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二十章 剑莲花开三十二

时间:2018-08-09作者:我喝柠檬奶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流云阁的云海某处。

    齐映云和吕且正留着弯。

    吕且望着莲花池处的剑光,说道:“我前些日子我去看小师弟了,他还在尝试让青莲灵力和葵火剑法交融;到现在他已经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修炼了两个多月,我们俩个做师兄的要不要去探望,在顺带指点一下师弟?”

    齐映云用平淡的口气说道:“修行路上,若是这一点难关都不过去,还谈什么修仙?”

    “我们指点得了一时,指点不了一世!小师弟他也不可能,永远生活在师傅的庇护之下;这青莲剑典和葵火剑法,是灵力与术法的融合;他若想不通,便不会成功。”

    吕且无奈说道:“他才练气期,毕竟……,毕竟还是个孩子。”

    “在我眼里,二十岁,可已经不是孩子了。”

    两人刚走几步,就碰到了赵凌雨。

    赵凌雨问道:“两位师兄,小师弟最近去那了?。”

    齐映云不高兴的说道:“你小师弟都闭关练剑好几个月了,你难道不知道?”

    赵凌雨说道:“小师弟不是两个月之前就在莲花池么,他现在还没回来么?”

    吕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哦,前些日子我去看过他,衣衫破碎、满脸杂乱的胡子,我差点没认出来。”

    赵凌雨听了这话,兴高采烈的说道:“不是吧,那我们快去看看他的丑态。”

    吕且叹了口气,说道:“别去了,前些日子我去看他,他都不理我,怎么叫都不答应,好像魔障了一样,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什么,濯涟不妖,超脱悠远,生生不息之类的胡话。”

    赵凌雨摇了摇头,说道:“我才不像你们两个一样冷血呢!我要做好师姐,我要去看师弟。”

    “你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齐映云没好气的说道。

    莲花池。

    从六月开始,现在已经十月末了,李长安从盛夏的满池荷花,坐到荷枯叶萎。

    夕阳西下。

    太阳的最后一丝余晖,照在李长安的脸上,他满身污垢,头发散乱,俨然没有之前的风采不凡。

    李长安左手提着剑,站在池水上,荷叶莲花尽数枯萎,沉于池底,秋天的最后一缕风吹过,转眼便是冬至了。

    秋风吹动着衣摆,时间过去了五个月,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李长安反复的尝试《青莲剑典》和《葵火剑法》的交融,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李长安不知道过多少天,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失败了六千七百三十五次。

    他眼神浑浊的望着水下,池水清澈无比,能够清晰的望见池底。

    池底枯萎的荷花莲叶纹丝不动,鱼儿在游荡时不小心碰到了一颗莲蓬,一颗莲子顺势落入了水中。

    “莲子入水?”李长安喃喃低语。

    莲子入水后慢慢被淤泥覆盖,看见这一幕,李长安的眼睛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

    被淤泥覆盖后,莲子生根发芽,明年春末便会长出荷花,荷花会结出莲蓬,莲子入水,等待着下一年的生长。

    莲子被淤泥覆盖,是相互交融;莲子生花结果再落入水中,便是生生不息!

    “这就是师傅说的往复循环!”李长安的眼睛光亮大盛。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体内的灵力还是缓缓流转。

    剑身晃动,灵力包裹着剑法,像过去那六千多次一样挥剑,剑身很平静,青色的灵力渐渐汇聚于剑尖,一朵青色的莲花绽放在李长安的眼前。

    莲花落在剑身之上,围绕着剑身旋转。

    这朵莲花,有三十二片莲叶,莲叶的形状很古怪,并不是和朵形状的叶子,而像是一片袖珍小剑,层层覆盖,剑尖直立,散发出高洁、孤傲之意。

    这朵莲花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莲花了,而应该叫剑莲。

    剑莲花开三十二。

    另一边,刚刚赶到的赵凌雨,在看到这一幕后,目瞪口呆;李长安这种刚修剑的门外汉,自然不知道这朵剑莲散发出意境是什么。

    可是已经练剑多年的赵凌雨,她却知道那股意境的来历!这是每一个剑修梦寐以求的东西——剑意!

    还有一点,是赵凌雨或许也不知道,五个多月、六千七百多次,一次都没有放弃的那种执着、固执是什么。

    不撞南墙不回头,那就将墙壁打破!

    不到黄河心不死,那就将黄河蒸干!

    这种执着、固执被人称为剑心。

    而,李长安剑心之远,可谓天真。

    ————————

    莲花池,剑莲花开三十二的那一刻,九天剑宗所有人为之一颤。

    萧逸尘望了望莲花池方向,“这青莲剑意,哎!小长安的性格,还是太过天真。”说完便起身,一闪而逝。

    流云阁的另一边。

    吕且满意的说道:“就是天赋高如柳白,也是用了三年才练出剑意;小师弟拜师才大半年的时间,既然就能练出剑意,天赋果然不凡。”

    齐映云皱了皱眉,仔细的感受着远处的青莲剑意,“前几位修炼青莲剑典的同门,他们练出的剑意,大多是高洁、孤傲的剑意,可小师弟……”

    吕且听了这话,也仔细感应了片刻,“这青莲剑意为何如此纯洁?”

    “什么样性格就能练出什么样的剑意,比如,柳白的大罗剑意,散发的就是谨慎的意境,再比如,王天龙不屈的霸道剑意,慕子吟刚正的红莲剑意;剑意大多预示着一个人的性格,比如柳白是谨慎、王天龙是不屈、慕子吟是刚正,而,小师弟则是纯洁…”

    吕且叹了口气说道:“青莲剑典中高洁、孤傲的剑意没练出,反而练出了个纯洁的剑意,这不是舍本求末么?”

    齐映云笑了笑,“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小师弟出生不幸,却能保持最珍贵的天真、纯洁;他选择了最合适自己的‘真’,所以才能在五个月的时间里,练出了属于自己的剑意。”

    “师兄,你说的那个‘真’是什么?”

    “真性情、至情至性的‘真我’,和修真的那个‘真’,都是‘真’。”

    吕且挠了挠头,说道:“师兄,你这解释我听不懂。”

    齐映云不满的说道:“我也说不清楚,‘真’是什么;估计这个天下,也就天机子那老头能说明白。”

    剑意荡过九天剑宗。

    玄天阁目光呆滞的陈天元,双眼忽然聚焦,他感受着荡过的剑意,片刻后,再次闭上了眼。

    铸剑阁,正打着铁的吴宗,双手顿了顿,然后继续之前打铁的动作。

    凌空阁正闭眼盘坐的琨钧上人,微微侧了侧头,躲过那缕让他感到不适的剑意。

    剑灵阁,张三与身后的虚幻剑灵,皆是为之一颤;这剑意和自家那故去的小师弟的剑意很像。

    驭剑阁,南宫不落轻轻抚摸着颤抖的剑,微微皱眉。

    浩然阁内正带着众弟子练剑的宋浩然,忽然停下动作,望向流云阁。

    霸剑阁断臂的王天龙,感受着纯洁剑意,欣慰一笑。

    太渊阁的欧阳倩莫名悲痛,她望着那柄象征着阁主身份的太渊剑,剑身震动。

    ——————

    李长安的服下一颗行军丸,身体渐渐恢复力气。

    一袭青衣大袖从天而降,李长安急忙拱手说道:“师傅,我成功了!我终于让青莲剑典吸收的灵力,和葵火剑法的术法相互交融了!”

    萧逸尘笑了笑说道:“我能感觉到。”

    “其实,你不仅让两者相互交融了,你还从青莲剑典中练出了剑意?”

    “剑意?”

    “嗯。”萧逸尘点了点头。

    赵凌雨蜻蜓点水,飞掠到李长安面前,不高兴的说道:“你怎么就练出了剑意啊!我都没有练出来!你这样我会很难堪的。”

    李长安浑身无力,“师姐,这能怪我嘛?”

    “不怪你,怪我咯?”

    李长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吧。”

    萧逸尘佯怒道:“你这妮子,不好好修行,成天就知道胡作非为;明天给我去剑塔练剑,什么时候练出了剑意,什么时候再出来!”

    赵凌雨听了这话,一把闭着萧逸尘,用哭腔说道:“师傅,不要让我去剑塔,大不了,我明天开始就好好的练剑,再也不到处乱跑了。”

    萧逸尘点了点头,说道:“也行,那明天让你大师兄监督你练剑。”

    听见叫大师兄监督自己练剑,赵凌雨立马说道:“大师兄他眼睛不好,怎么监督我啊?要不然还是换个人吧,师傅您看二师兄成天无所事事的跟在大师兄后面瞎混,要不然让他监督我?”

    萧逸尘说道:“你二师兄和你穿一条裤子的,让他监督你,还不如我亲自去。”

    赵凌雨嘟了嘟嘴,说道:“那我还是去剑塔吧……”

    萧逸尘又对李长安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苦修,你的修为也达到了炼气期八层;这修为突破的太快,容易导致根基不稳,明天你便停下修炼的进度,去外面散散心吧。”

    李长安想说些什么。

    萧逸尘摆了摆手,说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修仙也不是一日之功;这种事,急不来的。”

    “我去那里散心啊?”

    萧逸尘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去玄天阁接合适你的任务,在任务途中你可以磨炼自己的根基,还可以增长自己的见识。”

    赵凌雨说道:“师傅,我也想去接任务……”

    萧逸尘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别给我胡闹了!”

    赵凌雨装出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道:“师傅……”

    “再说,我让你大师兄监督你去剑塔。”

    ……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