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20 信任着他

时间:2018-05-12作者:水灵妖十二

    百里炎一瞬间有着一股子的冲动,想要下令,万箭齐发,生生的将百里聂给射死!

    从前,这个极俊美的皇弟,便也是给予自己莫名的压力。

    小时候,自己额头被生生的按在了冰凉石板之上的耻辱,过去了这么多年,却也是犹自存于心头。

    他生生压下去心中恨意,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无奈的笑容,仿佛是极无奈的样儿:“皇弟,为兄也是知晓,你是极喜欢这个东海美人儿,极为上心。若是平时,若她是个寻常人。我这个做哥哥的,难道不会心疼弟弟,难道不会成全你?”

    “只可惜——”

    百里炎言辞微顿,流转了一股子的惋惜之情:“只可惜这个美人儿,怕是长留王只能忍痛割舍了。她原本是海陵逆贼,居心不良。只怕到皇弟身边,也是别有居心!”

    “做皇兄的,又如何能忍你这样子的被这个女人所欺?”

    百里炎故意咬着嗓音,如此言语,言辞之中有着若有若无的无奈。

    他这样子说,别人也是听懂了。

    这个长留王殿下,是被这个美人儿给蛊惑住了。

    众人都知晓,长留王百里聂,来到了锦州城,就沉溺于这样子的锦衣玉食温柔乡,让锦州的贵女好似丫鬟一样服侍他。这恶劣的性子,也可以窥见一二!

    方才,在场士兵为百里聂的容色所慑,一时还未曾想到什么。

    如今这样回过神来,倒想起传说中百里聂的为人起来,百里聂空有那么一副绝好的容貌,可实则却是个纨绔。说是纨绔也好似语气重了些,不过百里聂总显得不懂事的。

    百里炎手掌慢慢的磨蹭鞭子,唇角浮起了一缕浅浅的冷笑,既然百里聂有那谪仙姿态,那干脆就在天上呆着,不理睬那档子寻常俗事。

    他知晓百里聂可谓是胸中有沟壑,他不相信百里聂当真为了这个女人,闹得可谓是名声尽毁。

    百里聂却忽而一笑,好似千朵万朵的梨花绽放,说不尽的灿烂明润。

    瞧得令人炫目。

    “多谢皇兄的关心,只是她,素来也是没有欺我!”

    百里炎心里冷笑,故意加重了自己语气里面的恼怒之意了:“阿聂,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是冥顽不灵。这个女人是什么秉性,你本应当内心有数。可是你呢,却居然是不敢相信。如今正是国家存亡之际,为兄再如何跟你兄弟情深,却也是绝对不能纵容于你。还是你想随这个女人,死在这万箭穿心之下?”

    百里炎语带威胁。

    暗中,一双流转水色晶莹的眸子,带着深渊的冰寒,痴痴的盯着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

    自从百里聂现身,洛缨就已经不能动了。

    她娇躯轻轻的颤抖,一双眸子流转说不出的情愫。

    她纤弱的手指头,死死的抓紧了马车车帘,仿若要将这车帘子给生生抓坏揉碎。

    她,她一颗心充满了痛楚。

    长留王殿下!百里聂!

    想不到,他居然这样子护着这个女人,心心念念,如此上心。

    虽然早就知晓,百里聂是对青麟有些不一样的,可这跟亲眼所见,是截然不同的。

    她只瞧着百里聂一身华衣,一如自己六岁时候记忆里那样儿,轻轻的掠来,风华绝代,荡人心魄。却掩在那赤红若水的娇柔身躯之前,为那个女人抵挡下所有的杀机和危险。而百里聂犹自唇角含笑,风姿盈盈,令人怦然而心动。

    那可是洛家贩出来的极具有杀伤力的武器,锋锐凶狠,杀伤力极强。

    百里聂应当是个极聪明的人,懂得躲避危险。

    可是他呢,就是坦荡荡的,毫不避讳的,如此就在那个女人面前,挡着所有的危险。

    纵然百里聂喜欢一个人,可是他也绝对不能这样子的不理智的。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百里聂那般聪慧,怎能由着自己为了一个女人,那样子的,危险。

    要是有谁手一滑,百里聂会怎么样?

    嫉妒啃咬着洛缨的心口,让洛缨可谓是极难受的。

    不错,她是知道,百里聂在意那个女人。可她以为,这不过是一时兴致。

    百里聂,不过当她是个宠,哪里会真正的上心?

    对于那些个庸脂俗粉,百里聂怎么能当真上心?决计不能!

    一瞬间,洛缨打心眼儿里面泛起了酸意,一缕缕的心疼,便是这样儿泛起到了心尖。

    她以为,百里聂和自己是同类。自己的算计,一向都不会错。可是这一次,这个结果却与洛缨想的,可谓很不一样。

    那个男人,本来当真跟自己记忆之中一样,那么好看。

    只不过彼时百里聂是耀眼的美玉,现在却多了几分云雾缭绕的深邃。

    洛缨那一向冷漠如冰的心,甚至不由得轻轻一颤。

    恍若,竟似忽而泛起了暖融融的味道,烘托得娇颜一红。她原本是个极冷清的人,冰雪铸造,无情无心。可是现在,洛缨竟当真如十多岁的少女,生出了缕缕一样心思,那种奇异的感觉,爬上了洛缨的心房,却与六岁时候瞧见百里聂的感觉截然不同。

    毕竟,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儿,再怎么早熟,也不懂得男女之事的。那时候,百里聂之于她,不过是团灿烂的烟火,好看的玩具。自己个儿眼巴巴的瞧着,生出几许心动。只不过这个玩具,是洛缨那时候得不到的。从小到大,她要什么玩具就有玩具,唯独长留王百里聂,是遥不可及。

    甚至沿途,洛缨嫉妒青麟,也有异于寻常醋意。她只是觉得,百里聂应当是属于自己个儿的,出于占有欲,她绝不乐意别的人分薄自己的东西。洛缨的东西,就算是一枚发钗,一件衣衫,可都是她独有的。属于她的东西,又哪里能分去和别的人。

    可是现在,她这样子冷血冷情的小怪物。

    只看了百里聂一面,顿时好似有了人类的感觉。她的脸颊,顿时泛起了娇艳的红晕,一瞬间,她恨透了青麟。那股子的恨意,比之前浓郁上了百倍千倍,强得好似洛缨这样子善于自制的人,也是不能容忍了。

    什么海陵青麟,太恶心了!为什么人世间,居然有她这样儿的存在。

    去死,去死,给她去死!

    洛缨死死的捏紧了手掌,面颊生生流转了一缕扭曲。

    “小姐,你,你仔细一下自己的身子。”

    含舒嗓音有些惊恐。

    她看到了洛缨娇嫩的皮肤,生生勒伤,生出了血痕。

    含舒不由得心疼,可是,又有些害怕。

    毕竟,如今洛缨脸上的神色,实在是太有些可怕了。

    小姐,小姐平时不是这个样儿的啊。

    毕竟平素洛缨虽然极聪明,可是洛缨待她们这些个下人,一向也是温柔客气。

    含舒对洛缨是敬重,而并不是什么害怕。

    然而洛缨如今洛缨脸上的神色,却是和平时不一样。

    这是洛缨心情极为激荡的时候,她甚至来不及遮掩自己脸上那有几分扭曲的面色。

    她撕破了平素温雅的面具,如今露出了几分真实容貌。而那一向服侍洛缨的丫鬟,居然也是瞧着心惊。

    此时此刻,洛缨却来不及去理会区区一个丫鬟。

    她盯着青麟,心绪纷乱,哼,无论如何,青麟一定要死。

    百里聂纵然是十分聪明,可是今日却也是措手不及,未必能将青麟给就走。

    殿下面前的对手,可谓是不容小瞧。至少豫王百里炎,那是个十分可怕的人,而且这一次,百里炎可谓是有备而来,绝不会轻易就放走了谁了去。

    就算是百里聂,洛缨也是不信他能保住青麟。

    洛缨狠狠的咬紧了唇瓣,将那娇嫩的唇瓣都好似咬破了一般,不自禁的透出了缕缕腥甜的血腥味儿。

    她那一双眸子,焕发着狠意,青麟要死,一定要死!

    她盯着百里聂,如果百里聂发觉维护青麟是有性命之忧,大约也是会躲开的。

    哼,百里炎如今,想杀的只是青麟,还没准备去杀百里聂。

    这一点,洛缨是能够笃定的。她有这个本事,瞧得出来。

    洛缨心想,百里聂才不是肯为青麟而死,只不过他也是笃定自己会没有事,故而如此大大方方。她相信,要是殿下知晓救不了青麟,好似百里聂这样子的人,一定是会懂得取舍的。

    当然,百里炎也有可能,当真一时糊涂,想要发疯,想要害死百里聂。

    可是百里炎他敢!洛缨发誓,要是百里炎胆敢伤害百里聂一点半点,就算是一根头发,自己一定会让百里炎去死,而且还死得十分凄惨。

    再次见到了百里聂,洛缨可谓是彻彻底底的,被百里聂所俘虏了。

    然而她和百里聂都猜对了,至少此刻,百里炎是不想杀百里聂的。

    不为别的,百里炎目前还不想跟他父皇扯破脸。

    虽然战争开始时候,百里炎已然是将龙胤的皇位看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可是现在还不是那等撕破了脸的时候。

    百里炎叹了口气,样儿却也是禁不住柔和了许多。

    “长留王,今日你当真不肯信,这女人是海陵逆贼。”

    哼,他有的是法子,缠住百里聂,杀死青麟。

    百里聂虽然留下一命,可是三军跟前,众目睽睽,他也名誉扫地,成为彻头彻尾的糊涂蛋。

    百里聂就算满腹算计,凭什么跟自己来争?至少在锦州,自己已经是赢定了。

    百里聂的唇角,浮起了一缕涟涟笑容:“皇兄说哪里话,从小到大,我都是与你肝胆相照,心意相同。我们两个,可谓是龙胤皇族最投契的兄弟。”

    也是龙胤皇族最黑心肝的一对兄弟,曾经合作时候,两个人内心都不由得想到过,也许以后会跟这个人斗得不死不休。

    “故而,你说的话儿,作为弟弟,自然也是相信的。”

    百里聂说得那样儿的坦诚,落在了百里炎的眼中,却也是简直虚伪得令人作呕。

    “豫王误会了,其实我早就知晓,她便是海陵之人,她就是海陵飞将军青麟!”

    连百里聂也说她是青麟,众人也是不觉一惊!

    飞将军青麟?这个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她这个海陵的勇者,可谓是名扬天下,最后也是死得凄惨无比。

    想不到,如今两位龙胤的王爷居然说她没有死,还说她是眼前女人。

    青麟耳边,听着百里聂缓缓言语:“事到如今,青麟,你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吧。”

    青麟盯着眼前男人的背影,百里聂的容貌,也许与青麟记忆之中的白羽奴可谓是截然不同。可如今眼前这道背影,却与记忆之中的渐渐重叠在一起。

    多少次,这个男人,就这样儿站在自己面前。

    而自己看到了这道背影,莫名也是生出了几许的安心的感觉。

    不错,就是安心的感觉。

    就好似那一日在皇宫,对方一身赤红的衣衫,自己所看到的也是百里聂的背影。

    她不知道百里聂心里想什么,如今又想要做什么。

    可是青麟却知晓,自己是打心眼信任这个男人的。

    纵然没有原谅他,却是信任他的。

    故而百里聂这样子说,青麟顺从了他的吩咐,轻轻的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