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12 老聂补身

时间:2018-05-01作者:水灵妖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百里聂出现在城楼之上,他除了脸颊微微有些苍白,一张脸再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那么一张脸蛋儿,可谓是俊美得不可思议,令人观之,不觉为之而怦然心动。那天,晚上的天气很好,明月高悬,光辉流转。那一朵朵烟花在天空之上爆破,好似一朵朵花朵在空中绽放,那烟火的光芒,和地上的花灯光辉夹杂在一起,迎着月色一道,轻轻的扑在了百里聂的脸蛋之上。

    洛缨自打出生一来,她觉得自己心跳是静止的,可是偏偏,就在那么一刻。她听到了自己的心,就这样子砰砰一跳。她蓦然觉得,这天地间好似有了声音。

    她听着身边的人告诉自己,那个人,就是长留王百里聂。

    就是那个,自己打小需要记得,在自己生命之中占据了极为重要位置的男人!

    原来是他!竟然是他!

    她感受到了自己个儿的心跳,只觉得整个世界,恍若就鲜活起来。

    原本在洛缨的世界里面,无论是山川河流,还是人物房舍,其实都宛如无色,黑白之韵,死气沉沉的。她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仿佛终于有了那么一件彩色之物。

    那时候她才六岁,纵然再如何早慧,其实也不懂什么男女之情的。

    可是,她确实也是感觉到,百里聂所蕴含的异样魅力,打动了洛缨的心房。

    洛缨听到了自己个儿一颗心,砰砰的跳动。她知晓,城头上那个笑得漫不经心的男人,于自己而言,却是极为要紧。而这样儿的要紧,绝对不是因为什么杀父之仇。

    什么杀父之仇?其实在她的心中,父亲二字,又有几时是真正的要紧过?她甚至不记得洛询的模样。与洛缨而言,洛询不过是个奇妙的符号,其实并没有半点真正的意义。可能洛询于她而言,唯一作用,是带给自己洛家女儿的身份。毕竟身为洛家的女儿,还是可以因此得到更多的好处的。

    死去的父亲暗淡无色,眼前的长留王殿下却是活色生香,颠倒众生。她感受到了自己一颗心,砰砰的跳动。

    她心里忽而有一个极为强烈的念头,百里聂是她的,一定属于她的!

    她这样子的看着百里聂,就算那个时候她年纪还很小,却忽而意识到,自己和百里聂距离很远很远。他们两个人的差距,是那样儿的大,大得令人不由得觉得遥不可及。百里聂已然是成熟俊美,风度翩翩,岁数大自己那么多。

    可是那并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百里聂是龙胤的王爷,如此受宠,血脉尊贵。而自己呢,却不过是个商户之女。她身份这样子卑微,连百里聂的一片衣服角都是碰不到。她不自禁的抚摸上了自己的脸蛋,一颗心砰砰的跳了跳。洛缨打小就被人说,自己个儿长大之后,那可一定是个美人胚子。可是生得再美,在百里聂面前,也是什么都不算了。

    若换做旁的人,就算心里动了动,也不会在意了。

    可是六岁的洛缨,她死死的盯着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一颗心却禁不住砰砰的乱跳。

    她性子是极要强的,打小就是如此。她一旦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算是费劲心神,也是一定要弄到手里面的。

    百里聂如此风姿,可他身边,竟似没有什么莺莺燕燕。

    一个优秀的男人,固然容易招惹女人的追逐。

    可他若是太优秀了,离得太远了,就好似天上的明月,遥不可及。若是这个样子,反而没人胆敢走到他的身边,生出什么非分心思。

    又或者,还未曾等人走到百里聂的身边,这个人就被别的女郎生生撕碎。

    这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在百里聂那绝世的容光之下,不自惭形秽呢?

    想到了这儿,洛缨竟似笑了笑,可这些女人一定没想到吧,最后接近长留王殿下的却是海陵青麟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她怎么配?她可知晓自己个儿究竟吃了多少的苦头,受了多少的罪?这些年来,她洛缨以一介女流的身份,统筹整个洛家。她耗费了不知晓多少心血,用尽力气,费尽心思。她以阴狠算计,黑暗手腕,将阻碍自己的绊脚石,一个个的出去。她身子骨弱,不知道喝了多少提神的药汤。洛缨知晓,这些药汤是会伤害自己身体的。

    可洛缨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她好不容易,才将整个洛家,勉勉强强,处于自己的控制之下。

    只有将洛家控制于自己手掌之中,也许这样子,自己个儿方才勉勉强强,稍稍配得上百里聂的。她发疯也似,一点点的挖出来有关于百里聂的种种消息,想要知晓百里聂的真面目,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过去,他的种种。

    这世上,没别的人,好似她这样儿的,对百里聂牵肠挂肚,心心念念,在意之极。

    她知晓百里聂不喜欢洛家,几次三番交锋,自己败下战来,让洛家蒙受了一些损失。

    可这些东西,能有什么要紧呢?她喜欢这种和百里聂隔空对弈的感觉,迷恋隐隐感受彼此的绝妙感觉。不错,自己是输了,可是这正是洛缨越发迷恋百里聂的原因。因为这个男人不但有那么一副绝好的容貌,还有那么一颗强者的心脏。他很强,他果然不仅仅是有着皮相之美,而是有着极为厉害的强大。

    许因洛缨太聪明了,她对天下男儿,都是不屑一顾。她心想,一个极聪明极厉害的女人,凭什么要嫁给一个庸俗不堪绝不如自己的男人?这女人,天生就应该在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男人身边,找的男人一定要比自己强!

    否则,洛缨绝不肯甘心的。

    她心忖,可以自己绝世聪慧,这天底下又有几个男儿,能入自己的眼,混入自己的心?就算她六岁时候没见过百里聂,可因果循环,冥冥之中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她一定会,会喜欢上百里聂。因为百里聂的出色,就如天上的月光。别的男人却是地上的泥土。谁抬起头,轻轻一望,谁会忽略天上的明月,而去在意地上污秽的泥土?她长大了,犹自会留意到百里聂,并且爱上这个男人的。

    她觉得百里聂和自己是一路人,指尖玩弄风云,将天下操纵于股掌。而那样子的感觉,一定是非同寻常的美妙。百里聂,不就是喜欢这样子的感觉,故而转换不同的身份,这样儿的操纵着天下,掌控着黑白,玩弄于棋局?果然,自己那时候的感觉是正确的,六岁时候匆匆的惊鸿一瞥,原来自己对百里聂生出来的蠢蠢欲动,绝对不是单纯的被皮相所迷惑。

    想到了这儿,洛缨甚至禁不住笑了笑,笑容有些腼腆。

    这一次,东海的叛乱,就如洛缨青涩的作品,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宛如珍宝,却渴盼着百里聂的点评,只盼望百里聂能够欣赏喜爱。

    石诫的野心,固然不是因她洛缨而起,却由着这个小小的女孩子成全。

    当年石诫本与李玄真合谋,算计天下。却因为萧英这颗棋子,却也是生生被挑拨离间。这两年,她殚精竭虑,不知晓花费了多少心力,修复了李玄真和石诫的关系,共同欺骗于朝廷,心心念念的,想着要谋反。而洛家靠着那丰富的网络,为石诫的谋反提供了种种便利。

    那些叛军,手中拿捏着的兵刃,可是洛家运来的精铁。朝廷将精铁、食盐、药品,视为禁忌之物,寻常不会让别人去动。胆敢私运,必定也是遭受责罚,万劫不复。

    饶是如此。可这些对于洛家而言,却根本算不得什么。洛家有的是法子,多的是门路,将这些受朝廷管制的东西,一件件的送过来。

    没错,这场叛乱,就是她洛缨一手促成!

    这一点,是没有人能够想得到的吧。

    只怕那个海陵的青麟,想都想不到。

    石诫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身具野心,心心念念。可偏生,他枕边人,是龙家女儿,处处与石诫为难。一个女人,和你做对,可你又偏偏有些喜爱她,那便是显得难以对付。可洛缨是女人,她最擅长对付女人。她帮着石诫,让原本处于下风的龙轻梅一败涂地。让石诫那么点儿微弱的情分,荡然无存,最后狠下心肠。然后龙轻梅去了京城,死在了龙胤的京城,还带走了石诫的孩子。龙轻梅输了,可她连输在了谁手里面,都是糊里糊涂,并不知晓。洛缨喜爱隐匿自己的身影,不让别人窥测瞧见自己,她兴奋的想,自己和百里聂的爱好一样,都是这样儿的神鬼莫测。她觉得自己理解百里聂的喜好,这确实令人极之愉悦,高高在上,将天底下的人视为蝼蚁。

    这样子的感觉,简直是极之美妙,会觉得自己好似神明!

    谁能想得到呢,这天地间的流血,这黑土里的白骨,都是她洛缨手手笔,这真是她那么一件血淋淋的作品!天底下所有的人都瞧着,每个人都惊叹着,讶然着。他们一个个的提心吊胆,又或者恨得咬牙切齿。可谁又知道,这样子一件血淋淋的瑰丽作品,是她这么个娇怯怯,又懂事,又动人的小姑娘所为呢?

    漂亮的女人摆布着自己个儿的容貌,所谓的才女摆布着自己的文采。这世上每一个人,都炫耀着自己的优秀。可这世间寻常女子,没一个,能炫耀洛缨想要炫耀的定西。这血淋淋的一切,落在了洛缨眼里,却是说不出的动人。

    她是羞涩的,就好像是一个学生,将一件摆布好的作品,给自己心仪已久,说不出崇拜的老师。等着这个自己内心之中,心心念念的男人,给予自己最好的肯定,以及对她的称赞欣赏。

    这个老师,自然是百里聂。在洛缨看来,百里聂的层次,只有自己能够跟得上。

    至于别的女人,注定不过是自己和百里聂彼此真爱的炮灰。

    只要,让百里聂了解到了自己,他们这样子的神交,一定是会彼此吸引,惺惺相惜的。

    她的琴声,还是那样子的温柔悦耳,好似一双温柔的手,这样子轻轻的擦过了别人的心脏。而谁又能知晓,这样子慈悲的琴声,抚琴的小姑娘却心狠如斯,一颗心冷冰冰的并无半点真正的情愫。她那双深邃的黑眸,眼波流转,光彩闪动,是一派冰冷漠然。

    可这如冰一样漠然的眸子,如今却隐匿着灼热的火焰,好似那火山下漆黑灼热的熔岩,仿若能将这一切,生生烧毁,是这个可怕污黑少女唯一而灼热的情愫。

    洛缨雪白娇嫩的手指头轻轻的停止了抚琴,她掏出了一面镜子,瞧了瞧自己脸蛋。

    镜中的女子,除了脸颊微微有些苍白,五官可谓秀美绝伦。

    洛缨喜欢这种有些苍白的脸色,别有一番韵味,而且很有些像百里聂。百里聂脸蛋有些苍白,可这样子的苍白,在洛缨眼中,有些个贵族的贵气。那种苍白脸蛋的脸颊,有别于别人,有着一股子疏离于尘世间的骄傲尊贵。

    她喜欢自己个儿脸蛋因为身体孱弱而略显得苍白的脸颊,这种面色,有着与众不同的尊贵。

    她爱着百里聂,自己要生得像百里聂,像一些,再像一些,什么都生做一般模样,那才好些。

    她盯着自己个儿镜子里面的倒影,镜中是个俊美秀润的少女,可这张脸蛋,蓦然渐渐幻化成为了百里聂的样儿。百里聂总好似在云端,云里雾里,如诗如画。

    她并不知晓,此时此刻的百里聂,他正对着面前一碗鸡汤,姿态优雅,缓缓的勺了一碗。

    他的手指捏着汤勺,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一口鸡汤,缓缓喝入了唇中,润透了自己的胃部。

    锦州冬日的天气,已经是有了几分寒冷,而百里聂的手掌,却也是轻轻的拿捏着一个精巧的暖炉。他任由那盈盈的暖意,顺着掌心,透入了自己的五脏六腑,暖得自己四肢渐渐活泛。

    他瞧着一边扯着鸡腿喝酒的姜陵,唇角蓦然抖了抖,嗓音也是温和悦耳:“阿陵,你瞧为父,如今可是生得好些?”

    姜陵咬着鸡肉,仔仔细细的端详百里聂倾国倾城的俊秀脸蛋,实实在在,恳切无比的说道:“没见长肉,脸色也不好,没见血色,老聂,你喝,赶紧多喝些,养得脸蛋儿添了些个血色,也好让你媳妇欢喜。”

    他心里却啧啧,百里聂这又怪得了谁呢?当年在东海落了病根儿,一直没有痊愈。后来以为青麟没了,更越发自暴自弃。现在好了,想要娶媳妇儿,生怕自己是个病秧子没人要,赶着喝鸡汤进补。

    ------题外话------

    晚上掐点儿二更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