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85 狠毒心思

时间:2018-04-09作者:水灵妖十二

    百里雪盯着眼前丰神俊朗,艳煞凌厉的容貌,心里面一阵子的恨意流转,旋即又一阵子的心意酸楚,其意难平。

    没错,自己是喜爱风徽征,曾经为了风徽征,将自己身份放得极为低微。就算自己是龙胤的公主,可是对风徽征却也是放低了身段儿,十分的恭顺尊敬。他不过是个臣子,可是自己却也是公主。从前自己年纪还小,放低了身段儿,没有跟风徽征讲究这么些个君臣礼数,是自己对风徽征客气。

    可是饶是如此,也并不代表自己,会一直对风徽征那样子的好。

    难道风徽征就当着觉得,如今的自己,还好似过去那样儿,任由他随意作践?

    不错,风徽征已经是没这个资格!

    百里雪的眼睛里面,却也是不自禁流转那等缕缕深寒。

    风徽征眉头一皱,瞧着眼前妙龄少女。

    他忽而有些迟疑起来,只因为风徽征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百里雪受到了教训,可是这几年来,她却并没有如何的反省自己。相反,她越发变本加厉,醉心于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对于生命,百里雪仍然没有丝毫的敬畏,更不觉得对别的人应该有什么尊重。

    不知道怎么了,风徽征心口忽而涌起了缕缕的绞痛。他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要是换做别的人,如此秉性,他也由着她去死,绝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无可救药四个字,却也是浮起在了风徽征的心头。

    然而百里雪却也是有些误会了。她瞧着风徽征有些个不痛快,以为是因为自己。风徽征确实是因为她,可是却并不是百里雪想的那样儿的。

    百里雪瞧着风徽征如今的容色,心尖尖却也是不自禁的掠动了一缕浅浅的快意。

    她不由得认为,风徽征纵然不喜欢自己,瞧着从前对他千依百顺的自己,如今这么一副淡淡的模样,自然多多少少有些落差了。

    百里雪心里面觉得痛快,也是解气!

    百里雪不觉冷笑:“怎么风大人,如今心里面却也是不痛快了。从前,我对你十分恭顺,你随随便便一句话,我便是放在心尖尖。我素来秉性骄傲,可是在你面前,姿态也是不知晓放得多低。可就算是这样子,你也是并不稀罕。我将自己个儿一颗心,放在你的手上,你可素来知晓我是傲气的。那时候我多傲气,我一向是极傲气的,却偏偏在你面前,恨不得就这样儿的跪下去。可惜有些东西,放在你手上时候,有的人却偏偏不知晓珍惜。”

    “从前是我瞎了眼,居然看上风大人你这样子的货色。我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不知晓有的人看着是风轻云淡,可是实则却是满腹心机,颇具手腕。你瞧着是点尘不染,可是实则却极俗气,庸俗之极!我想要你的字,珍而重之,可你却为了区区财帛,给了别的人——”

    说到了此处,百里雪竟似有几分的咬牙切齿,旋即一双眸子之中仿佛浮起了涟涟水色。

    她想着自己撕碎的字帖,只觉得自己一颗心也好似被撕碎了。

    “本来今日是我得意的好日子,我不必理会风大人的,可是我还是来了,便是想瞧一瞧,自己曾经喜欢过是是什么样子的东西。却未曾想到,你到底还是没有让我失望的。你还是这个样儿,一本正经,以为我还会和从前一样对你垂眉顺目?”

    说到了这儿,百里雪面颊之上却也好似流转了一缕坚决之意。

    她就是故意这样子说,而且还要将话儿说透。

    免得风徽征误以为,自己还跟从前一样迷恋于他,随意勾勾手指头,自己便是会来到了他的跟前,任由他随意欺辱。

    她就是想要瞧见风徽征后悔,后悔没有好好待她,对她一番用心随意糟蹋,踩到了脚底下。

    百里雪急不可耐的盯着风徽征的脸颊,想要瞧见这些,好满足自己内心之中的期待。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了风徽征脸颊之上,却顿时失望了。

    刚才风徽征虽然流露出了一缕惊讶之色,可是这样子的惊讶之色一闪而没,却也是很快就消失了。

    风徽征的脸颊之上,又恢复了平静无波。

    之后百里雪纵然是说了再多,风徽征的脸颊之上却也是未曾再起什么波澜。

    他瞧着眼前这张属于百里雪的美丽脸颊,百里雪说着这样子狠话儿,眼眶却是微微的发红。可饶是如此,百里雪自己却也是浑然不觉,犹自恶狠狠的盯着风徽征,没有半分人前的淡然高贵。

    风徽征盯着百里雪明月般的容貌,心口一缕恍惚缕缕加深了。那时候,这个孩子,自己也是极喜爱的。百里雪聪慧、高傲,可是她若对你上心,那么不但能舍弃所有高傲,还能想尽法子,费尽心思讨你欢心。那么你会发觉,好似她那样子聪明伶俐的姑娘,一旦用心,当真会令你冰山也似的心也为之动摇。更何况,百里雪也不是习惯性待人极好的,她对别的人都冷若冰霜,可是却也是偏偏待你一个人好。她对着你有如火一般的热情,可是对着别的人,却也是冰雪交加,寒冷如斯。更不必提,那双姣好的眼眸之中总是蕴含了浓浓的依赖和崇拜,

    而彼时,风徽征方才发觉自己没那么脱俗,原来自己也不过是个极俗气的人。一个出身高贵,姿容美丽,年轻秀丽,又极聪慧的皇朝公主。她秉性又是那样子的冷漠高傲,可是却偏生对你柔情似水,百依百顺,用尽法子讨你欢心,将你瞧得极高极要紧。而你呢,瞧着她认认真真的写字,读书,偷偷将你不要的字帖一片片的贴上来。明明知晓你的处境困顿,而且十分寒酸,可是仍然是痴心不该。那么谁还能抵挡这样子的诱惑,不觉为之砰然心动呢。

    那时候,他也是认认真真的想过,彼时自己离开了翰林院,不做月意公主的老师了。以后,想个法子再娶了这个美丽的公主。那么这样子,自己也是应该,更努力。而且,也应该护着她,不该自己还是她老师时候,闹出什么有损她名节之事。

    小时候,因为家道中落,他日子过得说不出的辛苦。而风徽征却也是个秉性极为坚毅的性子。

    以风徽征的性子,他素来不会做些个多余的事情。

    可那时候,那个明润如火的小公主,如此骄傲一个人,却轻轻的将自己扔了的字帖这样儿捡起来,缓缓的抚平,裱画起来,珍而重之的收藏。彼时百里雪年纪尚幼,他想百里雪倘若年纪大了,心思不改,无论怎么困难,自己也是会娶了百里雪。他怕百里雪一时之间意乱情迷,不过是少女时候的轻薄心思,以后大了些,也许就不这样子想。可就算是如此,自己仍然会爱惜这个姑娘的。

    可是那样子明润的心思,动人的感情,最后却也是生生撕碎。

    自己沉醉于百里雪的明艳,他也是人,也会有人的感情,并不是那冷冰冰的一件器具。故而自己不自禁的忽略百里雪骨子里面的嗜杀、好胜、阴郁。

    可百里雪做的那些事儿,就好似她如今说的话,让人心冷,也是不觉令人心寒。

    风徽征不觉心忖,纵然自己狠不下这颗心肠,也可以视而不见。

    毕竟这些,是百里雪心之所向,咎由自取的。

    他锋锐凌厉的面容,蓦然流转了一缕冷漠,不动声色:“既是如此,便是我打搅月意公主了。”

    百里雪一怔,只觉得风徽征说的这话儿,说不出的淡漠和疏离。

    她微微错神间,便是瞧着风徽征转过身,只瞧着风徽征的背影。

    一股子巨大的惶恐,顿时涌上了百里雪的心头,让百里雪的心里面,说不出的不甘愿。

    “你站住!风徽征,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你话儿也不肯多说一句,这般待我。”

    她死死的咬紧了唇瓣,唇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气息。

    “今日是我的大好日子,我也十分在意,可你随随便便送了件物件儿,我什么都顾不得了,便是来见你。”

    百里雪只觉得自己个儿心里面堵得慌,以她得骄傲,原本也是不合去理会风徽征的。可是她那心里面,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总觉得,要是让风徽征这样子离开了,自己也是意难平。

    不对,她不是跟风徽征示弱,更不是犯贱,就是要将话说透,她不喜欢风徽征这样子不清不楚的。

    就好似刚才,自己来赴约时候,心里面也是充满了忐忑,可是内心之中又有些个恍惚而窃喜的滋味。

    她那一颗心砰砰在跳,仿佛在期待什么,可是究竟在期待什么,自己也是说不上来。

    岂料见到了风徽征,这个男人却跟以前一样,一点儿都没有变,冷冰冰的全无半点柔情。

    他这样子硬邦邦的,高高在上,没有半句柔和的言语。

    风徽征这个样子,将她内心之中那么点柔润的情怀,顿时也是生生的打了个粉碎。

    她,她绝对不能让风徽征这样子走了。

    凭什么给自己甩脸子,这样子的肆无忌惮,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自己也不是当年,柔顺听话的女学生,不是那个对风徽征毕恭毕敬的月意公主。

    百里雪快走了几步,顿时也是死死的抓紧了风徽征雪白整洁的衣袖。

    “风徽征,我对你,仁至义尽了!”

    百里雪这样子说着,却也死有着几许咬牙切齿的味道。

    “那个女人,明明就是洛家刻意安排的,我替你处置,本就是为了你好。可是却没想到,你居然被美色所蛊惑,这样子的害我。哼,她要是迟些死了,你早晚被洛家拿捏在手里面。风徽征,我还以为,你已经想得很明白,你知晓错了。可是饶是如此,事到如今,你还是这种样子,就为了这样子下贱货色!”

    百里雪得心里面充满了不甘愿,自己这般高贵聪明,却也是输给了那个娇柔可人的柔弱小花朵。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雪的心里面,就跟刀搅也似,说不出的难受。

    她那唇瓣,却也好似增了些个血腥滋味。

    风徽征一瞬间,眼底好似流转了锐利的火光,一闪而没。他唇瓣轻轻的动动,好似要说什么话儿,可那话儿倒了唇边,却又化作了轻柔细语:“好脏,放手。”

    那轻柔的言语,却百里雪面色转眼间极为难看。

    她那手指间捏着的是风徽征的轻柔布料,可是如今,这片布料却也好似火烧也似极为烫手。

    风徽征素来是有些洁癖的,可是百里雪却么想到,风徽征居然是对自己个儿这样子的狠。

    自己的心口,竟然又好似被刀生生的剐了一下,可谓是说不出的难受。

    那瞬间的难受,却也是被愤怒生生的遮掩。

    百里雪却也是缓缓松开了手,容色一片阴郁冷漠:“你知晓,我此生最得意的是什么?我是龙胤公主,身份尊贵,是龙胤皇族。这高贵的血统,是我最骄傲自豪的。可是我生来便是不幸,便被人说我是不吉利的,说我克人,是不吉利的。若非是你,我这个公主不会好似狗一样被赶出去。是你不知晓好歹,我都是为了你好,可是你却要剥夺我高贵的身份。你要我做个有名无实的公主!”

    她这样子说着话儿,恨意浓浓:“倘若换做别人,如此待我,我必定是加意报复。我绝对绝对,不会轻轻巧巧的饶了这个人去。可是既然是你,我到底还好,也未曾当真对你做过什么的。只怪我瞎了眼珠子,当年喜欢你,喜欢你这个无情无义之人。”

    “你知道不知道,这些年来,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为了回到京城,让父皇重新接受我,飞上枝头当凤凰,我究竟是吃了多少苦头?当年我被赶出了京城,虽然是衣食无忧,可是我却绝对不想做个活死人,笼中鸟。为了立功,我自己只身潜入了东海,做为密探,为朝廷刺探消失。我成为了李玄真的养女,和他那府邸之中的庸脂俗粉一块儿争宠。你可知晓,李玄真名义上是我义父,可我也是不得不与他周旋,对于那些暧昧的目光只做不知?他有意无意碰着了我,我面上带着笑容,不敢流露丝毫的恶心。以专心,我也只能沐浴,狠狠揉搓他碰过的地方。你知晓,那个老色鬼有多脏?我步步凶险,每日都是有杀身之祸。我在李玄真的府邸之中,他府上的女眷可谓是个个心狠,什么样儿的事情都是做得出来。我连睡觉都是绝不敢合上眼睛,深怕自己睡的深层了些,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就算回到了京城,我每日也是要吃汤药,方才可以入眠。而我为了挑拨睿王府和李玄真的关系,我更是,更是牺牲很大。”

    有些话儿,她却不能在风徽征面前坦言。

    那是她最后的尊严,一旦说出口,所有的自尊也是会被生生的碾压碎掉,万劫不复。

    她从睿王的侄子石玄之的口中得知,睿王和李玄真勾结,并且暗中来往,相互和解。

    这个可怕的消息,让百里雪内心砰砰的跳动,却也是一阵子的心动。这样子的消息,倘若刺探得知,这就是天大的功劳。而这样子的功劳,足以让宣德帝原谅自己,让她这个美丽的公主,重新回到了京城。

    故而她说动石玄之,盗出一封书信,作为把柄,拿捏在手中。

    以后纵然自己和石玄之的私情被暴露发觉,也可以要挟一二。

    石玄之迷恋她的美貌,早就坠入了百里雪的情爱陷阱之中。

    他痴痴的瞧着百里雪的脸颊,却也是不觉伸手抚摸百里雪的脸蛋:“我若为你做了这样子的事情,可谓的出卖睿王,我的心肝儿肉,你如何报答我?”

    百里雪彼时觉得十分恶心,却也是并没有将石玄之那可恶的手,就此拂开。

    她知晓石玄之的想法,明白石玄之的心思。这个小畜生,从见她第一眼,眼睛里面就流露出了浓浓的**。

    只不过百里雪玩弄了手段,吊足了石玄之的胃口。

    如今石玄之这样子说,她故意做出了羞涩的模样,甜蜜蜜的说道:“我呀,是一定会报答你的。你对我这样子好,这样子真心,玄之,我怎么能不待你好呢?”

    她口中说着这样子甜言蜜语,心中却想着,等那信到手,自己必定是将石玄之弃如敝履。等到以后,父皇的兵马到了,一定将这恶心的逆贼剁为血肉,万劫不复。至始至终,她内心之中所爱的,也只有那么一个风徽征。至于别的男人,于她而言,根本什么都不算。

    可是这种贪心的男人,无耻却也是出乎百里雪的意料。

    那一天,百里雪的手指头捏紧了那封信,心中一阵子的狂喜。她已经捏紧了这天大的功劳,她可以借此回去京城,可以乞求父皇的原谅。可是没想到,她手指头捏紧了信时候,石玄之却也是粗暴的扣住了她的腰身。就算百里雪尽力想要挣扎,却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石玄之撕碎了她的衣衫,认定付清了酬劳,出卖了睿王,旋即就粗暴了侵占了她的身躯。

    她这个身子,已经是不清白了。而这个可怕的秘密,却也是深深的烙印在百里雪的脑海之中。

    她还是那样子的骄傲,穿着光鲜的衣衫,只盼望能爬得更高。

    这个秘密,只要没别的人知晓,那么这桩污秽就会和死去的李玄真养女一块儿埋葬。

    而她,却也仍然是高高在上的龙胤公主。

    而百里雪就算心里十分痛恨那石玄之,她却也是没有后悔过。在外的日子,是如此的煎熬,她魂牵梦萦,都是想要回到京城,做她的月意公主,重新过上那等光鲜亮丽的日子。

    她也不是那等软弱的女子,贞洁虽然珍贵,失去了也很可惜。可是,却也是没必要为了一个清白要死要活,罔顾以后的日子。再怎么样,好日子还在后头,做人自然也是应该向前看。况且,有些东西既然是补不回来,何必日日恼恨,闹的如今的日子也是不好。月意公主百里雪,总是极为坚强的。

    想到了这儿,百里雪抬起头,瞧着眼前风徽征。

    这一刻,忽而一个埋藏于内心之中,早已经存在,却一直下意识忽略的念头,却也是这样子的浮起在百里雪的脑海之中。

    她忍不住在想,原来我心心念念,想要回到京城,也并不全是因为荣华富贵,为了做我的月意公主。

    其实她还为了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他是如此的高洁,又是这样儿的艳丽凌厉。这个龙胤的风大人,总是高高在上,凛然而不可侵犯。

    可风徽征既然是如此的高不可攀,却越发让百里雪不能忘怀。

    百里雪盯着眼前好看的面容,心里面不觉认真的想,不错,我要是不想法子回到京城,那便一辈子也是见不到这个男人了。

    也许,他会将我忘记得干干净净了。

    只有我回来了,纵然是极厌恶,可是眼里却也是会这样儿的盯着自己的。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可是没想打,自己内心根本不能放下他的。

    人家随随便便的送件东西,自己便是心心念念的过来,只盼望风徽征能对自己说那么几句温柔言语,体贴入微。

    然而饶是如此,自己却也是注定失望透顶,什么都是没有的。

    这样儿想着,百里雪眼里的寒意,到底消失了几分。一旦想透了这儿,百里雪的眼底,竟似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柔情。

    这一刻,百里雪竟不觉想说那么几句软和的话。

    可那话儿还未出口,风徽征那硬邦邦的嗓音却也是响起:“然而这一切,不过是睿王和李玄真的阴谋,他们早便勾结,并且得知你的身份,故意让你盗走此信。然后,借着此信,李玄真与睿王各自做出自保的模样,加以决裂。其实他们此举,不过是为了欺瞒朝廷。而且,连做人质的睿王妃,也不过是麻痹龙胤朝廷的一环。”

    百里雪放在想要说些什么,如今却也是全部都忘记了,目瞪口呆的听着风徽征的话儿,只觉得全身发寒。

    她隐隐察觉到了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以她那坚韧的心性,竟然也是不敢去细细思量。

    只因为,这件事情这样子的结果,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可怕得令人不觉为之而心寒。

    她脱口而出:“不会的,你说的是假的,你不过是见不得我好,稍稍有些功劳。”

    风徽征却冷言冷语,这样儿的讽刺:“你若当你假的,大可以去做龙轻梅的闺女,到时候,只怕你便万劫不复,会成为皇室污点,活着都是打龙胤皇室的脸面。死不死,我是不知晓的,只是你这高贵的公主自负,只怕也是再也都找不回来。”

    风徽征眼眸充满了冰雪,可是一颗心却也是软了。

    也许,百里雪那股子倔强,还是打动了她。也许对百里雪而言,死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却是丧失了作为公主的尊严。

    百里雪脸颊一片雪润和苍白,风徽征有些茫然的想,她到底还是太骄傲了。

    可是他却并不清楚,百里雪如此失态的另外一个缘由。

    她多想风徽征是欺骗自己的,可是百里雪却了解这个男人。风徽征也许无情,可是却不屑于对自己说这样子的谎话。若这一切都是圈套,那么自己就是跳梁小丑。

    包括,她丧失的贞洁。

    石玄之早就心知肚明,自己还以为能将这个色胚纳入掌中,岂料这个色胚不过是故意使手段,令自己主动送上门,。这一切,不过是东海的计划,而石玄之不过是借着这个计划,顺便玩弄了自己的身体。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雪脑子轰然一炸,比当初失贞时候的千万倍痛楚和羞耻,却也是这样儿的传来。

    她盯住了风徽征,面色苍白,可是风徽征做梦也想不到百里雪此刻想的是什么。

    百里雪心忖,风徽征可是会将此事告诉给宣德帝?

    怎么可能不会?自己闯下大祸,麻痹了朝廷,带来了战乱。

    风徽征有他所谓的规矩和原则,绝不会不理睬那些贱民,而知情不报。

    他阻止自己成为龙轻梅的女儿又怎么样,自己还不是再一次失宠。

    她,她宁可朝廷被打得措手不及,死很多人,也不要别人发觉自己得错误。

    自己立下的是功劳,而不是一个笑话。

    风徽征!无论自己多爱他,可是关键时候却也是不能依靠他的。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雪蓦然抽出了匕首,向着自己的颈项之上狠狠的划了过去。

    风徽征面色一变,顿时伸手阻止。

    他虽然没想到,可是百里雪性子烈,这也不奇怪。

    然而他一心救人,全无防备时候,百里雪却也是蓦然手一转,一刀比上了风徽征的胸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