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33 执迷不悟

时间:2018-05-20作者:水灵妖十二

    想到了这儿,百里冽的心口,却也是一阵子的抽疼。

    他一双眸子,蕴含了缕缕的森寒光彩。

    可能自己素来薄情,极少动心动爱。

    故而对那女子的情分,格外的浓郁。

    因为那个女人美丽、聪慧,又如何的神秘,更在烈火之中死死的攥住了自己个儿的手掌。

    可是这一切都是假的!

    百里冽内心不觉泛起了一缕疼痛之意。

    他那手,曾经伤痕累累,不但被刀锋刺破,更被烈火灼伤。

    如今虽然是已经好了些了,可是如今好似犹自能感受到这般痛楚。

    一如那日,十指连心的疼痛。

    他忽而嗤笑了一声,原来到了最后,自己仍然是什么都没有。百里炎只不过当他是颗棋子,恣意摆布,其实并不上心。就好似如今,自己身受重伤,还不是独自舔着伤口。

    别的人,又有谁会真心为自己难受,当真理会自己的死活?

    双手染血,亲手弑父,亲眼看着自己亲娘去死。

    百里冽玉色的脸蛋,竟似禁不住硬生生的有些扭曲。

    他有着极精致的容貌,可仿佛生来已然是被烙下了罪恶的印记,注定此生与那种种污秽为伍。

    正在此刻,这营帐之中却也是有了动静。

    只见姜陵撩开了营帐,轻轻的踏步入内。

    看到这俊美少年的一瞬间,百里冽面色顿时流转了阴郁的怒火,似有说不出的嫉妒和恼恨。

    他嗓音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沙哑:“你来这儿,是做什么。”

    姜陵却笑得没心没肺:“给你送药!”

    百里冽精致面容之上,竟似硬生生的透出了一缕冷漠,嗤笑:“滚!”

    他不需要别人可怜,更不需要这种自以为是的怜悯。

    这让百里冽打心眼里面觉得恶心,怕自己一不小心,会吐出来。

    姜陵啧啧两声,也不在意。

    趁着百里冽虚弱的时候,他干脆按住了百里冽的身子,给他换药,重新包扎。

    百里冽一阵子的气恼,姜陵本来武功都比他好,自己就算不受伤,也绝对不会是姜陵的对手。

    如今纵然挣扎,也不过是徒受屈辱。

    他干脆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内心却是将姜陵恨了通透。

    等到自己伤势痊愈,他会杀了姜陵的,一定会杀了姜陵了。

    蹂躏了自己的自尊,自以为是的施舍。

    更要紧的,也是最要紧的一点。

    凭什么自己人生这样子辛苦,而他却如此的幸福?

    长留王待他,确有真情。

    青麟待他,温柔可亲。

    可是自己呢,却只能被那女人一箭射了个通透。

    他蓦然睁开眼,眼睛里面蕴含了恶毒:“陵少,你如此关怀备至,当真令人觉得感动。只是不知晓为什么,为何要对我关怀备至?这可当真是,令人受宠若惊。算起来,你已经饶了我两次性命。”

    姜陵可真惺惺作态。

    然而姜陵却没一点不好意思:“你也知道,咱们可是兄弟两个。就算你人品不怎么样,我又怎么好兄弟相残。”

    轻描淡写一句话,却好像硬生生的撕开了百里冽心口的伤口,硬生生的流血。

    他都没想到,姜陵随随便便的,都说出了这样子原本不可触摸的事实。

    怎能如此坦白,怎会如此轻巧。

    好似这个可怕的事实,就如同阳光下的灰尘,轻轻的拂过去就是了,根本一点儿也是不需要在意。

    百里冽禁不住死死的攥紧了手掌,硬生生的感觉到了一股子的锐痛。

    是,自己人品不怎么样,怎么好似你这样子,人生都是一片阳光,一片柔顺和坦诚?

    可是这样子的正大光明。

    可是,你配活得这样儿的坦然吗?

    百里冽眼中那一缕污黑之意,却也是未曾稍减。

    “好!”他嗓音沙哑,充满了讽刺之意:“可是姜陵,你可知晓你亲爹是谁?”

    他就不信,百里聂连这个都告诉姜陵。

    必定是会瞒得死死的,生怕姜陵知晓了,受到那莫大的打击。

    反正,百里炎自认是污点,也绝对不会跟姜陵相认了。

    所以自然,姜陵绝对不会知晓,他是个何等污秽之物,下贱东西。

    正因为他的出生,才会死那么多人,甚至连他的娘,也就是苏叶萱,都是因为这个孽种而死的!

    不过,这个秘密,纵然长留王府的人小心翼翼的遮掩,可是自己却偏偏要撕破。

    他就见不得姜陵过得好,要让姜陵觉得痛苦。

    他就是这样子恶毒,自己破破烂烂的,看到别人精致又完整的玩意儿,那么自己必定也是要将那物件儿拿过来,狠狠摔碎。

    摔碎一件精巧的东西,自己内心也是有一股子快感,虽然自己并不能从中得到什么。

    谁想,姜陵却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豫王百里炎。”

    “当年,娘是被他侮辱的。后来他为了遮掩这件事情,死了很多很多的人,然后青姨才会来京城复仇。”

    他又不傻,为什么能不知道呢?

    百里冽目瞪口呆的看着姜陵,都没想到,姜陵居然是如此轻轻巧巧的说出来。

    他不甘心,心中污黑的怒火顿时也是喷涌而出:“那你知道,因为你死了多少人了,你害死了多少人?海陵苏家,都是因为灭掉的。还有百里炎,你以为他将你当儿子?可笑之极,你别以为有这么个爹能谋得什么荣华富贵,没有可能。他只将你看成垃圾,人生污点。他宁可认百里昕那样子的蠢物,也是绝对不会认你这样子的孽种。你是他的污点,是他人生污秽!”

    “拜托,海陵被灭,是因为百里炎不是个好人,我是个受害者呢,为什么要内疚。况且亲爹又如何,我根本都不在意他。他这辈子,也没有为我做过什么,只不过因为他污辱了一个可怜的女人,还要我为了他牵肠挂肚?为什么要为这种无聊的男人惩罚自己,我自己要过得开心又快乐。我伤心也好,不伤心也好,他那种人,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说他不在意伦常,他都认了。

    当初以为百里聂是他亲爹,他也不觉得一定要父慈子孝。

    他认同百里聂,是因为百里聂这个人,而根本不是什么血脉关系。

    百里冽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少年郎,姜陵脸上虽然笑眯眯,可是一双眸子深处,也好似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淡漠。

    他手掌轻轻的发抖,旋即手指头一根根的松开。

    伤口的痛楚让百里冽一阵子的脆弱,泪水不可遏制的顺着脸颊轻轻的滑落。

    “那就是我的运气,始终没别的人好。为什么你可以待在百里聂身边,而我却要留在宣王府,面对赫连清那个妖妇?我要处处隐忍,事事小心,稍不谨慎,就会连性命都没有了。不但如此,我还要面对满京城的流言蜚语,说我亲娘是个**荡妇,背夫偷汉。我恨她,恨她什么都没有留给我,只给我这样子的屈辱。百里聂,他既然可以为了海陵青麟,收你做儿子,为什么这样子对待我。难道,我不是苏叶萱的儿子?”

    姜陵叹了口气:“其实,其实老聂也有关照于你。”

    “是,他是关照于我。若非他关照,风徽征那样子高洁若雪的人,怎么会收我做弟子?小时候,我真的很感激他。可是长大了,我才知道,他根本是受人所托,根本都是看不上我。如果没有长留王殿下拜托,他根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风徽征,他根本对我毫无情意。他该死,该死!”

    百里冽一双眸子通红,恨透了风徽征了。

    姜陵也没办法反驳对不对,没有百里聂,风徽征也不会多瞧自己一眼。

    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这么虚伪,将自己留在了泥坑里面,却偏生要求自己是个品德高尚,衣不沾血的人。他们不觉得这样子,自己很是为难?

    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个可怜的小孩子掉入了泥潭,却在岸边看着自己嗤笑,嫌弃自己不干净。

    他们为什么不好好的照顾自己,让他从小受苦,不信任任何人。他只能工于心计,谄媚百里昕,以求自保。

    骨气是什么东西?他有资格拥有吗?

    “你也别这么想,老聂和青姨,他们也很辛苦啊,也有许多自己的烦劳。然后,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如果他们能随心所欲,一定不会舍得让你吃苦头。阿冽,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这个哥哥的。”

    姜陵忍不住安慰。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百里冽很是可怜。

    可是,这世上每个人都活得很辛苦的。

    长留王百里聂,貌若谪仙,尊贵非凡。

    可是他还不是以为失去了挚爱,被人出卖,浑浑噩噩行尸走肉四年。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最要紧的,是珍惜现在啊。

    “好不容易在一起,他们在一起了?他们居然在一起?”

    百里冽的重点却绝对与姜陵所希望的不一样。

    他那冷冰冰的眸子闪动了玉色的光芒,宛如最上等的玉石,却并不蕴含任何人类情绪。

    如今这玉石般的眸子,却染上了一层灼热之色,疯狂而凶猛。

    仿若,要将这世间一切熊熊燃烧殆尽。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当真是属于百里聂了?

    就算青麟出卖了他,伤残了他的身躯,惹得他伤心欲绝。

    就算如今,自己身躯的箭伤还隐隐作痛。

    可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放弃那个女人啊。

    自从她伸出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在全世界放弃自己时候,将自己从火堆里面拉出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内心,就已然发誓。这个女人,是只能属于自己的啊。

    可是没想到,今日她却顺了百里聂!

    他内心感受到了一阵子的绝望,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自己想要的东西,总是得不到,总是被别的人抢走呢?

    从前他以为元月砂喜爱荣华富贵,故而告诉元月砂,就算元月砂因为荣华富贵嫁给了别的人,可是终归属于自己的。

    可惜不是的,这个女人不爱荣华富贵,她重情重义,她必定是跟百里聂真心相爱,才会顺了这个男人。就好像她为了苏叶萱,吃了那么多苦,为了一个死人,却心心念念报仇。甚至连自己,因为自己个儿是苏叶萱的血脉,居然也都是被她如此相救,不惜身陷火海。到头来,自己还不是仗着那么点苏叶萱的血脉,才能被她轻轻的瞧一瞧。

    她,她喜欢了百里聂,既然是真爱了,一定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一股子名为嫉妒的心绪,却也是如此啃咬着百里冽的心房。

    他之前也转醒过,顾不得自己身受重伤,张口就问青麟的情况。

    那个时候,自己个儿是多怕啊。就算那个女人伤害了自己,他也是舍不得青麟死。无论如何,这个女人是属于自己的,怎么样都是需要好好的活下去的。

    不错,青麟是活下来了,他也是知晓这个女人是怎么活下来。

    长留王,英雄救美,是多么的威风,多么的耀眼!

    这才是真正的漂亮,当真将自己比到了泥土里面去了。

    不像自己,如此可笑,以为杀了个婢女,就能救下青麟。

    谁想人家根本就不领情,也不觉得自己有用。

    可能在青麟眼里,自己根本就是个无用之人!

    “你也别怪青姨射伤你,其实她是为了你好的。百里炎根本就已经动了杀心,无论湘染死了还是活着,他都一定是会下手的。她这样儿,其实是保护你。”

    姜陵觉得误会还是要说清楚,既然百里冽这么在乎青麟,应该也要让他知道,其实青姨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至少,并不是真心想要对他当胸一箭。

    可是百里冽却蓦然嗤嗤的笑着,好似笑得泪水都要流出来。

    “是啊,比起长留王的风华绝代,惊才绝艳,我根本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我自私,当初我杀了阿木保护自己,她根本都看不起我。如今我杀了她的奴才保命,就算是为了保住她的命,她也都根本不稀罕!在她眼里,我根本就是个无耻之徒,可笑之人。长留王百里聂,他才是真正的大英雄。脚踏七色祥云,如此风风光光而来。他才是,救下海陵青麟的大英雄!”

    他嫉妒,嫉妒得快要发疯了。

    青麟打心眼儿里面根本都看不上自己,可是这个女人却会用崇拜和爱慕的目光去看百里聂。

    百里聂,百里聂,你多么神气啊。

    仿佛这全天下的好处,都是已然落在你的一个人身上。

    就算是百里炎,那种冷血无耻的政客,其实也还是敬重你的本事的。

    你想要什么,轻轻一伸手,就能够将这些东西摘来到手中。

    我,我恨不得你死!

    姜陵终于禁不住眯起了眼珠子,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喂喂,感觉我们兄弟两个人,根本都是鸡同鸭讲。

    为什么自己好心好意的每一句解释,百里冽都是能听得怒火中烧,简直要疯起来。

    如今百里冽更声嘶力竭怒道:“就算全天下所有的人,都崇拜百里聂,可是我都不会。我恨他,我恨他,这辈子,我一定要杀了他的。我一定要让他死在我的手上!他瞧不上我,青麟也是瞧不上我的。”

    姜陵无奈叹了口气,百里冽虽然充满了斗志,可是要杀了那只老狐狸?他可不觉得,百里冽有这个本事。

    姜还是老的辣,谁吃撑了才会傻得跟百里聂去斗心眼儿,想想也不会是百里聂的对手的。

    然而此刻百里冽那冷冰冰的眸子,却也是望向了姜陵,将姜陵面上的神色尽收眼底。

    他嗤嗤的冷笑,蓦然扯开了衣衫,将本来凝血伤口上的药膏,用手指头狠狠的抠出来。

    一瞬间,顿时也是血流如注。

    姜陵固然是一片好心,可是他根本不稀罕。

    他根本不会接受姜陵的恩惠。

    方才的暴怒,已然神奇般的从百里冽的脸上就这样儿的消失了。

    只见百里冽的眼眸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凛凛的寒光,竟然有几分说不出的阴郁可怖。

    “你知道,你们这些人,最可恨的,是什么?”

    姜陵吐出一口气:“我怎么知道?”

    他也还算聪明,可是怎么能猜测得到,百里冽的心思?

    百里冽这种好复杂的想法,他真的一旦办法都没有。

    “我告诉你,其实你可以将我这个大哥当成死人,根本不用在意。就好似,你这么看待你亲爹一样。你说得对,其实所谓的血缘,根本什么都不算。你没必要为了百里炎这个爹烦恼,也不必假惺惺的对我这个哥哥好。因为,其实我很讨厌你,恨不得让你去死。”

    姜陵默了默,心忖,是不是因为我第一次来京城,就将你砸晕在地上。

    这样子想来,我还真有些克你的。

    “就好像,我的亲爹,都是死在我的手里。他之所以死,不是因为不爱我,不是因为这么多年宠爱赫连清对我的伤害。我不是因为,他对我不好,而杀了他的。他甚至不配让我去恨,让我复仇。是因为,他已经是个废人,可是却知道太多豫王的秘密。百里炎不想让他活着,就让我动手。只要我动了手,以前百里策可以为他做的事情,以后都可以交给我来做。”

    他鲜血一股股的淌落了苍白的身躯,一双眸子之中,却也好似禁不住透出了那么一缕极为锋锐的狠色。

    明明武功孱弱,明明已经是身受重伤。

    可是他眼中的恶毒狠意,却也是顿时让他的身躯仿若染上了一层说不出的慑人气势。

    “他该死,不是因为伤害了我,是因为我要用他,来换取荣华富贵。姜陵,你不肯认你的亲爹,将他视若无物。而我呢,同样也是如此。所谓亲爹,怎么能比得上以后属于自己的荣华富贵。”

    百里冽苍白的唇瓣,却无一丝的血色。

    他要权势,想要得发疯了。

    要是自己有权势,那么根本也不会在青麟面前这样子的丢脸。

    如果自己好像一个大英雄一样救下了青麟,那么青麟也是绝对不会投入百里聂的怀抱。就因为自己无权无势,所以才会露出了这样子的丑态。

    自己还不够狠,得到的还不够多。

    百里炎根本也是看不上自己,将他百里冽当做一个精巧的摆件而已。

    “你不要将我当做你亲哥哥。”

    “我刚才说,我最恨你们这些人哪一点,你一定不知道。我最恨的,不是我从小辛苦可怜无依无靠,不是没人帮衬,不是自己需要苦苦挣扎。我最恨的,是你的存在。是在我人生如此晦暗悲哀的时候,你却开心又幸福。”

    “别人也罢了,明明你也不过是个孽种,明明一切事端都是因你而起。我这个宣王嫡子被你所累,日子这般辛苦,可你却是开开心心。明明你爹是百里炎,明明百里炎才是罪魁祸首。可青麟始终对我冷漠以待,却是待你如斯温柔。这是,为了什么?我恨你,恨透你了。”

    “我人生如此可悲,可你却开心又幸福。你不觉得,你好无耻。”

    他唇瓣轻轻的抽搐,目光一动到了一边的药瓶之上。

    假惺惺,姜陵居然还给自己送药,假装十分温柔体贴,好似有什么兄弟之情一样。

    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满足他自己?

    因为他那么样子的幸福,所以可怜自己,所以来施舍一点温柔给自己。

    所以,才会在自己面前,谈什么兄弟情。

    百里冽死死的抓住了这药瓶,咚的一下,摔倒在地。

    “送药?我不稀罕。你们等着,百里聂,风徽征,还有你姜陵,你们一个个的,我会杀了你们,不会手下留情。”

    他咬牙切齿,数落这一个个名字。

    脑子之中,却也是忽而有个声音提点,还有青麟。

    还有青麟啊!

    这个女人,也该死的。

    她如此自以为是,如此的折磨自己,因为她的存在,方才让自己个儿受尽了屈辱。

    既然如此,她本就该死。

    可是饶是如此,青麟的名字都到了唇边,却也是说不出来。

    仿佛,就算这样子,他想起了这个名字,仍然是觉得心口仿佛有着一股子淡淡的温柔。

    这个女人,犹自能勾起自己个儿内心之中一股子淡淡的温柔味道。始终,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你清醒一点好不好,如果你回到青姨身边,大家一定是会很幸福的。”

    “小世子,你口口声声,非得说这世上的人都是对你不住。可是我却觉得,本来就是你要得太多了。就好似,青姨一样。就算你喜欢她,她并不需要回应你,喜欢你,对不对。你不能因为青姨不喜欢你,所以觉得不公平。”

    “如果,你真心喜爱一个人,就算她不喜欢你,那也应该祝福她,希望她能够幸福的。”

    百里冽讨厌他的假惺惺,蓦然嗤笑:“真心喜爱?女人喜欢一个男人,还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足够的强,足够的厉害,能够好生保护她,让她备受娇宠爱惜。没权没势,哪里有什么真爱。落在别人的眼里,也不过是跳梁小丑,只会让别人觉得非常的可笑。百里聂,他夺走我心上人,还不是仗着他是陛下的爱子,打小什么都有,连豫王都避他三分。我救不下青麟,他却可以。如果不是这样子,她,她根本也不会动心!”

    那个女人,眼底好似有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仿若如云水雾,内心其实是很冷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长留王的绝世容貌,和权柄富贵所打动?

    还不是,这样儿融化芳心?

    “如果真是这样子,青姨就算不喜欢陛下这种老男人,也更应该喜欢百里炎。豫王殿下,才是真正权倾天下的。不过,青姨才不会这样子。以后老聂无论怎么样,青姨就一定会跟在他身边。”

    姜陵不觉得,百里冽会不知道。

    他根本就是自欺欺人,不肯认输。只不过因为太喜欢这个女人了,却也是绝对不会想要,这个女人投入别人的怀抱。

    “你住口,你滚!”

    百里冽口中透出了丝丝的寒意,声声冷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