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八荒剑尊 第五章风起云涌五

时间:2018-09-10作者:我喝柠檬奶

    驭剑阁的建筑没有玄天阁的宏伟辉煌,景色也没有流云阁那般的云波缥缈;驭剑阁的大门的入口,是由青砖铺就而成的道陆,从门口便可以看见,远处直指上空的高耸剑塔;驭剑阁的的建筑布局严谨,楼亭仓舍,左右对称,贴金彩画,装饰细腻。

    李长安边走边给三人介绍道“这里便是驭剑阁了,驭剑阁的阁主名叫南宫不落,她的性格就和驭剑阁的建造一样严谨细腻,驭剑阁的修士修炼的是驭剑法门,所以他们的神识十分强大;而且驭剑阁修士也特别好认,在九天剑宗你只要看见背负二柄剑至九柄剑的人,那一般就是驭剑阁的修士。”

    叶小春看着驭剑阁的建筑,感叹道“你别说这九天剑宗的风景建造当真是各有千秋,我虽然读过几年书,但是我却不怎么喜欢严谨细腻的东西,我对流云阁的云波缥缈,反而更加喜欢。”

    李长安说道“我听我师傅说,九天剑宗的建筑暗含了九种不同的东西,玄天阁的建筑暗含了天道威严的气势,太渊阁的建筑暗含了一往无前的意志,霸剑阁的建筑暗了含向死而生的精神,驭剑阁暗含了严谨细腻的性格,剑灵阁暗含了万物有灵的理念,铸剑阁暗含了坚毅不屈的意向,浩然阁暗含了天地浩然的气魄,凌空阁暗含了万流归宗的理念,流云阁暗含了自由超逸的期望。”

    “每个人的性格喜欢都不一样,所以喜欢的东西都不同,你要是喜欢流云阁的建筑的话,你内心里或许向往着自由吧。”李长安对叶小春说道“其实比起驭剑阁,我也是喜欢流云阁的建筑多一点。”

    ——————

    玄天阁领队的五人中,有一人叫谢无言,此人相貌英俊,器宇不凡。

    谢无言身为驭剑阁主南宫不落的大徒弟,他是很有希望成为下一任驭剑阁主;在这风起云涌的日子里,谢无言非常的忙碌,前些日子,接到自己的大徒弟沈欺云发来的飞符,说今天便会到九天剑宗。

    但忙碌的谢有语无法脱身,只能安排自己的儿子去接大徒弟。

    收到谢无言的吩咐后,谢有语便和同阁的师兄林秉,一起去玄天阁的大门处,接外出游历归来出的大师兄沈欺云。

    沈欺云的修为达到筑基后期,便离开了九天剑宗,去苦修历练了;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成功结丹了,迈入金丹期以后,沈欺云没有返回宗门,却而是依旧在外面苦修,提升修为,直到论剑大典将至,才回九天剑宗。

    沈欺云、林秉和谢无言的徒弟们,对这个即是小弟子,又是师傅亲儿子的谢有语,自然是非常疼爱;但,就是因为这些人的过分的关怀,才造就了谢有语目无王法、睚眦必报的性格。

    谢有语和林秉在玄天阁接到沈欺云后,师兄弟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便回到了驭剑阁。

    走在驭剑阁的道路上,沈欺云望着熟悉的环境,感慨道“一切,还是老样子啊!”

    谢有语的修为也快筑基后期了,可不是他不想离开九天剑宗,去苦修历练;但他又不敢违背九天剑宗多年的规定,所以只能默默接受;看着瘦了一大圈的沈欺云,谢有语旁敲侧击的问道“大师兄,你下山苦修去了那些地方啊?可遇见过有趣的事情和危险啊?”

    沈欺云说道“我在通天海猎过海妖,去南疆打过蛮族,去江南见识过风花雪月,还在百国联盟游荡了二年;离开宗门的这段时间,危险肯定是遇到过,但我却很享受这段旅程,因为这一路上我遇见了很多人,也知道了很多事。”

    听了沈欺云的话,林秉说道“大师兄,你下山一趟,变了许多。”

    谢有语也说道“好好的,非要让我们离开宗门去苦修,弄的我们师兄弟聚少离多;要是以后我掌了宗门大权,我一定要废除这个规定!”

    沈欺云笑了笑,说道“以前觉得宗门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门派,离开宗门后虽然没能改变这个想法,但也变的不敢小觑其他的宗门了;这个世界很大,有许多的奇人异事和光怪陆离,不亲自下山去走一走,看一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天下有多大!”

    沈欺云说道“小师弟,我知道你一直不想离开宗门,但你若不去苦修的话,你会失去很多东西;我们剑修,若是不去经历生死磨难,不经历去九死一生的险境,不去经历那些艰难困苦,剑心就无法圆满,若是剑心无法圆满……”沈欺云看着谢有语,一字一顿的说道“百年之后,黄土一抔。”

    谢有语被沈欺云注视的有点难受,扭头说道“我又不是不去苦修,师兄你就不要说我了……”

    被沈欺云说教一番后,谢有语心中十分不爽,但他又不能去怪罪自己的大师兄,他一路上兴味索然,快到玄天阁的大堂时候,左顾右盼的谢有语看见了一男三女;他看着三名各有千秋的女子,谢有语忽然有些艳羡那名男子;待走进那一行人后,谢有语终于能听清楚他们说的话了。

    待听见那名艳福不浅的男子说出“其实比起驭剑阁,我也是喜欢流云阁的建筑多一点”这句话后,谢有语准备给那艳福不浅的混蛋,制造点麻烦,来发泄沈欺云带着他的烦躁。

    谢有语向着那四人走了过去,林秉和沈欺云对视一眼后,也跟了过去。

    这边李长安说的正兴起,他的背后传来谢有语的质问声“是谁口出狂言,说我驭剑阁不如流云阁的?”

    李长安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谢有语,他看着表情冷漠,眼神冰冷的谢有语,顿时便没了兴致;那年沧州除尸的时候,谢有语见利忘义、临阵脱逃的行为,让李长安事后每每想起,便感觉十分厌恶;看见谢有语,李长安忽然想起了有恩于自己,而且十分善良热心的郝仁。

    看清楚是李长安的相貌后,谢有语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不是李兄弟么?好久不见啊!”

    李长安没有和谢有语废话,他对曲蓝陵三人说道“我们走吧。”

    林秉背负三柄剑,长相普通;看见谢有语的目光一直望着那三名女修,他立马就知道小师弟想让那个男修士难堪;明白了谢有语的心思后,林秉走过去,居高临下质问李长安“这就想走?”

    李长安一言不发,神情冷漠。

    林秉双手环胸,嘲讽道“本来去接沈欺云师兄回驭剑阁,一路上我还挺高兴的;没想到了驭剑阁却让犬吠声,坏了大好的心情。”

    叶小春转身,天真无邪的问林秉“犬吠声?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林秉仗着身在驭剑阁内,而且身后还有两位同门;高声说道“你们几个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道歉。”

    李长安愣了愣,“道歉?”

    李渔冷哼一声,转身说道“如果不想死?”

    李长安和李渔分别重复了一句林秉说过的话,李长安感觉莫名其妙,他不明白自己好好的为什么要向他道歉;而李渔则是起了杀意,她身为一国公主,平生还是第一次受人威胁。

    曲蓝陵拉了拉李渔的衣服,李渔回头看见满脸紧张神情的曲蓝陵,怕曲蓝陵害怕,便不想多生事端。

    看着沉默的四人,林秉的气焰顿时又高涨了三分,他嚣张的对李长安四人说道“这里是驭剑阁,我也是驭剑阁的修士,若是你们还行活着出去,最好给我好好说话。”

    李长安笑脸平静的问道“这位同门贵姓,我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我们道歉。”

    林秉嗤笑一声,说道“你爷爷我叫林秉!之所以要你道歉,是因为你羞辱了我们驭剑阁,说我们驭剑阁不如流云阁。”

    李长安的心中暗骂了一句“神经病”他本来是说,他觉得驭剑阁的建筑不如流云阁的,没想到被林秉曲解至此;李长安转身对三名女子说道“走吧。”

    林秉见李长安要走,向前迈出一步,说道“剑名·含光!”

    九天剑宗的修士若是报了剑名,就意味着将有战斗的来临;李长安被林秉纠缠的有些不耐烦,他说道“佛家说……”

    林秉听见‘佛家说’三个字,以为李长安要劝架,他不耐烦的打断了李长安的话语,然后对李长安说道“你别和我说什么和气生财!”

    李长安说道“和气生财不是佛家说的。”

    林秉老脸一红,问道“那你有屁快放!”

    李长安面无表情道“佛家说人眼看人,众生皆人,佛眼看佛,众生皆佛,狗眼看人,遍地是狗;这位同门,你觉得这话对不对?”

    林秉没有听出李长安话语中的讽刺,而是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李长安笑了笑,说道“你要是不明白的话,可以问问自己旁边的两位师兄弟。”

    林秉听了这话,气急便准备出手。

    经过剑塔里一年的修炼,李长安的身法已经快如闪电,他抢先一步,闪身至林秉的身旁,几人都没来得及反应,林秉就被李长安一个巴掌扇飞了老远,还在空中打了几个滚,掉了下来后,满嘴鲜血,右脸青红交加,肿的老大。

    李长安看着四脚朝天的林秉,淡淡开口道“你师傅见了我,都得喊我一声师叔!这一巴掌,是罚你不懂尊师重道!”

    沈欺云问道“你是什么人!”

    李长安露出衣服背后的流云图案,面无表情的对谢有语三人说道“流云阁萧逸尘座下四弟子,李长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