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08 处心积虑

时间:2018-04-27作者:水灵妖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青麟任由乌黑的发丝,轻轻的拂过了脸蛋。她那蜡黄色的面颊之上,那双眸子,蓦然一瞬间却也是流转了沉润的光彩。原本隐匿光彩的眸子,那一瞬间却忽而便是灼灼生辉煌,煞是动人。纵然是一张蜡黄面容,这么一刻却不觉平添了韵致。

    若此刻别人瞧见了青麟的眸光,一定不会觉得她是个寻常的村姑。

    她手指头轻轻的拂过了淡青色的裙摆,唇中轻缓言语:“走吧。”

    她不喜欢洛缨,洛家的女子,她都打心眼儿里面不喜欢。

    洛缨姿容美丽姣好,风仪秀雅,京城之中最有教养的大家闺秀,可也不过如此。

    然而青麟却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内心不自禁的充满了警惕。

    洛家的女孩子,她们被精心雕琢,小心培养,是如此的风姿楚楚,恰到好处。然而这样子精致的完美,却不过是后天修饰的东西。虽然女子确实是需要后天修饰的,可比起洛家女,京城其他的女子总归是流露出些许天性和本真。

    就好似苏颖,那样子的绝色美人儿,如此风华——

    百里雪从洛缨身上看到洛沅的身影,青麟想到的却是那个死去的苏大美人儿。

    那千娇百媚,那如花似玉,于青麟而已不过是披着美人皮出卖苏姐姐的恶心之物。

    湘染轻轻的嗯了一声,她本不如何关心洛缨。

    就算这个洛家女儿当真是天仙化身,可是湘染在意的女子也只有青麟一个。

    更何况,湘染如今还担心凌洛。

    凌洛脸蛋之上稍稍涂抹了些个粉末,却好似掩不住脸颊的苍白。阳光下,湘染靠得近了,嗅到了凌洛身上一股子淡淡得血腥之气。湘染心里面也是明白,凌洛这伤口,如今又已经流血了。

    湘染心里轻轻一动,伸手捏住了凌洛的手掌,只觉得凌洛的手又冰又凉。

    她慢慢的捏紧了凌洛的手,扶住了凌洛。

    凌洛这样儿的瞧着她,眼睛里面有着感激,又仿若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他和湘染虽然都没有说出口,可是彼此之间,却不由得知晓对方在想些什么。

    昨日之前,凌洛虽然和湘染执行了许多任务,可是彼此之间,却并不熟悉。

    两个人相互接触,不过一个晚上。如今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彼此之间却忽而有了感情。

    不过他们心里也并不觉得奇怪,江湖女儿本来就是刀口舔血,而且性命不保。故而他们的感情本来就来得快,而且来得很是浓烈。

    湘染慢慢得扶着凌洛,心里想着,如今凌洛的伤,确实也是需要一个大夫了。

    可他们没有走几步,却见一名俏丽的婢女拦路,对方不觉笑盈盈的低声说道:“奴婢含舒,见过东海公主,我家小姐有请。”

    三人的足部,顿时也是微微一顿。

    青麟不动声色,湘染眼底却也是流转了一缕杀意。

    一个陌生的丫鬟,如今却将他们这样儿的拦住,说出了这样儿的话,其心可诛。

    青麟却认得这个丫鬟的,方才她站在了洛缨的身边,若洛缨是天上的明月,那么她自然不过是明月旁的一颗星星,黯然无光。若是别的人,也许就不会记得这个丫鬟。可是青麟却记得很清楚。

    “我们这样子的杀手,只怕惊扰了娇滴滴的洛家小姐。”

    青麟低低沉沉的嗓音,落入了含舒的耳中,只觉得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不自禁间,含舒也是已然打了个寒颤。

    她盯着青麟焦黄的脸蛋,这自然绝不可能是这位东海公主的真面目。对方那一双眸子,宛如深邃的古井,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那青衣翩翩,阳光之下风姿绰约,却有着一缕洒脱自然。

    一个女子身上,却透出了通身的气派,显得沉静、安稳,又不可捉摸。

    分明不过是一双眸子的光彩转换,想不到眼前的女郎,却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只靠着那一双眼,自也是有那绝世风华。

    含舒在洛缨身边服侍久了,眼界也高了许多。她原本是不服气的,自家小姐是天仙一般的人物,何至于为了个东海的粗野蛮女而耗费心神?以至于彻夜不眠,熬得眼底青黑。就算青麟顺利逃了,可那也不过是这蛮女运气好些。然而当真见到了青麟,含舒却蓦然透不过气来。眼前这个衣衫青青,眸色晶莹的女子,给予她一股子说不出的压迫之力,压得她好似都喘不过气来了。

    含舒原本姿态恭顺,礼数不缺。可她打心眼儿里面,也不见得多瞧得上青麟。

    如今含舒却安分柔顺了许多:“我家主子并无恶意,若是小姐心存恶意,就不会今日得罪百里雪为公主解围,更不会替公主隐匿行踪。石玄之这个少将军,可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得到公主的消息。”

    公主?什么公主,不过是个异姓公主。也不过是宣德帝赏赐了头衔,哄着替朝廷杀人卖命。

    更何况就算是真公主,好似百里雪那样子的货色,自家小姐也没如何的放在心上。

    小姐常自在说,这天下也不是那一家一姓的天下。什么龙胤皇族,有什么了不起。

    含舒被青麟气势所慑,心尖儿一瞬间冒起了这么些个极轻狂的念头,目光却轻轻的躲闪。

    青麟唇角蓦然浮起了一缕轻浅的冷笑,嗓音浅浅:“如此说来,缨小姐是有意要挟,听着竟好似有几分要挟味道。莫非,是有意要挟不成?”

    含舒顿时柔声细语:“公主多虑了,我家主子可谓是一片好心,绝无要挟。”

    在含舒心里面,自家主子可是跟天上仙子一样,什么都是能算得到的。洛缨要请什么人,自然一定能请得到。

    她轻轻掏出了一枚兰花香令。

    “这是长留王殿下的物件儿,以此为凭,只为取信公主。毕竟,公主和长留王殿下,可谓是兄妹情深。”

    含舒故意将兄妹两个字,咬得很重。

    青麟虽然只是异姓公主,可怎么也算得上有那兄妹的名分了吧。

    从前也许这个异姓公主,自己个儿还不觉得,可是如今,自己得了小姐吩咐,总要点一点。

    湘染冷笑:“如此说来,洛家小姐居然是和长留王殿下有些来往,只是不知晓,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湘染不大痛快,百里聂是属于青麟的。她跟随青麟很久了,青麟喜欢谁,别人不知道,可是湘染比青麟自个儿还清楚些。青麟想要的,她绝不想别的人和青麟抢,跟青麟争。长留王殿下是青麟的,也只能是青麟的。

    湘染也不傻,她虽然在战场上很凶狠,可是也在内宅呆过,这女人心里面的弯弯道道,她可是比谁都清楚。

    都是千年的狐狸,来玩什么聊斋。

    无论这个洛家小姐,表现的是多么的高贵大方,美丽善良,可那点儿心思,只怕也是藏不住。

    湘染这样子说,含舒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不觉笑了笑。

    含舒轻柔的说道:“湘染姑娘若不肯相信是长留王殿下之物,莫非倒觉得,是我这个婢子说谎不成?婢子纵然是在东海,长留王纵然是远在天边,可是婢子也不敢胡说那么一句半句。”

    她轻轻一句话,就压得湘染说不出话儿来。湘染说不出话,不是因为别得,而是因为这个小婢居然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湘染跟随在青麟身边,稍作易容,也改了名字。

    可是这个洛缨,她身边婢女却缓缓点明白。

    湘染是元月砂的婢女,洛缨居然也知晓。

    自也是生生被压了一头。

    含舒瞧见了湘染的反应,心里也是得意的,自家小姐可是什么都知晓。

    思及至此,含舒也不觉小心翼翼,这样儿的瞧了青麟一样。

    青麟脸蛋涂得黄黄得,也不大能瞧得出喜怒。

    含舒说了那么多扎心的话,她也不知晓青麟可当真被扎了心。

    “既然洛小姐与长留王交好,那就有劳洛小姐了。”

    含舒慢慢的捏紧了手掌,手掌之中是百里聂那块玉佩。

    她瞧不明白青麟是怎么想的,若是自己,一定是会生气。毕竟,这样儿显得百里聂没将青麟当成自己人。可是青麟,却是喜怒不形于色。

    不愧是小姐的对手,果然心机深,心眼儿也很活泛。

    含舒慢慢的收敛了心口一缕异样,又恢复如常,在前面领路。

    那精舍之中,洛缨正对着镜子,轻轻的打开了自己个儿的粉盒。

    她手指轻轻的沾了些粉,轻轻的涂抹在自己俏丽脸颊之上。

    昨个儿自己熬了夜,眼底有了青黑。如今洛缨要见青麟,她自是要将自个儿化得好看些,这样子方才显得郑重其事。

    一个女人整顿容色,不仅仅是为了男人,还为了那些同样喜欢这个男子得女子。

    她唇角浮起了柔柔得笑容,她想着今日一大清早,百里聂送来的令牌,那是对自己的警告。

    她还以为自己做得很巧妙,很用心,可是百里聂到底还是知晓了。百里聂,他可真将这个女人放在了心尖尖。

    洛缨是个知趣得性子,她已然决意收手。

    虽然自己很聪明,可要是以为能在百里聂面前玩儿什么幺蛾子,可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个儿些了。

    只不过百里聂这样子爱惜这个女人,她是不高兴的。

    如此说来,如今自己到底还是输了一筹。

    不过,百里聂用来警告自己的物件儿,得看自己怎么用了。

    明明是警告自己的,洛缨却偏偏利用起来,让自己的丫鬟说得很暧昧。暧昧得,好似当真有些个什么一样。

    她就是不相信,青麟能心里一点疙瘩都没有。

    想到了这儿,洛缨轻轻的笑了笑,她相信青麟是个女人,怎么样都是会有些个性子的。

    其实,她原本对这个青麟也没多上心。百里聂高高在上,什么样子的绝色红颜,落在了百里聂的眼中,可那也不过如此。

    这个东海的公主,怎么瞧,也不过是百里聂的一枚棋子,能有什么打紧?可是后来,她查出来湘染,知晓这个女人曾经陪了百里聂几年。她便隐隐约约,觉得不是那么很对劲儿。

    她试了试,果然百里聂当真很上心,这就没意思了。

    洛缨拿捏了眉笔,轻轻的扫扫自己的眉毛。

    没关系的,她不介意别的人比自己先,她虽然怯弱弱的身子,可是却信奉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若是想要什么东西,那就一定伸手,自己伸手抢过来。

    可征服男人的心,靠的既不是死缠烂打,也不是泼妇骂街。她想到了百里雪,心里好生不屑,她才不会像百里雪那样子不知晓分寸。对上百里聂,自己更是要进退有度。她靠的是自己姣好容貌,丰富学识,进退有度,体贴入微,若是可以,她甚至可以在男人面前笨一点。只因为她心里面清楚,其实男人并不大喜爱聪明绝顶的女子。就好似如今,百里聂既然知晓了自己心思,那么自己个儿,就不会要青麟的命,至多让这个女人心里添个疙瘩。这上等衣衫,上佳的胭脂水粉,都是女人的武器。

    就在这时候,洛缨听下人回禀,说青麟到了。

    她盈盈一笑,顿时也是抬起头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