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65 阿澜结局(二更)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宣平侯府,一辆马车缓缓行驶,到了门口,却也是轻轻的停住了。

    待那贵客下了马车,周家的下人却也是一阵子的骚动,并且快快禀告家里面能做主的主子,一边又极殷切的将那客人迎入府中。

    长留王百里聂,这可是极为难得一见的贵客。

    周幼壁匆匆赶来,和百里聂见了礼。

    这少年虽然整顿过衣衫,免得失礼于客,却是面色略显憔悴,眼底更两片青黑,有损他的英俊和秀美。这几日,周世澜重伤昏迷,宣平侯府上下早就闹翻了天。据闻是有刺客行刺陛下,下毒暗杀,亏得周世澜忠心护主,才护住了宣德帝的周全。如今周世澜重伤昏迷,便算是宣德帝也是差人慰问,赐了名贵的药材。

    这个时候的周家,还并不知晓周皇后之事。周皇后的死讯,并没有传出皇宫。宣德帝只是下旨,只说周皇后宫中上下染了瘟疫,故而只能满宫室的人被幽禁宫中,等闲不得外出。而这样子的旨意,别人听了,也并不觉得如何奇怪。毕竟,周皇后可是当众做出了这样儿极恶毒的事情,自也绝不能,这样子儿就轻轻的饶了去。如今被软禁宫中,已然是宣德帝对周家留了面子。

    当日贞敏公主挑选夫婿,元月砂被百里纤这样儿的推了出来,险些被周幼壁的骏马生生践踏而死。彼时他被百里聂所阻,言语之间,却也还是有些不悦之情,甚至有些动手的心思。可是如今,不过短短日子,周幼壁却也好似沉稳了不少。已然不像当初那个恣意妄为的少年郎了。

    周幼壁给百里聂见过礼,心中却也是不觉浮起了小小的惊讶。

    长留王殿下来这儿,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他曾经也听说过,周世澜少年时候和这位长留王殿下交好,是极好的朋友。不过在周幼壁瞧来,他也似乎从未曾见过百里聂和周世澜曾经要好过。想不到如今,百里聂居然便来探病了。

    房中,周世澜面白如纸,却也犹自昏迷不醒。这几日,他被人撬开嘴,硬硬生生灌了药汁和参汤。他虽然是能将这些汁水这样儿的吞下肚,可是身子终究还是不能好。

    而百里聂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闪动。

    他忍不住回忆过去的事情,他想到了自己少年时候和周世澜结交,周世澜和自己推心置腹。甚至连亲爹的秘密,也曾告知自己。可是这一切,伴随岁月的流逝,一切都是改变了。因为周世澜隐匿了苏叶萱的事情,他和周世澜割袍绝交。从此以后,周世澜这个朋友,就变得很微妙了。

    然后就是今日,他看到了周世澜眼底的光彩,就知晓周世澜有寻思之念了。

    周皇后在茶水之中下毒,可是,这杯茶水却让百里聂使人换过。否则,周世澜也不会中毒之后,还能杀了那么多人。

    而那茶水中的药,他虽令人减了分量,可是如若救治不及,却也仍会没了性命的。

    他瞧着元月砂留下来,便知元月砂是有意去瞧周世澜的。

    也好,自己也拭目以待,瞧着元月砂会如何抉择。

    有些事情的答案,百里聂也是想要知晓。

    若元月砂由着周世澜死了,那么百里聂自己也该认命。从前有些事情,许多遗憾,就算是尽力弥补,元月砂也是绝对不会原谅了去。

    百里聂忍不住轻轻的想,阿澜,倘若你死了,你固然为曾经的选择付出代价。不过,我也知晓自己这辈子,可再没什么机会了。我也只能帮助月砂报了仇,再死在她手里面。

    可是,可是你要是活了下来,月砂肯救你。

    是元月砂以金针刺了周世澜的心脉,刺激他心血流转,又闹腾出动静引来旁人发觉周世澜的不妥当。

    至少,元月砂最后还是让周世澜这样儿的活了过来了。

    那么有些事情,还是有些机会的。纵然当年那个孩子,恨我入骨,可是无论要废多少心机,我一定一定,要跟她在一起。就算她心不甘,情不愿,让我耗费一辈子的功夫,我也是会费尽心思,绝对不会放弃。

    那下人端来了药汤,百里聂自自然然的接过,要给周世澜喂药。

    他姿容俊美,气度高华,要做什么事情,周家的人也是生不出什么心思拦一拦。

    百里聂手掌轻轻一动,一枚药丹轻轻的从掌心滑落,落入了这药碗之中。

    他慢慢的,将这一口口的汤药,轻轻的喂入了周世澜的唇中。

    百里聂慢慢的想,阿澜,纵然你之前再如何想死,觉得生无可恋,了无生趣。可是这世上死志再如何坚决的一个人,只死过一次,那么也不会再想死了。纵然人生有许许多多的遗憾,可是还是要好好的活下去吧。就好似如今的我这般,我已然决意,什么事情都不会就此干休。如今你死过了一次,我知晓待你醒过来了,你是绝不会再乐意去死。

    其实,我已然决意,让我的阿麟知晓,我究竟是谁了。我骗了她许许多多的事情,很多时候,都是未曾坦白。她连我真实容貌,叫什么名字,都是不知晓。可我并非刻意如此的,从小到大,我便习惯于隐匿自己的想法。自己心里面想什么,谁都不知晓。也许,也许我便当真生来如此,天生便是个精于算计之人吧。不过这一次,我既然决意得到她的真情,我已然有意向她坦白,过去种种,不再相欺。也许,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我知晓,她定然会极恼恨,极愤怒,我自然什么都知晓。

    他给周世澜喂完了药汤,放下了药碗,心里面轻轻的叹了口气。

    从此以后,周世澜不欠他什么,自己也不欠周世澜。也许吧,他到底不能和周世澜成为朋友。以后,只恐怕两个人的人生,再没什么交集。就算曾经相互的怨怼,能伴随岁月的流逝,而变得体谅和原谅。可是他们终究不是当初的少年郎,曾经的朋友之谊,却也是再也都回不来了。

    不过,无论怎么样,自己还是欠了周世澜一句话儿。

    百里聂伸手,慢慢的按住了周世澜的手掌,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阿澜,对不起!

    睡梦之中,周世澜觉得浑身都是很疼,疼到了浑身每一寸的肌肤,都好似要生生撕裂一样。

    这样子的感觉,可当着是难受极了。

    他感觉到了自己,好似陷入了那么一片深深的黑暗之中,好似就要永远沉溺于这片黑暗,再也醒不过来也似。

    朦胧之中,他仿佛是听到许许多多的声音,可是倘若仔细去听,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的。

    周世澜费力吃力的睁开眼睛,瞧着帐前流苏。

    一时之间,他怔怔的发呆,竟似有些想不起来,自己身处何处,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后,渐渐的,那些个记忆方才慢慢的拢入了周世澜的脑海之中。

    他慢慢的回想起来,那周皇后寝宫之中的杀戮,那一地的鲜血,还有周皇后残缺的尸首。那入腹的毒酒,那五脏六腑的剧痛。还有那阴影之下,恍惚而来的纤弱少女的身影。那白玉也似的脸颊,却好似雪白的莲花,却散发出复仇的怒火。那个女郎灼灼的目光,就这样儿盯着自己,仿佛能将这世间一切,就此消融,烟消云散。

    最后,却是眼前的一片黑暗。

    那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却也是流转在周世澜的脑海,使得周世澜脑子一阵子的剧痛。

    他不觉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揉揉自己的额头。

    自己,不是应该死了吗?

    他知晓自己如今没有死,就算在浑身酸疼,煞是难受,可是自己到底还是活着的。

    如今的他,活生生的就在这儿。

    他的耳边,却也是听到了周幼壁极欢喜的嗓音:“侯爷,你醒过来了?”

    朦朦胧胧间,他便瞧见了周幼壁极欢喜的脸孔。

    少年的面容,却也是已然有些个憔悴,瞧着已经是没那样儿精神了。

    “我没有死?”

    周世澜如此询问,方才发觉自己嗓音说不出的沙哑。

    “你都昏迷好几日了,只能喝些参汤吊着,周家上下,可死担心坏了。”

    “陛下总差人问你如何,还送了上等药材。哎,那些刺客当真是猖狂。想不到,居然是潜入了皇宫行刺。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些个东海的蛮子有些关系。自打他们来到了京城,便是总是有许多古古怪怪的事情。”

    “叔叔,你肯定不知晓,你昏迷时候,长留王殿下居然来看你呢?你当真和他有交情?从前我听着别人提及过,我还不肯信呢,原来居然是真的了。他瞧过你,没一阵子,你便醒了。可惜殿下已经离开了,否则一定是会很欢喜。”

    周世澜慢慢的听着周幼壁说这些话儿,他的心就好似安静的湖水,也是没有什么波澜。唯独听到了周幼壁提及了百里聂时候,他才容色微微一动,竟似有些个恍惚。

    百里聂为什么会来这儿,他已经没精力去想。属于整个龙胤的阴谋,就是如此的层出不穷,他,他总是想不透彻的。

    他已然觉得,有些累了。

    其实就好像百里聂所笃定的那样儿,一个人倘若死了一次,便是绝不能狠下心肠,再死第二次。就好似如今的周世澜,就是这样子。

    周幼壁还有几分犹豫的嗓音,却禁不住在周世澜耳边吞吞吐吐的想起:“还有,还有一件事情,你,你的头发。”

    头发?周世澜有些惊讶,头发怎么了?

    他垂下头,顺手一拢,却也是呆住了。

    垂在自己胸前的发丝,已然是雪白透亮。他还正值壮年,原本应该乌黑的头发,却也已然是雪白一片,白得有些个扎人眼球。

    周世澜好似做梦一样,手指轻轻一拢,然后那雪白得发丝,就这样儿,轻轻得从周世澜的指间,就此轻盈的滑落。

    那头发轻柔,好似羽毛一样,好似一点重量都是没有。

    周世澜让人拿来了铜镜,这样儿照了照,不止胸前发丝,他那满头发丝,居然短短几日,都是白透了。

    许是因为心中极痛,许是因为中毒缘故。他头发,却已然再不见半点乌黑。

    周世澜怔怔的瞧着如今镜子憔悴的容貌,心尖并无太多难受,却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悲凉。

    周幼壁还在一边念叨着,说不准用些个药材,这样儿给补回来,头发又会变得乌黑。

    可是周世澜却已然不如何在乎。

    一个月后,一辆马车,载着白发的怪人,就这样儿的离开了京城。

    周世澜离开京城时候,他让车夫停了停,撩开了帘子,最后深深的望着这极繁华热闹的城郭。

    他从小,便长于这锦绣富贵地,天生便是富贵根。他的少年岁月,乃至于他之前所有的人生,都是浸泡在这个城池之中。

    而到了如今,他却也是要离开了。离开这儿,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他不会再回来。

    从前他以为自己很重要,可是如今他却知晓,其实这世上不会非你不可。没了周皇后,其实整个城市还是可以如此的安静。就算他周世澜无心权势,宣德帝也可以提拔周家别的子嗣。毕竟周家,还有许多很上进,想要力争上游的族中子弟。

    然而离开这个泛着阴谋味道的城市,他内心之中,竟不觉有些个别样的留恋。

    就算没有什么极美好的回忆,却有着熟悉,还有着他的过去。

    秋日的寒风飕飕,将那一片片的枫叶也是催得鲜红欲滴,十分得娇艳。

    那一片片的落叶,被轻风拂下来,一片片的血红娇艳的落在了地上。

    周世澜想到了小时候月下对自己微笑的姣好孤女,那清秀的面容不觉蕴含了淡淡的腼腆。他想起了小时候阿淳抱着自己大腿,缠着自己要糖吃的样儿。那时候的阿淳,还当真是敦厚可爱,令人喜爱。自己轻轻得抱着怀中的团子,觉得自己会一生一世的对这个妹妹的好,要让她一辈子都是欢喜快乐,不会有什么忧愁。他想到了当年,那个海陵郡的郡主苏叶萱,一身红衣,极为美丽的模样。

    若是这一切的一切,就永远如初时的美好,如娇艳的鲜花,永开不败,那也是不知晓多少。

    可惜,这时间种种的美好,就如鲜花上的露水,只能明媚一刻。然后,曾经的美丽,却也是会被一点点的摧毁,绝不会再留下半点。

    他想着如今还留在城中的元月砂,这位奇异的海陵姑娘。就算是现在,周世澜也不真正的了解她,对方身上好似萦绕着一层淡淡的迷雾,怎么也都是瞧不清楚的。他以为除了李惠雪,此生不会再对第二个女子有这样子的心思。可是自己却也是错了,这个神秘的小姑娘,无可遏止的让他生出兴致和爱慕。

    对方是海陵逆贼,也许自己应该十分忌惮,甚至出手阻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算立场不同,他还是盼望元月砂能够成功的。他也并不希望,元月砂死在了龙胤京城。

    然后,周世澜慢慢的放下了车帘,眼中的神色却也是禁不住有些个模糊了。

    恍惚之间,他仿佛听到了很远很远地方传来的声音。好似有那么一个人,模模糊糊的言语。

    阿澜,对不起。

    这样子的言语,他好似在什么时候听到过,却也是怎么都想不起。

    这样子的嗓音,他似乎觉得有些熟悉,却下意识间,并不肯如何的多想,更是不知道说话儿的是谁。

    而缓缓放下的马车帘子,却也是阻隔了周世澜的视线。然后这辆马车,就如此悄然的离开了京城。离开得那样儿得轻巧,却也是不觉蕴含了淡淡的孤独。

    此后,周世澜终其一生,也是未曾再踏入龙胤京城半步。

    而他一生一世,也再未见到过元月砂,更未再见过百里聂了。

    ------题外话------

    晚上应该还会加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