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89 并非血脉

时间:2018-04-09作者:水灵妖十二

    寒风轻盈的吹拂,一片浓黄的树

    见到姜陵的瞬间,百里冽却也是不自禁的恼怒。

    他归顺于百里炎,年纪虽轻,却已然是能为百里炎办许多大事。可饶是如此,若遇到了姜陵,则必定是任务有误。

    这个俊美的狐狸崽子,却也好似是故意克自己的。

    百里冽极厌恶姜陵脸上的笑容,瞧着他如今穿着女装,笑吟吟的,心尖顿时也是一阵子的不舒服,很是不痛快。瞧见了姜陵这样子的笑容,百里冽的内心仿若就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恶毒。眼前的狐狸崽子,言笑晏晏,令人很是讨厌,恨不得将他生生捏死,搅碎了姜陵的舌头,让他说不出话儿来。

    他虽然心狠手辣,却极少会对人生出什么恨意的。那些个死在他手中的人,其实百里冽内心之中并无多少憎恨之情。这些人,百里冽虽然并不喜欢,可也并不厌恶。可是对于姜陵,他却也是没来由的厌憎。

    或许,这一切的厌恶,都是源于那一天,姜陵笑吟吟的将手中的花朵抛到了元月砂的手中。

    而一向冷若冰霜的元月砂,却并没有如何的拒绝,只轻轻的拿捏了那朵花儿。

    那时候,自己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的脸颊,居然瞧见了元月砂好似笑了笑。

    虽然那个笑容很是清浅,如水纹流转,风轻轻吹拂过后,就消失无踪。

    若不仔细去瞧,只怕也是瞧不出来。

    然而百里冽却是瞧见了,并且还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之中。

    百里冽深深呼下了一口气,生生的压下去眼底的一缕深邃入骨的杀意,一张面容又是平静而淡漠的,唇角却流露出了讥讽的笑容:“长留王的养子,怎会有这样儿的闲情逸致,居然是在此处,扮演女人玩儿。”

    百里冽有些玩味的轻按剑柄,眼中却蓦然流转了一缕雪亮的光华:“到底是引蛇出洞,还是刻意为之,根本不存在这所谓的睿王妃亲生女儿?”

    姜陵却也是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天真和无邪。他随手将头上精巧的发饰一摘,扔在了一边,去了女人的发髻,却一头长发散开,煞是潇洒无双。

    他双手随意抱在了胸前,却笑容不减:“你猜?”

    那样儿,却蓦然有几分百里聂无赖的神韵,顿时也是让百里冽气得牙痒痒的,胸中一股子的怒火顿时折腾。

    他讨厌姜陵的这份玩世不恭,这般姿态,可当真是令人为之心生厌憎。就算是与之对敌,姜陵也是绝对不肯正正经经的。

    纵然知晓自己武技和姜陵相差得甚远,百里冽却也是扣住了长剑,对准了姜陵。

    姜陵翻身往后轻跃,旋即一片雪亮锋锐的剑光,这样子儿宛如水银泻地一样,顿时也是轻盈的挥洒开来。

    那雪亮的剑锋,是如此的雪润瑰丽,可是却映衬得人,生出几许森森寒意。

    明明是极蛊惑人心的光芒,然而却宛如森罗地狱而来的凶狠之光,所掠之处,也生出了一朵朵的血花,煞是娇艳和凄厉。

    少年天真的容貌,却有着一股子的狠绝!

    百里冽死死的捏紧了剑柄,心中却也是不觉恶狠狠的想,姜陵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瞧这小子宰人宰得干净利落,怎么瞧,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那为什么元月砂嫌弃自己个儿狠辣,却对姜陵如此宽容和优待呢?

    他冷冰冰的想,就算元月砂没说出口,自己也是能感受得到。

    元月砂就是嫌弃自个儿心肠太狠。

    然而一切和上一次无甚差别,纵然豫王府的死士个个精锐,却轻轻巧巧的死在了姜陵雪亮的剑锋之下。

    少年唇角,却仿若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如水明润,煞是动人。

    这一切,他是如此的娴熟。仿若不过是踏入了自家的花园,去摘下成熟的瓜果而已。

    咚的一声清悦声音,却也是姜陵的剑,击上了百里冽的剑。

    百里冽手掌一麻,虎口被震破,冉冉的鲜血,从百里冽的虎口缓缓渲染开来。

    百里冽手指动动,只觉得自己个儿的手好似已然不属于自己的了。饶是如此,他颤抖的手指,却犹自不屈的捏紧了剑柄。

    可姜陵轻轻一挑,就挑飞了百里冽的剑。

    旋即,姜陵那薄薄的剑锋,就这样子的比在了百里冽的咽喉。

    百里冽只感觉仿若有那么一股子的寒意,就这样儿轻轻的在自己的咽喉这样子的泛开了。

    而这样子淡淡的寒意,却好似涌动了血腥的杀伐,以及一股子浓浓的死亡气息。

    耳边,却听到了姜陵得意的轻笑:“这是第二次了。”

    百里冽伤口渗出的鲜血,和黑色的衣衫融合成了一道,却也是不大能瞧得出来了。

    他却轻轻抿着薄薄的唇瓣,没有说话儿,眼睛里面闪动了缕缕光芒。

    这自然是第二次,在追杀北静侯府萧英的时候,他便曾对手姜陵。

    姜陵剑锋轻轻一挥,在百里冽的颈项之上留下了一缕浅浅的血痕。旋即剑锋一挥,却也是禁不住削掉百里冽的一缕头发。

    “小世子,这一次,又饶了你,只盼你记得我的大恩大德。”

    姜陵这样儿说话,手一挥,缓缓的纳剑入鞘。

    百里冽颤抖着,轻轻的扣紧了自己的手掌。

    他武技并不如何的高超,可纵然是如此,百里冽原本并不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些事儿上费心的。

    毕竟,在百里冽瞧来,武技再高也不过是匹夫之勇,不过是别人的一枚棋子。若要站得高些,脑子聪明,才是最重要的。

    可惜这样子的认知,却在姜陵跟前,被生生的弄了个粉碎。

    这个小狐狸崽子,已经第二次让自己感受到了屈辱了。

    他心里的嗓音却也是冰冷而幽润,我不会感激你的。

    不远处,百里炎蓦然轻轻的一扣手指,略皱眉头,听着下属回禀战况。

    百里炎早已觉得奇怪,怎么龙轻梅凭空又多了个女儿出来了。而这一切,似也是和百里聂有些关系。

    意向高了百里聂,百里炎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缕缕的烦躁。百里聂的心思一向都是极为深邃,谁也是猜不透。龙轻梅忽而多了个亲生女儿,这一切必定是百里聂所精心设计,别有用心。

    可是百里聂究竟在想什么,百里炎也是想不出来。

    一股子熟悉的焦躁,蓦然便是浮起在了百里炎的心头。

    总是这个样子,总是这样!

    就好似百里聂年轻时候,言笑晏晏,成竹在胸,仿若一切都是在这个男子的掌控之中。他有了主意,有时候故意会让百里炎猜一猜,可是百里炎却怎么样儿都是猜不出来的。

    那时候百里炎面上虽然蕴含着笑容,心里面却浮起了好似如今这般的焦躁之情。

    若说百里炎是心机深沉,出色而优秀的政客,那么百里聂便是天马行空,不拘一格的艺术家。他的心思,就好似天边幽幽的浮云,总是令人瞧不通透的。

    百里聂和自己决裂之后,已然成为了敌人。他自是知晓百里聂的可怕的。可饶是如此,百里聂的举动却令人惊讶。他消失了几日,接着却整日在宫中抚琴,好似当真如他人前模样,修身养性,无意其他。而龙轻梅,倒是忽而添了个女儿。自己利用百里雪,将百里雪嵌入了这般计划之中,这要紧原因,便是因为百里雪如今东海养女的身份。

    料不着,百里聂倒是横插一手。

    饶是如此,百里炎的唇角,浮起了一抹莫测的笑容,却不自禁若有所思。

    百里聂插手,究竟是为了搅乱自己的计划,还是另外有什么打算?

    又或者,这两者均是有那么一些?

    百里炎的心下,一时亦不好下判断。

    而他耳边,蓦然却听到了蔺苍冰冷而蕴含了杀意的嗓音:“王爷,长留王养出的那个小怪物,如今又出来闹腾。阿冽虽然聪慧,可自然不会是对手。不若,让我出手。”

    他那手掌之上,冷冰冰的金属手指头,就这样儿扣着长枪枪柄,不觉发出了极为清越的金属之音。蔺苍素来是极为倨傲的,如今他那张脸孔之中,却也是浮起了浓浓杀机。这个小崽子,年纪轻轻的,仗着有那么一身的好武技,可谓是横冲直撞。几次三番,折了豫王府的脸面。蔺苍心下,自然也是咽不下这口气。这个极招摇的小子,无论如何,也是需要给予他几分极厉害的教训。

    蔺苍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抬头,眼睛里流露出一股子的狠劲儿。

    他厌恶这个极可恨的小子,只觉得这个年轻的狐狸崽子,也是当真不知晓天高地厚。

    而他厌恶的也并不仅仅因为姜陵,还因为百里聂。

    他是极为崇拜百里炎的,故而一点儿都不喜欢百里聂这样儿。

    蔺苍不觉沉沉说道:“殿下对长留王是如此的礼遇,可他却也是一点儿都是不念殿下真情。区区一个养子,也不是正经的皇族血脉。不如,将他,杀了——”

    蔺苍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浓浓的血腥杀伐之意。

    百里炎听了,心里倒是禁不住动了动,不是正经皇族血脉?

    也许吧,姜陵的命可当真有些不好。正因为这样儿,百里炎的眸色却也是禁不住沉了沉。

    “罢了,召唤阿冽回来。”

    他倒也不觉得,姜陵会是什么威胁。

    若是换做别人,百里炎许是会觉得,姜陵身世可做手脚。可是对方却是百里聂!既然是百里聂,百里炎却也是并不觉得百里聂会因为区区一个养子而心软。

    甚至于,百里聂刻意收养了姜陵,只怕也是有那么几分的居心不良,另有算计。

    想到了这儿,百里炎的眼眸之中,却也是不觉掠动了几许的寒意。

    ------题外话------

    今天这一章过度一下,因为后面剧情已经想好了,可是有些地方却有些卡壳,水灵有些不顺畅qq,本来想要多多的更的,抱歉啦

    等想顺情节,一定很流畅的打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