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五十五章 洛阳杂记

时间:2018-09-02作者:我喝柠檬奶

    洛阳城是除皇都帝央城外,汉国最大的城池之一;城中有百万户人口,因为位处要塞,东西的水路、南北的商道都要经过洛阳城,所以洛阳城之鱼龙混杂,可以位列汉朝榜首。

    李长安将猎户夫妻俩丢将府衙以后,见府尹给两人定了罪以后,便脱身离开了衙门。

    出了衙门后,李长安稍稍逛了一会洛阳城,便驻足停在了河洛客栈前;洛阳城的河洛客栈酒醇菜香、远近闻名,而且客栈里的唱曲小娘也是一绝。

    李长安跨过门槛,腰间的玉牌叮当作响;进门后,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了下去,对迎来的小二吩咐道:“先来一壶西凤酒,然后随意上几份你们店的招牌菜便可。”

    李长安将一锭银子扔给身旁谄媚的店小二,“打赏你的。”店小二接过李长安的银子,不知不觉间连腰都弯了几分。

    李长安坐在大厅里饮酒,河洛客栈的唱曲小娘也在唱着曲,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直到一位的魁梧大汉出现。

    之前说过河洛客栈的唱曲小娘是一绝,绝的不仅仅是唱曲的本事,相貌模样亦是一绝。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名魁梧大汉冲了进来,然后便要带走相貌不俗的唱曲小娘,此时客栈里的人都识趣的退到了一旁,唯有李长安依旧稳如泰山般端坐于桌前。

    要死不死的,那名唱曲小娘匆忙之下,正好就抱住了临桌李长安的大腿,并且那樱桃小嘴还娇嗔道:“公子救我!”

    魁梧男子虽然眼窝浅,但看着李长安身上华贵的衣服,手里拖拽的动作,不知不觉也慢了几分。

    就这样僵持了片刻,依旧平静喝着酒的李长安,在众望所归下终于开了口。

    “姑娘,你能换个位置抱一下?我大腿让你压的有点酸。”

    此言一出,那可不得了了,魁梧男子立马又加重了拖拽的动作,唱曲小娘虽然样子娇弱,但力气可是大的惊人,从刚开始抱着大腿,变成死死的抓住小腿不愿松手;李长安唯有竭尽全力才能防止不被唱曲小娘给拖到。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唱曲小娘她没剪指甲!

    剪指甲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和李长安没什么关系,那是你没有看见唱曲小娘的十根手指甲,已经死死的掐进李长安的小腿了,还因为撕扯的惯力,带出了几道血痕。

    经历过何怡玟的折磨和猎户恩将仇报,李长安的性格改变了许多,现在的他已经没心力去多管闲事了,李长安无奈的喊道:“停!停手!”

    因为李长安的喊叫,大汉很识趣的停了手,可唱曲小娘就很没有眼力劲了,立马就借坡下驴从抓小腿变化到抱大腿,李长安无奈道:“我说姑娘,您先撒了手,行不行。”

    “我不,万一我刚撒手,你就跑了怎么办?”

    李长安皱眉,只能问道:“大庭广众之下,你们拉拉扯扯的,是为何啊?”

    魁梧大汉解释道:“她哥哥欠我家掌柜的钱,已经把她抵押给了我家掌柜了,我这次只是带她回去签压而已。”

    “原来不是强抢民女啊。”李长安秉着公正的态度,低头对相貌不俗的唱曲小娘劝说道:“既然是你哥哥欠钱把你抵押给他,这欠债还钱本就是天经地义嘛,而且他们带她回去签压,你哥哥还能将你赎回去的,所以你就别抱住我了,可好?”

    唱曲小娘的回答是!猛的咬向了李长安的大腿,让你为富不仁!让你不英雄救美!让你不伸张正义!

    这件事最后的解决方法,是无奈的李长安帮唱曲小娘还了钱,之所以无奈,不是因为三十两银子太多,而是因为李长安那被咬出血的大腿,和零零散散的指痕。

    李长安揉着大腿,抬头见看见正用嫌弃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唱曲小娘,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唱曲小娘抿了抿嘴道:“看你仪表堂堂、衣冠楚楚的也不像穷人,怎么如此小气啊?”

    李长安本就不想多管闲事,听了此话,他立马反驳道:“我跟你说,让你抓烂的这件裤子,可比你值钱多了,你要还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可就报官了。”

    唱曲小娘不依不饶的讥讽道:“当真是朱门酒肉臭!”

    “行,当我没说。”

    李长安看了眼唱曲小娘,问道:“好歹也救了你,我问你一件事啊,你可知道塞北在那个方向。”

    唱曲小娘对李长安翻了白眼,“洛阳城位处中部,塞北是在东北方向,距离很远。”

    青海城位处东方,他离开青海城去筑基的时候,也没有走多远,为什么现在他就在汉国的中部了?

    难道!李长安拍了拍自己的大腿,懊恼道:“难道,我这几天的方向搞错了?”

    唱曲小娘看了李长安一眼,心中暗想:“这人不会是个路痴吧?”

    一切又重归风平浪静,可是安宁只持续了片刻。

    河洛客栈外,两名男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领头的中年人一脚便踹开了去迎接的小厮,中年人旁边的蛤蟆脸男子横刀立马,大声喊道:“柳承恩!你哥已经将你卖给了我们春花楼,快跟我们回去!”

    听见又是卖人,李长安笑着对唱曲小娘调侃道:“这柳承恩又是谁呀?你认识吗?怎么你们洛阳城当哥哥都这么喜欢买自家妹妹……”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唱曲小娘含情脉脉的趴在李长安的大腿上,委屈道:“公子,奴家便是柳承恩。”

    刹那间,客栈内鸡飞狗跳,人仰马翻,名为柳承恩的小娘子,如同抱着救命稻草一样,死命的抱着李长安的大腿,身后两名男子咬着牙不停的拽着柳承恩,场面十分混乱!

    “冷静一下,大家都冷静一下;你说他哥哥把他卖给了你们春花楼,你有什么证据么?”

    领头模样的中年人很明显是见过世面的,他一眼就看出了李长安的深浅,能穿江南制造局出产的云锦,身份肯定非富即贵。

    中年人很客气的从怀里拿出一张卖身契,递到了李长安身前;“这位公子,你看看白纸黑字、有凭有据,我也只是办事的,希望公子不要阻拦。”

    李长安看了一眼卖身契,轻“嗯”了一声,问道:“这位大哥,你有没有那种可以直接把人打昏的手法,比如拍后脖子,或者拍头也可以,直接拍晕便过去。”

    小娘子柳承恩拍了拍李长安的大腿,道:“这位公子,人在受到伤害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去咬紧牙关,到时候公子的大腿,可不是破皮那么简单了。”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李长安无奈的对中年人说道:“这个姑娘我赎了,多少钱你说吧。”

    中年人露出为难的表情,道:“我只是办事吧,要不你去春花楼和我们老大谈谈,怎么样?”

    李长安现在可没有闲工夫去春花楼,他直接将手里的卖身契撕了,说道:“给你一千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中年人旁边的蛤蟆脸年轻人,高声怒问道:“这柳承恩可是我许公子点名要的人,你敢撕卖身契,你这是作死吗!?”

    李长安无语道:“那就将你们口中的许公子叫来,我倒要看看他能奈我何。”

    中年人对蛤蟆脸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又客客气气的对李长安说道:“那就请公子稍等片刻。”

    春花楼的两人走了以后,李长安疑惑的问道:“这许公子是谁啊?很厉害么?”

    柳承恩听了这话,芊芊玉指愤怒的指向李长安,气急败坏的说道:“徐公子可是徐刺史的儿子, 你不知道他的身份,还敢撕了这卖身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来历,所以恃无恐呢!”

    听了柳承恩的话,李长安喝了一口酒,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句:“这又是个好心当做驴肝肺、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啊!知恩之人,当真是少啊!”

    心里虽然五味杂陈,但李长安的口中却说道:“又不是我的卖身契,我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以后不来洛阳呗。”

    柳承恩闻言,立马站起身对李长安说道:“那你还不快走!再不走,等他们来了就迟了!”

    李长安看着柳承恩焦急的脸庞,愣了愣问道:“我走了,那你怎么办呢?”

    “你快走吧!”柳承恩焦急的说道:“我没事的,最多也就鞭打我一顿,我能出什么事啊!”

    李长安笑了笑,问道:“话说你那个哥哥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是要卖你?”

    柳承恩低下了头,旁边的食客闻言,叹了口气解释道:“作孽啊!她哥哥自打她母亲去世以后,就没有把她这个捡来的妹妹当人,三天两头的打骂,前几次要不是被拦着,早就把承恩给卖了。”

    李长安对店小二招了招手;小二过来以后,李长安将腰牌递给小二,然后凑近小二的耳朵,窃窃私语了几句,小二一开始摇头,后来李长安又塞过去十几两银子。

    小二面露欣喜,接过银子和玉牌后,立马跑出了门。

    李长安回头微微一笑,看了眼柳承恩,然后便起身离开客栈,边走边说道:“刚刚已经让店小二去给我准备马匹了,刺史的儿子,我可惹不起,你好自为之吧。”

    春风乍起,吹乱了李长安的头发,他抚了抚额前的头发;一步一步的离开客栈。

    那一日。

    熙熙攘攘的洛阳主干道上,忽然间十分热闹;嚣张蛮横的许公子领着一群人,将一名年轻人团团围住;这一幕,直到许刺史带着大大小小三十几名官员一并出现,跪在年轻人的面前,才算结束。

    那一天。

    主干道上的所有的行人、过客都忘不了,年进七十高龄的许刺史带头高呼,“参见逍遥王”的画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