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47 王府宅斗

时间:2018-05-16作者:水灵妖十二

    摔倒在地的那一刻,甚至洛缨这等工于心计的人,也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

    那一身锦绣衣衫,沾染了泥土,梳理整齐的青丝也不觉已然纷乱。

    这突如其来之势,竟让洛缨这等人都脑子略略空白。

    她头无意识的侧了侧,然后咚的一声,那珍贵无比的紫玉钗,便顿时从洛缨已然松开了的发髻之上生生脱落,咚的落在地上。

    一下子,却也是硬生生的摔成了两截。

    那万金难买的紫玉钗,那钗身透出了玉髓,阳光下隐隐生辉,更增美态。

    然而没想到,竟然就这样儿给硬生生的摔碎了——

    洛缨茫然抬头,下意识间要伸出娇嫩双手,整理自己的衣衫。

    却手掌顿时顿住了——

    只见自己双手也是沾满了泥土,煞是脏污。

    百里聂,百里聂可都看到了啊!

    她蓦然抬头,目光逡巡,想要去见百里聂。

    可入目,城头上却空无一人,已无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

    殿下,你到哪里去了?

    都这个时候了,洛缨终于像个小孩子,双眸含泪,说不尽的委屈。

    她千般准备,万般费心。所求的,无非是那男人天神般的温柔一顾。

    明明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可哪里能想得到,居然被区区一巴掌毁了去。

    衣衫儿也脏了,发钗也掉了。

    那精心准备的,令人心动的初遇,也被生生毁了去,落在了地上,硬生生的摔了个粉碎。

    她容色沉了沉,终于盯着眼前女子。

    盯着这个毁去了自己所有精心准备的可恶女人。

    一身绿衣,面容清秀。

    洛缨无需对方亲口说什么,已然知晓了这毁去自己一切的老女人身份!

    豫王府的靳绿薄,也是墨夷七秀之意。

    算来,也似算得上豫王府要紧的女人。

    洛缨也瞧过她资料,知晓有这么一个人。

    她如今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生气,气得一阵子胸口疼。

    她真的也就想不到,自己人生之中最要紧的浪漫初遇,居然是会被靳绿薄这样子一个小卒子生生的毁了去。

    她自然知道靳绿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甚至那范蕊娘,都是靳绿薄故意设计。其目的,不过是不想任何一个女人接近豫王百里炎。甚至对着那化名为元月砂的青麟,靳绿薄也是诸多留难,耍了许多手腕。

    洛缨当然不会上靳绿薄的当,更有资本跟靳绿薄斗,她又不是范蕊娘那样儿的蠢物。而说到心机,靳绿薄才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可是,洛缨怎么也没想到,靳绿薄居然会当众动手。

    哼,这女人从前虽发疯也似的迷恋豫王百里炎,可好歹总算是知晓些个分寸。

    纵然使这么些个手段,也暗里使,怎么会好似泼妇一样,这样儿的扑过来?

    洛缨怎么想,都是想不通透。

    正因为想不通透,故而方才挨了打。

    洛缨生生憋着一口气,死死的垂下头去。

    她不能抬头,只因为自己个儿如今双眸都是极浓郁恨火,以她定力竟似压不下去。

    只想要,让眼前这个女人去死!

    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这个样子,绝对不能!

    耳边,却听到了靳绿薄极为尖酸嗓音:“王爷之令,洛家的人居然违逆不遵,小小一个丫鬟都如此冲撞,岂不是没将豫王殿下放在眼里。”

    她极为阴冷的盯着眼前纤弱的身影,狐媚子,也不过是稍稍有几分的紫色,便这样儿妖娆。做出了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究竟是为了勾引谁去?

    怎么样,自己也是要给洛缨些许苦头吃。

    “如今我等正与东海打战,大敌当前,你却浑身锦绣,衣衫精巧,首饰华贵。全无半点,为国之心!就算抬来给豫王暖床,也太瞧得上自己个儿。”

    靳绿薄的唇角,凝聚着那么一缕嗤笑,眼中凉意却好似不断的攀升。

    那丫鬟,居然还大庭广众之下,说什么这家小姐是豫王的女人。

    甚至那么些个兵卒,一个个的,也是不自禁的心生惶恐。

    可能,还当真有些怕洛缨。

    可真将这个草鸡,当成要飞天的凤凰了,一个个眼珠子,跟瞎了也似。

    她盯着眼前纤弱的身影,说不出的厌憎。眼前这道身影,和记忆之中的某道身影融合在一起。那元二小姐元月砂,也是这般温温柔柔怯生的。有那么一刻,她都禁不住为之心忖,也许因为豫王没将那昭华县主弄上手,故而又挑中这个洛缨代替。

    可元月砂虽然可恨,靳绿薄不得不承认她还有那么些许聪慧。这洛缨又算得上什么?商女出身,一来就成为了百里炎的女人。这么多年来,自己辛辛苦苦的,熬得年纪都大了,却不能得到百里炎的垂顾。这么一个下贱出身,并且年轻轻轻的妙龄女郎,居然当真给百里炎来暖床。

    为什么,百里炎居然是对自己这样子的狠心?

    靳绿薄微微有些恍惚。自己当年也是俏丽容貌,并且一片真心,一心一意。可百里炎不肯接受自己,让自己个儿熬得个黄花凉,却接手这样子清纯如水的美丽少女。

    以前百里炎不屑女色,可是偏生如今身边的女人却是一个又一个。

    走了一个元月砂,居然还有了一个洛缨。

    这些日子,绿薄的心就好似被刀子在扎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她盯着洛缨雪白的脸颊,瞧着那娇嫩肌肤硬生生的多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靳绿薄的内心蓦然浮起了浓浓的快意。

    叫这小蹄子千娇百媚,在自己个儿面前做妖。

    娇滴滴的样儿给谁看?一巴掌这样子打了下去,还不是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贱人,大约也想着先声夺人,一来锦州城就造势,留个好印象。

    绿薄就是故意的,一巴掌抽打下去,让洛缨什么脸都没有了。

    只不过,她虽然猜中了洛缨心思,却不知道洛缨这份做作是给百里聂看的。

    洛缨垂头咬牙,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将胸中的怒火一点点儿的,生生的这样儿给压下去。

    耳边,却听到靳绿薄恭顺言语:“殿下!”

    殿下?洛缨心内一惊,有些急不可耐的抬头。

    她凌乱的发丝遮掩住面孔,而那一双眸子透过发丝凝望过去。

    果真是百里聂!

    他已然是从城墙那处下来,和青麟联袂而至。

    不过洛缨自然自动忽略了青麟,贪婪的盯着百里聂,眼睛里面也只有百里聂一个人。

    男人的容貌一如做梦时候梦见的那般俊美,近看,更禁不住有些一股子令人心悸的韵味。

    洛缨也不自禁的盯着瞧,怎么瞧都瞧不够。

    仿佛自己个儿就这样子做了一梦,而那梦中男子就这样子盈盈走到了自己跟前。

    然后,那个男人就瞧着自己,与自己四目相望。

    一切竟有些跟自己刚才预期的剧本差不多。

    只不过,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百里聂唇瓣动动,想要笑,却强忍笑。

    然后,他就不动声色的转过头去。

    洛缨也想要笑,她胸中充满了怒火,简直想要自嘲。百里聂当然会想笑,就算是自己,瞧见别人这种极狼狈的样子,也是会觉得可笑——

    她双眸蓄满了泪水,眼前的景色也是有些模糊,看着百里聂与那道娇红的身影扬长而去。

    而这几分泪水,却平添了几分真心实意的味道。

    今日那海陵青麟,惊艳全程,可是自己,却是一身脏污。

    凭什么!到底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

    她耳边却听着绿薄凉丝丝的嗓音:“阿缨还是将你的泪水这样子收一收,这幅楚楚可怜的姿态,长留王殿下也见识得多了,只怕也不会为你出头。就算是豫王殿下,也不会挑一挑眉头。”

    做出这幅怯生生的样儿给谁看?不就是存心不良,让别人瞧一瞧,自己个儿是怎么样欺辱了个娇滴滴的粉团也似的小姑娘?

    好!好!还当真是会做戏。

    可惜,豫王殿下那样儿的人,骄傲锋锐,却是最不习惯哄小姑娘。

    殿下日理万机,许多事情要做,就算床上添了个宠,也只盼望是知情识趣,用来解闷的。

    这样子疲惫了一天,总需要找个人泻火。

    而洛缨这样子没长大的小姑娘,在这里哭哭啼啼,只会倒尽了百里炎的胃口。

    靳绿薄也侍候了百里炎很久了,自然也是知晓百里炎的胃口。

    百里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她也是心眼儿里面通透。

    故而今日她看似冲动,却是故意的。

    就算豫王最后收了这狐媚子,可是这狐媚子第一天来,可都是要失宠的。

    她慢慢的,将手指头掐着自己手掌心,硬生生的透出了一股子的锐痛。

    靳绿薄知道,自己今日这样子做,百里炎可能是会心里不太痛快。

    可是自己侍候百里炎这么多年了,还是能够小小的作一作。不然从前纵然是安安分分的,也未见百里炎多爱惜珍惜。

    她,她不敢奢求百里炎要了自己,却受不得百里炎跟前有其他女人。

    一抬头,靳绿薄已然窥见了百里炎的身影,顿时不觉盈盈上前,娇声柔语:“殿下,是绿薄一时情切,冒犯了洛家女儿。”

    她盈盈伏在了地上,清秀的面容微微扭曲,竟似生出了一股子难言的狠意。

    不错,如今自己是耍了些个手腕。

    可那又怎么样,自己可是在百里炎面前,耗尽青春。

    靳绿薄赶紧认错,可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百里炎能怎么样,呵斥自己?如此一来,众目睽睽之下,百里炎的女人就可以不用守规矩。绿薄可是知晓,百里炎这些日子为了笼络人心,究竟使了多少的手腕。如果一个美丽的女人,因为是百里炎的暖床货,可以不守规矩,别人眼中的百里炎只会是个好色之徒。

    以百里炎的性子,又如何能忍?

    百里炎也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绿薄那点儿小心眼,他一下子都是瞧出来。

    百里炎也不迂,怎会瞧不出靳绿薄那么点心思。

    他那心里,自然也是有些个不如何痛快的。

    毕竟一直以来,绿薄可谓十分柔顺,就算因为争宠会使一些小绊子,可是绿薄也总归还是事事向着自己。

    无可否认,靳绿薄用得顺手了,还是有些舒坦的。

    想不到,这么个顺手的物件儿,如今还当真有些扎手。

    百里炎向来不大乐意别人要挟于他,故而内心之中竟不自禁的涌动了缕缕的怒火。

    只不过,区区一个靳绿薄也还罢了,虽然合用,也不是一定离不开。

    绿薄是墨夷七秀,当初是绿薄说服墨夷宗支持百里炎。就算是现在,墨夷七秀也是属于百里炎的重要臂助。因为此事,在这要紧时候呵斥处罚靳绿薄,岂不是让墨夷宗之人寒了心肠?

    此时此刻,收买人心,本来就是要紧得紧。

    况且,百里炎纵然薄情,对着绿薄,倒也忽而生出了几许不忍之情。

    这么些年来,靳绿薄也总算是任劳任怨,尽心尽力。

    不但为自己打江山,私宅上下也让绿薄打理得无微不至,更将自己服侍得熨帖有加。

    当初是这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他打心眼瞧不上,却又故意利用。

    如今靳绿薄年岁渐长,始终比不得鲜润花朵,百里炎也没必要沾染要她。

    可再冷情的一个男人,终归还是有几分,惭愧。

    他瞧着绿薄纤弱的背脊,终于放缓了语调:“绿薄,罢了,虽然是擅自行事不过也无甚大错。本王命令,自然也是一视同仁。”

    洛家的丫鬟含舒在一边,可是听得呆住了。

    含舒以为百里炎到了这儿,必定也是会偏帮自家小姐的。洛缨如花似玉,如此姿容。而且,洛缨还是年轻可人的女孩子。没想到百里炎固然是来了,却是冷冷淡淡,不解温柔,连句好听的话儿都舍不得说一句。

    含舒呆了呆,见惯了自家小姐无论去哪儿,都是受人追捧,她如今自然也是惊讶恼怒。

    只不过百里炎浑身上下,就这样子透出了一股子冰寒锋锐之气。

    那股子上位者的气概,可谓是极压迫人的。

    含舒不知怎的,见到了百里炎,那内心顿时颇生惧意。

    有些个话儿,也不敢说。

    可含舒仍然是打心眼儿里面愤愤不平的。

    就是不知晓豫王吃错了什么药,不帮自家小姐,却帮那个极凶狠的老女人。

    而含舒脸上的神色,落入了绿薄的眼里,绿薄心里蓦然讽刺笑了笑。

    这死丫头,看着就是个骄纵的,便是身边的丫鬟,也那么一股子极为招摇的味儿。

    看着,也不像是个好的。

    今日百里炎没有帮她,料想这个娇滴滴的姑娘,必定也是满腹委屈,十二分的不欢喜。

    她自会容貌含嗔,流转几许委屈,撒娇弄痴,只盼能动摇百里炎的铁石心肠。

    可这却毫无用处,并不能丝毫动摇百里炎的冷锐心肝儿。

    只怕非但不能引动百里炎的怜惜,还会惹来百里炎的厌恶。

    绿薄服侍了百里炎多年,自然也是清楚百里炎的秉性的。

    百里炎是什么样儿的性子,她定也是比旁人要清楚些个。

    一切正如自己所料,这个洛缨脚还没踏进门,只恐已然惹动了百里炎的厌憎了。

    千里迢迢抬到了这儿了,这娇弱女子怕是连百里炎那软床的边儿都是摸不着。

    而此时此刻,百里炎的目光,也终于落在了洛缨身上了。

    他瞧着这道纤弱的身影,蓦然有些不喜。

    这样子柔弱的身形,勾勒起了百里炎并不如何愉悦的回忆。

    哼,海陵青麟!曾经也是那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

    可她就凭着这么一副极柔弱的样儿,居然就欺骗了自己,将他这个权倾天下的豫王殿下耍弄得团团转。更不用说自己难得对她推心置腹,可她自始至终,都不过是心存欺骗而已。

    他虽并不如何知晓洛缨的秉性,然而打心眼儿里面并不感兴趣。其实纳了这个洛家女儿,也不过是为了笼络洛家。而且,免得这些个锦州豪强,给自己塞女人。

    对于百里炎而言,洛家之女,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百里炎慢慢的压下去心底的那股子厌恶,心中一股子不耐之情,却也是渐渐的攀升,这样子的涌上心头。

    今日被百里聂这个混账搅得心烦意乱,百里炎心里头本来就有火。

    没想到靳绿薄居然还有心思争风吃醋,居然有能耐在大街之上,闹腾出这么一场桃色纠纷。这些女人,可当真不上心,无事生非,总是不肯让男人顺心。绿薄已经算是懂事了,可是这个时候仍然会闹。百里炎讨厌这样子的女人,他总不免觉得,这些女人就好似他的第一任妻杨温一样,可当真令自己个儿讨厌,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好生厌恶。

    这洛缨也是无妄之灾,想来内心之中,也是颇多委屈。

    可是,那又如何?于百里炎而言,他可是无甚心思,去哄一个小姑娘。

    他冷冷淡淡的说道:“你也起来吧,下次这一身衣衫,不必如此华贵了。”

    虽然绿薄故意挑衅,可是百里炎也是瞧洛缨不顺眼。

    出身卑微,商人之女而已,况且这一身打扮,委实太华贵。

    不过他根本不知道,洛缨这一身打扮,是给百里聂看的。

    若是百里炎知晓了,只怕也是会更加恼恨动怒,生气非常。

    洛缨这时候,却轻轻的抬起头,露出了俏生生的脸颊,煞是娇润无双。

    她容貌极为秀气,又极为甜美,一双大眼睛,流转了温柔的光彩。

    那双眼睛,虽然也是有那么点泪水珠子,却掩不住极为热切的仰慕之色。

    她发丝虽然是有些乱糟糟,可那张小脸,骤然这样子抬起来,却极为赏心悦目。只让人不由得觉得,好似夏天吃了一口脆生生的甜瓜,十分爽脆可口。原本就算是满腔怒火,那也是尽数都是生生压下来了。

    洛缨有几分慌乱,言语却有几分羞涩腼腆:“殿下,是我不好,我考虑不周。我,我想着第一次见你,难免——”

    她话儿虽然没说完,脸蛋却也是已经红了。只看她如今这样子,分明也是个极仰慕百里炎的娇羞少女,又哪里有一丝一毫冰冷阴森。

    “阿缨在家里,一向也喜爱简简单单,并不需要多少金贵首饰。阿缨以为第一次见要紧的人,要好生打扮,显出自己重视的心思。可没想到,一时糊涂。阿缨愿将这些首饰衣衫都折价卖了。”

    她年纪尚轻,容貌又眉,眉宇间还有一股子的天真味道,却是如此的体贴细致,明晓事理。洛缨非但没有闹,还赶着上着认错,姿态温柔,态度恳切。便算是铁石心肠,也难以厌憎于她。更不必提,洛缨脸颊还有着红红的巴掌印,可她却只字未提。

    百里炎本来今日心情极为郁郁,也无甚心思。让洛缨这样子妙语一讲,通身的怒火却也是消了消。他看着洛缨,见她虽然衣衫凌乱,却容貌颇美。百里炎心里想,总归还是听话柔顺,不需要怎么去哄的。洛家果真会讨好人,送来的是温柔解语花,不是什么闹幺蛾子的娇滴滴女娃儿。

    洛缨眼中浓郁的崇拜,百里炎虽不全相信,可到底生出几许舒坦。他觉得洛缨年纪小,就算是演戏,有些也是演不出来的。看来,一多半就是洛家这样故意调教出来,让男人受用的。

    在百里炎眼中,洛缨是洛家精心栽培的绝妙商品。

    他容色和缓了几许,不觉对洛缨轻语:“你先回府去吧,好好休息。”

    百里炎也没说多温存的话儿,可洛缨却顿时透出了一副喜不自胜的神色,仿佛给予了她莫大的恩赐。

    她脸颊红晕深了深,娇滴滴的应了一声是。

    她瞧了瞧百里炎,然后害羞也似的,飞快的别过脸蛋。

    而这一切,却也是都让绿薄瞧在了眼里,绿薄气得浑身发抖。

    狐媚!这个女人根本就是狐媚!

    想不到小小年纪,心思居然是这样子的重,手腕也是这样子的狠,对付男人的招数也是这么多。

    这么小,居然就这么会勾引男人了,都想不出,她居然是这样子的贱。

    她一番手腕,精心准备,可不就是为了给这个洛缨一个下马威。不就是打算,洛缨还未进门,就已然在百里炎跟前失宠了去。可是没想到,这小蹄子居然是如此应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