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59 美色所惑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37 om

    不过,宣德帝也是希望,那个成为东海养女的女子,是百里雪,而不是元月砂。

    毕竟,百里雪虽然不是很吉利,可是到底也是龙胤的公主。

    龙轻梅目光涟涟,又开口说道:“只不过虽是误会,县主也有几分错处。摔坏发钗不过是小事,可是县主却并未坦诚相待。故而,反而闹出了这般误会。”

    元月砂轻轻的福了福:“月砂知错了,是月砂不够坦白。”

    她柔顺认错了后,便轻轻的抬起头来了:“可月砂在睿王妃跟前,总是备受质疑,几次搜身。故而月砂心中惶恐,不免有些遮遮掩掩。”

    这言语,却也是有些个不甘愿的味道。

    多多少少,有些指责之意,指责龙轻梅到底是偏帮石煊的。

    百里聂含笑:“月砂虽好,却好似和睿王妃不太相合。既然是如此,求父皇让月砂迁出别院。”

    宣德帝点点头:“那就如此吧。”

    他心忖,龙轻梅还是识趣的。

    元月砂虽无盗窃之罪,不过倒也退出得不留痕迹。

    并不显得十分刻意。

    元月砂也暗中松了口气,若是迁出去,那倒是好了。

    豫王也不必心心念念,自己也是少了许多麻烦。

    她觉得这样子脱身,自己不但无损名声,反而显得龙轻梅有些小气。如果,如果这是龙轻梅故意的,那,那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呢?

    元月砂如此想着,却生生将这样子的念头压下来。

    有时候,她也不想自己想太多,反而会很失望。

    最好,是连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

    若是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了。

    元月砂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眼睛里面的神光,不觉轻轻的垂下头。

    她掏出了手帕,轻轻擦拭了脸颊,抹去了那并不存在的泪水,嗓音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分可惜之色:“臣女今日备受惊吓,身子虚软,恳求陛下容我暂留宫中,稍作歇息。”

    元月砂这样儿说着,确实也是一副怯弱之态。

    宣德帝轻轻的点点头,也允了元月砂如此,令宫婢安置,安排御医为元月砂瞧病。

    而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是另外有些个想法。

    周世澜如今可巧便是精神恍惚,也许,这不失为一个机会。

    在周世澜最脆弱时候,自己用些手腕,说不准,便可知晓,当年的事情究竟是为何。

    机会虽然不大,可是元月砂却也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今日原本便是周皇后生辰宴会,如今周皇后既然是出了这档子事,宴会自然也就此散去。

    元月砂方才做出了娇柔的样子,现在也让宫娥扶着自己去休息。

    可不知不觉,那宫娥顿住了脚步。

    元月砂轻轻的一抬头,却瞧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百里炎衣衫华丽,他容貌沉溺于阴影之中,好似蕴含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愠怒之色。

    方才百里炎并未出现,可并不代表百里炎什么都不知晓。

    就好似如今,百里炎出现在了这儿,又这样子的恼怒。

    百里炎冷冰冰的一挥手,让那宫娥退下。豫王殿下如此模样,早吓坏了那个宫娥了。她顿时盈盈一福,匆匆忙忙的退下去了。

    元月砂却不慌不忙,盈盈一福:“月砂见过了豫王殿下。”

    百里炎因为生气,气得那金属色的眸子也是染上了熊熊的怒火。他盯着了元月砂,是因为元月砂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不错,自己是瞧上元月砂了。元月砂如此聪慧,百里炎还以为,元月砂和自己是同一种人。所以,他甚至难得对元月砂坦白,说出自己真心所想。

    他是孤家寡人,向来都是很寂寞的。就算是亲生儿子,百里炎也从未对他说过这样子一番话。

    可是现在,现在元月砂居然是毫不珍惜。

    她没有爱惜自己的福气,让自己落在了这种地步,更要紧的是,百里炎的计划也是落了个空。百里炎眼底不觉流转浓郁怒意,他没那么傻,他甚至觉得,元月砂是故意为之的。

    借此以避祸。

    百里炎踏步向前,走到了元月砂的跟前,他那高大的身躯遮掩住了元月砂纤弱的身影。而那如阴影一样的恼怒,却也是铺天盖地而来。

    “为什么?”百里炎嗓音沉沉,言简意赅。

    他甚至蓦然伸手,捏紧了元月砂的手臂。他手掌慢慢的用力,捏得元月砂骨头透出了丝丝缕缕的疼痛。

    然而元月砂自始至终,都保持了容颜的和顺,带着淡淡的歉意,不觉饱含歉疚说道:“是月砂不慎,一时糊涂,被人算计。”

    百里炎瞧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娇嫩的容貌,瞧着元月砂细瓷一般的肌肤,他恍然间觉得自己好似一头饿狼,想要将眼前鲜嫩的血肉一口口的吞到了肚子里面去。

    “昭华县主何出此言,你以聪慧,何至于被如此粗陋的计策所算计?”

    他简直愤怒欲狂,甚至有些背叛的感觉。他原本以为,元月砂多少是有些了解自己的。

    “本王还以为自己和月砂是同一种人,因而待你有些不同。可是却未曾想到,本王的理想抱负,许给你的种种,都被你当做污泥一般,狠狠践踏。你好大的胆子,多久没有人,好似你这般胆敢戏弄本王,轻辱本王。”

    眼前娇滴滴的女郎,果真是胆子太大,因而不知好歹,不知所谓。

    仿佛做他百里炎的女人,于元月砂而言,根本不值得稀罕。要是绿薄,要是换成那位靳绿薄,只怕她死了都是笑着的。

    元月砂一脸歉疚,好似说不出的无奈。

    “殿下真的误会我了,月砂也受宠若惊,月砂何尝不想得到殿下的宠爱。月砂虽然是聪明人,可是却挡不住有些流氓无赖的成心算计啊。”

    元月砂当真是觉得冤枉到家,就算自己确实不相干,可这样子摆布用计的可是百里聂。可她这个无辜又单纯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关系?

    她是不介意,这位豫王殿下去寻那个俊美无赖的晦气。

    “月砂只不过,是被长留王殿下美色所惑,收下发钗。岂料他只不过是有意利用,毁去月砂大好机会,欺骗月砂的感情,由着月砂被人栽赃陷害。”

    元月砂越说,却也是越委屈。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发觉自己脸皮越来越厚了,连美色所惑这样子的话儿都是能说出口。

    百里炎盯着元月砂的脸颊,瞧着她那故作委屈的模样。

    他胸中一阵子的翻腾,废话,自己难道不知晓是百里聂弄的手脚。可是,可是这个昭华县主,难道不知晓如今她说话神气,很有几分像百里聂?

    一股子嫉恨难言,顿时也是涌上了百里炎的心头。

    从小到大,他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差了百里聂,可是有些东西,百里聂却总能轻轻巧巧的就得到。可是自己呢,却需要付出许许多多的努力。

    那些冷宫岁月之中,极为不堪的回忆,却也是这样儿翻江倒海的闹腾开来。

    百里聂总挑自己喜欢的东西抢,元月砂明明是自己先遇到,先瞧中的。

    可是这个女人,也是如此浅薄,这般庸俗。她抗拒不了百里聂的魅力,也根本不能抵御百里聂那张脸。

    百里炎的眼中,渐渐流转了一缕锋锐的煞气。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曲极为美妙的箫声,却好似流水也似,轻轻的弥漫,传入了两人的耳中。箫声凄凄,如泣如诉,好似月光蒙上了轻纱,流水轻轻的漫过了石头。而这样子极好的箫声,除了精于箫技的长留王,别的人也是吹奏不出来。

    百里炎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心中默默念叨,是他!果真是他!

    他捏着元月砂的手,终于缓缓松开了。

    元月砂也不理会百里炎面色不悦,犹自轻柔恭顺言语:“殿下虽然是对月砂有所误会,可是以后必定也是会知晓,月砂绝不会有心辜负殿下的。”

    百里炎没怎么理睬,元月砂也是不怎么在乎。

    她莲步轻移,轻柔的离开,召唤来方才离去的宫女。

    百里聂虽然为自己解围,元月砂才不会感谢他,毕竟这些事情,可都是百里聂闹腾出来。

    旋即,元月砂一双眸子也是禁不住涟涟生辉。

    事到如今,也不知晓周世澜如何了,总该想些法子,见一见周世澜。

    皇后寝宫之中,周皇后眉头轻拢,却也好似有什么事情难以决断。她心思漂浮,却也是禁不住念及这些年来种种。她那心尖儿,蓦然一股子狠意,一闪即逝。

    自己是龙胤皇后,这么些年来,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她可是龙胤最尊贵的女人。

    既然已然习惯了高高在上,翱翔九天,又怎么能忍受,如今如今从高处,这样儿就落下来?

    就算,自己不得不落下来,她也得筹谋一二。

    为了自己,她可以牺牲任何人。

    正在这时候,宫婢回禀,只说宣平侯到了。

    一瞬间,周皇后也是不觉松了一口。她今日眼见周世澜这种神色,还以为他不来了。

    如今他来了,倒是好了,自己的计划也是能够成功。

    宴会已然散去,周世澜面上容色也是不似方才那般忿怒难言,一张脸沉沉静静,可是一双眼眸却也是说不出的深邃。

    周皇后不觉放缓了语调,柔声细语:“阿澜,你肯来,这倒是好了。你终究还是懂的,这一笔到底写不出两个周字。”

    她低声下气,自己心里面也是好生不痛快。毕竟于周皇后而言,她自是不习惯如此姿态。可饶是如此,周皇后却也是生生压下了胸中火气。

    周皇后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拭去了眼角的泪水痕迹。

    “那个贱婢,胡乱攀咬,阿澜你是聪明的,自然应该知晓不应当相信。陛下如此处置,只不过因为他的心里面已经是厌了我了。他不喜欢我,自然待我没有半点顾惜,些许爱惜。人前人后,一点面子都是没有留。我随了他多年,为了周家,生生困在了皇宫这个大笼子里面,也无半点自由。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周家。”

    她知晓,周世澜心肠很软,自己这样儿的话儿虽然不能让周世澜原谅她,可到底也是会让周世澜的心口柔一柔。

    正在这时候,宫婢慢慢的送上来茶水。

    周世澜略一犹豫,却轻品一口,手掌蓦然收紧,好似要将这茶盏这样儿生生的捏碎了去了。

    “娘娘,微臣,有些话儿,想和你说一说。”

    周世澜开口,惹得周皇后不觉一愕,不待周皇后答应什么,周世澜已然是缓缓言语:“微臣还记得,十多年前,那位海陵的小萱郡主来到了京城。她一身红衣,极是美貌,身世与姻缘又是如此的具有传奇色彩,她一来到,便是轰动了整个京城。”

    “那时候,长留王殿下写信,让我照顾她一二。若她有什么不妥当,便写信告诉于她。其中缘由,彼时小萱郡主已经是身为人妻,我也并未多问。而她温婉善良,善解人意,就算没有殿下所托,我也愿意帮衬她一二。”

    “可惜她招人算计,清白被毁。而毁他清白的男人,却毫不负责,甚至操纵宣王世子,将小萱郡主赶去荒庄。他所作所为,无非是怕小萱郡主想起了什么,揭破了他的丑事。而我,原本是极为气愤,我不该袖手旁观。就算,我自己不作为,可是也应该写信告知长留王殿下。”

    “不过,娘娘却也是劝住了我。娘娘那时候是这样子对阿澜说的,要顾全大局。我们身为周家的子女,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绸缎,打小就被聘请明师,悉心栽培。家族在我们身上耗费了若干心血,那么我们也应该回馈家族,不以个人喜好行事。因为一桩交易,我们周家不该将此事揭破出来。”

    “况且,小萱郡主彼时虽是被人用药给迷住了,无知无觉。可她确确实实,被毁清白,让别的男子沾染了她的身子。就算,就算揭破此事,她的处境也不会很好。”

    “然后,阿澜看到了什么,谁也是没有说,都烂到了肚子里。我甚至给长留王回信,说小萱郡主一切都还好。他对我,自然也很信任。”

    周皇后也是微微有些愕然,她想不到,周世澜居然会提及那么久以前的事情。

    苏叶萱?她是还记得,可是早就抛在了脑后。

    这个极为倒霉的海陵郡主,于周皇后而言,根本比不上她自己个儿的一根手指头。

    在周皇后那么一场锦绣灿烂的人生之中,苏叶萱不过是一抹灰尘。

    她随手轻轻的拍了去,根本没有放在了心上。

    好端端的,周世澜为什么又提及了这件事情。

    周皇后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难道,周世澜是想要借题发挥?

    “小萱郡主如花美眷,清白无垢,却被迫母子分离,去荒庄熬苦日子。我不敢去见她,甚至脑子里面想一想她的名字,都是一阵阵的晕眩难受。原本以为,就是这样儿吧。可没想到,四年之前,她连性命都没有留住。”

    “我时常便在想,自己个儿合该有报应的。我替人担罪,让京城的人以为我与苏叶萱有染,声名狼藉。这些年来,我孑然一身,并无妻妾,打算孤独终老。这也并非全是因为阿雪,而是我自己的报应。我们这些世家子女,天生就该为家族牺牲,做一些,一些违背良心的事情。终此一生,全由不得自己。”

    “阿淳她年纪轻轻,为人又十分单纯,又爱与人为善。就算她陷害过昭华县主,可是她也是受到了责罚了。偏偏,她却死在了宫中,如此凄惨。娘娘,微臣忍不住想,这莫非是老天爷对我的报应?”

    周世澜慢慢的抬起头,盯住了周皇后,漠然而直接的说道:“娘娘,阿淳是你害死的吧。”

    房间里面静了静,在场的宫婢内侍也是禁不住屏住呼吸,一时不知所措。

    宣平侯这样儿,是准备和娘娘撕破了脸皮啊。

    便算是周皇后,此刻却也是禁不住略略一窒。

    她盯着眼前朗朗俊容,瞧着周世澜那一双漠然的眸子,想着这些日子自己所遭受的种种屈辱,缕缕委屈。

    她还想着周世澜方才饮下去的那杯茶水。

    周皇后亦生生呼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口:“是!”

    她居然这样子承认了,纵然如今,在场的均是周皇后的心腹,却也是不免惹得这些下人心中一凛。

    毕竟这位宣平侯,可是极为疼爱他的那个妹妹的。

    周世澜闭上了眼睛,再缓缓睁开:“为什么?”

    周皇后一阵子的气恼,她胸口不觉轻轻的起伏,却伸手按住:“为什么,你居然还要问为什么。宣平侯,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

    周世澜心中充满了浓郁的苦涩,他当然并不知晓为什么。他怜惜周皇后这个族女,在宫中熬日子并不如何的如意。就算百里聂有所建议,自己也是并没能狠下心肠。他也自认,自己并没有如何对不住周皇后。

    不过,也许只是自己这样儿的想着。也许无论自己怎么做,别人都会觉得,自己总有对不住她的地方。

    “当初我入宫,是周家安排。又因陛下多疑性子,这些年来,我这个皇后居然未曾诞下一儿半女。说到底,就是陛下贪念权位,不想册立太子,也不想得罪豫王。我一个女人,轻抛青春,在宫中虚耗光阴,可是周家是如何待我的?你们只将我充作踏脚石,一块用破的抹布,随随便便,也便扔到了一边去了。”

    周皇后的眼底,顿时流转了极为浓郁的狠意:“秋猎之会以后,你让我向陛下坦白,栽赃元月砂。周世澜,你究竟是存着什么不轨的心思?”

    周世澜内心翻腾,他能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周皇后因为算计元月砂,被百里聂摆了一道,被污蔑通奸。宣德帝因此心生嫌隙,乃至于于生出了那废后之心。自己劝说周皇后坦诚污蔑元月砂,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使得周皇后洗去通奸之罪。

    说到底,他一番劝慰,语出真心,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周皇后着想。

    岂料周皇后却并不如何的领情,非但不肯听从,还颇为恼恨。

    如今周皇后这样子说,显然已然恨到此事宛如心结。

    周皇后极生恼:“陛下怀疑我有私情,却无凭无据。宣平侯,你不肯帮着我重获宠爱,博得陛下的喜爱,反而逼着我自承罪状,你究竟是有何居心?倘若是你的阿淳,犯下重罪,你难道便会让她去自承其罪,毁掉自己的前程?”

    “本宫一直奇怪,不过是秋猎之会上一桩小小的误会。陛下对我素来恩宠,为何居然是不依不饶,乃至于越发恼恨厌憎。只怕本宫以为的依靠,暗中却在谋害本宫,拆我根基!”

    周世澜讽刺似的笑了笑,喃喃言语:“事到如今,娘娘居然还将罪过推诿给别人。你心存侥幸,以为陛下会消去疑虑,故而不乐意承认谋害月砂。等陛下心结已成,你不肯承认自己不听劝告,却迁怒别的人。”

    周皇后不觉恼恨:“你住口,你怎配指责本宫。你居心不良,你罪大恶极。本宫在后宫之中苦苦过日子,如此辛苦。你却只顾着宠你那个蠢货妹妹!周玉淳,莫非她天生便是应该娇生惯养,受尽宠爱,含着金钥匙长大,被如珠如宝相待?凭什么?她的荣华富贵,安稳日子,这些都是本宫熬下来的功劳。”

    “我且问你,本宫得罪了元月砂,就要去陛下跟前认错,冒着废后危险,自承错误。可是你那个好妹妹周玉淳,她可是用了那极下作的手段污蔑元月砂。为什么你就原谅了她,如此关心呵护,关怀备至。她原本应该名声尽毁,嫁给你名下武将,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可是,她偏生挑三拣四,而你居然由着她,为她退了那门婚事。”

    “如今她一身整齐的衣衫,打扮得漂漂亮亮,好似没事儿人一样,来皇宫赴宴。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妖精似的样子打扮给谁看?我十六岁入宫,当年本宫何尝不是如花似玉,她周玉淳连我那时候十分之一的姿色也无。”

    “周世澜,你敢回答本宫,为何你要让你妹妹,又重入皇宫,不再受罚?”

    周世澜盯着眼前狰狞的容颜,周皇后褪去了一国之后的风仪,她容貌狰狞,样儿是那样子的可怖和凶狠。一股股的寒意,却蓦然泛起在了周世澜,涌遍了周世澜的四肢百骸。他想起了百里聂说的话,说周玉淳既然犯错过,就不该再如此一身锦绣来皇宫。一个人若是得到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福气,只怕也是会折福,那时候百里聂为什么这样儿说,周世澜一点儿都是不明白的。可是如今,一个可怕的猜测,涌上了周世澜的心头。

    那个猜测实在太过于可怖,周世澜甚至不敢细细思量。

    可是周皇后却将这一切生生撕破,闹在了周世澜的眼前。

    “陛下当年娶我,是因为周家。周家一向乖顺,又十分忠心。陛下有意栽培,委以兵权,自然也是加意笼络。如今他虽然厌了我这个周皇后,却也是不肯失去周家的忠心。既然是如此,他决意再娶一个周家女,将我取而代之。他给阿淳恩典,让她入宫。一开始,便是打着这样子的主意。你可别说,你不知晓。”

    周皇后说得咬牙切齿,周世澜听得失魂落魄。

    一股子淡淡的锐痛,却也是在周世澜的小腹这样儿轻轻的泛开了。

    他不知道,他也不会想妹妹进宫。他只恨自己愚笨,他知晓自己纵然说出口,周皇后也绝不会信。可是信与不信,又什么打紧?毕竟阿淳已经是死了,而且也是再也都回不来了。

    周皇后却宛如陷入了魔怔,眼神焕发了一阵子朦胧。她容色不自禁有些个恍惚,却掩不住她满腔的愤恨和怨毒:“陛下果真工于心计,挑谁不好,却挑中周玉淳。这死丫头,人不够聪明,样子不够貌美。可是她呢,却有一件别人没有的好处。那就是她是你周世澜的心肝儿肉,是你最疼爱的宝贝妹子!若她为妃,做了陛下的女人,你周世澜难道会舍了心爱的妹妹,去帮我这个毫无利用价值的废后?你有这样子的好心,都是不能相信了。到时候,无论是陛下和家族,都要统统舍我而去了。我怎能甘心,怎么能随了你们心愿?难道要我满腹冤屈难升,却瞧着别人快活如意?”

    周世澜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所以,你便杀了阿淳?”

    “是,本宫自己受苦,凭什么让她高兴快活?她含着蜜糖过日子,就算遇到些不幸,居然还能入宫为妃,夺我地位。今日之事,本宫筹谋许久。杀了周玉淳,嫁祸元月砂。就算到现在,本宫心里面,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是这个贱人该死!今天她多欢天喜地啊,穿着新做的衣衫,打扮得花枝招展,笑得那样子的开心,那样子的得意。不要脸的下贱货,她在本宫面前,卖弄她的青春少艾,年少清纯。笑我粉退花残,一无所有。”

    “今日我一见到她,都是恨不得抓花她的脸。”

    事到如今,周皇后宛如入了魔障,那高傲的脸上却无一丝一毫的后悔之意,只有那浓浓憎恶与不甘。

    周世澜闷闷的咳嗽了两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唇瓣。

    他轻轻的咳嗽了两声,一滴滴黑血,却也是顺着周世澜的唇角,一滴滴的缓缓滴落。

    方才他有饮茶,茶水之中有毒。

    如今毒性渐渐发作,先是小腹如刀搅一般疼痛,如今连双肺部都是火辣辣的难受了。

    周皇后瞧着他,眼中狠意不减:“阿澜,你不要怪我下毒。我既然承认害死周玉淳,便知晓你定然不肯与我干休,定然要报复于我。你宴上瞧我眼神,已然是凶狠如斯,再无情分。你为了你那个蠢妹妹,什么都不管不顾。既是如此,我便是先下手为强!”

    她那手指上戴着那一枚枚的指甲套儿,如今手指不自禁的狠狠用力,便是上等坚硬的楠木,也是让周皇后抓出了缕缕的痕迹。而周皇后更是不觉抓起了面前茶杯,狠狠一摔。

    摔杯为号,顿时也是有若干黑影,从屏风之后这样儿就窜出来。

    周皇后纵横后宫多年,自然也是会调教些个心腹手下,充作暗杀之用。

    “是你们辜负本宫,本宫绝不会坐以待毙。今日杀你周世澜,再扶持与我亲厚之人做周家家主,夺取周家大权。陛下如今与东海斡旋,并不敢节外生枝,此刻再动周家。否则之前,他也不会对萧英诸多容忍。周世澜,你欲图越过本宫扶持你妹妹上位,莫怪本宫今日将你处死,剪出你在周家羽翼。是你们,先负了我的。”

    背水一战,周皇后面颊之上寒意森森,一双眸子流转了极浓郁的凶狠之意。也许她也隐隐问过自己,就算弄死了周世澜,自己可当真能安然无恙?可是人终究是喜爱自欺欺人的,她并不肯再细细想下去。只要能就此活下来,纵然那一缕希望,是何等的渺茫,可是周皇后也是要死死的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周世澜面颊之上,却无半点的惊惶,他那唇角,不自禁的透出了一缕模糊的笑容。

    “其实微臣早就知晓,娘娘这杯茶中,是已然下毒的。”

    周世澜那染满黑血的手掌缓缓的下移,略略抖了抖,旋即却也是握住了腰间软剑的剑柄。

    他那一双眸子,渐渐被污黑染满,褪去了平时的温文尔雅,透出了好似饿狼一般的光辉。

    “微臣一向,一向有些优柔,总不能硬下心肠。所以,我明知茶水有毒,还是喝到了肚中。只因,只因我要借此茶下定了决心。只因今日,我是想着亲手为妹妹报仇的。”

    周世澜眼中那股子陌生的凶狠神采,使得周皇后不寒而栗。

    这个一向风流自诩的宣平侯,是很少会透出这样儿的神色的。这种凶兽般的眼神,使得周皇后内心蓦然打了个寒颤。她蓦然尖声言语:“他已中毒,快些杀了他。”

    其实纵然周皇后对周玉淳早动杀机,可她对周世澜终究还是有过几分犹豫的。

    周世澜模样出落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又温柔多情,天生讨女子喜欢。他为人又还算有本事,秉性温厚纯良。这么些年,周皇后也不见得对他毫无情分。

    她原本想着,害死周玉淳嫁祸元月砂,那么周世澜仍然是会对她忠心耿耿。甚至今日周玉淳的事情扯在了自己身上,周皇后宽容大度,仍有劝服周世澜的打算。

    可这都是周世澜自己不知好歹。

    周皇后慢慢的软在了椅子上,手掌犹自无甚知觉的抓紧胸口衣衫。

    她不自禁想,就是这样子眼神!

    周皇后原本是有几分犹豫的,可宴会之上,周世澜就是这样子如饿狼一般的眼神,使得周皇后为之而心悸。那时候她心里面便不自觉得浮起了一个念头,周世澜不能留。他不再是温顺的忠犬,而已然化为了桀骜不驯的野狼。这个样儿的周世澜,若是再留,必是祸害。

    是周世澜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她。

    周皇后死死的搅紧了自个儿的手掌,面色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淡淡的阴郁。

    那茶水打翻,污了周皇后衣衫,可她一时也是不觉得。

    她也并未曾发觉,自己打翻的茶水,染黑了衣衫上一根根做刺绣的银线。

    转瞬之间,黑影已然是到了周世澜的跟前。

    一道明润的亮光轻盈的闪过,一瞬间血花飞舞。

    周世澜漠然捏紧了手中软剑,半边的身躯被鲜血所染,便是自己脸颊,也是染上了片片喷溅的血迹。

    他面前杀手身子,生生被劈成了两片,内脏血污流了一地,煞是污秽难闻。

    周皇后虽然心肠极狠,却极少亲眼见着杀人的。她只需轻轻的吩咐一句,自然也是有人会替她将一条性命悄无声息,就此处置掉。眼前这片血淋淋的场景,她居然还是第一次瞧见。

    那样子可怖的画面,生生的展露在周皇后的面前,形成了极大的冲击力。

    她也是没想到,平时总是言笑晏晏,马上赏花,月下品茗的周世澜,居然能化作这般修罗模样。

    可周皇后仍然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她只不觉恼恨,自己命不怎么好的。她这个周家女,怎么就没个掏心掏肺的哥哥,反而周玉淳那个蠢物有。自己恩赐给周家的富贵,却偏生让周玉淳这个蠢物享受到了。

    周皇后死死的攥紧了衣衫,似要将这片衣衫生生给捏皱了。

    周世澜就算再怎么凶狠,可他只有一个人,他还中了毒的。他怎么会是这么多人对手,他只能够去死。

    周皇后这样子想着,却见那涟涟雪亮剑光一闪,周世澜已然是挥剑斩断了刺客手臂。

    他剑是那样子的锋锐,那般的快,随意一荡,便是生生斩破逼近的刺客。

    那一缕鲜红欲滴的剑痕,生生劈开了在场男子的面门,那皮肉外翻,血珠子更是股股的冒出来。

    而对方手中的剑却也是无甚力道,就算是斩在了周世澜的身上,已然是没有杀伐之力。周世澜头轻轻一侧,发冠却也是生生被弄碎,一头长发轻轻的散在了脸边,掩不住眼中那冷冰冰的血腥之意。

    那样儿的可怖,惹得周皇后尖叫了一声。她虽然听说过周世澜的武勇,可是却也是一向都不放在心上。

    那刀刀斩骨之声,听得人磨牙发酸。周皇后恨不得捂住了耳朵,免得听到了这宛如屠宰场一般的血腥场景。周世澜一向恭顺,周皇后又怎能想得到,她居然是这样儿的凶狠可怖。

    咚的一下,一具尸首生生栽倒在周皇后的足边。那死人的眼珠子还瞪大大大的,吓得周皇后缩了缩纤足。

    饶是如此,周皇后仍不由得觉得,那尸首上的血腥之意,好似顺着自己华丽的衣裙,轻巧的弥漫而来。

    她听着骇人的尖叫,瞧着自己的杀手,惧得竟似要逃开。然而周世澜足尖轻挑,一枚锋锐的雪刃被提出去,生生的将那个人刺得对穿。

    她看着满室血污,竟已然是没有了一个活人。地上的尸首,大都肢体不全,这些都是周世澜下的手。甚至连留在殿中的宫娥,周世澜也是刺死于此。

    平时华美的宫室,如今就好似梦魇之中的森罗地狱,是如此的可怖。

    周世澜平时温文尔雅,可是他却这样子狠。

    周皇后已然好似一滩泥一样,这样儿的软倒在地上。

    她只觉得眼前诸般一切,好似发了梦也似,一点也不知晓。

    她瞧着周世澜披头散发,擦去了唇角的黑血,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踏步而来。

    周皇后蓦然觉得自己小腹一阵子绞痛,那样儿的痛楚极是强烈,竟好似有许多把刀子搅来搅去,将自己内脏都生生给搅碎了也似。她仿若遭遇了一件极为可怖的事情,

    周皇后心中一阵子的恐惧,只觉得好似有一件极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她一伸手,手指头轻轻一抹,却瞧着自己个儿手指上一片黑色的血污痕迹。

    周皇后瞧得大骇,有毒,有毒!

    她那沾了黑血的手掌乱摸,打翻了茶盏自,茶水一滴滴的水哒哒的淌落在了地上。

    自己吃的茶水,什么有人下了毒,好大的胆子,自己可是皇后娘娘。

    “是谁?是谁?是哪个贱婢下毒?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胆敢毒害本宫。”

    周皇后惊惧交加,十分害怕,口中一阵子的呵斥辱骂。

    周世澜缓缓顿住了剑尖儿,任由那剑锋之上鲜血滴落在了地面之上,染红了一小片。

    他目光好似动了动,周皇后中了毒了,自己也是不知晓是谁下的毒。

    也许是宣德帝,也许是别的什么人,周皇后招惹的仇恨也是不少。

    周皇后双手胡乱摸索,一双眼睛也是流出了血泪,蓦然嗓音扬了扬:“是谁灭了蜡烛,本宫要治他的罪。黑漆漆的,本宫什么都是瞧不见,瞧不见了。”

    她尖声叫着:“阿澜,阿澜,快去叫御医,快救救本宫。”

    周世澜心忖,周皇后中了毒了,她约莫也是活不成了。

    就算自己不杀她,这个女人也是活不成。

    他牙齿咬紧了自己个儿的唇瓣,蓦然狠狠咬紧,咬得唇瓣都破了。

    周世澜提起了手中的剑,狠狠的一刺,刺入了周皇后胸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