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十六章 《青莲剑典》

时间:2018-08-09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九天剑宗位处于云海之上。

    流云阁以流云为名,正是因为阁内浮云流转,云雾围绕。

    萧逸尘带着李长安,走在月色朦胧的流云阁内。

    月色下,两人正走着。

    忽然,云深雾绕的前方,传出来了一道声音,“可是师傅带着新晋的小师弟,回来了?”

    一道身高一丈,宛如天神,好似洪荒野兽般的身影,破开云雾与夜色,向两人走来。

    这是一个魁梧雄奇,宛若小山般的男子。

    他浓眉大眼,正咧嘴嘴笑着,看起来十分憨厚;这名男子李长安见过,他叫吕且,是萧逸尘的二徒弟。

    萧逸尘说道:“都这个时辰了,怎还带着你大师兄遛弯?”

    吕且傻呵呵的挠了挠脑袋,说道:“师兄睡不着,叫我一起出来走走。”

    齐映云身着白衣,不染铅华,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用一条白色发带将头发束于脑后。他从吕且的身后摩挲着走了出来,站在李长安的斜前方,闭着眼问道:“这位可是小师弟?”

    李长安对两人作揖,说道:“在下李长安,见过大师兄、二师兄。”

    吕且瓮声瓮气的对齐映云说道:“大师兄,你说话的方向错了。”

    齐映云听了这话,对着空气数落道:“方向错了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话。”

    吕且挠了挠头,又说道:“大兄弟,我在这里。”

    萧逸尘问道:“你小师妹呢?”

    吕且回答:“她刚落地不久,便去了霸剑阁。”

    萧逸尘吩咐道:“和她说一声,明早来流云阁找我。”然后,扭头对李长安说道:“跟我走。”

    李长安“嗯”了一声,跟着继续向前走起。

    慢慢的吕且和齐映云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云雾中。

    李长安跟在萧逸尘的身后,望着消失在云雾里的两人,问道:“大师兄为什么闭着眼?”

    萧逸尘说道:“你别看云儿神神叨叨的,他可厉害着呢;他因为满身剑意太盛,容易无意间伤到别人,所以只能自闭了视觉,将剑意压制在体内。”

    “闭眼就能压制剑意?”

    萧逸尘笑了笑,解释道:“之前,凡是他目光所至的地方,都会被他的剑意摧毁;被他的神识感应到的事物,都会被抹去;所以他只能自闭了双目与感应。”

    “大师兄真厉害!难怪师傅说他是大汉剑道扛鼎之人。”李长安感叹道。

    萧逸尘笑了笑说道:“以前是他一枝独秀,现在九天剑宗有你和剑无极,将来,这扛鼎之人是谁还真不好说。”

    李长安又问道:“那二师兄呢?他可真雄奇啊!连我外公镇南军中的昆仑奴,也没有他高大魁梧。”

    萧逸尘笑了笑,说道:“老二是我在通天海与妖族大战时,捡来的。”

    “那么说,二师兄是个孤儿咯?”

    萧逸尘摇了摇头。说道:“我捡到老二的时候,他只是一颗蛋;我收了云儿做徒弟没多久,老二便破壳出生了;所以说,老二不是什么孤儿,而是妖,而且不是普通的妖!”

    “妖?还不是普通的妖?那二师兄究竟是什么来历?”

    “我查遍了所有古籍,最后在一本仙界遗留的书中,找到了老二的来历。”

    李长安被萧逸尘勾起了兴趣,他迫不及待的问道:“二师兄是什么来历?”

    “赤眼金晶龙。”

    “听名字就很厉害!”

    “那是自然,我萧逸尘的徒弟,岂能是寻常的妖!”

    李长安又问道:“那三师姐呢?她也很厉害么?”

    萧逸尘尴尬的笑了笑,“她是忠良之后,父母为奸人所害;我救了她后,她便赖在了流云阁不肯走,所以我就将她留在了流云阁;而且,她年龄比你还小,我收她为徒的时候,她才五岁。”

    听了萧逸尘的话,李长安沉默不语,才五岁就家破人亡,成了孤儿,三师姐也是个苦命之人。

    两人又走了一段时间。

    最后,萧逸尘将李长安带到一间房屋的外面,“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明早我会叫你师姐带你去找我,你且先休息吧。”

    李长安向萧逸尘告退以后,便进了房子。

    房子的空间不大,中间摆放了一张梨花木桌;右边还有一张大床,床上有郁金花纹的大被褥,看起来十分舒适。

    李长安稍微收拾了一下房间,便睡了。

    次日清晨。

    天蒙蒙亮,李长安就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迷迷糊糊的开门一看,是位个子不高的少女。

    少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就是小师弟吧!我是你三师姐赵凌雨,快叫一声师姐听听!”

    李长安搓了搓眼睛,说道:“师姐。”

    以前只能是小师妹,现在做了师姐的赵凌雨,兴高采烈的说道“再叫声。”

    “师…师姐。”

    赵凌雨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乖!”,继而又兴奋的自言自语道:“我终于不是最小的了!我也有师弟了!”

    李长安刚起床,脑袋还是迷糊的,他看着兴奋的少女,问道:“师姐,有事么?”

    赵凌雨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有事啊!你以为我大清早过来,就为了让你叫我师姐?”

    李长安欲哭无泪的问道:“那有什么事啊?”

    赵凌雨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套衣服,递给李长安说道:“将你的衣服换了,这是我们流云阁的服饰,是给你的,穿上衣服以后,跟我去见师傅。”

    流云阁的服饰和九天剑宗其他阁的差不多,皆是青衣白衫,腰缠玉带,衣服做工考究,一看就不是凡品;但九阁背后的图案各自不同,比如流云阁服饰背后,勾雕的就是一朵金丝的流云。

    李长安穿上衣服以后,就跟着赵凌雨来到了萧逸尘居住的流云阁。

    齐映云和吕且两人的身上还有这晨露,很明显是遛弯刚到流云阁。

    萧逸尘见四个弟子都到了,开口说道:“这便是你们的小师弟李长安,以后的修行路上,你们要相扶持,仙途同勉。”

    李长安弯腰作揖,对萧逸尘、齐映云、吕且、赵凌雨说道:“师傅、师兄、师姐,长安见过诸位。”

    赵凌雨一把扶起李长安,笑呵呵的说道:“小师弟,别这么客气;你这样就显得我当年拜师的时候,很没有礼貌。”

    众人哈哈一笑。

    萧逸尘说道:“你这丫头,还是怎么顽劣;你要是闲得慌,就给你师弟说说什么是修仙吧。”

    赵凌雨“好啊好啊”的说了两声;然后扭头一本正经的对李长安解释道:“修仙者,欲求长生,心向大道之人,根骨、心性、毅力、悟性和灵根缺一不可!”

    “清、奇、古、怪”四种特异;发之于眼,则有目如点漆,或三瞳四瞳之说;发之于肤,则有痣排列如七星北斗,上应天相;此为根骨!”

    “心性指的是,指心和性;若是心性狭隘,睚眦必报,就容易招惹心魔,心性不好的人很难在仙路上走远。”

    “毅力也叫意志力,是人们为达到预定的目标而自觉克服困难、努力实现的一种意志,毅力还叫忍耐力,是修行上的持久力,当它与人的期望、目标结合起来后,它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悟者,吾之心也!一人一悟性,只可意会,难以言传之智慧也!悟性是发现和领悟的能力,悟性高的可以迅速提高自己学习境界!”

    “修仙之人,最重要的就是灵根了,灵根是修行的根本!小师弟能在昆仑万仞上踏到一万步,灵根资质自然是好到前无古人!”

    李长安问道:“那师姐,灵根越高越好?还有,李渔的苍龙道体是怎么回事?”

    三师姐愣了愣,这个问题就难倒她了,但也不能在小师弟面前露馅啊;她转头望向大师兄求救,发现那家伙正闭着眼,然后看向吕且,还行吕且正对这她傻笑。

    萧逸尘无奈,给赵凌雨解围说道:“灵根自然是越高越好,灵根越高,吸收灵气的速度也就越快;灵根的资质从零到九十九,五种灵根,可以组成百亿种变化。就拿李渔公主的苍龙道体来说——所谓龙生九五,苍龙道体由金灵根五十九、木灵根五十九、水灵根九十五、火灵根五十九、土灵根五十九组成的苍龙戏水道体,其中五种灵根多一点,或者少一点,都无法组成的苍龙戏水道体。”

    “再比如,红莲御火道体,简称红莲道体,红莲花开八十四片叶,所以红莲道体是由金灵根三十六,木灵根二十五,水灵根一十四,火灵根八十四,土灵根八十一组成的。道体分为三十六种,除此之外还有三十六剑胎;两者合称‘七十二道体剑胎’;苍龙道体位列第十八,红莲道体排四十六,太渊阁的柳白的大罗剑胎则排名第七。”

    李长安点了点头,又问道:“师傅,谪仙城的时候,王老虎提起过是单灵根,那具体又什么?”

    萧逸尘解释道:“单灵根有五种,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比如单一水灵根,就是除了水灵根之外,其他所以的灵根都是零,这便是单灵根。”

    李长安好奇的问道:“师傅,那我呢!我是什么?我的灵根怎么样?又是什么?”

    萧逸尘摇了摇头,说道:“七十二道体剑胎中没有关于你灵根的记载,所以我并不知道你是什么道体,另外,你也不是单灵根。”

    李长安听了这话,担忧的问道:“我能登上一万阶,灵根应该不会差吧?”

    萧逸尘笑了笑,点头说道:“你有两条谓之仙品的天灵根!你说你的资质差不差?”

    李长安愣了愣,问道:“两条?”

    萧逸尘点了点头,说道:“对!你的水灵根和火灵根都是一百点!”

    齐映云、赵凌雨和吕且三人大吃一惊,“两条天灵根!”

    萧逸尘从怀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李长安,说道:“因为你的水火两条天灵根,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这本功法。”

    李长安接过萧逸尘递过来的书,书名叫《青莲剑典》。

    赵凌雨看见李长安手里的青莲剑典,不高兴的跟萧逸尘说道:“师傅偏心,为什么小师弟的功法这么好!当初让我练的却那么差!”

    萧逸尘说道:“我不会给你们谁最好的,只会给你们最合适的。”

    赵凌雨问道:“什么意思?”

    齐映云面无表情的解释道:“师傅的意思就是,你的灵根资质就只能用那样的功法。”

    赵凌雨听了这话,跳起来扑向齐映云,“我咬死你!”

    吕且急忙闪到一边,心有余悸的说道:“这神仙打架,就不要殃及我这个池鱼了。”

    萧逸尘无奈的叹了口气,清晨的流云阁在打打闹闹中,这一天就过去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