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23 只相信你(三更)

时间:2018-05-19作者:水灵妖十二

    就好似,今日自己在城墙之上,自己没有回应的话。

    可是自己心里面,早就有了答案。

    就算恨着百里聂时候,爱同时也是会存在。

    以后的自己,也许会离开,或者根本不会在一起。

    就好像百里聂说的,世事变幻,总是做不得准,做不了数。

    不过,这世上的事情再怎么变幻,自己喜欢的男人,也只有百里聂一个。

    除了百里聂,她根本不会喜欢上别的人。

    谁让他,这样子的特别。而且,还这样子的可恨。

    他,他真是好可恶,可恶得不得了。

    自己就算不想要,百里聂还是硬生生的挤入进来,在她的心里面扎了根。

    自己对感情,是很纯粹的。喜欢的一个人,那么就只会喜欢这么一个人,就会一生一世也不变。

    无需什么可靠的保证,更不必许下长相厮守的承诺。

    只要喜欢上了,那就喜欢上了。

    不必考虑依靠这个男人拥有稳定的后半生,不必理会是否苦涩酸甜,更不必权衡利弊。

    喜欢,那就是喜欢,喜欢和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没有关系的。

    你自己根本都控制不了,控制不了自己喜欢一个根本不喜欢的人,也根本阻止不了自己对一个人的喜欢。

    她,海陵青麟,就是喜欢长留王百里聂。

    喜欢了好久好久,也许一直一直的喜欢他。

    青麟面颊浮起了热度,饶是她一向坚决而冷锐,这一刻自己也是如世间其他女儿一样,双颊含羞,蕴含了几许的羞涩。

    可旋即,青麟坦荡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她不过是表达自己内心真实感受,又有什么可害羞的。

    “我知道,就算你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一生一世——”

    毕竟百里聂满身都是心眼。

    习惯了世事算计。

    虽然对自己很熨帖,很温柔,很好。

    而且还真的非常喜欢自己。

    可是未必就——

    百里聂却急促的打断青麟的话:“我相信!”

    他胸口泛起了一股子的激动欢喜,欢喜得自己个儿胸口都是禁不住微微泛酸了。

    他甚至不觉,伸手轻轻的揽住了青麟的肩头。

    他的话,荡气回肠:“我相信,我相信。”

    青麟一皱眉头,认认真真的说道:“百里聂,我可以允许你相信,没什么一生一世。可是你呀,不允你骗我。我知道你是什么样子的人,可是我是喜欢你的,我知道。”

    “是,是,你知道,你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阿麟,阿麟,你心里最好的人,是苏叶萱那样子的人。我知道,我纵然再如何,其实在你心里,不是你觉得好的人。可是,可是你还是——”

    还是坦坦白白的说,你喜欢我。

    就算,因为我的错失,让你伤痕累累,让你受了那么的苦,让你受尽委屈,让你那么难受。

    而我一开始,却存着相欺之心,无论是容貌还是名字,都是假的。

    是,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人,工于心计,什么都算计。

    你不计较这些,仍然爱我。

    “阿麟,其实我真的不会相信人。我好似就是个怪胎,仿佛生下人就会算计。我比别的人聪明,也是比别的人冷血。就连我的第一个朋友周世澜,都是我挑挑拣拣算计来的。我最亲近的兄长百里炎,于我而言,也不过是相互利用。我母亲早死,父皇虽然宠爱我,可是你可知我对他也没多少父子亲情。我一直以为,我永永远远都会是一个人,不会有什么人,想要真心温柔以待。就算真的真心温柔以待,我也不会当真信她。”

    “可是你知道吗,只要你说的话,每一个字我都是会相信。我都会,认作是真实。这个世上,我只相信你会一生一世,真心爱着我这么一个人。”

    他感觉青麟心里面的阳光,就这样儿的润入了自己的心口,让自己整个人都是不由得变得阳光而明润,令自己心尖发颤。

    “我相信你,真的相信你。”

    “阿麟,你知不知道,你是全世界,最值得爱的女人。”

    “可是,你偏偏爱着我。”

    “有时候我在想,我做了那么多坏心眼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福气。”

    他的手掌慢慢的从青麟的肩头滑下,再次握住了青麟的手掌。

    “阿麟,你也要相信我,我会一生一世的爱你。爱你重于性命,重于名誉,重于江山,重于这天下一切。”

    百里聂捧起了青麟的手掌,轻轻的,吻上了青麟的掌心。

    他的唇瓣虽然比别的人温度低些,可是贴上了青麟手掌心时候,却不自禁的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温热味道。

    那样儿浅浅的温度,顺着青麟的掌心,传递到了青麟的心底,使得青麟的心尖儿蓦然轻轻发颤。

    一股子战栗的韵味,却也是这样子深深的透出了青麟的心口。

    她蓦然垂下头,有些羞涩说道:“我,我会相信你的。”

    她可不会像百里聂一样,会说那么多的花言巧语,说得,让人心里发颤,一阵子的发跳。

    可是,这样子的话,却说得情真意切,并不蕴含半点水分,更不会搀任何的假。

    她,还是会相信百里聂的。

    就如很早很早以前,那个轻轻的站在白羽奴身后的背影,信赖的看着她的白大哥,迷恋的追寻着他的背影,听着他谆谆教导,听着他描绘的理想。

    然后那只海陵的小兽,就无知无觉,被人轻轻的俘虏了那颗心。

    然后她蓦然被拥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之中。

    旋即,男人的唇瓣,却也是轻轻的吻上了青麟的唇。

    先是试探,然后是灼热的亲吻,亲吻纠缠,十分热切而缠绵。

    仿若,要将这四年多心死如灰的冰雪,就这样儿在这灼热的亲吻之中化解。

    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惶恐不安,悲痛莫名,都融化于这样子的热吻。

    阿麟,阿麟,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你没有死,我真的是好开心,真的真的好开心。

    有你在,我才是会相信人性的温暖,感觉到阳光落在了心里。

    我,我是爱着你的。

    如果你没有了,我一生一世都是不会爱上被的人。

    而那花丛之中,偷窥的两个人也渐渐觉得有些尴尬了。

    姜陵吐了一口气,这老狐狸,要不要这么生猛。

    大庭广众之下,居然就这样子抱着青姨这么亲热。

    看得他这样子纯情少年,多不好意思的。

    婉婉的脸蛋也不觉红了红,只不过面颊照例带着面具,那也是并不如何的明显,并不如何能瞧得出来。

    只不过,她留意的重点却并不是百里聂的生猛。

    她反而侧头,看着一边的狐狸崽子。

    百里聂说过了,这辈子只相信青麟一个人。

    那么狐狸崽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呆在长留王久了,人很精灵,又喜欢听八卦。狐狸崽崽的身世,自己也是听过一些。很有点买菜搭一根葱的感觉!

    鬼使神差,婉婉禁不住在想,如果不是为了青麟,殿下是不会收养这个狐狸崽崽。

    更何况,姜陵本来还是百里炎的儿子。

    纵然不是百里聂亲儿子,总归待姜陵不错了,虽然是隔了一层。

    可是殿下终究觉得,这份父子缘分,是不可能一生一世了。

    忽而一股子莫名的伤感,浮起在了婉婉的心头。

    惹得她赶紧轻轻的拍了自己脸颊两下。

    啊啊,自己原本也不是那等多愁善感的人,为什么偏生这样儿想?

    她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觉得自己是胡思乱想,想得多,心思也很奇怪。

    百里聂如今是在跟最心爱的女人互诉衷情,一时间忘掉儿子也是情有可原。更何况,莫非还让百里聂煞风景表示我只相信你一个时候,还加上狐狸崽。

    若是如此,怎样还能有令人感动的效果?

    这男人色字当头说的话,一个字都是不能相信!

    婉婉也是不觉心有戚戚。

    姜陵手指头轻轻比在了唇瓣间,嘘了一声,拉着婉婉走。

    耳边却忽而听到了百里聂的痛呼声音。

    “阿,阿麟!”

    青麟努力嗓音平静,却不自禁的带着一股子羞恼:“刚才,我看到陵少。”

    她脸皮虽然不薄,却也是没厚到这种程度。

    一想到姜陵居然全部都看到,顿时觉得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想来想去,这都要怪百里聂!

    无耻!禽兽!明明一副谪仙般容貌,却在花园里面,这么明晃晃的——

    她已然是拒绝再想下去,红着面孔,扬长而去。

    百里聂感受到重要部位传来的疼痛,心里真是苦闷无比。

    好像,这还不是第一次。

    记得上次,自己被青麟如此击中要害,虽然疼痛却也是无所谓。

    他死里活气,告诉阿陵,反正没准备用,也无所谓的。

    可是现在,他觉得很有所谓。

    他压着痛楚,对着青麟背影沙哑温柔说道:“阿麟,下次对我动手动脚,不要这种地方。否则,以后咱们怎么办。”

    他听到了青麟抽气后咬牙切齿的声音,分明也是恼恨得不得了。

    可百里聂内心也是一阵子的委屈

    难得两情相悦,他也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婉婉听得心惊肉跳,听着青麟未曾提及自己名字,方才悄然松了那么一口气。

    也是没办法,谁让百里聂这样子的人,小心眼,又很会记气。

    自己将他得罪,当真也是不知晓怎么折腾自己。

    旋即,婉婉抬头看着姜陵。

    小心翼翼:“陵少爷,你没事吧。”

    说完,婉婉都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

    也许姜陵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如果莫名其妙问自己问什么,她都不知晓如何的回答。

    然而,她耳边却听到了姜陵温和的嗓音。

    “谢谢你,婉婉。”

    他感觉到婉婉很是关心自己,心里也不觉有些个欢喜。

    “不过,没什么的。其实我早就知道,老聂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就是青姨。当初,就是因为她,所以老聂才收养了我。”

    “但他对我真的很好,很好的,我的心里面也很感激他。”

    “其实,我很少把他当成父亲,有时候,我觉得他是我的一个朋友。其实老聂,真的很寂寞的。有时候,我还觉得他很孤独,很可怜。”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跟百里聂说过,只跟婉婉说。

    就好像那一天,自己翻开了院墙,来到了失魂落魄的百里聂面前,要求他履行一个当爹的责任。

    其实从小到大,姜陵都是个坚强的孩子,骨子里面还有那么一缕桀骜不驯。

    他根本不屑于让任何人豢养,也绝对不会随便认人当爹。

    那时候,他年纪还小,可是已经吃过很多苦了。

    百里聂将他带回去,带到了长留王府。

    这里虽然比姜陵那个狗窝好很多,可是姜陵却是一点儿都不稀罕。

    他是个追求自由的小兽,才不屑于什么锦衣玉食。

    那时候,自己还真以为百里聂是自己亲爹,随便播种后领了自己回来。

    这种不负责任的爹,自己一点儿都不稀罕的。

    本来,那一天,他准备趾高气昂的告诉百里聂,小爷要走,不屑于留在这儿。

    可是那天,他跑到了百里聂的院子里面,见到了这个男人,看到了他的失魂落魄。

    不知道怎么了,他忽而觉得百里聂很可怜。

    他觉得百里聂找回自己,可能就是因为一个人孤零零的,需要自己陪陪他。

    看到这个可怜的老父亲,姜陵忽而就有些心软了。

    总归是自己的爹,毕竟是自己的亲人,那就勉勉强强的,陪着他吧。

    “老聂没办法信任别人一生一世,不是故意的,其实,他也不想的。”

    “只不过——”

    可能那些晦暗的事情,肮脏的事情见得多了,所以开始不相信人心吧。

    不过好在,这个世界上总归有一个人,能让百里聂相信的。

    “以前是我照顾他,现在好了,有青姨接手,就不用我照顾老聂了。”

    “他是得了病,等他病好了,就不会这么作死,以后会信很多很多的东西。然后就会知道儿子多孝顺,他那么难相处我都没有抛弃他。”

    他伸手,轻轻的搂住了婉婉,笑容温柔和爽快。

    就好似他这个年纪的少年,又干净又明媚,神采飞扬,带来一股子温暖人心的味道。

    可他,又有着一股子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婉婉盯着他,蓦然一颗心砰砰的跳,跳得很快,也很厉害。

    她脸蛋之上,渐渐浮起了一股子的热意,心中却也是禁不住在想,要死了要死了。

    都不是第一天认识姜陵了,她一直以为姜陵是自己的好闺蜜。

    可是也不知道哪天开始,有时候自己盯着眼前这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郎,然后内心就会有一丝酸酸甜甜的感觉。

    那种感觉,会让自己个儿脸颊发热,会让自己内心欢喜。

    然后,还有一种好心疼的感觉。

    好想抱住这只狐狸崽崽,烧好多好多的菜给他吃,给他烧鸡汤喝。

    自己真是天生劳碌的命,以前在百里聂这样子的大魔王手下累死累活,被迫也还罢了。

    可是现在,自己个儿的心里面,居然也是禁不住生出那一缕心甘情愿的味道。

    自己,一定是疯掉了。

    不过,谁让这狐狸崽崽,让自己心疼。

    她捧起了姜陵的脸蛋,揉捏了几下。

    “我看是你想太多,你爹在美女面前,当然可劲说些不要钱的好听话,忘记儿子也是理所当然。以后,你有了老婆,你也要这么对她的,知道不知道。”

    姜陵笑眯眯的,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璀璨生辉。

    “好啊,我一定会对自己的小媳妇很好很好的。”

    他蓦然反手捧住了婉婉的脸蛋,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跑得飞快,大笑离开。

    婉婉顿时禁不住狠狠的擦了自己的脸颊一下,嗔怒:“恶心死了,还有口水!”

    不过心里面,那么一点甜甜的味道,却也是悄悄的弥漫上了心头,让婉婉的心里面,禁不住甜丝丝的。

    该死,姜陵这个狐狸崽崽根本不知道自己真长什么样儿,要是自己长得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说话算话。

    从小,她都是被师父养大,学习易容之术。

    她的师父对婉婉千叮咛万嘱咐,无论如何,学习易容之术的人,最要紧的是,不能让别的看看到自己的真面目。

    这是易容者的死穴,是脉门。

    一旦被人看到,那就是失去了所有的魔法,一点用都没有。

    故而从小,她的脸蛋之上,都是各种各样的面具,一向都是不露出自己的真容。

    天长日久,她几乎都是忘记自己是什么样儿了。

    师兄为了讨好苏颖,害死了师父。

    而自己呢,也只能逃跑。

    彼时她年纪还很小,总是改变自己的面容。也因为这样子,她和别的人也没什么长长久久的缘分。总是改变自己身份的人,又怎么可能有着真正的朋友?

    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与她没什么关系,总好似隔了一层也似的。

    后来,她便遇到了风徽征。风徽征是个很特别的人,好似总能看透自己的伪装,瞧破自己的真身。可能因为这样子,自己愿意做风徽征的属下。因为,自己无论有多少张面孔,至少在风徽征眼里,那是同一个人。

    想不到,有这样子本事的人,不仅仅有风徽征,还有百里聂。

    风徽征将她转给百里聂,从此便开启了她在长留王府的苦命日子。

    其实她心里面也是知晓,风徽征是为了她好。毕竟风徽征得罪的人多,仇家也很多。风徽征觉得她是个小女孩儿,故而还是放在百里聂身边好些。

    而只需要呆在长留王府,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了,却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也知道,长留王身边有很多的能人异士,自己不过是其中之一。

    不过就算是在长留王府,她跟别的什么人,其实也是没有太多的交集。

    她仍然是喜欢易容,有很多张面孔。这样子一来,婉婉的内心之中,才会有那么一点儿的安全感。是的,她真的不想跟太多的人有着太亲密的关系。

    熟悉自己的人越多,那就越让婉婉觉得害怕。

    小时候的颠沛流离,勾心斗角,在她的心口也是留下了极为浓烈的伤痕,弄得婉婉有些个心口发疼。

    她到底,不想跟任何人亲近。

    有了一个风徽征,还有一个百里聂,那也是已经足够了。

    如果有多余的别的什么人,她才不稀罕。

    可是这两个人是上司,是老板,或者不如说是她的老师。

    至始至终,婉婉也是没有同龄的朋友和玩伴。

    直到,长留王府的那个陵少爷回来了。

    她根本都不知道,为什么姜陵会有这样子的本事,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个儿这样的认了出来了。明明自己,可谓是掩饰得极好。

    可是姜陵呢,却总是好笑,然后认出自己这个在长留王府的百变丫鬟。

    他觉得自己很有趣,再然后,他们两个人就成为了极为要好的朋友。

    无话不谈!

    如果有机会,他们两个人就会一起做坏事,一起闹腾。

    每次姜陵在外边去,也都会带回来一些,自己喜爱的小玩意儿。

    她觉得,自己跟姜陵在一起很开心。

    想到了这儿,婉婉伸手,轻轻的抚摸过了自己的脸颊。

    她的真面目,其实这世上无人知晓,风徽征和百里聂也不知道。

    其实无论是风徽征还是百里聂,他们若是想要盘根究底,婉婉也是不能隐瞒的。

    可是,这两个男人到底还是没有这么做。

    他们毕竟,还是尊重婉婉的。

    虽然带着面具,婉婉脸颊却忽而不觉浮起了一股子燥热的红晕。

    下一次,等狐狸崽崽回来,说不定自己会心情好,就会洗去了自己所有的伪装,将自己真正的面容给姜陵看。

    也只给姜陵看。

    这辈子,自己的脸,只给姜陵一个男人看。其他的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统统都不可以看。因为,自己只喜欢姜陵,也只相信姜陵一个人。

    她呀,会对狐狸崽崽很好很好的。

    也是会让狐狸崽崽知道,他的未来老婆,可是很漂亮的。

    而此时此刻的军营之中,百里冽的神智却也是模糊的。

    他轻轻的抬头,一双眸子仿若蕴含一股子说不出的茫然,仿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恍惚之色。

    那伤口泛起来的疼楚,却也是仿佛已然继续发炎溃烂,撕裂般的生生疼痛,令人不由得格外难受。

    那一箭,是海陵青麟射的。

    想到了这儿,百里冽的心口,却也是一阵子的抽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