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68 到底信了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这些年他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只觉得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可是如今元月砂还活着,还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了。百里聂那股子里面不依不饶,争强好胜的性子便是又熊熊烈火一般的燃烧起来了。

    什么叫绝无可能,定难勉强?

    他绝不会这样儿轻轻巧巧的就认输了去,绝对不行。

    没错,元月砂必定觉得,自己是成心如此,利用自己的魅力,用如今的温柔和补偿,弥平元月砂曾经的仇恨和伤痛。她自然应当是十分的生气,只因为自己个儿这样子做,也是未免太过于自负,当真是自以为是。

    可是,他无可否认,自己当真就是这样子想的。

    甘愿死在元月砂手里,他也想过的,可是这又能有什么好处?

    从元月砂救了周世澜开始,他这个心机之人就窥测到了元月砂内心之中一缕柔软,就好似打了鸡血一样,觉得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你想要我死,我却想要和你好。阿麟,我不是教导过你的,双方要是利益的述求并不一样,自然应该好好谈一谈。”

    元月砂冷着脸不理睬他,百里聂也不以为意。这种样子的神气,他也瞧得多了。那些被他坑怕了的人,就会流露出这般神色。以为不说话,任由自己说得天花乱坠,只要不听不应,似乎便不会再一次坠入他的彀中。不过到最后,这等严防死守的人,最后还是会被百里聂的真情打动,再一次顺着百里聂的心意行事的。

    当然,元月砂自然是和那些人不一样,毕竟自己如今,并不是想要骗她。不过,这样子时候,自然也是应该如从前那样儿,以那滂湃无比的真情,打动元月砂那已然对自己怀有深深成见的芳心。

    “你自然应该恼恨于我,我当年改名换姓,隐匿自己身份去了海陵,是我不对。说好照顾苏叶萱,却没有做到,更是我错了。不过最错的却是,劝你归降,却险些害了你性命。”

    “阿麟,我有三件事情,对不起你。如今愿意为你做三件事情,加以弥补。只要你开了口,无论什么,便算是上天入地,赴汤蹈火,我也是,在所不惜。”

    他轻轻的半跪在元月砂的身前,伸手轻轻的捏住了元月砂那片不能动弹的软绵手掌。

    百里聂不自禁缓缓言语:“只要你说,我便是一定会为你做到。无论什么事情,无论什么要求,那都是可以的。”

    元月砂心里却是嗤笑,百里聂说得这样子的深情,这般的荡气回肠。可是他能做得到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曾经的百里聂,也是与自己这样儿的保证过,言语切切,说得不知晓多好听。

    可那些话儿,听听都好,不必当真。

    如今百里聂的许诺,元月砂自然也是听听就算,不能当真作数的。

    不过元月砂眸心生讽刺,却忍不住言语挑衅:“好,既是如此,你便死给我看。”

    百里聂扬起了脑袋,朝着元月砂轻轻的笑了笑,纵然满脸刺青,一笑起来时候却煞是好看,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风韵。

    他容色柔和:“那也可以。”

    元月砂听了,不觉微微有些讶然。这样子轻轻巧巧的便应了,似乎也不像是百里聂。她怎么看,也不会觉得百里聂是如此听话的人。

    好似百里聂那样儿的人,怎么会因为这样子一句轻飘飘,软绵绵的话儿,随随便便,就这样子去死?

    不会的,他才不是那样儿的人。好似百里聂这样子的人,才不会这样子傻。他那高贵无比,能翻云覆雨的性命,怎么能轻轻的就被踩在了泥土里面呢?

    百里聂,才不是如此秉性的混账。

    而百里聂也果真没有让元月砂失望,他也是并没有立刻抽出了宝剑,对准自己的脖子,做出自刎举动。

    其实这又怎么可能?

    可是元月砂却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到如此的厚脸皮,应承了去死,还当真只是嘴上说一说,连半点掩饰都没有。

    元月砂也实在瞧不下去,忍不住拿话儿挑明白:“既是如此,殿下还等什么?”

    “等阿麟另外两件要我做的事情。阿麟既然是开口吩咐,自然是同意让我为你做满三件事情,作为补偿。既是如此,我又怎能失约?阿麟让我去死,我自然会如阿麟所愿。只不过,这件事情是最后才完成。不然我这样子死了,只怕死后没有魂魄为你效劳。”

    元月砂怔怔的瞧着眼前这张理直气壮,真诚动人的面颊。

    百里聂,他就是有这样子的本事,好似全天下的道理,都在他身上一样。

    元月砂瞧着他,当真也是瞧不出那一丝一毫真正的真诚。

    蓦然间,她脑海里面浮起了一缕念头。当年之事,这个男人当真是打心眼儿后悔愧疚过吗?

    还是,觉得这一切根本是不算什么,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切,却仍然不过是一个暧昧而拨人心弦的游戏。

    就好似当年,这位风姿美妙的长留王殿下,来到了东海,隐匿了身份。他好似游戏一般的人生之中,遇到了自己,感受到了与众不同的乡野风情,故而有意撩拨。然后,就算因为一些误会而让他错失了自己,可是这终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眼前的男子,仍然可以如此暧昧的挑逗,然后盼着自己软化,然后一切又会变得顺他心意。

    这样子想着,元月砂的心里面渐渐有些怒意了。

    而她却也是禁不住在想,其实自己个儿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呢?

    自己早就应当知晓,百里聂是什么样子的人了。

    如今那淡淡的冰凉之意,却也好似如水寒冰,悄然拢上了元月砂的心头。

    耳边,却听着百里聂缓缓说道:“阿麟,你只需再吩咐我两件事儿,我便是可以,如你所愿去死了。”

    他说得那样子的轻巧,轻巧得好似没有一点儿分量。也许正因为这样子,反而让元月砂的内心之中,不觉翻腾了恼怒。

    “殿下不要再称呼我阿麟!”

    阿麟,阿麟,那样子的称呼,曾经轻柔温和的浮起在了自己的耳边,伴随着自己绵长悠远的岁月。

    而伴随这样子腔调的,却是灯火下温润而沉和的身影。

    他对自己笑了笑,然后很有耐心的教导自己认字,教导自己兵书上的意思。

    他曾经和自己说的那些个话儿,一句句的透入了自己的耳中。

    那嗓音一句句的唤着自己阿麟,曾经是元月砂美好的回忆。可是后来,这些回忆又变得血肉模糊。

    记忆之中的白大哥,是个沉稳、拘谨、温柔的男人。那时候的青麟,虽然无意将自己当初女人,可是白羽奴却是青麟对着成年男人完全的向往和期待。就算是白羽奴面颊之上刺青,也是半点无损白羽奴的魅力。

    可是身份名字是假的,就连那为人的性情,也一点儿都不真。

    她以前觉得白大哥是个沉稳的温润君子,后来觉得他是伪君子。如今却觉得,他本性连伪君子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个生得好看些的无赖。

    连个伪君子,都是装出来的,这世上只怕百里聂才有如此神通。

    不但自己喜欢的样儿是假的,连脑内恨着的模样也是假样子。

    白羽奴,白羽奴,那不过是百里聂亲手缔造,演出来的水月幻影。

    而百里聂一以贯之,始终如一的也只有那么一样东西,便是他那一副黑心肝和好心机。

    所以,她不乐意听什么阿麟,阿麟。

    那些都是假的。

    百里聂一瞬间,眼神也好似变得深邃了几许。旋即,他那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好,以后我便叫你月砂,以前的名字,都是过去的事情,再也都不必提了。”

    他手掌初时微凉,按得久些了,终究是个活人,掌心倒是会有着淡淡的温热。

    “你喜欢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就好。”

    元月砂却恨不得将按在自己手背之上的手给生生拍开。

    百里聂说得深情款款的,可是元月砂却难以动容。

    “可我不稀罕。”

    元月砂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缕缕的寒辉。

    百里聂不以为意,温柔一笑:“那是因为如今,你心思激动,自然并不知晓,自己想要什么。等你好好的想一想,自然便是会知晓,如今的你,总有些想要的东西的。”

    他说得那样子的笃定,蕴含着说不出的自信。而这副模样,倒是和元月砂记忆之中的样儿差不多。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成竹在胸。

    百里聂显然也是肯定,自己必定是会有求于他。只要他为自己解决一些事情,那么自己的态度,始终是会软和几分的。

    百里聂,可是当真很会算计。

    元月砂心里面冷笑,也许吧,自己再如何聪慧,那份心思在百里聂这等天生会算计的男人面前,始终显得青涩了些。可是,她不会顺了百里聂的意,绝对不会。

    元月砂本欲讽刺几句,好似想到了什么,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生生的咽到肚子里面去。

    最初的激动过后,如今的她,终于也是渐渐的冷静下来了。

    说到底,自己还是太在意白羽奴了。不过是瞧见了一把匕首,听了听琴声,居然便恍恍惚惚,一时失神,乃至于落在了百里聂手中。

    可那白羽奴,却不过是这位百里聂殿下缔造的一片镜花水月,不过是一片虚假之物,可一点儿都是当不得真。

    元月砂心忖,她不应该将这个人,瞧得这样子要紧的。

    如今最要紧的,却也是想个脱身的法子。

    她慢慢的压下去胸中的愤怒,抬头时候,一张脸颊也是俏生生的煞是娇润。

    少女的嗓音,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一缕柔意:“要殿下怎么回报,月砂一时却也还未曾想到。不过长留王殿下的许诺,是如此的珍贵,月砂又怎么能不好生珍惜,珍而重之。”

    她那双漆黑的眸子,泛起了柔润的光彩,好似天上的星子,焕发着难以形容的魅力。

    “既然如此,殿下就先放了月砂,容月砂好生想一想,好好的让殿下去做什么。”

    而百里聂容色也是变得很温柔,那梦幻般的眸子之中,却好似有着说不出的深邃:“月砂是让我放了你?”

    元月砂嗓音沉了沉:“既然殿下说对我并无恶意,既然是如此,何不让我自由。否则,什么话儿听到了耳中,都是觉得说不出的虚伪,一点意思都没有的。”

    百里聂微笑:“既然月砂想得十分通透,已然决意让我为你效劳,想来月砂也是会说话算数。至少,暂时不必让我去死。”

    元月砂冷哼:“殿下要是怕,那就不要放,要月砂好似囚犯一样,一生一世被你囚禁于府邸之中?”

    百里聂慢慢的起身,却弯下腰,在元月砂耳边轻轻的言语:“那我怎么舍得这样子待你。”

    不过,他是知晓元月砂的。

    元月砂可不是什么天真又正义的女孩子,会耽于什么承诺。她就算虚以为蛇答应了,可不见得会遵守什么约定。百里聂不得不承认,这样子不要脸毁约的本事,还是有那么几分自己的言传身教。

    他都不明白了,从前月砂为什么将自己想得那么样子的好。

    就算自己是白羽奴的时候,何时又跟君子二字沾边?

    对于元月砂,也许这会是一桩十分要紧的难题。

    可是今日邀约元月砂前来,百里聂心中自是有了准备的。

    对付元月砂,大约便不要施展什么苦情戏了。

    这个女人,可是不吃这一套。

    百里聂手掌轻轻的一番,掌心添了一枚精巧的金丝镶嵌的檀木小盒子,做得煞是精细,颇为好看。

    他苍白的手指头轻轻的打开,盒子里面却也满满都是药粉,香气馥郁。

    “这是解醉香,你嗅着一会儿,渐渐就会有力气了。”

    百里聂也不觉靠近了元月砂的跟前,忽而不觉目光凝动,好似有些玩味般的故意试探:“如果,月砂真的还要杀我怎么办?”

    元月砂心里为之气结,却冷然无语。

    百里聂是用解药,逗弄自己吗?

    也许他,是根本都没想过放了自己。这个男人心狠手辣,处心积虑。他如此一个会算计的人,就算也许有几分真情,可能不想杀了自己,可又怎么会轻轻放开一个想要杀他之人?

    元月砂一时之间,却也是不乐意说话了。

    得不到元月砂回答,百里聂也是不以为意:“你若想要杀了我,我也是欢喜的。不过,月砂如此不受约定,自然也是应该有着一个小小的惩罚。你行刺不遂一次,我便,亲你一下,你说好不好。”

    元月砂只当没听见,心尖却也是发颤恼恨。

    百里聂,他根本将自己当做宠物一般逗弄。

    不过,自己是不会跟他逗口了。

    百里聂见她不说话,也是没法子,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不反对,我便当你答应了。”

    如今这乖乖巧巧,柔顺的在自己面前坐着的元月砂,不过是只暂时被药控制住的凶手。

    百里聂心里面清楚的知晓,一旦自己解开了禁制,只怕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姑娘,又是会变得无比的凶猛了。

    他恍惚之间,忍不住在想,要是月砂能够来去自如,还这样子乖乖巧巧的,可也是不知晓多好。

    回过神来时候,百里聂的唇角却也是重新绽放了近乎完美的笑容。

    他指甲盖儿挑了药粉,轻轻的挑了一点儿在元月砂的鼻子尖。

    元月砂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十分气恼的瞪着百里聂。

    百里聂瞧着她瞪着一双漆黑的眸子,几缕秀发轻轻的垂在了脸边了。他有些好笑,伸出了手指,轻轻的为元月砂一拢发丝。

    “你便稍稍等一等,等过一会儿,身子便是有些力气。”

    元月砂却狠狠一侧头,错过了百里聂的手指。

    不错,正如百里聂所言,纵然自己力气慢慢的恢复了些,可是却也不是全部。

    可是饶是如此,也是让元月砂缓缓的扶着椅子站起来。

    她身子纵然是摇摇欲坠,却也是不自禁的想要离百里聂远一些。

    自己可不想百里聂再触碰自己的脸颊,说那么些个暧昧甜蜜的言语。

    她宁可离百里聂远一些。

    等自己恢复了力气,到时候,才是真有趣。

    百里聂却也没有阻止,他只轻轻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水,任由这茶香四溢,动人心魄。而他唇角的笑容,却也是宛若那一泓春水,散发出了惊心动魄的魅力。

    元月砂走了几步路,便是禁不住气喘吁吁,那娇艳的脸颊,红晕却也是越浓了,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她不自禁的扶着一旁的树,旋即缓缓的背靠上去,这样儿的喘息休息。

    她不由自主的瞧着百里聂,看着百里聂泡好了茶水,倾入公道杯中,再取杯自引。

    元月砂蓦然咬住了红晕的唇瓣,她想要快些离开,离开这长留王府。

    可是,就在这时候,元月砂耳边却也是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

    最初的激动过去了,元月砂也是不觉渐渐恢复了冷静。

    她那一双极姣好的眸子,流转了惊心动魄的光芒。

    回过神来,方才发觉,今日的长留王府是极为安静的。

    然后,她便瞧见了一道淡墨色的身影,缓缓而来,在阳光之下也是生生的透出了几许幽凉之意了。

    这个男子,自打元月砂入了京城之后,也见过几次。

    他不就是百里聂身边那个极神秘的护卫墨润?平时他好似一缕淡淡的影子,令人近乎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也许是因为墨润极为高明的轻功,又或者是因他那阴郁的性子。

    阳光下,他一身黑衣,墨色浓浓,却有着一张冰雪雕刻的极俊美的容貌。

    只不过那一双瞳孔,由着光线一映,竟好似微微透明了一般。

    元月砂虽然只见过墨润几次,可是不知怎么了,对墨润印象竟似极为深刻。

    也许,是因为墨润身上总是蕴含了一缕淡淡的危险韵味。

    这个男人,却也好似藏于鞘中的剑,虽然是竭力隐匿,似也能隐隐察觉那么一份难以言喻的危险。

    元月砂蓦然一皱眉,有时候,她甚至不由得觉得,这样儿极危险的感觉,竟似有几分熟悉。

    只不过,这一次她到京城,有过若干事情。这个墨润,虽是让元月砂心尖儿好似掠动了一缕好奇,可是很快这样儿的好奇,却也是让元月砂抛诸脑后。

    可到了如今,原本竭力忽略的那一缕异样,如今却也是再次不自禁的,悄然掠上了自己个儿心头。

    除了初遇百里聂时候,见到了这个墨润,之后这个神秘而俊美的侍卫,竟也好似悄然而消失了,瞧不见踪影。

    如今墨润那一双眸子盯上了元月砂,好似没什么温度,竟似对这儿有个窘态倍出的少女不觉奇异。

    百里聂轻品茶水,缓缓的放下茶杯,和声说道:“墨润,我不是说过了,今日不必来打搅。”

    墨润开口:“属下听到此处动静,不知可有什么事情。”

    他嗓音一片寒冷,好似被冰水这样子泡过也似,听得不觉令人打了个寒颤。

    百里聂微微一笑:“也没有什么事儿,不过是昭华县主和我稍稍闹腾一会儿,没有事的。我虽早便说过,别人不可打搅。你可真有心,仍然是心里面念着。”

    他好似是个温润、和气的主人,就算是下属违逆他的言语,可是他却并不生气,甚至不以为意。

    百里聂轻轻的再倒了一杯茶水:“你如此服侍我,小心翼翼,可谓是辛苦了。既然如此,何不喝杯茶水,润润嗓子。”

    墨润却没有动,不咸不淡的说道:“尊卑有别,不敢逾越。”

    他忽而侧头,盯着元月砂。

    元月砂依靠着树干,手掌慢慢的扶着粗糙的树皮。她留意到墨润那审视的目光,心里那股子异样别扭之情,好似更加浓郁了。

    为什么有些说不出的畏惧和危险的感觉呢?

    从前自己,可是没见过这个人。

    可是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淡淡异样,却也是不觉浮起在心口。

    如此萦绕,可谓是挥之不去。

    “此女既然是来行刺殿下,殿下何不处之,何必留着这个海陵余孽。”

    墨润蓦然开口,嗓音之中忽而流转一缕说不出的厌憎之色。

    百里聂轻轻的哦了一声,听见有人让自己处死元月砂,他脸颊之上非但并无愠怒,反而还还不自禁的透出了笑意:“哦,你居然知晓,她是海陵余孽。”

    墨润冷冷说道:“属下自然是知晓的,她就是那飞将军青麟。当年便是苏叶萱,将她从雪地之中救了出来。她打小便是个坏胚子,吃里扒外,不知好歹。她如今叫元月砂,以前叫青麟,更早以前,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名唤狼七。她服侍北域尊主,是北域尊主的小奴婢——”

    说到了这儿,他呵的轻笑了一声,笑声之中,蕴含了一缕杀机。

    而这样子的笑声,是如此的耳熟,熟悉得让元月砂顿时不觉打了个寒颤。

    记忆之中那个人,爱戴一张银色的面具,就算是洗澡沐浴,也是从不肯摘下来。

    他是老尊主的儿子,是她们这些小奴婢的少主人。他喜爱干净,脾气古怪,为人狠辣。服侍他的,都是八岁以下的女孩子。只因为,他天生警惕,生恐睡梦之中被人行刺。唯独还没有足够本事的小孩子,才能让他稍微放心。可这位北域的少主人,却又万分挑剔,那些孩子服侍不周到,稍有过错,便会被生生处死,毫不留情。

    据说,服侍过这位北域尊主的孩子,没一个能活下来。

    陆陆续续,也都是死了。

    唯一一个能熬过来的,便是一个叫狼七的女孩子。

    她容貌精致,为人乖巧,天生比别的人聪明。

    这个孩子,据说是从野狼堆里面寻来的,喝着狼奶长大的。老尊主挑她回来时候,她已然是三四岁了,不会说人话,还跟野兽一样吃生肉,喝咸血。谁能想得到,等教会她做人,她居然能有如此的天分。

    别人都说,这个狼七以后会是北域最厉害出色的杀手。

    元月砂内心砰砰的跳动,不自禁想起了幼年苍白得没有一丝色彩的岁月。那个时候,她就算被教导得会说人话儿了,可是却仍然不像是一个人。若不是,当年雪地之中,苏姐姐温暖的手掌轻轻的握住自己受,再将自己这样儿的拉出来。那么她这一辈子,都会是个野兽一般的人。

    小时候所经受的折磨和欺辱,如今却又滑过了元月砂的脑子。

    那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别的念头,只是想着,如何这样子的活下去。

    她熬到了八岁,可以不用服侍北域尊主了。

    那一天,是元月砂在北域组织之中唯一开心的一天。

    她换下了婢女的服饰,轻轻的踏出了北域尊主那华美而血腥的宫殿。

    从此以后,自己便离开了这儿。北域的生活虽然很危险,可是却总胜过服侍这么个喜怒无常的主子。

    然后,她便被安排执行一个极可怕的任务。

    任务完成了,她双手骨骼也是碎掉了,被人抬着回来。

    那是大冬天,天寒地冻的。那个可怕的男人,却戴着银色的面具,穿着华贵的衣衫,身子盈盈,来到了自己个儿的跟前。

    他冷冷含笑,那笑容之中,却仿佛蕴含了说不尽的冰冷寒意。

    旋即,对方的脚却也是狠狠踩到了元月砂那受伤骨折的手掌之上。

    那足尖狠狠的用劲儿,鲜血却也是一股股的冒了出来。

    那样子极为惨烈的痛楚,惹得元月砂惨叫连连。她便是再刚强,也是经受不了这样儿的痛楚。

    “你以为你是谁呢?以为你能落我面子,好似赢了我也似,活着离开我的大殿?”

    “狼七,是你自己不知晓好歹。倘若你知情识趣,求肯着留下来,说不准,我还待你不错。就算,你不想留下来。可是那一天,你绝对不该流露出那种眼神!”

    “哼,你离开我大殿的那一天,你那双眼珠子,就好似透出了说不出的欢喜,好似很得意,很开心——”

    “你可知你这个样儿,我瞧得是多么的扎眼,多么不开心。你忘恩负义,你算个什么东西。当年,要不是我轻轻说一句,狼群里面有人,你还是个狼崽子,是个怪兽,你以为自己能活?可如今,你居然开始嫌我身边,待着辛苦了。”

    “你可知晓,你自己的身家性命,如此种种,都是拿捏在我手中。我让你如何,你就如何。我的命令,便是天意。你以为你能赢了我,好笑话我。却不知晓,我随随便便,就能让你任意摆布,一无所有。”

    那时候,自己痛得发颤,含泪抬起头,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人。

    她以为自己会有希望,可是不过是一个眼神,别的人就让自己绝望。

    然后,入目的却是一张白惨惨的面具。

    而那张面具,是如此的冰冷,如此的摄人心魄。

    “随意给你一个极困难的任务,就能让你只剩半天命。我要你死,更连理由都不需要。”

    “你不过是足下的蝼蚁,可以随意的摘采。”

    说到了这儿,北域尊主就是这样儿的嗤笑了一声。

    他虽然戴着面具,可此刻笑起来的腔调,却也是深深的烙印在了元月砂的脑海之中。

    过了这么久了,她还是记得的,并且记得很深很深。

    如今墨润要求百里聂将自己处死,他也是这样儿的嗤笑。

    忽然间,两个人的笑容好似重叠在一起。

    不会错的,一定是这样子的!

    这个墨润,就是当年以任务失败为名,将自己抛弃在雪地之上的北域尊主!

    他那时候没有立刻杀了自己,并不是因为如何的舍不得,而是因他要自己尝尝慢慢去死的滋味。

    一个活人,可是却被人抛弃,在风雪之中,慢慢的感受自己被活活的痛死和冻死。

    若不是因为有个苏姐姐,也许她当真就没有了。

    元月砂想着了这些,背心渐渐浮起了凉意。

    原来北域尊主,竟潜伏于此。她想着百里聂说过了,当年是北域的杀手,追击于他,故而让他分身乏术,误了对元月砂的约定。想到了这儿,元月砂想着如何叫破此事。

    就算从区区一个神态便做出判断,未免是有些个武断了,可是元月砂是相信自己那微妙的触感的。就好似百里聂,纵然性情样貌不一样,身份更让人无可联想了,可是元月砂还是不自禁的生出了几分异样之感。甚至初见第一眼,元月砂的心里面,就不觉有些个微妙了。

    可还未等元月砂开口,她已然听着墨润说道:“殿下自也应该知晓,我身为北域尊主,狼七本就是服侍我的奴婢。”

    元月砂眼波轻轻的颤抖着,这样儿的轻轻的抬头。

    她没有瞧墨润,而是下意识间盯着百里聂。

    百里聂容色很平静,他手指轻轻的捏着茶杯,而那茶杯之中却也是未曾有那丝毫水痕。

    百里聂不以为意,样儿也很平静,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吃惊的样儿。

    他难道早就知晓了。

    元月砂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沉了沉。

    她一直以为,自己见到了百里聂,已然不信这个人,更没有将百里聂任何一句话儿听到了耳朵里面。

    可是到了如今,自己方才发觉,她原本不信,其实已经信了。

    至少,她是相信了百里聂,是因被北域杀手缠住,故而也是来不及来救下自己。

    不知不觉,便也已经信了。

    以为没有听,其实已经听了。

    可是没想到,百里聂居然是,是骗自己的。

    百里聂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得浑然天成。就算是信口拈来,也是条条道理,句句心计,极具有感染力和说服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