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75 娶不上媳妇

时间:2018-04-03作者:水灵妖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元月砂却也是不觉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样儿的抬起了头来。

    她那一双眸子,就算是尽力压抑,可是却也是仍然掩不住那双眸子之中一缕期盼。仿若心心念念,殷殷切切。

    “既是如此,真凶究竟是谁?”

    百里聂的手指头比在了唇边,轻轻的嘘了一声。

    他苍白的唇瓣,仿佛沾染了蜜糖,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月砂何必心急?

    元月砂却也是不觉轻轻的侧过了头去,面颊生出了一缕恼恨。

    她嗓音却是凉丝丝的:“殿下原来不过是戏弄月砂,并无什么诚意。”

    “我如今就算什么都告诉你,可纵然说得惟妙惟肖,我也只恐你不会相信。”

    百里聂这样子柔柔的说到,眼睛里面却也好似浮起了浅浅的笑意:“别人不知晓,想来月砂心里面却也是极通透。你也知晓我秉性,许多话儿,我说说罢了。我既应你,和你一个真相。那么这般真相,自也是应当证据确凿,令你信服。那么这样子的话儿,却绝不能好似如今这般,随意说一说。”

    元月砂也冷笑:“那不知这所谓的真相,殿下准备何时才告知于我?”

    百里聂这下倒是干干脆脆:“两日之后,宫中设下宴会,让百里雪成为了东海睿王妃养女。彼时,只需月砂前去,就在这一日,我便是会将所有秘密,尽数让月砂知晓。我若说谎,让我这辈子都娶不上老婆。”

    百里聂信誓旦旦,说得当真是情真意切,言语切切得。

    他缓缓说道:“不过两日,难道月砂就已然不能等一等?”

    元月砂不觉眸光凝动,若有所思。

    若是两天,她还是能等一等。

    只不过却不知晓,百里聂得心中究竟盘算的是什么样儿的主意。

    这样儿想着,元月砂却也是一阵子的气闷。

    眼前的男子,有着极俊美的容貌,以及那等极深邃的心思。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样子,这个男人的一颗心,却也是好似云雾一样的漂浮,令人不大能瞧得透。

    而这样的一双眸子,却也是凝视着元月砂,那样子浓浓的深邃,好似要将元月砂这样子吞噬掉。

    两日的时间,却也是宛如流水般,轻盈的流逝掉。

    元月砂雪白如葱根的手指,却也是不自禁的轻轻的拂过了眼前的铜镜。

    这眼前的铜镜磨平,光润可鉴,煞是明润。

    如今这样儿的镜子,映照着自己的容貌,镜中的女子,娇艳如花,却也好似泛起了一股子淡淡陌生。

    然而眼前的镜子之中,仿佛也是浮起了一双极深邃的眸子。

    那双眸子如此凝视着自己个儿,是如此的深不可测,好似要将自己生生的吞噬掉。

    便算是元月砂,一颗心却也好似不觉轻轻的悸动。

    待她回过神来时候,眼前的男子,却也是烟消云散。

    镜中所存,仍然是自己个儿如娇花般的身影。

    耳边却也是听着湘染极为担切的嗓音:“县主今日,当真要听从,听从百里聂的话儿?”

    元月砂目光微凝,却忽而不觉轻轻的点下头。

    这档子事,她也未曾隐瞒湘染。

    她信任湘染,这么多年的相依为命,自己也是将湘染当成自己的好姐妹,而不是什么下人。

    湘染心里面轻轻的叹了口气,取了一枚发钗,轻轻巧巧的戴在了元月砂的发间。

    镜中的少女,一身淡青色的秋衫,只不打紧的地方落了几朵浅粉色的刺绣。而那发间,并无多余的装饰,只唯独一枚珊瑚宝石钗,煞是明润娇艳。

    湘染心中也是忍不住想,这样子一个好姑娘,如此秀润,这般可人。

    可惜,她却没福气享受许多的东西,而终日与血腥和杀伐为伍。

    一想到了这儿,湘染的内心,却不自禁的流转淡淡的怜惜之意。

    元月砂已然是稳住了心思,不觉寻思起来。

    今日是百里雪得意的日子,自己虽然并不稀罕和百里雪争什么,可是心里面总是会有些淡淡的不快。

    若不是百里聂张了口,自己才不会去。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的心中,却也好似泛起了淡淡的气恼。

    这一切,本就是百里聂心存算计。

    她不动声色,伸手这样儿动了动自己头发上的珊瑚发钗。

    不知道怎么了,这一次她尚未入宫,却也好似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道。

    有百里聂谋算的地方,总不会有什么安宁的日子的。

    这样子思绪漂浮,元月砂却也是不知不觉,来到了皇宫之中。

    她方才现身人前,却也是招惹了若干道目光。

    毕竟今日之事,是落了这位昭华县主的脸面。故而许多人也不由得觉得,也许这位昭华县主,会托词不来这儿。

    可饶是如此,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她到底还是来了。

    而且一来到了这儿,元月砂就不由得觉得,自己也是应该来这儿。

    否则,别人还当真以为,自己是心存嫉妒,又或者心生畏惧,故而不敢来这儿。

    如今自己来了,别人也是不敢对自己如何。

    这些个京城的贵女,也许并不能接纳自己。可是她们毕竟,是学得有几分乖巧。

    毕竟招惹元月砂的女子,似乎也是没什么好下场。从范家蕊娘开始,到贞敏公主,到元家姐妹,到如今的周玉淳。这明着得罪元月砂的,似乎都是没有一个好下场。

    那些个相士,虽口口声声,说什么百里雪是灾星。

    可如今瞧来,这位月意公主,回来之后,也还没曾闹腾出个什么。

    反而是元月砂,仿佛天生就能带来不幸,和她相关的人都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别人都说,就连元家,也是被元月砂的晦气所影响了。元月砂虽然是已经迁出了元甲,可是却仍然克死了元老夫人。

    如今这些个流言蜚语之间,俨然已经是将元月砂形容成了天煞孤星一样。

    元月砂也听了些,不过她倒也是并不如何的介意,而且,却也是并未如何的放在心上。

    那些传言之中,因为自己而遭遇不幸的京城女眷,有些固然是和元月砂逃不了关系。可是有些,元月砂也不过是白担虚名。

    然而饶是如此,元月砂的心里面,却也并不觉得如何的在乎。

    毕竟,她原本也是不想在京城有任何的真正交好的人。

    她虽然不太乐于助人,不过也不想连累了谁去。

    这样儿想着,元月砂身边无人,倒也是清清静静的。

    而且元月砂也不由得觉得,这样子的流言蜚语,似乎也是有那么一桩特别的好处。那就是别人都是怕了自己了!

    若是自己刚入京城的时候,如此丢脸,少不得有些个不长眼的人,跑来自己跟前胡言乱语。

    不过事到如今,也没人有胆子,在自己面前说些什么。

    看来当个灾星,还是有些个好处的。

    想到了这儿,元月砂唇角,仿佛勾起了一缕轻柔的笑容,宛如池水之中的涟漪,一圈圈的泛开了,却并不如何的扎眼。

    偏生这份清静,也不过是元月砂的奢望。她原本以为,自己至少可以耳根子清静,却不料一道蕴含了讽刺的嗓音,却不觉在这个时候偏偏响起:“元月砂,事到如今,想不到你这位昭华县主,还能厚着脸皮,来皇宫之中。我还道,至少你也是会称病不来的。毕竟上一次你在宫中,虽是未曾获罪,可自己脸都丢尽了。难道,你竟是不觉得?”

    伴随着这样子讽刺的腔调,一道纤弱而刚毅的身影,却有是这样子缓缓而来。

    来的少女,容色虽美,可是脸颊之上,好似总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古怪味道。

    众人的目光,望着这个说话的女子,待看清楚是谁之后,反而并不觉得如何的奇怪了。

    来的是薛灵娇,她平时就是古古怪怪,尖酸刻薄的模样。

    如今她说出这样子的话,那也不奇怪。

    张淑妃为了笼络薛家,让自己的儿子百里锦与之定亲,这已然是人所皆知。

    而薛灵娇的身份,自然也是与别人不同。谁让如今百里锦受宠,而薛灵娇却是未来的皇子妃。

    元月砂的目光却也是轻轻的闪动,她觉得薛灵娇和平时不一样。平时薛灵娇虽然是说话很不客气,却没有专门对元月砂不客气。至少,她虽然不喜欢元月砂,却并没有特别的憎恨元月砂。

    可是事到如今,元月砂却似乎能察觉到,薛灵娇今日对自己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憎之情。

    而这,却也是有些个意思了。

    不过,元月砂也不是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说到丢脸,月意公主因为私自用药,也丢了脸,也未曾获罪。她都可以坦然而来,月砂为何不可以?只不过,却怕薛家姐姐这样子的话,不敢去公主面前说。”

    薛灵娇顿时为之语塞。

    毕竟她虽然是桀骜不驯,可是到底没有失心疯。她也自然不会蠢笨到如此的地步,今日去挑百里雪的不是。

    那可是打宣德帝的脸。

    不过,薛灵娇也不是那般好应付的。一想到了这儿,薛灵娇的目光一闪:“县主偷盗之罪,固然是已经洗清了。可是我也是替县主觉得可惜,你千方百计,想要嫁给长留王殿下。最后所得到的,也不过是这般补偿。也不知晓,长留王殿下也是怎么想的。许是可怜县主,付出了这么多,不免帮你一把因此让你死心吧。”

    说到了这儿,薛灵娇却也是轻轻的福了福。

    虽然没有人附和薛灵娇,毕竟多少不敢。

    可是听的人眼见如此讽刺元月砂,内心也是一阵子的痛快。

    不错,元月砂居然还敢来,真是厚脸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