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09 习惯做伪

时间:2018-04-29作者:水灵妖十二

    这庭院精致,洛缨打扮得素雅,她房间里面熏了香,那香淡淡的,并不如何的浓郁。她身子骨不好,用的香也不浓,嗅着淡淡清香,透人心脾。那味儿太重的熏香,洛缨也不爱。

    她瞧着踏入了房中的青麟,眼前的女郎一身青衣翩翩,竟似蕴含了一股子魔魅的味道,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虽只是寻常青衣,可却也好似掩不住眼前女郎的沉稳与锋锐。

    青麟面上涂了一层黄蜡,瞧得久了,竟也好似并不觉得如何的丑了。

    又许是因为眼前少女一双眸子煞是莹润,看得久了,竟似忽略她的容貌了,只觉得沉沉静静。

    一时之间,洛缨却也是微微有些个恍惚。

    倘若是自己,也许,也许便不会这样儿的装束,不会涂丑了脸蛋。

    也不会去杀人——

    洛缨垂头,瞧着自己手掌,看着自己娇柔手掌之上的纹理。

    她一颗心砰砰的跳动,至少,是不会亲手杀人。

    自己是精于算计,可是动手杀人,那却也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这男人,若是知晓你亲手杀手。只怕,那心尖尖,也到底还是会有些嫌弃的。

    长留王是不是这样子呢?

    可洛缨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郎,分明也是有那么一股子,近乎魔魅的韵味。

    也许,殿下当真会被眼前这个女子这股子特殊的魅力,一时迷惑住了心神?

    湘染却万分警惕的看着洛缨,纵然湘染之前对洛缨有过那么一缕好感,可是如今,这样儿的好感自然也是荡然无存了。

    洛缨的婢女不怀好意,看来这个洛家的小姐,也不是什么好人。

    说的那些话,可是平白让人恶心。

    青麟也盯着洛缨,洛缨那双眸子很明润,眼前的少女怯弱弱的,身子骨也没多好。

    可那一双眼睛,却并不像李惠雪那样子的柔弱,总好似浮起了一层烟云水雾。

    她姿容秀雅,神态温润,可那眼珠子,却好似流转了缕缕神光,带着一层淡淡的好奇。

    就好似,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

    若是别的地方,见着这个可人的妙龄少女,谁都是会心生喜爱的。

    那眼前如轻雪一般的娇嫩脸颊,虽然少了几分血色,却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就好似蒸得恰到好处的寿桃,令人觉得鲜美而可口。

    洛缨却是斯文而客气的,神色之间,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抱歉:“是我唐突,只不过今日不小心窥见了公主,瞧着,公主身边的人有受伤。故而,阿缨冒昧,备好了汤药,给人治伤。虽然知晓,一定是打搅了公主。”

    她这样儿开口,倒是令人不觉怔了怔。含舒这个婢女说话,十分的不客气,湘染原本以为洛缨更是会争锋相对。

    想不到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说话却也是熨帖而客气。

    湘染咬紧了唇瓣,她一侧头,就看到了凌洛毫无血色的脸蛋,女性的柔情顿时不觉动了动。

    她知晓凌洛的伤,可谓是伤得十分严重。要是没有汤药,没几日,伤口便是会慢慢的溃烂,只怕就算救回来,也是要死的。

    而这洛家,就算是在燕州,在这样子一个兵荒马乱的地方,洛家财大气粗,总是会有极好的药。

    只要,应了应洛缨。

    然而湘染一咬唇瓣,脸蛋之上,渐渐浮起了坚决之色。

    她不觉沉声言语:“洛小姐的好意,只怕咱们也是无福消受。”

    湘染感受到了洛家对青麟的恶意,故而也是绝对不想就此上钩。

    这洛缨看着是客客气气的,可谁谁知晓,洛缨的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呢。说不准,这甜蜜的笑容里面,是蕴含了毒计的。

    她不知晓,自己这样儿说着时候,凌洛面色忽而有些古怪。

    不错,凌洛是颗棋子,直到昨天晚上,他也有如此认知,肯为了百里聂那么轻轻的一句话儿,就为青麟承受这利箭之苦。可那个时候,凌洛还没有爱上湘染。那时候湘染事事以青麟为先,凌洛也十分欣赏。可是,就在这一夜,他已经和湘染产生了微妙的感情。一个人死志再如何坚决,死过一次之后,任是这个人是如何的铁石心肠,一颗心到底还是会软下来的。凌洛死里逃生,未尝不会心有余悸。他之所以和湘染产生了感情,是因为湘染就这样儿拉着自己手,将他从凶狠的杀伐之中拉扯出来。而自己却能够在早晨的阳光之下,温柔的注视眼前的女子。这样子一来,凌洛自然也是会产生一种生命是如此美好的感觉。

    可是现在,那样子美好却仿佛有所动摇。

    一个自己喜爱的女子眼里,他的存在,远远比不上青麟是否欢喜。

    他刚刚爱上的女人,仍然是将他看作棋子一样的存在。

    凌洛忽而觉得自己的胃部,很有些不舒坦。

    他这样子的盯着湘染,小心翼翼的看了湘染一眼,其实凌洛也不是惜命,只是不舒服自己好似永远合该被人牺牲。而这个牺牲,也不过是湘染主子因为争风吃醋而眉头不展。

    湘染犹自捏着凌洛的手,可是她却恍若未觉,一点儿没察觉到凌洛的心意。

    她自然不明白,此刻的凌洛内心浮起的这么些个想法。毕竟这么年来,湘染都是这样子想的,如今不过是一以贯之的想下去。

    湘染的手臂之上,有着那么一个狼头刺青,而这个刺青,是身为东海的武士才能够刺的。

    她是女儿身,女人的力气天生比男子要小一些,故而更要训练各种格斗的技巧和手腕。

    饶是如此,她仍然总是被人瞧不起。

    直到自己遇到了青麟,那时候湘染可不知晓青麟是女儿身,却十分感激这位东海将军的赏识。

    湘染早就将自己的一颗忠心给了青麟了。

    含舒自然是气恼的,自家小姐可是个尊贵人儿,可一个丫鬟居然在洛缨面前放肆。

    含舒的脸颊不觉浮起了嗔怒之色,然而洛缨的脸蛋之上,却只有真诚和温雅。

    “公主不要因为我是洛家女,因此对我心生什么顾虑,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要帮人的!”

    洛缨柔婉的说道,旋即让人将药汤和伤药拿过来。

    “这药汤,是专治内伤的千金汤,对内伤很有好处的。”

    湘染也目光轻轻一动,这千金方,是神医云慈开的方子,里面都是滋补的药材,更需上等的人参熬煮。

    凌洛受伤了,身子骨虚,正需要名贵的药材滋补。

    饶是如此,湘染还是没有开口。

    毕竟信不过的人,药汤更不见得能动。

    说不准,要是动了这药汤,只怕也是会死得更快些个。

    洛缨却用勺子轻轻的搅动了药汤,自己喝了一口。

    含舒顿时也是呆住了,急切说道:“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这药汤,里面可是专门治疗内伤活血的药。你身子弱,最吃不得这些药材了。”

    洛缨掏出了手帕,轻轻擦去了唇瓣的药污,轻轻柔柔的说道:“虽然有些克身子,不过只喝一口,也没什么打紧。公主,我这药汤里面,没做什么手脚。”

    凌洛看在眼里,忽而是有些个感动。

    毕竟,自己只是个下人,不打紧的棋子。洛缨这样子娇贵的小姐,却喝了一口药汤。他目光动了动,其实他的命,根本都不在自己个儿的手里面。要是青麟不愿意,他也不会喝这个药。凌洛抿紧了唇瓣,一句话都没有说。

    青麟走过去,轻轻的搅动药碗。这药碗里面的汤药,确实没有下毒。她忽而笑笑:“那就多谢洛小姐了。”

    洛缨并不如何居功,反而温婉矜持,柔柔弱弱的:“公主肯信阿缨,我已经很欢喜了。”

    她这样儿赠送药汤,明明是她出面帮衬别人,可是由她一说,却好似青麟给了她莫大的恩赐。反而好似,洛缨欠了什么也似。如此温温柔柔,体贴入微。就算是湘染,满心的警惕,也不由得觉得,这个洛缨给你感觉很是舒坦。

    她也不像别的矜贵小姐,虽然礼数容貌无可挑剔,可是打骨子里面就有着那么一股子高高在的味道,令人难以亲近。

    不似洛缨,她是温柔若春风的,令人不觉为之心折,见之忘俗。她让人觉得她好生可亲,不自禁的透出喜欢。

    洛缨缓缓垂头,眼底却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一缕幽润光辉。

    她若是可以,能轻而易举的让别人喜爱自己。当然,洛缨若是想要,必然是能够让那个人怕自己。所区别在于,她这个洛家的女郎,究竟想在别人的面前,露出了怎么样儿的一副面容。

    洛缨貌似漫不经心,却将在场几个人的表情顿时尽收眼底。

    她的眼底,宛如流转了一缕水色的光彩。湘染和凌洛,都好拿捏,唯独这个青麟,还真是令人玩味。就算是不喜欢自己都好,青麟总应该对自己这个情敌,流露几分的情愫。可是青麟呢,她锋锐之中却透出了几分的恬淡,竟似有些个淡淡的岁月静好的韵味。

    洛缨不觉心忖,如今她还当真想要瞧一瞧,青麟是生得什么模样了。

    虽然,洛缨一向觉得,女人容貌虽然要紧,可也未必是最要紧的。

    “如今东海境内,已然是风声鹤唳,不若,公主随着洛家的队伍,一块儿离开。这东海睿王,总是会给洛家几分面子的。”

    洛缨这样儿说话,面颊之上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些许腼腆。

    青麟不动声色:“那就有劳洛家阿缨了。”

    “阿缨有些话儿,想要和公主私底下说一说。不知道,公主可是肯赏赐这个面子?”

    青麟眸光轻凝,轻轻的点点头。

    凌洛服完药汤,让湘染轻轻的扶着他下去。

    待别人离去,洛缨顿时起身,向着青麟盈盈一福:“公主恕罪,方才阿缨瞧着湘染姑娘脸颊之上一缕怨怼之色,必然是我府上下人有些不是。说来,却都是阿缨不好,纵容含舒,让她不知晓轻重。她定然,是说了些个不中听的话儿。”

    她作为洛家的女儿,如今又帮衬到了青麟,姿态原本可以不用这样子低。

    就算是高傲一些,也没什么打紧。

    可是偏偏,洛缨就当真将自己个儿的姿态放得这样儿的柔弱卑微了。

    难怪,洛缨居然是要屏退左右。

    洛缨手帕轻轻的擦拭过唇瓣,柔柔说道:“我打小身子骨弱,极少见外边的人。故而含舒虽然是我身边的丫鬟,可是我们两个,可谓是亲如姐妹。她心疼我,打心眼儿盼着我好。她以为,以为我喜欢长留王殿下,故而说出来这样子的话。其实,其实我对殿下,可是并没有半点绮丽的心思。”

    说到了这儿,洛缨面颊之上的红晕,却也好似越发的浓郁,可谓是娇艳欲滴。

    “而殿下,素来也是瞧不上我这么个小丫头。东海向洛家购买了弓弩,殿下知晓了,警告洛家,送来令牌。可不是,因为跟我有什么私情。我,我没这个福分。更何况殿下是高高在上的,我虽是有些个仰慕心思,却不敢有什么爱意。就是含舒,她定然,定然挑不好听的来说。”

    如今,她又好像是一只天真的百灵鸟,金丝雀,柔柔弱弱的,令人不自禁心生怜悯,十分爱惜。

    她不过是个可怜的女孩子,就算是身边下人胡言乱语,谁又能当真责备她呢?

    青麟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这也没什么要紧的,阿缨不必放在心上。”

    洛缨一双明润的眸子,好似蕴含了淡淡的泪水,她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拭了自己的眼角:“我是洛家女儿,如今洛家姿态这样子的暧昧,也是难怪公主打心眼儿里面不喜欢我。其实,我游离东海,瞧见了这么些个东海叛军的恶毒行径,我也,也绝不希望他们能赢。可惜,却没什么法子。我们洛家的女眷,说是什么千金小姐,打小就教导了琴棋书画,学的是满腹经纶。我自然远远不如曾经的京城的第一美人儿苏颖。可是我就算是学得跟苏颖一样,有她那般绝色的容貌,出挑的风姿。可那也仍然不过是洛家的一枚棋子。我,我什么都做不了,都是身不由己的。”

    洛缨当着青麟的面,将话儿摊开了来说。

    而她说着这样子的话儿,却显得说不出的坦诚、真诚。

    “如今洛家给长留王殿下面子,而我又能帮到公主,我的心里面,也是十分欢喜的。”

    这字字句句,无不是在讨青麟的欢喜。

    青麟的眼底,却也是缕缕生辉。

    “更何况,我身为一颗洛家的棋子,其实,其实命运已经是注定好了的。前些日子,洛家和豫王殿下书信往来,我已经是百里炎的女人。一个商户之女,自然也是不能为妻,至多也不过是个妾室。不过,能随了豫王殿下,也是我这样子薄命女子的浮起。”

    洛缨笑了笑,似是怅然。

    这一点,青麟倒是并不知晓,有些惊讶。她其实也清楚,百里炎这个野兽般的男子,最爱的无疑是权力。而为了笼络洛家,百里炎并不介意身边多一个侍妾。

    洛缨这样子说,无疑也是为了自证清白,证明自己个儿对百里聂是没什么非分之想的。

    洛缨抬起头,清纯美丽的面容之上,却沾染了一颗颗的泪水珠子,冉冉含笑:“却不知晓阿缨这种笼中鸟儿,能不能有公主这样儿的朋友。”

    青麟佩服,她心中好笑,自己也算是受宠若惊了。

    从她以元月砂的身份踏入了京城,便没一个女郎,好似洛缨这样子的要好。

    可谓是情意切切,动人心魄。

    可洛缨脸颊之上的泪水,却让青麟微微有些恍惚。她想起了另一个女人脸上的泪水,苏颖哭的时候,泪水盈盈,脸颊之上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烟云水汽。好似,娇艳的玫瑰花瓣上,沾染了清晨的泪水珠子。

    青麟口中缓缓说道:“这却不敢高攀,区区一个异姓公主,怎么配和洛家的女儿结交?”

    她虽然没什么证据,可是直觉却是这样儿的啃咬着青麟的心头。

    她觉得洛缨不简单,先让含舒挑衅,如今又这样子示好。你先是会讨厌她,可然后却是会喜欢她。言语之间,轻描淡写,却是能将别人的情绪,轻轻巧巧的拿捏在了手中。

    她盯着眼前如花蕊一般动人的少女娇容,耳边却不觉浮起了死去的雨玲说的话儿:“她,她是个小姑娘,年纪不是很大,却很美丽,真是好看。她有那么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当她瞧着你时候,你便会觉得,你想什么,她都知道。”

    雨玲死的时候,脸颊苍白,黑血滴滴答答的从雨玲唇角滴落。

    明明雨玲临死之前已经是十分的难受了,可是她说的那些话儿,却字字句句,说得是那样子的痛心和难受。

    雨玲临死之前,满心都是害怕,满眼都是担心。雨玲的忠心是真的,她最后选择不要自己个儿的命,也是想要保住青麟的命。她自然绝不想自己的牺牲没有价值。

    青麟就这样子盯着洛缨,她确实年纪不大,姿容美丽。而且,她还有那么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纵然如今,这双眼睛是这样子的友善,这样子的坦然。

    “她说话客客气气,瞧着斯斯文文。可她细声细气说话时候,却让我送来我可怜的哥哥嫂嫂石灰腌过的脑袋。她脸上带着笑容,可是她是毒蛇啊,那样子的狠,那样儿的毒!少主,你要小心她,一定要小心她。”

    雨玲嗓音声声的响起,而青麟瞧着洛缨。

    洛缨此刻也对着自己笑,却笑得很温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