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四十五章 南柯一梦

时间:2018-08-25作者:我喝柠檬奶

    ,

    这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啊?

    刚刚还在流云阁里遛弯,瞬息之间就要出门苦修历练。

    赵凌雨忽然有点接受不了,吕且将包裹交给赵凌雨,眼神里充满了同情。

    赵凌雨还想挣扎一下,“师傅,我觉得稍微晚一点下山也是可以的,毕竟外人又不知道;我突破筑基后期已经好长时间了,这晚一天两天的也无所谓,对不对啦?”

    “这么,也对!”萧逸尘点了点头,“那给你两个选择吧,要么去剑塔,要么去苦修历练,你选择一个吧。”

    听了去剑塔,赵凌雨很爽快的背上了包裹,道:“那我还是去苦修历练吧。”

    齐映云拿出一枚戒指,递给赵凌雨,“这个是储物戒指,里面有我给你准备的丹药。外出的时候,长点心,别和九天剑宗一样,大大咧咧的,外面可不像在流云阁。”

    “这不太好吧?”赵凌雨假装推脱,可右手却很痛快的拿走了齐映云的储物戒指。

    赵凌雨有看了看吕且,问道:“大师兄都给礼物了;二师兄,我们俩关系这么好,你有什么东西送我嘛?”

    吕且挠了挠头,道:“我又不知道你要出去,没准备啊。”

    赵凌雨无所谓道:“那你就随便给个千儿八百的上品晶石,就可以了。”

    “没有。”

    赵凌雨扭头:“那师傅呢?”

    “我也没有。”

    一行人站在大陆的边缘,就等着赵凌雨出门。

    “师傅,我还想挣扎一下,真的不能晚一点下山么?”赵凌雨再次问道。

    萧逸尘望着旭日东升,不动声色的提醒道:“凌雨,快辰时了,可莫错过了下山的好时辰啊。”

    赵凌雨闻言,望向三人,满脸不舍道:“可,师傅我舍不得你……”

    吕且拍了拍赵凌雨的肩膀,打断了赵凌雨即将开口的话,不耐烦的道:“凌雨,你安心的去吧,师傅、师兄我会照顾的。”

    赵凌雨继续道:“师傅,我舍不得你,二师兄他手拙,大师兄性子倔,都伺候不好您,我仔细想了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不…我还是不下山苦修历练了?”

    “砰!”一声闷响,齐映云一脚将赵凌雨踹了下去,“当真聒噪。”

    萧逸尘装作没看见,问道:“凌雨呢?已经下山了吗?”

    吕且点了点头,“回师傅的话,师妹走的很安详。”

    师徒三人一边走会流云阁,一边闲聊。

    作为二师兄的吕且,还是有点担心赵凌雨的安危,他道:“外面人心险恶,师妹这次下山会不会遇到危险啊?”

    萧逸尘哈哈笑道:“以凌雨的性子,我倒是不担心他吃亏;我就怕你师弟啊。”萧逸尘叹了口气,“哎,他那心肠……”

    齐映云道:“师弟留了一封信,便一走了之,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如何。”

    萧逸尘道:“不知为何,我的心中有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齐映云道:“既然师傅心生感应,那会不会是师弟出了什么事?”

    “什么感觉?好的还是坏的?”吕且也问道。

    萧逸尘摇头道:“不出是好是坏;长安也不像早夭的面向,应该会没事的。”

    “要不然师傅推算看看吧。”齐映云道。

    萧逸尘精通九天剑宗所有的术法招式,可唯一不擅长的就是推算,他叹了口气,道:“还是算了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肯定会没事的,我们要相信长安。”

    “呃呃……好吧。”

    ——————

    古城里。

    天昏地暗,阴风呼啸。

    李长安神志迷糊,他的脑海里回荡着乱七八糟的声音。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因为你弱!因为你弱!”

    “一千减七等于多少?”

    “我明天再来看你。再来看你。”

    李长安的眼睛开始迷糊,就在眼睛一开一合之间,他仿佛来到一处无边无际的地方,这里和古城一样的阴暗,天地混沌;李长安看着这如梦似幻的场景,呆呆的笑了笑。

    他在这时间里没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在这无边无际的天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他漫无目的行走着,浑浑噩噩的走了很长时间,仿佛一只没有目标的蝼蚁,在这阴暗的空间里匍匐前进。

    这世界,安静的就好像李长安的心一样。

    他的耳边没有任何的杂音,这里没有呼啸的阴风声,脑海里也没了那乱七八糟的声音;在这个世界里,他感觉出奇的安静,就是不知道是世界安静了,还是自己的心静了;这偌大的世界,李长安就只听能到了,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神志迷糊的李长安,恍恍惚惚的行走。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恍惚的李长安,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碰到了,他愣愣的抬起头,睁开模糊的双眼往前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手,这只手雪白无比,有着修长的五根,正是这只手的食指点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顺着这只手望过去,李长安看见了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中年人双眸似水的眼睛正望着他,那点着李长安的食指,微微弯曲,两鬓斑白的中年人轻轻弹了一下李长安的额头。

    这轻轻一弹,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好像佛宗的“当头棒喝”,将李长安溃散的神志唤醒,李长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走的,当他从那种安静的情况缓过神来的时候,只感觉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长,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年,或许只是一瞬间。

    中年人的身上发着淡淡的白光,就好似这世界唯一的光亮,他穿着一声素衣;宛若萤火虫一般细的光点,一颗颗的从中年人的身上往外散开,中年人的脸庞迷糊,看不真切。

    看着中年人迷糊的脸庞,微微动了动,好似是在对自己微笑。

    李长安想些什么,素衣中年人对他挥了挥大袖,李长安仿佛时光倒流一般,飞速倒退;再睁开眼塞纳,自己已经回到了古城。

    他身上所有的伤全部治愈,右腿被剃去的骨肉、头上被扫焦的黑发,全部完好如初。

    刚刚经历的一起,好像很漫长,又好像是有一瞬间;他看着完好的双退,感觉这一切,都很不真实,就好似一场南柯大梦。

    (本章完)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