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28 王爷套路深

时间:2018-05-17作者:水灵妖十二

    哼,她是了解百里炎的,只要洛缨稍稍流露些许怨怼之色,百里炎必定也是会十分嫌弃,厌恶之极!又如何会,再留下这个洛缨。只怕会打发远些,并不愿意再看她了。

    就在刚刚,绿薄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然是成功了的。

    她已然顺利将洛缨这个小蹄子给死死的压住,让她也是根本都翻不了身。

    可现在,绿薄却忽而生出了一缕说不出的感觉。

    那种感觉,她很久很久没有过了。

    那是一种害怕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将百里炎看成自己的东西,绝对不容许别人接近。

    范蕊娘沦为笑柄,这不过是绿薄诸多杰作之中的一个人。

    毕竟以百里炎的身份,想要扑过来的姑娘,也是不知晓多少。

    那些个不要脸的贱人,绿薄一个个除之时候,却也是未见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她所用的手段,更谈不上如何光彩,甚至有些还令人作呕。

    这么多年来,绿薄一直都将百里炎视为自己的禁脔。

    任何胆敢亲近百里炎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百里炎肆无忌惮的伤害他,绿薄不敢去怪百里聂,却是伤害那些无辜的女人。

    在绿薄眼里,这些贱人都是活该。

    当然,绿薄也有对付不了的女人,那个昭华县主元月砂。那个女人很聪明,而且手腕很厉害,心机很深。

    绿薄虽然气疯了,不过她内心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元月砂其实并不如何热衷和百里炎在一起。

    这虽然没有什么根据,却是女人的一个直觉。

    然而如今,绿薄内心之中,恍恍惚惚的,却忽而有了另一个直觉。

    那就是,危险的感觉。

    她瞧着洛缨,看着洛缨轻轻整理的发丝,将自己模样儿弄得整齐些。

    然后,这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就忽而侧头,看着靳绿薄。

    没有眸露恨意,也没有什么挑衅的举动。

    那苍白秀气的美丽脸孔之上,一瞬黑漆漆的眼珠子,凝视着绿薄。

    不过片刻,洛缨就收敛了目光。

    可就在刚刚那一瞬间,绿薄内心顿时升起了莫可名状的寒意!

    绿薄算是个习武之人,有时候,习武之人某些方面比别的人要强。

    这洛家的女儿,顶着一张好秀气的脸蛋,讨得百里炎欢喜。

    可是,可是,却绝对瞒不过她靳绿薄。

    这个小姑娘,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毒蛇!

    洛缨却垂下头,眼神之中的火热仰慕,甜美可人,顿时也是消失无踪了。

    她冷冷的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拂过了自己锦绣裙摆。

    她那秀润的唇瓣,蓦然浮起了凉丝丝的冷笑。

    靳绿薄,你实在太可恨了。

    你这个老女人,为什么要对我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呢?

    我的长留王殿下,今天可是笑话我了啊。

    这样子的屈辱,她一生一世,都是绝对不会忘记了。

    她知道自己花费了多少心血?她可知道自己对百里聂多痴心?

    你喜欢豫王百里炎?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洛缨心里冷嗖嗖的想,本来,阿缨是个大度的人。

    就算你抽我一个耳光,阿缨也只是会想个法子要了你这条贱命。

    阿缨一向很有气量,纵然亲手弄死你,我通常一点儿都不会生气的。

    可是你怎么都不应该,在我最最心爱的百里聂面前动手打了我,毁了我跟他的第一次见面啊。

    他,他居然在笑我。

    想到了这儿,洛缨遏制不住,身躯禁不住轻轻的发抖。

    那心尖尖,仿若浮起了如水寒意。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将你加在我身上种种羞辱,加倍奉还。

    你不是喜爱百里炎?我便让百里炎亲手处置,送你归西。

    我要你,心疼如搅,受尽折磨,死得很是凄惨。

    就算简简单单的杀了你,也是难消我心头之恨!

    许是这样子,我自己个儿心里面,方才会有些许的舒坦!

    那如水寒意,便这样儿,一缕缕的泛起在洛缨的心头,让洛缨竟似禁不住笑了笑。

    锦州城的阳光,却不觉轻柔的滑落于洛缨的脸蛋之上,少女幽深的瞳孔,竟似瞧不见底。

    洛缨任由眼底,一缕缕寒水也似的光彩轻盈的泛开。

    她蓦然,却禁不住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一股子盈盈的寒气,却轻轻的掩入洛缨的眸中。

    而百里炎,也不怎么理睬绿薄,扬长而去。

    绿薄的手段,百里炎也不是瞧不出来。

    他没跟绿薄计较,已经是很是宽宏。

    绿薄也知晓百里炎的心思,这一切她原本也是算得到的,可内心到底禁不住微微有些凉意。

    百里炎已然远去了,一旁,却有那一片温润的手掌,轻轻的将绿薄扶起来,拂去了她身上的尘埃。

    “靳姐姐,豫王已然离去了,快些起来吧。”

    说话的女郎,文雅清秀,虽不过是中上之姿,瞧着也令人觉得十分的舒坦。

    锦州城这些贵女之中,就要属这个刘凤君最会做人了。

    遥想当初,锦州城这么一堆红粉娇娥之中,就要属文纤雪和刘凤君最出挑。

    其实无论是容貌、才学、家世,文纤雪都是胜过刘凤君的。

    然而两个人能差不多声势,刘凤君居然未曾被文纤雪给压下去。

    这靠的,就是会做人。

    刘凤君就是有本事,一言一行,令人觉得十分的舒坦,都说到人家心坎儿里面去。

    如今文纤雪已经滚去给百里聂做丫鬟了,刘凤君犹自屹立不倒。

    不但这样子,刘凤君还与来到锦州城的靳绿薄交好。

    论来,刘凤君还跟靳绿薄有那么点儿亲戚关系的。

    刘家一个表姐,曾嫁给靳家一个庶子。

    就靠着那么点关系,刘凤君就和绿薄搭上了话儿,关系还日益亲近下来。

    刘凤君言语低低:“这商户女儿,果真不是个好的,瞧来也是会争宠的。”

    “其实,也怪不着姐姐输给她。人家打小栽培做瘦马的,一心一意的勾引男人。说是洛家女儿,还不知道是什么血统。这商户家里,就是乱,说不定就是养的歌姬。要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至少是知晓廉耻的,多多少少,会收敛一二。至少,不会学她们将姿态放在尘埃里。”

    “只怕以后,他就会在豫王耳边吹枕头风。这男人,外头再如何的厉害,看着也明白事理。可谁知晓,私底下会怎么样?只怕,也受不得温言软语。今日得罪她了,姐姐可是要小心的啊。”

    刘凤君一派关心,流转了几许担切之色。

    “不如,还是去给她赔罪。料来她商女出身,多多少少,也是知晓分寸,知道什么人可以招惹,什么人不可以。一笑泯恩仇,这暖床货色也会拧得清。暂时,且先稳住她,免得她在豫王耳边吹什么耳边风。”

    刘凤君轻轻福了福:“要是姐姐放不下面子,这个丢脸的人,不如让凤君来做。料来,这小丫头也好哄。我带着两件精巧的首饰过去,说几句好话,受她几句酸话。必然能够,让她暂且放下成见。”

    刘凤君姿容柔婉,仿佛当真有心让绿薄跟洛缨和好。

    可她轻轻垂头,眼底却不自禁的流转那一缕幽光。

    绿薄却忽而冷笑,笑容充满了狠意:“向她服软?她也不肯瞧瞧,自己个儿究竟是几斤几两重。凤君,用不着的。”

    她悲凉无比的说道:“我跟随豫王这么多年,要是连个小丫头都斗不过。那么,可真是跟错了人,浪费自己一辈子的青春。”

    旋即,绿薄冷冰冰的说道:“我倒是要跟这小丫头斗一斗。”

    就算东海作乱,锦州生变,那又如何?

    也许这波涛汹涌的一切,于她而言,都是及不上,百里炎的爱情。

    对于她这个女子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

    刘凤君住嘴,干脆什么都没说了。

    绿薄心忖,刘凤君也总归是知趣的。

    一时之间,她也无心应付刘凤君了,顿时也是盈盈而去。

    刘凤君抬头,笑了笑。

    靳绿薄对她还算客气,不过没法子,自己总归要爱惜自己一点儿的。

    不错,她说这些话,就是为了激怒靳绿薄。

    明着看似劝说绿薄低头,可是实则,她知晓靳绿薄心高气傲,会更加动怒。

    绿薄已然是失态了,就好似今日,若是从前,至少绿薄不会当众打人。

    这固然羞辱了洛缨,可是也是会让百里炎没有脸。

    从前绿薄对付那些个接近百里炎的莺莺燕燕,至少也是会用一些隐蔽的办法。

    如今这一切,可都是在长留王殿下的算计之中。

    想到了这儿,刘凤君内心忍不住冷哼一声。

    只怕文纤雪还以为,自己跟她一样,盯上了百里聂了。

    她可能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会被百里聂的谪仙风姿蛊惑。

    不错,刘凤君曾经也恍惚过,可是她究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女人。

    她容貌不是最美,家境也不是最好的,一个靠着揣摩人心长袖善舞的女子,自然是比别的人多些现实。

    所以,她从来没觊觎过百里聂。

    相反,她甘愿成为百里聂的棋子,为了百里聂挑拨绿薄。

    只因为,她想让百里聂为自己做一件事情。

    ------题外话------

    亲爱的们,明天水灵会得到一个很好的推荐,那就是上的限时免费,从明天晚上10点到第二天的10点。所以明天水灵会早点更,不过更了后,明天晚上10点就可以免费看,为期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