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293 亲口承认

时间:2018-04-19作者:水灵妖十二

    他蓦然狠狠的捏紧了贞敏公主的手臂,捏得好紧,仿佛要将手指头死死得陷入了贞敏公主的皮肉之中。

    贞敏公主瞧着他野兽一般的眼睛,一颗心却也是害怕和颤抖。

    她是鼓足了勇气,却并不代表贞敏公主不惧不怕。

    如今贞敏公主可是打心眼儿惧,她怕暴戾的男人,这让她联想到了萧英。

    石煊那蕴含了怒气,寒气凛凛的眸子,就这样儿落在了贞敏公主的身上,使得贞敏公主打心眼儿里怕。

    那铁锢一般的手掌,捏得贞敏公主手臂一阵子的发疼。

    石煊恶狠狠的说道:“你快说,睿王妃在哪里,在哪儿!”

    “她,她与父皇饮宴,在琼花殿。”

    贞敏公主舌头打着颤,努力将话儿说顺,生恐激怒了石煊了。

    可她却打心眼儿觉得害怕,一颗心砰砰的跳动,她那鼻端浮起了浓浓的血腥味儿,险些这样儿的晕了过去。

    石煊用力一拽,狠狠一扯,险些将贞敏公主那娇滴滴的身子这样儿的扯倒了。

    “那就劳烦公主,带着我去寻她。”

    静贵妃方才吓得僵住了,她虽是宫中嫔妃,可这么多年养尊处优,骤然见到了这么多的血污,早便吓得反应不及。

    可如今,眼见着石煊要扯着贞敏公主走。静贵妃也不知晓哪里来的劲儿,这样子扑上来,狠狠的扯住了石煊衣衫。

    “睿王世子,不要带走敏儿,不要带走敏啊!她说的都是真的,睿王妃当真在琼花殿,在琼花殿啊!”

    她那手死死的扯着石煊衣衫,抓得极紧。

    石煊却绝不肯放了百里敏,百里敏是龙胤公主,这可是绝好的人质。

    他一转身,嗤的一声,衣服料子顿时也是生生裂开。

    静贵妃纵然是抓得再紧,却也是只能生生抓着一块碎布,眼睁睁的看着石煊架着贞敏公主离开。

    方才踏出了殿门,那扑鼻的血腥味越发浓稠,平素安静的花园子,如今已然分明一片血腥杀伐,寒意森森,令人心悸。

    贞敏公主盯着那些个血肉模糊的尸首,她眼眶微微发涩,泪水盈眶。她心里拼命告诉自己,阿敏,阿敏,你不要哭,不要害怕。你要是太害怕,激怒了这个睿王世子,你会没命的。你好不容易从萧英的手里面逃出来,你怎么能死在这儿?绝对不能!

    可饶是如此,她怕得泪水珠子一颗颗的滴落,从面颊之上滚落,染在了锦绣衣衫之上。

    她耳边听着石煊故意憋出来的沙哑言语:“公主放心,见到了母妃,我便放了你。”

    然而石煊说的话,贞敏公主根本一个字都不相信。

    这些男人,随口安抚你的言语,这根本都是骗人的。他们只想药哄得你乖乖听话,不去反抗,让他们更好将你,拿捏于手中。

    而此刻石煊心念流转,确实也是这样儿想的。

    他瞧着贞敏公主如花娇颜,这个美丽女郎,自然也是极好的人质。他挑中了贞敏公主,自然也别有用心。

    然而饶是如此,石煊瞧着贞敏公主脸颊之上泪水,心里柔了柔。

    宣德帝心肠狠,未必会为了一个公主心软。

    要是没用,那就放了贞敏公主,不必让她殉葬。

    这样子,娇滴滴的女孩子,实在不应该——

    石煊也是阻止自己再继续想下去。

    要是再想一想,说不准,他就是会心软,就会松开了贞敏公主的手,放开这绝好的人质。

    对于女子,他总是比对男人容易心软一些,可这样子的心软,总要分时候。

    如今这个时候,却绝对不是最好时机。

    然而此时此刻,石煊心心念念的龙轻梅,却现身于长留王殿下的寝宫之中。

    她抿紧了唇瓣,冷锐的盯着眼前极俊朗的男子,盯着百里聂那苍白如雪又出奇好看的脸蛋儿。

    龙轻梅缓缓说道:“今时今日,妾身应该要死在这儿,这原本不要紧。只不过,妾身只想知晓,我的女儿可还安好。”

    百里聂那一双梦幻般的眸子,流转了一缕浅浅的朦胧的光彩,轻轻的啊了一声,手指轻轻的拨动了碧玉的琴弦。

    他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容色总是这样儿的慵懒的,带着一缕淡淡的漫不经心的味道。

    “睿王妃,你说的女儿,是不是元月砂?你知道的,我是喜欢她的,怎么会待她不好。”

    龙轻梅极恼恨百里聂这个样子,这几日她用尽所有探子,也不知晓元月砂的下落,她都快要疯掉了。百里聂说喜欢,可他这样子的人就是这样子的。

    他无论说什么,总是浅浅含笑,容色恍惚。谁也是不知晓,这位长留王殿下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百里聂那深潭一般的眸子,却也是隐隐有些个深邃了。

    他缓缓言语:“原来夫人这样子心爱这个女儿,何不母女相认,何必对她这样子狠呢。花开时候堪折枝,也免得令人觉得后悔。”

    那一双神光离合的眸子,却也是有着漩涡流转,凝视着水面。

    “王爷觉得拿住我的软肋,知晓我疼爱女儿,便以此弱点,如此要挟?妾身认命就是!王爷要妾身做任何事情,妾身都答应便是。只盼长留王殿下,干干脆脆说明白。”

    百里聂叹息:“我一向对人真诚,怎么夫人却觉得我别有居心?既然如此,我都妄担虚名,只好认了。我让夫人做什么,夫人便做什么。”

    那水中,一双碧莹莹的眼睛透出了缕缕翠色的光彩,长长的睫毛抖动,眼中已经有了几分灵动之意。

    水上说话的声音虽然模糊,却已然传入了女郎的耳中。

    东海青麟,已经再一次清醒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