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五十六章 深入骨髓的善良

时间:2018-09-04作者:我喝柠檬奶

    历经一月,驾驭着飞剑的李长安,穿过滚滚云层,眺望向远方高悬的九块大陆,他心中感慨万千,“终于回来了。”

    站在飞剑上的李长安,轻轻的扭了扭身子,对背后抱着他的柳承恩说道:“你能不能别搂那么紧?”

    柳承恩紧闭着眼睛,脸上苍白,她的双手搂着李长安的脖子,双脚锁住李长安的要,四肢挂在了李长安身上;声音颤抖的回答道:“我恐高,我怕……”

    之前在洛阳城的时候,他本来是准备一走了之的,可后来想起她可怜的身世,若是把她留在洛阳城,说不定她那个不靠谱的哥哥,那一天又会把她给卖了。

    最后折返河洛客栈的李长安,面无表情的问了句,“既然我替你赎了身,你可愿意跟我走。”要是早知道是眼下这个光景,李长安打死也不会问这句话的。

    “你能不能把脚放下来,你这样,我很难受的……”

    柳承恩语带哭腔的说道:“可,我不敢踩在剑上啊。”

    李长安无语,他驾驭着飞剑,驶向太渊阁,用教训的口气说道:“你年纪还要比我还大好几岁,怎么胆子如此小?还有,已经到九天剑宗了,你稍微注意点,把脚放下来好吗?”

    柳承恩闭着眼问道:“到九天剑宗了?!”

    这段时间要不是柳承恩瞎指路,他一个人早就回到九天剑宗了,那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啊,李长安无可奈何的对柳承恩说道:“到了到了,你不信的话,可以睁开眼看看。”

    柳承恩闻言,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看着悬空的陆地,她问道:“这里就是九天剑宗?”

    “是九天剑宗!”李长安控制飞剑,降落到太渊阁。

    太渊阁之前来过几次,可李长安只知道欧阳倩的居所,但并不知道柳白房间的所在;按照礼仪的话,李长安本该先去拜访柳白的;可眼下,只能先去欧阳倩那了。

    带着柳承恩在太渊阁七拐八绕,没一会,就到了欧阳倩的房屋前。

    房屋的大门是开着的,李长安带着柳承恩径直走了进去;一进门,便看见欧阳倩正和柳白正坐在石质座椅上,两人有说有笑的,像是在聊着什么开心的事。

    李长安高声招呼道:“柳大哥、欧阳姐,我回来了!”

    两人闻声望去,皆是面露喜色,欧阳倩迎了过去,对李长安说道:“说曹操、曹操到,我和师兄,正在聊你呢。”

    李长安好奇的问道:“聊我什么呢?”

    欧阳倩说道:“前些日子,你不是让阿蛮来太渊阁学艺么,我们俩正猜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阿蛮已经到了么?谁收了她啊?”李长安问道。

    “阿蛮一个月前就到了,她现在是我的弟子。”欧阳倩看了一眼李长安身后的柳承恩,笑嘻嘻的说道:“长安,你身后这位姑娘是?”

    柳承恩和李长安相处时肆无忌惮,可面对欧阳倩她就要收敛许多,柳承恩对欧阳倩和柳白施了个万福,柔声细语的说道:“柳承恩见过两位仙师。”

    柳白和欧阳倩相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眼中的含义,欧阳倩抿嘴笑道:“可以啊!半年多不见,又带了一个回九天剑宗。”

    李长安看了柳承恩一眼说道:“欧阳姐你就别想歪了,这是我……朋友。”顿了顿又说道:“欧阳姐,既然你收了阿蛮为徒,要不然你在将她收了吧。”

    欧阳倩点头道:“可以。”

    柳白身穿素衣,不苟言笑,他看了眼柳承恩,说道:“这妮子的天赋不比阿蛮差,若用心修炼,元婴期可望。”

    李长安和两人又客套了几句,便说道:“回来的急,还未拜会师傅,柳大哥、欧阳姐,我可就先回流云阁了啊。”

    柳白点了点头,“去吧。”

    李长安离开之前,对柳承恩开玩笑道:“以后跟着欧阳姐要好好修炼,可别偷懒,我还指望你报答我呢。”..

    柳承恩点了点头,眼眶微红。

    ……

    李长安走在流云阁的陆地上,好似离家的游子归乡,忽然感到近乡情怯。

    看着流云阁内没有任何变化的一草一木,他的心里感到无比的安定,或许这就是“吾心安处是吾”吧。

    轻轻了敲了敲萧逸尘的房门,李长安便走了进去。

    眼光斜照进大门,萧逸尘的眼中带着微笑,他看着李长安,没有责怪李长安的不告而别,也没有严厉的教训李长安,他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回来就好。”

    李长安走到萧逸尘面前,长衣及地,一揖到底,“师傅,下山经历了很多事……”

    萧逸尘招呼李长安坐下,他宛若一位脾气极好的老父亲,问李长安:“都经历了什么事,能说给我听听么?”

    李长安盘坐在萧逸尘对面的地毯上,对萧逸尘说起了,他离开九天剑宗后经历的那些事情……

    在说到万鬼窟的时候,李长安只是一笔带过,但萧逸尘也能听出李长安受到的折磨;讲到青海城万兽围城,李长安说,他觉得自己变的嗜血了,言语中带着内疚;最后又对萧逸尘说了猎户的恩将仇报。

    萧逸尘静静的听着李长安的话,他很好奇,经历了那么多事的李长安,为什么最后没有去杀死那对猎户夫妻,于是问道:“当年我对你说,每个人对问题对错判断的标准不同,所以事情应该没有对错之分,而只有好坏之别;既然你也觉得那对猎户夫妻错了,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还要饶了他们。”

    李长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萧逸尘问道:“那你可后悔放了那猎户夫妻?”

    “不曾后悔。”李长安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人生中,难免总会有一些忘恩负义、见利忘义的人。于我而言,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我有涌泉之善意,世人无滴水之感激;不过无妨,为善之人最大回馈是为一身正气。”

    “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萧逸尘看着李长安,说道:“经历苦难与折磨,没有蒙蔽内心,依旧用良知去判世上的善恶,你做的很好。”

    萧逸尘说的那四句话,李长安明白是什么意思,“人的心本来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可是人心和世界接触以后、便生成了善与恶,用良知去判世上的善恶,然后格物致知、做善不做恶。”李长安对萧逸尘摇头说道:“师傅你高估我了,我那能做到行合一;我或许,只是不想变我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吧。”

    萧逸尘摸了摸李长安的头,说道:“是你还没有看清楚自己,你是真正善良的人,根深蒂固的那种。”

    此时。

    门外忽然传来了询问声,“师傅,可是小师弟回来了?”

    李长安往门口望去,是齐映云和吕且,他赶紧起身过去迎接,“两位师兄好,我回来了。”

    吕且笑言道:“我老远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了,大师兄还不信。”

    齐映云说道:“回来就好,以后离开宗门,要记得和我们打声招呼。”

    李长安看着憨厚的二师兄,和依旧闭着眼的大师兄,发现流云阁依旧如同昨日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样,真好!

    齐映云因为闭着眼,看不见李长安的改变,所以问吕且:“老二,小师弟过的怎么样,可有变化?”

    吕且说道:“瘦了许多,变黑了,也筑基了。”

    “那应该是吃了不少苦吧。”齐映云说道。

    李长安发现没有赵凌雨的身影,于是问道:“三师姐呢?”

    吕且说道:“她下山苦修去了。”

    “那流云阁可不是要清净不少。”

    齐映云点头道:“是清净了,可没了她也无聊了许多啊。”

    吕且笑问道:“大师兄,你就嘴上和小师妹过不去,其实也是蛮担心她的吧?”

    齐映云不愿意承认自己关心赵凌雨,于是面不改色的狡辩道:“就算养只狗,养了十几年也会有感情的,更何况是人!”

    萧逸尘佯怒道:“云儿!莫胡说!”

    齐映云慌忙摆手道:“师傅,我只是打个比喻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

    众人嘻嘻哈哈,很快便是傍晚了。

    李长安忽然起身,对萧逸尘说道:“师傅,徒儿想去剑塔看看。”

    萧逸尘皱眉道:“你现在才筑基初期,去那里会很危险。”

    李长安微笑道:“徒儿不怕。”

    萧逸尘叹了口气,说道:“要是想去,那便去吧。”

    聊天的最后,李长安最先离去。

    吕且扶齐映云起身,他看着踩着夜色出门的小师弟,感叹道:“这下山一躺,小师弟变了许多啊。”

    齐映云问道:“那里变了?”

    吕且说道:“师兄你屏蔽了五感,可能感觉不到,小师弟变的凌厉了许多,而且……”

    齐映云最讨厌别人对他卖关子,他不耐烦的对吕且说道:“而且什么,你倒是说啊!”

    “而且,变的不爱笑了……”

    萧逸尘转过身,开始心痛起小徒弟来,他叹了口气,对两人说道:“我们师徒几人总是聚少离多,你小师弟,活的很累,以后要是我……你们要照顾好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