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61 临死吐真相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37 om

    “是豫王百里炎。”

    周世澜缓缓的说到。

    “那时候,皇后娘娘才十六岁吧,还是个小姑娘,入了宫。她的心肠,也是没这样儿狠。她就好似一朵花儿,和阿淳一样的娇艳、好看。她选秀入宫,可一开始就是本着皇后去的。这些,这些周家都是早就知晓的。不过半年时间,她便是一路升上去,做了皇后。可是,周家也知晓分寸,皇后肚子里不应该有个孩子。因为陛下是个多疑的人,他既然给了周家养出个皇后娘娘的荣耀,又给了周家兵权。他,他怎么能容太子也是周家血脉。我们周家的姑娘已经是第二任皇后,而陛下最不缺的就是子嗣。”

    “未雨绸缪,正因为这样儿的。娘娘虽然不能做皇后生母,可是却决意扶持一名皇子,作为投资。这个皇子,周家千挑万选,最后选中了那时候的豫王殿下。他是冷宫皇子,却是聪慧、能干,而且生母早死,生前也不过是宫女。那时候,那时候豫王和现在也不一样。如今的豫王百里炎,权倾朝野,谁都知晓他很霸道。可那时候,周家见到的百里炎,却是温文尔雅。不过比起同龄人,他却多一份别人没有的沉稳。他显得很是乖顺,皇后也很喜欢他。”

    这些旧事,元月砂也是知晓一些的。从前豫王与周家合作,而周皇后这个嫡母,也对百里炎另眼相待。可伴随百里炎羽翼渐丰,他渐渐也不将周皇后如何放在眼里了,也不如从前那般恭顺。周皇后纵然很是生气,可是却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她反而要设法讨好百里炎,只因为如今百里炎的权势,已非周家可比。

    不过这些旧事,元月砂原本也并不如何放在心上。

    她一双妙润的眸子,透出了急切,这样子的死死的盯住周世澜。

    她最关心的,就是苏姐姐的事情。

    元月砂着急苏姐姐,在意苏姐姐,她更想要知晓,苏姐姐是怎么样儿死了。

    “他对周家很重要,故而就算犯错,周家也绝不会揭发。那一天,我收买的一个宣王府的丫头偷偷告诉我,说清姨娘对小萱郡主用药,又从外边寻了个无赖,来坏她的清白。待我到时候,却瞧见,瞧见了百里炎。他衣衫不整,红晕未褪,玷污了郡主。我那时候和百里炎关系也不错,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是做出这件事情。平时的他瞧来,也不是这样子的人。可那一日,他却恬不知耻。就算被我拿住,却并无羞愧。他反而要挟于我,说要是此事揭破,莫非要让天下人知晓,周皇后支持的皇子,是个玷污人妇的无耻小人。”

    元月砂眼珠子眨也不眨:“就算知晓了,那又如何?”

    周世澜虚弱的笑了笑:“是呀,那又如何?如今瞧来,自然也是一点儿不值得。豫王羽翼丰满了,却将周家弃如敝履。时光流逝,周家并没有得到一场好处。可是十多年前,周家并不这么想。周家所有的人,好似发了一个梦,觉得周家可以扶持一个皇帝。彼时百里炎也小露锋芒,周家觉得他是个人才,也很有机会问鼎皇位,自然也是寄以厚望。然后我便困于周家这个梦里面,到底什么话儿也没说。那日我拂袖而去,被百里策窥见,百里炎也不知晓和百里策说了什么,百里策便将那人当作是我。皇后娘娘相劝,我便闷不吭声的将这件事情认了下来。”

    “苏叶萱彼时中了药,她只当和她相好的是她的夫君。她什么都不知晓,无知无觉。我不觉心想,也许这反而是一种福气。她要是知晓了,一定会备受打击。我做了错事,却往好处去想。百里策毕竟知晓她是被人算计,并不是自己愿意红杏出墙,渐渐的也会原谅她的。可是,这却不过是一切冤孽的开始,那一夕春梦,小萱郡主居然怀上孩子。这个孩子,是百里炎的。”

    元月砂内心一阵子发凉,隐隐有些作呕和心疼。

    她虽然已然极厌恶百里策了,可是苏姐姐若为百里炎产下一子,她会更加心疼难受。

    “为什么,为什么是百里炎的。”

    她嗓音一阵子的干哑。

    “是呀,我那时候也这样子问百里策。原来那时清姨娘得宠,百里策有些日子没去苏叶萱房里面了。后来出现了这些事情,百里策更是心生不喜,再没亲近过小萱郡主。那孩子日子算起来,就是那一日有的。我听得失魂落魄,心如刀搅。我让百里策一碗红花,落了这个孩子。他,他虽然是无辜的,可是却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百里策却说,小萱郡主如今百般警惕,用些手段,害她落胎,她便会去跟海陵王哭诉。除非,除非海陵苏家,已然是没了。”

    “孩子出生那一晚,下了很大的雨。那一天,我也悄悄潜入了宣王府。苏叶萱生的是一个男孩儿,那孩子才一生下来,百里策便令人将这孩子溺毙。我点中了下人的穴道,夺走了那个孩子。百里策十分恼恨,可是也是拿我没法子。那一天,我从头到脚都湿透了,唯独胸口那个孩子却软绵绵的,睡得很是开心。他才一生下来,好似不会哭,只要逗一逗,就会咯咯的笑。这个孩子,我曾经虽然让百里策堕了他,可他生下来了,我的心却发软。我不能将他带回周家,便为了他寻了个养父。他养父姓姜,是个镖师,家境也是普普通通。这样子也好,他打小长于这普通百姓家,便再不会和这些人有些关系。临走手,我留了一锭黄金,又抱了抱他,就这样儿走了。”

    “后来我也不大放心,总令人悄悄打探他的消息。这孩子打小便聪慧,学武天分也是不错。他性子虽然不安分,可是秉性善良,很像,很像他娘的。可惜他养母早死,养父在他八岁时候也染病而亡。说来我也很惊讶,阿聂不知怎么了,找到了这个孩子,还收养在自己名下。”

    元月砂听得一颗心砰砰得跳,长留王之子?既然如此,莫非便是他?

    “你见过他的,阿聂身边那个孩子,天生俊美,天生瞧着像个狐狸崽子的那个姜陵。他,他就是苏叶萱的第二个孩子。不过苏叶萱自己也是不知,她还有一个孩儿。她以为这个孩子,一生下来,便已经是个死胎。这样子也好,她命运不幸,颇多坎坷,少些牵挂,免得伤心。”

    周世澜说话的嗓音,一点点的低下去了。

    元月砂容色变幻,流转不定。

    “那后来呢,后来你们对苏姐姐做了什么?对苏家做了什么?你们陷害苏姐姐,污蔑她与人私通,利用白芙栽赃陷害,将男人的衣物放在苏姐姐的房中,害得她流落荒庄。你们怕终有一日,此事被海陵王所知,告到御前,身败名裂。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萧英假扮流寇,杀害苏家满门。就算是这样子,你们仍然不肯放过苏姐姐,让她活活溺毙在亲生儿子跟前。是不是,是不是你们商量好,让苏家牺牲,为一个男人的错误遮掩的?是不是?!”

    周世澜原本已然是气若游丝了,可是他听到了元月砂的话儿,却也是不觉脸色一变,脱口而出:“什么?怎么会?”

    他慢慢的绞着自己的手指头:“我不知道,没人和我说。”

    元月砂漆黑的眼眸含着晶莹泪水:“惺惺作态,周世澜,你怎么会不知道。就算他们一个个觉得你太干净,不跟你商量这些污秽的勾当。难道你不知晓苏姐姐在宣王府的荒庄,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她被人挑断手筋,废了武功,毁掉了容貌,扯落了头发。她日日受贱奴欺侮,动不动就受鞭笞之刑。你可知晓,我检验过她尸首,浑身上下,新伤旧伤,不计其数,可谓伤上加伤。甚至于她临死之前,手指指骨还被人生生踩断!别的事情,你管不着,可这宣王府的庄园,就在京城近郊。你若有心,为什么不让人去查探一二?只怕你是心知苏姐姐过着这样子炼狱一般的日子,可是你却也是不闻不问,一点儿也是不在意。”

    “不会的,不会的,她到底是百里策的正妻,曾经海誓山盟,百里策怎么会这样子待她?百里策是知道的,她也是被人算计,毫不知情。百里策若那般肆无忌惮,那当初,当初怎么容小萱郡主连孩子都生下来?他若当真如此果决,姜陵早被红花给打掉了。我以为,以为小萱郡主不过是被送走过些清静日子。到底是朝廷的郡主,有如此名分,就算已经不喜欢了,他怎敢如此?他,他怎么可以让人如此欺侮苏叶萱?难道不怕上奏朝廷,因此获罪?”

    元月砂瞧着周世澜面上的急切,却一阵子愤怒讽刺,周世澜以为百里策是他这样子的多情种子吗?

    元月砂冷冰冰的说到:“周侯爷难道没让人瞧苏姐姐,没去看看她。”

    周世澜慢慢的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蛋:“我不敢去瞧她,我怕听到她的消息,我觉得她没在京城,反而是值得庆幸的。免得自己日日夜夜,备受良心煎熬。甚至姜陵,我也是送去别人,不想见到。”

    若不是担心姜陵一个孩子柔弱无力,他连姜陵的消息也是不乐意知晓。

    他想起了元月砂说的话儿,说的那些血淋淋的真相,万分可怖的事实。他想到了今日京城发生的种种,宣王府死去的白姨娘,当众获罪的赫连清,身败名裂的北静侯萧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眼前这个娇柔可人的女子,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复仇,才来到龙胤的。

    他盯着元月砂娇嫩精致的容貌,瞧着元月砂无意识的狠咬自己个儿的手指头,咬出了鲜血。

    方才周世澜觉得元月砂是个恶魔,可是如今,他倒反而不这么觉得了。

    自己一剑一剑的,刺向了周皇后的胸口。其实那时候周皇后已经中毒,就算周世澜不补刀,周皇后也是活不成。可是周世澜就是遏制不住自己胸口那股子暴戾之气!

    其实自己要元月砂放弃复仇,如今想想,却有些可笑了。

    周世澜怔怔的想,其实连自己也是都做不到。

    元月砂却无视周世澜凝视的目光,以及自己手指头上传来的那么阵子痛楚。

    她唇齿之间,流转了那浓郁的血腥味儿。

    百里炎?当真是百里炎。她想起了百里炎强悍的身躯,以及那金属般的眸子。那双金属色的眸子,蕴含了淡淡的冰冷,说不出的寒意,却又会因为磅礴的野心而闪闪发光。

    百里炎纵容江南贪墨之事,将原本应该送入朝廷的税收纳入自己囊中,并且纵容他的爪牙在江南恣意搜刮民脂民膏。不错,百里炎的生母确实是个薄命的宫女,可是这又有什么打紧。他恣意扶持母族亲眷,就算他们曾经是很底下的出生,如今却也是扶摇而上。自己初遇百里炎时候,他不就是在摆布他王爷的权威,将朝廷的官员,好似自家的鸡鸭一样随意屠戮宰杀。

    威风吗?这自然是说不出的威风,道不尽的权势。那强大的权势,令人目眩神迷,让人只能瞧见其中的风光和自在,而绝对不乐意看到别的。他当真摆出了好大的阵仗,在自己这个看着好似极贪慕权势的女子面前摆弄这个。若自己当真是个南府郡的元二小姐,她毫不怀疑这个元二小姐会被豫王所蛊惑得目眩神迷,迷得骨头都软了。

    那就没什么价值了,也显得没那样儿值钱。

    就像,那个靳绿薄一样。

    不错,绿薄是入了魔障。可是那绿薄绝对不是个傻子,还是个极会为自己打算的人。若是百里炎没用一些手段和暗示,靳绿薄何至于耗费尽了自己的青春,什么都不要,只一颗心的为百里炎做事情。百里炎虽然未曾许下什么承诺,可是元月砂打心眼儿都是不相信,百里炎没用什么别的手段引诱。

    她想到了百里炎府中那惊人的富贵,一个人打小要是缺少什么,那么长大之后,就会千倍万倍的弥补自己。

    还有百里炎的那惊人的野心,用东海的人命,发动一场战争,铺成一条白骨路,让他一路踏上了皇位上。为此,百里炎甚至许了自己正妻位置,让自己去行刺龙轻梅。

    那么彼时,他淫辱人妻,对方还是世子之妻,还是海陵郡主。为了遮掩丑事,保全名声,稳住地位,她是可以相信百里炎会做出这档子事情。

    他是会做出这档子事情人的。

    元月砂这样儿想着,轻轻的舔去了手指头上的血水珠子。

    不错,他是会做出这样子事情的人。

    不过,元月砂内心之中还有一缕疑惑的。

    她轻轻的抬起头,喃喃言语:“他为什么要去动苏姐姐,为什么?”

    就算苏叶萱很美、很好,可是却并不具有那种引诱人犯罪,乃至于不顾一切的魔力的。

    百里炎,应该还是个将权势视为性命的人。

    他怎会为春风一度,付出了这样子的代价?

    周世澜轻轻的说到:“是呀,这么些年,我有时候会想起了这件事情,可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他,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应该不是这般,这般下作,下作到这样儿不堪地步。豫王百里炎,虽然行事恶毒,可总也配称之为一声枭雄。他从前隐匿自己本性时候,是装出了一副温顺感恩的样子。如今,他权势大了,也不必隐匿自己了。那豫王府中,什么样儿的享受都是最好的。可是,他原配死了多年,杨太后也已经失势了,百里炎非但没有续娶,而且也是没有纳妾。这么些年,他清心寡欲,就好似和尚一样。因为这样儿,百里炎膝下空虚,只有一个不那么成才的儿子。他非但不是什么好色之徒,似乎对女人也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兴致。”

    “既然是如此,他当年为何甘冒如此风险,淫辱苏叶萱?就算是到了现在,我也是想不透的。”

    元月砂盯着他:“那你有没有骗我?”

    周世澜也不生气:“我没有骗你,说的话儿,都是真的。就算是匪夷所思,可是当初侮辱苏叶萱的,就是豫王百里炎。他有没有指使萧英,将苏家灭门,这些我便不知晓了。我不知道,自然不会和你说。”

    他抬起头,瞧见了元月砂眉宇间淡淡的苦恼,蓦然一阵子的酸苦。

    就算刚才心里面动怒,可是如今这股子怒气,却也是渐渐消散了。

    “我,我真不应该告诉你这些的。好似,这辈子,我总没有,没有做对一件事情。”

    周世澜纵然内功深厚,然而现在俊朗的面颊也浮起了一层黑气。

    元月砂猝不及防,居然被周世澜捉住了手:“月砂,月砂,你不要报仇了。你离开京城,过些平平淡淡的日子,你说好不好?你,你带上姜陵,那孩子秉性不坏的。这样子,你也有了个亲人,相互依靠。你带着阿陵走,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

    元月砂心尖儿慢慢得颤了颤,却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掌。

    周世澜让她有那么一点点的感动,可是他们到底并非同类人。

    永远不是同类。

    她怎么能走,就算是死在了这儿,也是没什么不好。

    一滴滴的黑血顺着周世澜的唇角滴落,他的目光渐渐涣散。

    “你,你当真知晓,知晓淳儿有,有危险,不过,不过你,你没有去救她?”

    元月砂低声:“不是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只不过我后来猜出来。我,我想要知晓真相,给苏姐姐报仇,才那样儿和你说。”

    她低声:“你,你要怪我,也是应该的。”

    周世澜眼睛里面却也好似渐渐添了一缕光彩,有几分欣喜:“我,我就知道,不是这样子的,不会,不会!你,你不是这样儿的人。如果,如果你,你早些知晓,你会去救,救阿淳的,对不对?”

    元月砂轻轻说道:“对。”

    她略一犹豫,终究还是开口:“其实,其实若不是,不是因为我什么都是假的,而且要复仇。我,我会想和阿淳交朋友的。好似阿淳说的那样子,做个极好的手帕交。”

    周世澜高兴说道:“太好了,阿淳知道了,她一定很开心。阿淳,阿淳她穿着好漂亮的衣衫。她说要跟你道歉,和你做好朋友的。她,她说你心眼其实也不错,她说她以前错了。你看阿淳,她穿着漂亮的衣衫,朝着我来了。她,她笑得多开心啊——”

    那话儿说到了一半,便已然嘎然而止,再无声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