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嫡女虐渣手册 第三百六十章 斗笠之下的面容

时间:2018-06-21作者:月下高歌

    连玄月教右使也忍不住抬起头朝黑衣男子看去。

    他原本还在纳闷,凭他的修为怎么就栽倒一个无名小辈身上了。

    若是容华的话,这个昔日艳冠天下的容氏少主,他还可以勉强接受。

    黑衣男子脚下一顿,仿佛没有听见苏茵的声音一样,大步离去。

    一道道视线之中,容允足尖一点,飞身上前,沉声喊道:“容华。”

    黑衣男子丝毫没有回应。

    容允伸手朝他头上的斗笠抓去,也不知黑衣男子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容允轻而易举的把掀翻了他头上的斗笠。

    苏茵眼眶一红,喃喃的唤着容华的名字,疾步朝他走了过去。

    所有人无不抬眸朝黑衣男子看去。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他慢慢的转过身来,低声说道:“我不是他,你们认错人了!”

    院子里燃着火把,天上星光璀璨。

    他的脸一下子落入所有人的眼中。

    容允双手一抖,手中的斗笠飘落在地。

    燕倾一言不发,跟着苏茵走后,也朝黑衣男子走了过去。

    只一眼他便愣在那里。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他的脸上布满沟壑,仿佛被烈火灼烧过,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嘴巴歪斜几乎跟耳朵连着一起,整张脸一根眉毛都没有,眼睛都只剩下一只,剩下的那只眼睛眸色昏黄,没有一丝神彩,他这副摸样,让人都看不出他的年纪。

    苏茵只看了一眼,整个人便愣在那里,她满目难以置信,用力的摇着头:“不,怎么会这样?不是这样的。”

    声音中满是锥心刺骨的绝望。

    上一次她看见了他的侧面,明明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

    她脚下一软,往后大腿了一步。

    “阿茵,你冷静一点。”燕倾几步上前,一把扶住了她。

    苏茵整个人近乎癫狂了,她狰狞的笑着,一把推开了燕倾的走,跌跌撞撞的朝黑衣男子扑了过去。

    “你怎么可能不是容华呢?你就是容华,我的容华。”她眼泪一行一行落下,死死地拽着黑衣男子的衣襟,黑衣男子一动不动,任由她这样拽着。

    她抬手落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他眉眼,一遍又一遍说道:“你怎会不是他呢?上一次我明明看见了你的侧脸,你就是他。”

    她的手不停的颤抖着,想找出一丝他易容过后的破绽,可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张脸是真的。

    “姑娘,你认错人了。”黑衣男子的声音格外的沙哑,他眼中没有一丝波澜,平静的看着苏茵,就好似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

    “阿茵,你认错人了。”燕倾满目歉意的看着黑衣男子,伸手就要去拉苏茵。

    “你走开!”却别苏茵一把甩开。

    苏茵痴迷的看着他这张脸,紧咬着唇瓣,一字一句的说道:“不,我是不会认错容华的,你就是容华。”

    所有人都看着她好似疯了一样,不停的抚摸着黑衣男子的脸,眼中尽是癫狂的神色。

    “阿茵,你真的认错人了。”连容允也忍不住上前劝说苏茵。

    可苏茵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她独自一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为何不认我?”

    她怎么可能会认错容华呢?

    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低声说道:“我不知姑娘在说些什么。”

    苏茵一把松开他的脸,朝着他嘶声裂肺的吼道:“你若不是容华,你为何一次又一次救我于水火之中。”

    黑衣男子缓缓的垂下头去,目不转睛的看着苏茵说道:“我并非为了姑娘,而是我与玄月教有仇,哪里有玄月教,哪里就会有我的身影。”

    纵然他都这样说了,苏茵还是不信。

    苏茵固执的看着他,带着一种疯狂,厉声吼道:“你是不是恨我当初刺你那一下,害你沉入长江之中,我知道的,你一定还在恨我。”

    苏茵眼泪一行一行落下,哭的好似一个孩子,那样的委屈,那样的悔恨。

    她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襟,一下子扑入他的怀中,一遍又一遍说道:“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容华,你回来好不好。”

    容允与燕倾站在那里,看着她这副摸样,皆满目不忍,将头扭了过去,不敢再看苏茵一眼。

    这些年她活在对容华的悔恨之中,没有片刻的安静,让她哭一哭也是好,发泄一下心中积压的情绪也是好的。

    “我真的不是他。”黑衣男子定睛看着苏茵,一字一句的说道,轻轻的掰开她的手。

    苏茵摇头看着他,身子一软,朝后退了一步,喃喃的说道:“我知道,你还恨着我,所以才不肯认我对吗?”

    说着,她灿烂一笑。

    黑衣男子再不看苏茵一眼,转身离开。

    “我欠你的,我还你。”岂料,就在他转身的那瞬间,电光火石之间,苏茵一把拔起头上的玉簪,狠狠的插入自己的胸口,血瞬间涌了出来。

    “阿茵。”

    “阿茵。”离她最近的容允与燕倾也来不及阻止,他们嘶声裂肺的吼道,同时朝她奔了过去。

    “主人。”所有黑甲军也是一惊,朝苏茵扑了过去。

    苏茵身子一软倒在血泊之中,妖冶的血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裙。

    从容华离开之后,她便只着白衣。

    他们的惊呼,令得黑衣男子脚下一顿,也转过身来。

    他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苏茵,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一字一沉的说道:“我名忘尘,真不是你们口中的容华。”

    苏茵含笑看着他,痴痴地看着他,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固执的说道:“容华,我欠你的已经还给你了,你可以不认我,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了。”

    纵然所有人都认不出他了。

    可她还是能一眼便认出他来。

    纵然她找不出他脸上的破绽,可她就是知道,他就是容华。

    只是他不愿意与她相认罢了。

    “阿茵。”燕倾伸手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扭头看向黑衣男子厉声说道:“你可以走了,你今日的援手之恩,他日我燕倾定会报答的。”

    容允面无表情的看着黑衣人,没有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可他的眼中除了淡漠便是疏离,他在他的身上看不出一丝容华的影子。

    他不明白,为何苏茵执意认定他就是容华。

    黑衣男子再不看所有人一眼,他大步转身离去。

    “阿茵,你怎么能这么傻呢?他根本不是容华。”燕倾声音中含着愤怒,但更多的是惆怅。

    “把他给我严加看守起来。”容允视线落在玄月教右使身上,冷冷说道。

    燕倾将苏茵抱回房中的时候,她已经昏了过去。

    她的那一下可不轻,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大夫很快便来了,屋里的婢子替苏茵包扎了伤口,大夫开了药便离开了。

    容允与燕倾两人守在苏茵榻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中满是无奈。

    她这样活着,不肯从容华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过是折磨自己罢了。

    如今连容允与燕倾也中了毒。

    两人右手中指下方皆多了一条黑色的细线。

    苏茵服了解药,毒性暂时被压制住了,可这也只是暂时的。

    容允也燕倾也还有一个月的命。

    若是找不到解药,到时候他们就要共赴黄泉了。

    容允深深的看了苏茵一眼,抬眸对着燕倾说道:“你在这里看着她,我出去一下。”

    燕倾余光扫了容允一眼,沉声说道:“嗯。”

    容允提步走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苏茵与容允。

    很快婢子便将煎好的药端了上来。

    燕倾接过药,轻轻的吹了吹,亲自尝了一口,一股苦涩难咽的味道在他口中扩散开来,令得他不由得皱起眉头。

    他甚至小声的抱怨了一句:“这是哪里的庸医,开出的要这样的苦涩。”

    他那里知道,他口中的庸医,是容家医术最为精湛的大夫,专门给容允看病的。

    “阿茵,吃药了。”他轻轻的唤了苏茵一声,苏茵并没有睁开眼,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他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子药,喂给苏茵。

    可黑色的药汁,全部顺着苏茵的嘴角流了下来,一点也没有喝下去。

    燕倾双眼一眯,将碗中的药尽数含在口中,低头吻上苏茵的唇,一点一点将他口中的药喂给苏茵。

    “砰……”就在那时,屋里的柜子自己移动了起来。

    一个男人出现在苏茵房中,他冷眼看着一脸享受的燕倾,忍着心中的暴怒,一字一句的说道:“好一个燕王,真是卑鄙下流无耻之辈。”

    “咳咳咳……”突然出现的声音,令得燕倾一下子呛住了,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眸色一冷,扭头朝那个不速之客看去。

    乖乖嘞,他只看了一眼,险些没把他给吓死。

    他身子一僵,顿时站了起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突然出现在房中的那个男子,蹙着眉头说道:“你,你是人,是鬼?”

    赵初足尖一点,一点都不着地,朝容允飘了过去,冷冷一笑:“我自然是鬼了。”

    “啊!”他这么一出,吓得燕倾顿时尖叫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赵初面色一沉,伸手捂住燕倾的嘴巴。
小说推荐