皇后并不知晓自己如今的样子。

    她并不知晓,如今她的模样,是多么的狼狈,多么的可笑。

    困兽犹斗,可是周皇后却连锋锐的牙齿都是未见会有。

    事到如今,周皇后那极可悲的结局,是如此的显而易见。

    偏生她还犹自不觉,以为还可再搏一搏。

    父皇的忍耐,已经是到了极限了。更何况父皇以前想用周家,故而给周皇后留情面。可是如今却也是揭出,周皇后害死了周世澜最心爱的妹妹。

    其实宣德帝已然是不必顾忌这儿了。

    可偏生周皇后这么个蠢物,还居然是想不通透。

    百里雪唇角蓦然浮起了讽刺和恼恨的笑容,不错,是自己加以建议,让周皇后害死周玉淳,嫁祸元月砂。自己太想让元月砂跌下来了!她也不是要害周皇后,要是这件事情做得很隐秘,那么害死周玉淳的凶手,就只能是元月砂。

    和皇后娘娘是没什么关系的。

    是周皇后人蠢,这档子事情也办不好,被人抓住了痛脚,一切都是周皇后活该。

    百里雪红润的唇瓣,轻品茶水,不自禁的在想,是时候将自己从这档子的烂事里面摘出来了。

    而一旁的周皇后,却也是犹自不解自己的处境。她不觉仍然端起架子,盛气凌人:“住口!元月砂,此时此刻,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你不过是区区县主,本宫是龙胤皇后,要如何做事情,轮得着你这个小小的县主插嘴?”

    周皇后这样子说着,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涟涟寒意。

    她嗓音之所以这样子大,其实无非是有些心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