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发狂的容允

时间:2018-06-07作者:月下高歌

    ,精彩小说免费!

    苏茵就好似一个将要溺亡的人,而活生生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容华,就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他会是假的。

    可她找回理智细细的一想,便发现他的话有很多处漏洞,都不能深究。

    纵然如此,苏茵还是一口咬定“他就是容华,他长得与容华一模一样,又会弹奏音杀,不是容华又是谁呢?你告诉我?”

    苏茵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允,不等容允开口,接着又道:“他只是忘记了前尘往事,与从前有些差异也是有的。”

    她字里行间满是不容置疑。

    甚是还解释了一番容华与之前有些差异的缘由。

    容允看着她淡淡一笑,缓缓说道:“阿茵!我不相信你没有发现些什么,你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他一句话便道出苏茵的症结所在。

    在他仿佛可以看穿人心的目光之下,苏茵固执的侧过脸去。

    “你们都说他不是容华,可证据呢?证据在哪里?只要你们拿出证据我便相信你们。”苏茵声音泛着淡淡的寒意,她甚至在想,如今的容允是容氏一族的族长,他自然不愿容华回来的,容华乃是容氏的少主,又奏的音杀,比起容允自然更适合做容氏一族的族长。

    权利这种东西,足以令所有人为之发狂。

    已经习惯了身居高位,又如何舍弃得了权利呢!

    容允便是如此!

    苏茵固执又执拗的这般想着,当下连看容允一眼都不愿意了。

    她一句话也不说扭头便走。

    “阿茵。”哪知容允身子一闪,挡住苏茵的去路。

    容允一瞬不瞬的看着苏茵,双目深邃,他努力压制着眼底翻滚的某些不能溢出来的情绪,深深的看着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世间不会再有第二个容华,纵然他伪装的再像,可他都不是容华,我总觉得这是一场阴谋,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你面前,你知道他这些日子为什么这么忙吗?他忙着应酬,忙着让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个容氏少主回来了,甚至还联系了容氏各个分支的宗亲,他这是想把我从容氏族长的位置拉下来取而代之!若是容华他绝不屑做这样的事,若是容华,我甘愿从族长的位置退下来,因为这从不是我想要的。”

    苏茵凝神看着容允,冷冷一笑,眼中尽是讥讽:“容允,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你说他不是容华,你只是害怕他取代你成为容氏一族的族长!”

    苏茵说着,脸上的笑容渐浓,她几步上前,下颚微抬,冷眼看着容允说道:“权利果然是一个好东西,足以让人泯灭人性。”

    “苏氏阿茵,在你心中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吗?”容允满目失望的看着苏茵。

    苏茵轻声说道:“对!”

    苏茵一句话说完,满目讥讽的看着容允接着又道:“你就是一个卑鄙小人,算我与容华错看了你。”

    “哈哈哈……”容允满目阴霾,他一袭乌黑的袍子,与容华有三分相似的脸上,勾勒着一抹摄人心魂的笑。

    他再不压抑眼底的情绪。

    黝黑的双眸一如火山喷发,变得炙热无比。

    苏茵看着这样陌生的他,不由得往后退去,可容允根本容不得她往后退,他一手揽在苏茵的腰上,用力将她拉入怀中,死死地抱着她,冷冷一笑:“我这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卑鄙小人!”

    “容允,你放开我!”苏茵也怒了,她声音冰冷,眼中已带了杀意。

    “嗯!”哪知容允低头,狠狠的吻上她的唇。

    苏茵瞬间便怔住了。

    “容允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疯了吗?你快点放开我……”苏茵抡起拳头用力的打在容允胸前,奈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容允的吻与容华的吻有天差之别之分,容允一寸一寸掠夺着她所有的空气,丝毫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更像是在发泄满腔的怒火。

    容允是疯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何时便疯了。

    他向来都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偏偏她就入了他的眼。

    他也痛恨这样的自己,奈何感情的事向来都是身不由己。

    从前容华在的时候,他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内心。

    想着这辈子就这样独身一人也是好的。

    可容华去了!

    容华以这样的方式去了,便注定了他的感情,这辈子只能深埋于心,终不见天日。

    他承认他是龌龊的。

    明知道容华与苏茵的关系,却还是动心了。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何时动心的!

    也许是在初见她的时候。

    也许是在容氏宗庙的时候,看着她为了容华飞蛾扑火。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今日他是真的被她激怒了,以至于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发起疯来。

    他知道从此他再也没有退路了。

    他终将沦为她心中的卑鄙小人。

    可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只想这一刻,她是属于他的。

    哪怕只有这短暂的几秒钟!

    “啪……”苏茵从容允怀中挣脱出一只手来,她一巴掌打在容允的脸上,瞬间将容允打醒了。

    容允瞬间放开苏茵,他满目自责与懊恼。

    “啪……”抬手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苏茵的眼中只剩下厌恶与恶心。

    她眼中毫无掩饰的厌恶深深刺痛了容允的心。

    他猛地往后大退一步,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苏茵,低声说道:“是我对不起你!”

    苏茵再不看容允一眼转身就走。

    “我会找出证据的。”容允看着苏茵的背影,一字一顿的说道。

    苏茵回到屋里,一遍又一遍的洗着脸,洗完脸之后,疯狂的漱口。

    她总觉得她身上沾染了容允的味道。

    她想容允一定是疯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

    可她脑海中不自觉的回想着方才容允说过的话。

    容华的性子她是了解的,纵然他失忆了,但本性却不会改变,她记得他曾经说过,容氏族长之位不过是一块腐肉。

    若是容华想要回容氏族长一位,一定会堂堂正正的对容允说。

    可她却更加笃定,容华不会向容允要回族长之位的。

    他们两人一向叔侄情深,容华是不屑这样做的。

    容允走后,长青的话也一遍一遍在苏茵耳边回荡,这世上最了解容华的人便莫过于长青与容允了,可他们两人心中同时有了疑虑。

    长青始终不曾放弃寻找容华,这样的人是不会为了容允而说谎的。

    这一日,苏茵没有像往常一般在月华苑等着容华。

    她披了狐裘,缓步走了出去。

    “苏姑娘!”一出月华苑,两个婢子恭恭敬敬的对她行礼。

    苏茵轻轻的点了点头,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疑惑。

    她只是容家的可人,断然用不着她们行这样的大礼。

    哪知,她转身走了没有几步,便听到两个婢子在窃窃私语:“以后可得对苏姑娘恭敬一些,等少主成了族长,她可就是这容家大院的主母了。”

    “谁说不是呢!”另一个婢子点头说道。

    苏茵脚下一顿,接着往前走。

    “少主呢!”往前走了没有多远,苏茵随便拦下一个仆从问道。

    那仆从也是一脸恭敬的看着她,对着她拱手说道:“回禀苏姑娘,少主出去了,听说是去了谢家!”

    “哦!”苏茵随意的应了一声,眼中的疑惑更浓。

    容华为何要去谢家?

    她杀了谢婉,毁了容谢两家的联姻,他此去谢家有何目的?

    苏茵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

    容华出去了,她也不想在这府中转悠了,免得遇上容允,平添尴尬。

    她转身回了月华苑。

    他们回到容家已有七八日了,容华日日忙得很,总是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下了,连一句都说不上。

    两个人之间疏离的很。

    她并没有回屋,而是坐在长廊之上,静静的看着天上的太阳。

    日光之下,满湖的水波光粼粼,因着月华苑是从山上引得活水,故而冬天也不会结冰。

    午后的日光格外的温暖,晒得苏茵有些昏昏欲睡。

    “阿茵!”正在她混沌之间,容华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睁开眼扭过去头便见那张她刻在心里的面孔,不由的柔柔一笑:“你回来了。”

    白衣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大步朝苏茵走去。

    见苏茵只穿着衣裙,并未穿狐裘,轻声说道:“怎么又在外面,冻坏了怎么办?”

    苏茵痴痴的看着他脸,心中一暖,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说道:“我想在这里等你回来。”

    白衣男子伸手拥着她朝屋里走去,轻轻的抚摸着她银色的长发,声音中满是宠溺的说道:“真是傻阿茵!”

    说着,他将苏茵拥入怀中,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了,你不用日日在长廊等我。”

    “嗯!”苏茵轻轻的应了一声。

    不由得蹙起眉头,他身上依旧有淡淡的血腥味,纵然很轻很淡,可她还是闻得出来。

    忽的,苏茵眼波一转,猛地抬起头来,一瞬不瞬的看着容华,笑着说道:“容华,你日日忙着,我想母亲了,想回上庸看看母亲和阿衍他们。”

    她看似深情,实则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连他脸上一丝细微的表情都不肯错过。

    哪知,她声音一落,容华眸色一沉,只有那么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闪烁,苏茵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