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美人榜之娇娘有毒 336 狠下心肠

时间:2018-05-22作者:水灵妖十二

    洛缨凝视着自己雪白水润的手指,面颊之上却掠动那若有若无的淡淡寒意。

    莫浮南却不觉沉声低语:“王爷,阿冽虽然一向知晓大体,可是毕竟,此事兹事体大。”

    百里冽手心浮起了一层汗水,却不动声色。

    莫浮南,根本是个心肠极狠毒的人。

    他这样子说话,不就是在提点百里炎,自己有可能是虚以为蛇?

    他内心也充满了讽刺,自己哪里想知道百里炎的这么点儿烂事。

    还不就是因为,百里炎想挑个替罪的羔羊,所以硬生生的找上自己了。

    方才他虽然嘲讽蔺苍傻,可心里也通透,百里炎心肠狠,又怎么会轻轻巧巧的,信了自己个儿。

    百里冽眼波流转,言辞却不由得有些委屈。

    “冽儿对殿下一向可谓是忠心耿耿,就算是亲生父亲,也肯亲手处置。”

    说得好似一片忠心蒙了尘。

    百里炎眼中蓦然浮起了一缕淡淡的异样之色,他盯着百里冽那恭顺柔婉的样子。

    少年有着玉色的容貌,宛如精致的摆件,一向也还算听话。

    在百里冽还是襁褓时候,百里炎自然也见过他。彼时苏叶萱轻轻的抱着她的孩子,眼底流转了一缕如水的温柔,那样儿的温柔,是母亲的慈爱,是天底下最真挚的情感。百里炎不动声色瞧着,内心某个地方,却好似被轻轻的打动,不觉流转了一缕细润的温柔。

    打小,他都是没有亲生母亲,长于冷宫,见惯了这世间的种种冷锐。他觉得自己比皇宫里面其他的孩子更加不幸,至少他们纵然没有父爱,多多少少也是会有一个母爱的。故而当初娶了杨温时候,多多少少有一点微弱的期待。

    可是杨温却并不是一个好妻子,她生了孩子之后,哀怨于自己容貌的憔悴,又嫌弃这个孩子的哭泣令人心烦。杨温心情好的时候,也许会充满了爱意,看着百里昕,对着百里昕生出种种的期许。觉得这个孩子,能给自己带来感情上的寄托。然而大多数时候,杨温也不过是个娇惯的大小姐,受不得侍候孩子的苦楚,总是不免心浮气躁,觉得很不耐烦。她总不由得觉得,这个孩子一直在哭,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会哭,更不知道这样子的哭声什么时候会停止。

    百里炎也对那个软乎乎的孩子,失去了全部的兴致。

    那么一点关于家庭的幻想,自然也是烟消云散,这样子的荡然无存了。

    可是没想到,后来自己却是遇到了苏叶萱。

    苏叶萱是那样子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子,那个孩子,并不比自己家里面那个好对付。可是无论百里冽是怎么样子的不听话,苏叶萱却也总是温柔的安抚,没有一点儿的不耐烦。

    而至始至终,苏叶萱眼睛里面的温柔和爱惜,始终都是没有消失过。

    人总是善忘的,就好似百里炎,他可以漫不经心的忘记很多事情。

    当他见到十多年前后苏叶萱粗鄙的容貌,他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了那时候细碎而琐碎的感动,忘记了那么一刻的温柔心情。

    忘记了,曾经对苏叶萱的着迷和向往。

    可是这样子忘记,也并不是真的忘记了。只不过,不太乐意去想起来。

    百里炎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脑海里面忽而浮起了这样子的一个片段。

    而这个片段,甚至让百里炎金属色的眸子,罕见了柔了柔。

    当年苏叶萱温柔注视的孩子,就是眼前这个姿容秀丽的青年。

    那时候,自己凝视着苏叶萱,心里忍不住想,要是这个女子是自己的妻子,那个孩子是自己个儿的孩子,那可不知晓多好呢。

    这一瞬间,百里炎的内心,却也是禁不住顿时也是柔了柔。

    也许吧,自己将百里冽放在身边,可能并不仅仅因为百里冽是一个十分精巧的摆件。

    似乎,还应该有那么一点儿别的缘由。

    这个缘由,可能百里炎自己都是没有察觉。

    然而这样子的柔情,闪过了百里炎的眸子也不过片刻,旋即这么一双眸子顿时流转了凛然如冰的冷锐华彩。

    他到底不是别的什么人,而是豫王百里炎,铁石心肠,步步为营。

    蔺苍跟随百里炎多年,忠心耿耿,百里炎都是可以毫不犹豫这样子下手。如此一来,这自然也是不必提别的什么人了。

    就算些许温柔的记忆,也是不能融化百里炎的铁石心肠。

    阿冽只是一颗棋子,而这颗棋子,只不过是用来顶罪,注定要牺牲掉。

    又何必对百里冽有什么慈悲之心呢。

    他的父母,可谓都是死在自己手上,反正也是留不得。

    “阿冽,你自然是多虑了。本王若是信不过你,又何必跟你商量这样子的大事?在我心中,你自然一向很有本事,又是这样子的乖顺听话。只不过,这是涉及天下苍生,整个龙胤的安危之事。你虽然是我极为疼爱信任的宗族子孙,我也是不能徇私。”

    百里炎说得冠冕堂皇,却让百里冽打骨子里面浮起了一缕寒意。

    无论做什么恶毒狠辣的事情,百里炎都是能理直气壮,一点儿都不心虚的。

    他永远永远,都是这样子的气派高华。

    百里冽内心之中,忽而便是涌动了一股子浓郁的讽刺。

    而那些阴狠的言语,自然也是轮不到百里炎来说,百里炎也是养了狗,他的狗也是会将百里炎想要说的话,给一一说出来。

    莫浮南已经从袖中,拿出一颗药丸:“这可天香丸食之,三个月内,世子可以体力充沛,身体也是会格外有神。只不过,三个月后,这颗天香丸就会药性暴烈。”

    接下来的话,就算是莫浮南,也不觉有些不好意思说。

    只因为这些个话儿,未免也是太阴毒,太狠辣了些了。

    他盯着百里冽玉色般的面容,纵然是以莫浮南的铁石心肠,也不觉微微有些可惜。

    百里冽就好似一件精美的瓷器,无比的精细。这样子好看的瓷,就好似一件极为珍贵的艺术品。

    这样子精致的瓷器,要是摔碎了,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可惜了。

    可说到底,莫浮南到底也不过将百里冽看成一个物件儿,而没真正看做是个人。

    莫浮南那缕不值钱的同情心,顿时也是一闪而没,并没有在莫浮南的心口,当真留下什么痕迹。

    “到时候,就会寸寸肌肤裂开,当真是死得很难看。当然,这药的解药方子,也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需要一株绿樱草做药引。否则怎么配,都是配不好。这天底下,唯独墨夷宗,有少许绿樱草的。而这些绿樱草,如今已经全部被毁了去,甚至那所有的解药都已然毁了去。剩下唯一一颗解药,正在豫王殿下手上。”

    “还请,世子吃了这颗药。只要世子忠心耿耿,以后纵然是计划有变,三个月过后,殿下也是会将解药赐予世子,决不食言。只要,世子不要去背叛殿下。”

    莫浮南这样子说着,眼中流转了几许的探寻之色,这样儿死死的盯住了百里冽。

    百里冽这样子的狡诈,可是真心?

    就算不是真心,也不要紧,只要吃了这颗药,就什么都稳妥了。

    无论怎么样,百里冽也不会不要自己这条命不是?

    他就是去跟百里聂告密,也救不了自己。

    阿缨说得没有错,这当真是最好的办法,能如此拿捏百里冽。

    否则,长留王殿下是那样子的聪明,手段也是很厉害。

    如果以其他的事情要挟百里冽,只怕这档子的事情,就没那么顺利。

    洛缨却也是垂头,那双明润的眸子,却也好似蓦然浮起了那么一缕浅浅的笑意。

    对付百里聂,还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法子好些。

    这百里冽是青麟上心的人,海陵青麟嘴上说得狠心,终究不会不理会。

    更何况,那百里聂身边的狐狸崽子,总归还是记挂这个哥哥的。

    说不准,百里聂就会为了那个女人,插手自己对付百里冽。

    那可就不好了,这可是当真会阻碍自己的许多乐趣。

    她虽然很喜欢百里聂,却绝对不想百里聂打搅自己的这份乐趣的。

    故而,百里聂还是请滚到一边,方才好了些。

    百里冽虽然狡诈狠辣,可是那又有怎么样,有的是法子让百里冽变得服服帖帖的。

    百里冽呼吸微微一窒,一瞬间他感觉铺天盖地的黑暗向着自己涌了过来。

    就在今日,他终于好似感受到了那么一点儿的阳光,可惜如今那么些个铺天盖地的黑暗,还不是那样儿波涛汹涌的这样子的扑了过来。

    可能,这都是自己的命。

    永远都耽于黑暗,永远都是如此悲催。

    那发僵的犹豫也不过是片刻,百里冽顿时也是毫不犹豫的拿起了药丸,吞入腹中。

    他抬起头来时候,面颊之上,却也是顿时浮起了一股子的狂热之色,仿若权欲将他双眸染上了一层扭曲的急切。

    “富贵险中求,阿冽既然是愿意归顺殿下,替殿下做事情,自然也是,绝无反悔!”

    百里冽一双眸子,凝动热切光彩。

    莫浮南不觉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心中却也是禁不住寻思,这倒是极为顺利的。

    若百里冽能心甘情愿的为豫王所用,这自然是一桩令人欢喜之事。

    只不过,百丽冽一向都是极为聪慧,也不知晓此刻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

    莫浮南心念转动,只不过无论真也好,假也罢,百里冽也是翻不起什么水花起来。

    百里冽吞下了药丸,心口却渐渐发冷,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是不觉有些心悸了。

    是了,若是旁人,吞下去了这样儿烈性的毒药,只恐内心已然是布满了浓郁的惶恐。

    可是自己呢,非但没什么害怕之色,反而要继续演戏。

    自己的人生,本来就是演戏。

    他从小时候开始,都是要演戏才能够活命。

    那药丸入腹,轻轻的化开之后,他感觉自己浑身,仿佛添了一缕暖洋洋的味道,传到了四肢百骸。整具身躯,竟好似泡在了温水里面一般轻松。

    真是可笑,明明是毒药,居然能让人浑身舒坦,这样子的舒服。

    这可当真是,大局已定。

    百里炎那温和而虚假的嗓音,却是不自禁的回荡在百里冽的耳边:“阿冽,你现在去歇息吧,你本来就是有伤。”

    百里冽柔顺的退了下去,可是那手指甲却是狠狠的掐着手心,掐得竟似有几分的肉疼。

    “王爷,你一定会成功的,阿缨,阿缨真的是相信你的。”

    洛缨抬头,那张秀美的面容映衬在阳光下,除了微微有些苍白,竟似无甚瑕疵。

    那轻柔温腻的言语,却也好似蕴含了说不出的韵味。

    仿若,竟似全心全意的相信。

    全心全意的依赖。

    而百里炎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洛缨的身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